长亭古道:首页 > 四库全书 > 史部 > 政书类 > 通典 > 卷六十二 礼二十二 沿革二十二 嘉礼七



卷六十一 礼二十一 沿革二十一 嘉礼六   主目录   卷六十三 礼二十三 沿革二十三 嘉礼八

卷六十二 礼二十二 沿革二十二 嘉礼七


  后妃命妇首饰制度


  (周 汉 魏 晋 宋 齐 陈 后魏 北齐 后周 隋 大唐)


  周制,追师掌王后之首服,为副、编、次,追衡、笄,为九嫔及外内命妇之首服,以待祭祀、宾客。(追师,掌冠冕之官,故并主王后之首服。郑玄谓:"副之言覆,所以覆首为之饰,其遗象若今步摇矣,服之以从王祭祀。编,编列发为之,其遗象若今假紒矣,服之以桑也。次,次第发长短为之,所谓髲髢也,服之以见王。王后之燕居,亦纚笄总而已。追犹治也,诗云'追琢其璋'。王后之衡笄,皆以玉为之,惟祭服有衡,垂於副之两旁,当耳,其下以紞悬瑱。诗云'玼兮玼兮,其之翟也。鬒发如云,不屑髢也。玉之瑱也'是也。笄,卷发者。外内命妇衣鞠衣襢衣者服编,衣褖衣者服次。"追音堆。髢,徒计反。髲,皮寄反。襢,知善反。褖音彖。)


  汉制,太皇太后、皇太后入庙,蔮簪珥。(珥,耳珰垂珠也。释名云:"簪,达也,所以达冠於后也。一曰笄。笄,系也,所以拘冠使不坠也。")簪以瑇瑁为擿,长一尺,端为华胜,上为凤凰爵,以翡翠为毛羽,下有白珠,垂黄金镊。左右一横簪之,以安蔮。诸簪珥皆同制,其擿有等级焉。皇后谒庙,假结,步摇,簪珥。步摇以黄金为山题,贯白珠为桂枝相缪,一爵九华,熊、武、赤罴、天鹿、辟邪、南山丰大特六兽,诗所谓"副笄六珈"者。(诗传曰:"副者,后夫人之首饰,编发为之。笄,衡笄也。珈,笄饰之最盛者,所以别尊卑也。"郑玄曰:"珈之言加也。副,既笄而加饰,如今步摇上饰,古制未闻。"其南山丰大特,按史记:"秦文公二十七年,伐南山大梓,丰大特。"徐广注云:"今武都故道有怒特祠,图大牛,上生树本,有牛从木中出,后见於丰水中。")诸爵兽皆以翡翠为毛羽,金题,白珠珰绕,以翡翠为华云。贵人助蚕制,大手结,墨玳瑁,又加簪珥。长公主加步摇,公主大手结,皆有簪珥。公、卿、列侯、中二千石、二千石夫人,绀缯蔮,黄金龙首衔白珠,鱼须擿,长一尺,为簪珥。


  魏制,贵人、夫人以下助蚕,皆大手髻,七钅奠(音奠)蔽髻,黑玳瑁,又加簪珥。九嫔以下五钅奠,世妇三钅奠。诸王妃、长公主,大手髻,七钅奠蔽髻。其长公主得有步摇,皆有簪珥。公特进列侯卿校代妇、中二千石以下夫人,绀缯蔮,黄金龙首衔白珠,鱼须擿,长一尺,为簪珥。


  晋依前代,皇后首饰:假髻,步摇,簪珥。步摇以黄金为山题,贯白珠为枝相缪,八爵九华,熊、武、赤罴、天鹿、辟邪、南山丰大特六兽。诸爵兽皆以翡翠为毛羽,金题,白珠珰绕,以翡翠为花。元康六年诏改。


  宋依汉制,太后入庙祭祀,首饰翦氂帼。皇后亲蚕,首饰假髻,步摇,八雀九华,加以翡翠。复依晋法,皇后十二钅奠,步摇,大手髻。公主、三夫人大手髻,七钅奠蔽髻。公夫人,五钅奠。代妇三钅奠。其长公主得有步摇。公特进列侯夫人、二千石命妇年长者,绀缯帼。


  齐因之。公主会见大手髻,不易旧法。


  陈依前制,皇后谒庙,首饰假髻,步摇,簪珥。步摇以黄金为山题,贯白珠,为枝相缪,八爵九华,熊、虎、赤罴、天鹿、辟邪、南山丰大特六兽。诸爵兽皆以翡翠为毛羽,金题,白珠珰绕,以翡翠为华。开国公侯太夫人,大手髻,七钅奠蔽髻。九嫔及公夫人,五钅奠。世妇三钅奠。其长公主得有步摇。公、特进、列侯、卿、校、中二千石夫人,绀缯帼,黄金龙首衔白珠,鱼须擿,长一尺,为簪珥。


  后魏天兴六年,诏有司始制冠冕,各依品秩,以示等差,然未能皆得旧法。


  北齐依前制,皇后首饰假髻,步摇,十二钅奠,八雀九华。内命妇以上,蔽髻,唯以钅奠数花钗多少为品秩。二品以上金玉饰,三品以下金饰。内命妇、左右昭仪、三夫人视一品,假髻,九钅奠;三品五钅奠蔽髻;四品三钅奠;五品一钅奠。又有宫人女官:第二品七钅奠蔽髻,三品五钅奠,四品三钅奠,五品一钅奠,六品、七品大手髻,八品、九品偏髾(所交反)髻。皇太子妃,假髻,步摇,九钅奠。郡长君七钅奠蔽髻。太子良娣视九嫔、女侍中,五钅奠。内外命妇、宫人女官从蚕,则各依品次,还著蔽髻。


  后周制,皇后首饰,花钗十有二树。诸侯之夫人,亦皆以命数为之节。三妃、三公夫人以下,又各依其命。一命再命者,又俱以三为节。


  隋因之。皇后首饰,花十二树;皇太子妃、公主、王妃、三师三公及公夫人、一品命妇,并九树;侯夫人、二品命妇,并八树;伯夫人、三品命妇,并七树;子夫人、代妇及皇太子昭训、四品以上官命妇,并六树;男夫人、五品命妇,并五树;女御及皇太子良娣,三树。(自皇后以下,小花并如大花之形。)


  大唐武德中制令,皇后袆衣,首饰花钗十二树,馀各有差。开元中,又定品命。其制度,并见开元礼序例。


  后妃命妇服章制度


  (周 汉 魏 晋 宋 齐 陈 北齐 后周 隋 大唐)


  周制,内司服掌王后之六服:袆衣,揄翟,阙翟,鞠衣,展衣,褖衣。素沙。(王后之服,刻缯为之形而采画之,缀於衣以为文章。袆衣,画翚者。揄翚,画摇者。阙翟,刻而不画。此三者皆祭服。从王祭先王则服袆衣,祭先公则服揄翟,祭群小祀则服阙翟。今世有圭衣者,盖三翟之遗俗。鞠衣,黄桑服也,色如麹尘,象桑叶始生。)(月令:"三月,荐鞠衣於先帝",告桑事。展当为襢。襢衣,以礼见王及宾客之服,其色白。褖衣,御於王之服,亦以燕居,其色黑。六服备於此矣。以下推次其色,则阙翟赤,揄翟青,袆衣玄。此郑玄据五行相生为说也。妇人尚专一,德无所兼,连衣裳不异其色。素沙者,今之白縳也。六服皆袍制,以白縳为里,使之张显。今世有沙縠者,名出於此。其翟多少,各依命数。揄音摇。縳音绢。)辨内外命妇之服:鞠衣,展衣,褖衣。素沙。(内命妇之服:鞠衣,九嫔也;展衣,世妇也;褖衣,女御也。外命妇者,其夫孤也,则服鞠衣;其夫卿大夫也,则服展衣;其夫士也,则服褖衣。三夫人及公之妻,其阙翟以下乎?侯伯之夫人揄翟,子男之夫人亦阙翟,唯二王后袆衣也。)


  汉制,太皇太后、皇太后、皇后入庙服,绀上皂下;蚕服,青上缥下:皆深衣制,(徐广曰:"即单衣也。"缥音疋绕反。)隐领袖缘。贵人助蚕服,纯缥上下。长公主见会。自公主封君以上皆带绶,以采组为绲带,各如其绶色;黄金辟邪首为带鐍,饰以白珠。公卿列侯、中二千石夫人入庙佐祭者,服皂绢上下;助蚕者,缥绢上下。自二千石夫人以上至皇后,皆以蚕衣为朝服。公主、贵人、妃以上,嫁娶得服锦绮罗縠缯,采十二色,重缘袍。特进列侯以上锦缯,采十二色。六百石以上重练,采九色,禁丹紫绀。三百石以上五采,青绛黄红绿。二百石以上四采,青黄红绿。贾人,缃缥而已。(缃,赤黄色。)


  魏之服制,不依古法,多以文绣。


  晋依前汉制,皇后谒庙,服皂上皂下;蚕,青上缥下。隐领袖缘。元康六年,诏以纯青服。贵人、夫人、贵嫔,是为三夫人,皆金章紫绶。九嫔银印青绶,佩采瓄(音独)玉。助蚕之服,纯缥为上下。皇太子妃,金玺龟钮,纁朱绶,佩瑜玉。诸王太妃、妃、诸长公主、公主、封君,金印紫绶,佩山玄玉。自公主、封君以上,皆带绶,以采组为绲带,各如其绶色,金辟邪首为带玦。郡县公侯太夫人、夫人,银印青绶,水苍玉。公特进列卿代妇、中二千石夫人入庙助祭者,皂绢上下;助蚕者,缥绢上下。自二千石夫人以上至皇后,皆以蚕衣为朝服。


  宋制,太后、皇后入庙,服褂衤属(上圭,下属。)大衣,谓之袆衣。公主、封君以上皆带绶,以采组为绲带,各如绶色。公特进列侯夫人、卿校代妇、二千石命妇年长者,入庙佐祭,皂绢上下;助蚕则青绢上下。自皇后至二千石命妇,皆以蚕衣为朝服。(按汉刘向曰:"古者天子至於士,王后至於命妇,必佩玉,尊卑各有其制。"王后至命妇所佩玉,古制不存,今与外同制。)


  齐因之。褂衤属用绣为衣裳,黄绶。贵嫔、夫人、贵人、王太妃、长公主、封君,皆紫绶。六宫、郡公、侯夫人,青绶。


  陈依前制,皇后谒庙,褂衤属大衣,皂上皂下,亲蚕则青上缥下,隐领袖缘。贵妃、嫔,金章龟钮,紫授,佩于阗玉,兽头鞶。九嫔,金章龟钮,青绶,兽头鞶,佩采瓄玉。婕妤以下,银印珪钮,艾绶,兽头鞶。美人等,铜印环钮,墨绶,兽头鞶。


  皇太子妃,金玺龟钮,纁朱绶,佩瑜玉。良娣,银印珪钮,佩采瓄玉,青绶,兽爪鞶。宝林,佩水苍玉,馀同。开国公侯太夫人,兽头鞶,馀同。长公主、公主、封君,金印龟钮,紫绶,佩山玄玉,兽头鞶。公主封君以上皆带绶,以采组为绲带,各以其绶色,金辟邪首为带玦。自二千石以上至皇后,皆以蚕衣为朝服。


  北齐皇后助祭、朝会以袆衣、祠郊禖以揄翟,小宴以阙翟,亲蚕以鞠衣,礼见皇帝以展衣,宴居以褖衣。六服俱有蔽膝、织成绲带。


  内外命妇从二品以上,金章,紫绶,服揄翟,双佩山玄玉。九嫔视三品,银章,青绶,鞠衣,佩水苍玉。世妇视四品,银印,青绶,展衣。八十一御女视五品,铜印,墨绶,褖衣。


  又有宫人女官服:二品阙翟;三品鞠衣;四品展衣;五品、六品褖衣;七品、八品、九品,俱青纱公服。


  皇太子妃,玺绶佩同皇太子,服揄翟,从蚕则青纱公服。郡长公主、公主、王国太妃、妃,纁朱绶,章服佩同内命妇一品。郡长君,玄朱绶,阙翟,章佩与公主同。郡君、县主,佩水苍玉,馀与郡长君同。太子良娣视九嫔服。县主青朱绶,馀与良娣同。女侍中,假金印紫绶,服鞠衣,佩水苍玉。县君银章,青朱绶,除与女侍中同。太子孺子同世妇。太子家人子同御女。乡主、乡君,素朱绶,佩水苍玉,馀与御女同。


  外命妇皆如其夫;若夫假章印绶佩,妻则不假。一品、二品服阙翟,三品服鞠衣,四品展衣,五品褖衣。


  内外命妇、宫人从蚕,则各依品次,皆服青纱公服。其外命妇,绶带鞶囊,皆准其夫公服之例。百官之母诏加太夫人者,朝服公服,各与其命妇服同。


  后周制,皇后之服,十有二等。其翟衣六:从皇帝祀郊禖,享先皇,朝皇太后,则服翚衣;祭阴社,朝命妇,则服揄衣;祭群小祀,受献茧,则服鷩衣;采桑则服鳪衣;(黄色。音卜。)从皇帝见宾客,听女教,则服鵫衣;(白色。音罩。)食命妇,归宁,则服〈失羽〉衣。(玄色。音秩。)俱十有二等,以翚翟为领褾,各十有二。临妇学及法道门,燕命妇,有时见命妇,则苍衣;春齐及祭还,则青衣;夏齐及祭还,则朱衣;采桑齐及采桑还,则黄衣;秋齐及祭还,则素衣;冬齐及祭还,则玄衣。自青衣而下,其领褾以相生之色。


  诸公夫人九服,其翟衣翟皆九等,俱以揄翟为领褾,各九。自揄衣以下,鷩、鳪、鵫、〈失羽〉、朱、黄、素、玄等衣九也。自朱衣而下,其领褾亦用相生之色。 诸侯夫人,自鷩衣而下八;其翟衣翟皆八等,俱以鷩翟为领褾;无揄衣。 诸伯夫人,自鳪衣而下七;其翟衣翟皆七等,俱以鳪翟为领褾;又无鷩衣。 诸子夫人,自鵫衣而下六;其翟衣翟皆六等,俱以鵫翟为领褾;又无鳪衣。 诸男夫人,自鴩衣而下五;其翟衣翟皆五等,俱以鴩翟为领褾;又无鵫衣。


  三妃、三公夫人之服九:鳪衣,鵫衣,鴩衣,青衣,朱衣,黄衣,素衣,玄衣,绡衣。其翟亦九等,以鳪翟为领褾,各九。 三〈女弋〉、三孤之内子,自鵫衣而下八。翟皆八等,以鵫翟为领褾,各八。 六嫔、六卿之内子,自鴩衣而下七。翟皆七等,以鴩翟为领褾,各七。上媛、上大夫之孺人,自青衣而下六。 中媛、中大夫之孺人,自朱衣而下五。 下媛、下大夫之孺人,自黄衣而下四。 御婉、士之妇,自素衣而下三。 中宫六尚,緅(子侯反)衣。诸命秩之服曰公服,其馀常服曰私衣。


  隋制,皇后袆衣、鞠衣、青衣、朱衣四等。 袆衣,深青质,织成领袖,文以翚翟,五采重行,十二等。素沙内单,黼领,罗縠褾、撚,色皆以朱。蔽膝随裳色,以緅为缘,用翟三章。大带随衣裳,饰以朱绿之锦,青缘。革带,青袜、舄,舄以金饰。白玉佩,玄组、绶,章采尺寸同於乘舆。祭及朝会大事服之。 鞠衣,黄罗为质,织成领袖。蔽膝,革带及舄,随衣色。馀准袆衣,亲蚕服也。 青服,去花、大带及佩绶,金饰履,礼见天子则服之。 朱服,如青服。 有金玺,盘螭钮,文曰"皇后之玺"。冬正大朝,则并璜琮,各以笥贮,进於座隅。皇太后同於后服,而贵人以下并亦给印。


  三妃,服揄翟,金章龟钮,文从其职。紫绶,金缕织成兽头鞶囊,佩于阗玉。 九嫔,服阙翟,金章龟钮,文从其职。金缕织成兽头鞶囊,佩采瓄玉。 婕妤,银缕织成兽头鞶囊,他如嫔服。 美人、才人,鞠衣,银印珪钮,兽爪鞶囊,佩水苍玉。馀同。宝林,服展衣,艾绶。鞶囊、佩玉,同婕妤。 承衣刀人、采女,皆褖衣,无印绶。


  皇太子妃,服揄翟衣,九章。金玺龟钮。素纱内单,黼领,罗褾、撚,色皆用朱,蔽膝二章。大带,同袆衣,青绿革带,朱袜,青舄,舄加金饰。佩瑜玉,纁朱绶,兽头鞶囊。凡大礼见皆服之。唯侍亲桑,则用鞠衣,佩绶与揄衣同。 良娣,鞠衣,银印,青绶,兽爪鞶囊。馀同世妇。 宝林、八子,展衣,铜印,佩水苍玉,艾绶。


  诸侯王太妃、妃、长公主、公主、三公夫人、一品命妇,揄翟,绣为九章。佩山玄玉,兽头鞶囊,绶同夫色。 公夫人、县主、二品命妇,亦揄翟,绣八章。从亲桑,同鞠衣。自此以下,佩皆水苍玉。 侯伯夫人、三品命妇,亦服揄翟,绣为七章。 子夫人、四品命妇,服阙翟,刻赤缯为翟,缀衣上,为六章。 男夫人、五品命妇,阙翟,五章。若从亲蚕,皆同鞠衣。


  大唐制,武德令,皇后服有袆衣、鞠衣、钿钗礼衣三等。皇太子妃揄翟鞠衣。自皇后至内外命妇衣服制度,并具开元礼序例。


  


卷六十一 礼二十一 沿革二十一 嘉礼六   主目录   卷六十三 礼二十三 沿革二十三 嘉礼八
上一篇:唐才子传 下一篇:洛阳伽蓝记

我要评论

道友名

联系我们:vgudao@gmail.com · 沪ICP备15020160号-1
Copyright © 2006 - 2018 【维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