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亭古道:首页 > 四库全书 > 史部 > 政书类 > 通典 > 卷六十六 礼二十六 沿革二十六 嘉礼十一



卷六十五 礼二十五 沿革二十五 嘉礼十   主目录   卷六十七 礼二十七 沿革二十七 嘉礼十二

卷六十六 礼二十六 沿革二十六 嘉礼十一


  辇舆


  (夏 殷 周 秦 汉 魏 晋 东晋 宋 齐 梁 后魏 隋 大唐) 


  夏氏末代制辇。(按辇,人所辇也。傅玄子曰:"夏名辇曰余车。")


  殷曰胡奴车。


  周曰辎车,即辇也。(不知何代去其轮。司马法曰:"夏后氏二十人而辇,殷十八人而辇,周十五人而辇。")王后辇车,组輓,有翣,羽盖。(为辁轮,人輓之以行。有翣,所以御风尘也。以羽作小盖,为翳日。)


  秦以辇为人君之乘。


  汉因之,以雕玉为之,方径六尺,或使人輓,或驾果下马。


  魏晋小出则乘之,亦多乘舆。


  东晋过江,亡其制度。至太元中,谢安率意造焉,及破苻坚於淮上,获京都旧辇,形制无差。义熙五年,刘裕执慕容超,获金钲辇。


  宋因之。(舆车,今之小舆。犊车,軿车之流也。)


  齐因之,而盛增其饰。竹蓬。箱外凿镂金簿,碧纱衣,织成芚,(徒昆反。)锦衣。箱里及仰顶隐膝后户,金涂镂面钉,玳瑁帖,金涂松精,登仙花纽,绿四缘,四望纱萌子,上下前后眉,镂鍱。辕枕长角龙,白牙兰,玳瑁金涂校饰。漆障形板在兰前,金银花兽攫天代龙师子镂面,榆花钿,金龙虎。扶辕,银口带,龙板头。龙辕轭上,金凤凰铃锁,银口带,星后梢,玳瑁帖,金涂花沓,银星花兽幔竿杖,金涂龙牵,纵横长网。又制卧辇,校饰如坐辇,不甚服用。复制小舆,形如轺车,小行幸则乘之。


  梁制,小舆似轺车,金装漆画,施八横。元正大会,乘出上殿。西堂举哀亦乘之。行则从后。又制步舆,方四尺,上施隐膝,人舆上殿。天子至下贱,通得乘之。复制副辇,加笨,(步本反。)如犊车,通幰朱络,谓之蓬辇。


  后魏道武帝天兴初,始修轩冕。制乾象辇,羽葆,圆盖,画日月、五星、二十八宿、天街、云鶒、(星经曰:"昴毕为天街。"天子出,旄头鶒毕以前驱。)山林、奇瑞、游麟、飞凤、朱雀、玄武、驺虞、青龙,驾二十四马。又制大楼辇车,龙辀加玉饰,四毂六衡,方舆圆盖,金鸡树羽,宝铎旒苏,鸾雀立衡,螭龙衔轭,建太常,画升龙日月,驾二十牛。又制象辇,左右金凤白鹿,仙人,羽葆旒苏,金铃玉佩,初驾二象,后以六驼代之。复有游观、小楼等辇,驾十五马。车等草创修制,多违旧章。


  隋制辇而不施轮,通幰朱络,饰以金玉,而人荷之。又依梁制副辇。复制舆,如辇而小,宫苑私宴御之。小舆,幰方,形同幄帐,自閤内升正殿御之。


  大唐制,辇有七:一曰大凤辇,二曰大芳辇,三曰仙游辇,四曰小轻辇,五曰芳亭辇,六曰大玉辇,七曰小玉辇。轝有三:一曰五色轝,二曰常平轝,三曰腰轝。大驾卤簿先五辂以行。


  旌旗(夏 殷 周 秦 汉 后周) 


  黄帝振兵,教熊罴貔貅貙虎,制阵法,设五旗五麾。


  夏氏奚仲为车正,建旗斿旐,以别尊卑等级。


  殷因之。


  周制,司常掌九旗:王建太常,(画日月於縿首,象天明也。其制,杠长九仞,以素锦绸之,以绛帛一幅为縿,附於杠,画龙於縿上。又属十二斿於縿首,长十二仞,每斿皆画交龙十二。其杠首仍注五采羽於上。縿音所咸反。)诸侯建旂,(交龙为旂。画交龙者,一象升朝,一象下复。诸侯五等,若从王田猎,同建,皆九斿,象大火九星,考工记曰"弧旌枉矢"者,弧以张縿之幅,弓衣曰韣,画枉矢。斿仞各随命数。)孤卿建旃,(通帛为旃。孤卿不画,言奉王之政教而已。周尚赤,旌旗皆绛。杠仞旗斿,各随命数。)大夫士建物,(杂帛为物。以素饰其侧。杠仞各随命数。言以先王正道佐职。白,殷之色也。)师都建旗,(熊虎为旗。六乡六遂大夫谓之师都,都人所聚。画熊虎者,乡遂出军赋,象其守猛,莫敢犯也。州里县鄙,乡遂之官,互约言之。考工记曰:"熊旗六斿以象伐。"伐,白虎宿也。)州里建旟,(鸟隼为旟。画鸟隼者,象其勇捷。)县鄙建旐,(龟蛇为旐。象其扞难辟害。四斿,象营室,营室,玄武宿也。)道车载旞,(道车,象辂也,王以朝夕燕出入所乘。全羽为旞。全羽、析羽,皆象文德。夏采注云:"禹贡徐州贡夏翟之羽。有虞氏以为緌,后代染羽用之。"无帛。)斿车载旌。(析羽为旌。)大麾以田,(夏后氏之正色。)大帛以即戎。(殷之正色。)翿旌,(君射於国中,以翿旌为获。白羽与朱羽揉,鸿脰韬杠三仞。)龙旃。(君射於境所用也。画龙於通帛之旃上。)


  秦水德,旗斿皆尚黑。其制未详。


  汉制,龙旂九斿,七仞,以象大火,鸟旟七斿,五仞,以象鹑火;熊旗六斿,五仞,以象参、伐;龟蛇旐四斿,四仞,以象营室;弧旌枉矢,以象弧也:此诸侯以下之所建也。


  后周太常画三辰,(日月五星。)旂画青龙,(天子升龙,诸侯交龙。)旟画朱鸟,旌画黄麟,旗画白虎,旐画玄武,皆加云气。其旃物在军,亦书其事号,加之以云气,徽帜亦如之。(通帛为旃,杂帛为物。事号,所书其人官与姓名之事号。徽帜亦书之。)旌节又画白虎,而析羽於其上。又,司常掌旗物之藏。通帛之旗六,以供郊祀,苍青朱黄白玄等旗。画缋之旗六,以充玉辂之等,一曰三辰之常,二曰青龙旂,三曰朱鸟旟,四曰黄麟旌,五曰白虎旗,六曰玄武旐:皆左建旗而右建闟戟。又有继旗四,以施军旅,一曰麾,以供军将;二曰旞,以供师帅;三曰〈族,中"矢改伐"〉,(音伐。)以供旅帅;四曰旆,以供倅长。诸公方辂、碧辂建旂,金辂建旟,象辂建物,木辂建旐。诸侯自金辂而下,如诸公之旗。诸伯自象辂而下,如诸侯之旗。诸子自犀辂而下,如诸伯之旗。诸男自篆辂而下,如诸子之旗。三公犀辂、贝辂、篆辂建旃,木辂建旐,夏篆、夏缦及輚车建物。孤卿以下,各以其等建其旗。旌杠,皇帝六仞,诸侯五,大夫四,士三。斿,皇帝曳地,诸侯及轵,大夫及毂,士及轸。凡注毛於杠首曰绥,析羽曰旌,全羽曰旞。其縿,皇帝诸侯加以弧韣。闟戟,方六尺而被之以黻,唯皇帝诸侯辂建焉。(闟戟、杠绸与旗同。)


  卤簿


  (属车附○ 秦 汉 后汉 晋 东晋 宋 后魏 隋 大唐)


  秦制,大驾属车八十一乘,(周制,凡良车、散车不在等者,其用无常,以给游燕及恩惠之赐。从军所载辎重财货之车,车后开户。作之有功有沽,良车功多,散车功少。郑玄曰:"作之有功有沽。"沽,粗也,则属车之流。及周之末,诸侯有贰车九乘。秦灭九国,兼其车服,故属车八十一乘。薛综曰:"属者,相连属也,皆在后,为三行。")法驾半之。左右分行其车,皆皂盖赤里,朱轓辎,戈矛弩箙,尚书、御史所载。最后一乘悬豹尾,豹尾以前比省中。(小学汉官篇曰:"豹尾过后,罢屯解围。"胡广曰:"施之道路,故须过后屯围乃得解,皆所以戒不虞也。淮南子曰'军正执豹皮,所以制正其众'也。"省中即今之仗内。)


  汉制,乘舆大驾,备车千乘,骑万匹,属车八十一乘,公卿奉引,太仆御,大将军参乘,祀天於甘泉用之。


  后汉明帝上原陵,(光武陵。)大丧并因前代为大驾,用八十一乘。祀天南郊则法驾,用三十六乘。河南尹、执金吾、雒阳令奉引,奉车郎御,侍中参乘。前驱有九斿云鶒,(徐广曰:"斿车九乘,前史不记形也。"史记曰:"武王克纣,百夫荷鶒旗以先驱。"张平子东京赋曰:"云鶒九斿。"薛综曰:"旌旗名。")凤凰车,闟戟车,(薛综曰:"闟之言函也,取四戟函车边。")皮轩车,鸾旗车,后有金钲车,黄钺车,(司马法曰:"夏执玄钺,殷执白钺,周仗黄钺。")黄门鼓车。黄门令校驾,祀天南郊。祀地、明堂省什三,宗庙尤省,谓之小驾。每出,太仆奉驾,中常侍、小黄门副;尚书主者,郎令史副;侍御史,兰台令史副。皆执注,以督整车骑,谓之护驾。春秋上陵,尤省於小驾,直事尚书一人从。


  晋制,大驾卤簿:先象车,鼓吹一部,十三人,中道。次静屋令,驾一,中道。式道候二人,驾一,分左右。次洛阳尉二人,骑,分左右。次洛阳亭长九人,赤车,驾一,分三道,鼓吹正二人引。次洛阳令,皂车,驾一,中道。次河南中部掾,中道。河桥掾在左,功曹史在右,并驾一。次河南尹,驾驷,戟吏六人。次河南主簿,驾一,中道。次河南主记,驾一,中道。次司隶部河南从事,中道。都部从事居左,别驾从事居右,并驾一。次司隶校尉,驾三,戟吏六人。次司隶主簿,驾一,中道。次司隶主记,驾一,中道。次廷尉明法掾,中道。五官掾居左,功曹史居右,并驾一。次廷尉卿,驾驷,戟吏六人。次廷尉主簿、主记,并驾一,在左。太仆引从如廷尉,在中。宗正引从如廷尉,在右。次太常,驾驷,中道,戟吏六人。太常外部掾居左,五官掾、功曹史居右,并驾一。次光禄引从,中道。太常主簿、主记居左,卫尉引从居右,并驾一。次太尉外督令史,驾一,中道。次西、东、贼、仓、户等曹属,并驾一,引从。次太尉,驾驷,中道。太尉主簿、舍人各一人,祭酒二人,并驾一,在左右。次司徒引从,驾驷,中道。次司空引从,驾驷,中道。三公骑令史戟各八人,鼓吹各一部,七人。次中护军,中道,驾驷。卤簿左右各二行,戟楯在外,弓矢在内,鼓吹一部,七人。次步兵校尉在左,长水校尉在右,并驾一。各卤簿左右二行,戟楯在外,刀楯在内,鼓吹各一部,七人。次射声校尉在左,翊军校尉在右,并驾一。各卤簿左右各二行,戟楯在外,刀楯在内,鼓吹各一部,七人。次骁骑将军在左,游击将军在右,并驾一。皆卤簿左右引,各二行,戟楯在外,刀楯在内,鼓吹各一部,七人。骑队,五在左,五在右,队各五十匹,命中督二人分领左右。各有戟吏二人,麾幢、揭鼓在队前。次左军将军在左,前军将军在右,并驾一。皆卤簿左右各二行,戟楯在外,刀楯在内,鼓吹各一部,七人。次黄门麾骑,中道。次黄门前部鼓吹,左右各一部,十三人,驾驷。八校尉佐仗,左右各四行,外大戟楯,次九尺楯,次弓矢,次弩,并熊渠、佽飞督领之。次司南车,驾驷,中道。护驾御史,骑,夹左右。次谒者仆射,驾驷,中道。次御史中丞,驾一,中道。次武贲中郎将,骑,中道。次九游车,中道,武刚车夹左右,并驾驷。次云鶒车,驾驷,中道。次闟戟车,驾驷,中道,长戟邪偃向后。次皮轩车,驾驷,中道。次鸾旗车,中道,建华车分左右,并驾驷。次护驾尚书郎三人,都官郎中道,驾部在左,中兵在右,并骑。又有护驾尚书一人,骑,督摄前后无常。次相风,中道。次司马督,在前,中道。左右各司马史三人引仗,左右各六行,外大戟楯二行,次九尺楯,次刀楯,次弓矢,次弩。次五时车,左右有遮列骑。次典兵中郎,中道,督摄前卻无常。左殿中御史,右殿中监,并骑。次高盖,中道,左罼,右鶒。次御史,中道,左右节郎各四人。次华盖,中道。次殿中司马,中道。殿中都尉在左,殿中校尉在右,左右各四行,细楯一行在弩内,又殿中司马一行,殿中都尉一行,殿中校尉一行。次扌罡鼓,中道。次金根车,驾六马,中道。太仆卿御,大将军参乘。左右又各增三行,为九行。司马史九人,引大戟楯二行,九尺楯一行,刀楯一行,由基一行,细弩一行,迹禽一行,槌斧一行,力人刀楯一行。连细楯,殿中司马,殿中都尉,殿中校尉,为左右各十三行。金根车建青旂斿十二,左右将军骑在左右,殿中将军持凿脑斧夹车,车后衣书主职步从,六行,合左右三十二行。次曲华盖,中道。侍中、散骑常侍、黄门侍郎并骑,分左右。次黄钺车,驾一,在左,御麾骑在右。次相风,中道。次中书监骑左,秘书监骑右。次殿中御史骑左,殿中监骑右。次五牛旗,亦青在左,黄在中,白黑在右。次大辇,中道。太官令丞在左,太医令丞在右。次金根车,驾驷,不建旗。次青立车,次青安车,次赤立车,次赤安车,次黄立车,次黄安车,次白立车,次白安车,次黑立车,次黑安车,合十乘,并驾驷。建旗十二斿,如车色。立车正竖旗,安车斜拖之。次蹋猪车,驾驷,中道,无旗。次耕根车,驾驷,中道,赤旗十二斿,熊渠督左,佽飞督右。次御轺车,次御四望车,次御衣车,次御书车,次御药车,并驾牛,中道。次尚书令在左,尚书仆射在右,又尚书郎六人,分左右,并驾一。又治书侍御史二人,分左右,又侍御史二人,分左右,又兰台令史分左右,并骑。次豹尾车,驾一。自豹尾车后而卤簿尽矣。但以神弩二十张夹道,至后部鼓吹,其五张神弩置一将,左右各二将。次轻车二十乘,左右分驾。次流苏马六十匹。次金钺车,驾三,中道。左右护驾尚书郎并令史,并骑,各一人。次金钲车,驾三,中道。左右护驾侍御史并令史,并骑,各一人。次黄门后部鼓吹,左右各十三人。次戟鼓车,驾牛,二乘,分左右。次左大鸿胪外部掾,右五官掾、功曹史,并驾一。次大鸿胪,驾驷,钺吏六人。次大司农引从,中道,左大鸿胪主簿、主记,右少府引从。次三卿,并骑,吏四人,铃下二人,执马鞭辟车六人,执方扇羽林十人,朱衣。次领军将军,中道。卤簿左右各二行,九尺楯在外,弓矢在内,鼓吹如护军。次后军将军在左,右军将军在右,各卤簿鼓吹如左军、前军。次越骑校尉在左,屯骑校尉在右,各卤簿鼓吹如步兵、射声。次领、护、骁骑、游击校尉,皆骑,吏四人,乘马夹道,都督兵曹各一人,乘马在中。骑将军四人,骑校、鞉角、金鼓、铃下、信幡、军校并驾一。功曹史、主簿并骑从。繖扇幢麾各一骑,鼓吹一部,七骑。次领护军,加大车斧,五官掾骑从。次骑十队,队各五十匹。将一人,持幢一人,持鞉一人,并骑在前,督战伯长各一人,并骑在后,羽林骑督、幽州突骑督分领之。郎簿十队,队各五十人,绛袍将一人,骑、鞉角各一人,在前;督战伯长一人,步,在后。骑皆持槊。次大戟一队,九尺楯一队,刀楯一队,弓一队,弩一队,五队队各五十人。黑葱褶将一人,骑校、鞉角各一人,步,在前;督战伯长各一人,步,在后。金颜督将并领之。其属车,因后汉制。(复制御衣、御书、御轺、御药等车,驾牛。阳燧四望繐窗皂轮小形车。)


  东晋属车,五乘而已。加绿油幢,朱丝络饰青交路,黄金涂五末,其轮毂犹素,两箱无金锦之饰,其一车又是轺车。旧仪,天子所乘驾六。太兴中,属车唯九乘,苻坚败,又得伪车辇,增为十二乘。


  宋孝建中,尚书令建平王宏议:"属车起秦八十一乘及三十六乘,并不出经典,自胡广、蔡邕传说耳。又是从官所乘,非常副车正数。江左五乘,则俭不中礼。帝王文物旗旒,皆十二为节。今宜依礼十二乘为制。"


  后魏道武帝天兴二年,命礼官采古法,制三驾卤簿。一曰大驾,设五辂,建太常,属车八十一乘。平城令、代尹、司隶校尉、丞相奉引,太尉陪乘,太仆御从。轻车介士,千乘万骑,鱼丽雁行。前驱皮轩、闟戟、芝盖、云鶒、指南;后殿豹尾。鸣笳唱,上下作鼓吹。军戎、大祠则设之。二曰法驾,属车三十六乘。平城令、代尹、太尉奉引,侍中陪乘,奉车都尉御。巡狩、小祠则设之。三曰小驾,属车十二乘。平城令、太仆奉引,常侍陪乘,奉车郎御。游宴离宫则设之。


  天赐二年初,改大驾鱼丽雁行,更为方阵卤簿。列步骑,内外为四重,列标建旌,通门四达,五色车旗,各处其方。诸王导从在甲骑内,公在幢内,侯在步槊内,子在刀楯内,五品朝臣夹列乘舆前两箱,官卑者先引。王公侯子车(后魏制除伯男爵。)旒麾盖信幡及散官褠服,一皆绛黑。


  隋炀帝大业初,复备大驾,属车备八十一乘,并如犊车,紫通幰,朱丝络,黄金饰,驾一牛。在卤簿中,单行正道。后帝嫌多,大驾减为三十六乘,法驾宜用十二,小驾除之可也。


  大唐大驾属车十二乘,大驾行幸,则分前后施於卤簿之内。若大陈设,则分左右施於卫内。其卤簿制,具开元礼。


  


卷六十五 礼二十五 沿革二十五 嘉礼十   主目录   卷六十七 礼二十七 沿革二十七 嘉礼十二
上一篇:唐才子传 下一篇:洛阳伽蓝记

我要评论

道友名

联系我们:vgudao@gmail.com · 沪ICP备15020160号-1
Copyright © 2006 - 2018 【维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