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亭古道:首页 > 四库全书 > 史部 > 政书类 > 通典 > 卷七十一 礼三十一 沿革三十一 嘉礼十六



卷七十 礼三十 沿革三十 嘉礼十五   主目录   卷七十二 礼三十二 沿革三十二 嘉礼十七

卷七十一 礼三十一 沿革三十一 嘉礼十六


  皇太子监国及会宫臣议(北齐 隋 大唐)


  北齐天保元年,皇太子监国,在西林园冬会。群臣议,皆东面。二年,於北城第内冬会,又议东面。吏部郎陆卬疑非礼,魏收改为西面。


  邢子才议欲依前,曰:"凡礼有同者,不可令异。诗说,天子至於大夫,皆乘四马,况以方面之少,何可皆不同乎?若太子定西面者,王公卿大夫士,复何面也?南面,人君正位。今一官之长,无不南面;太子听政,亦南面坐。议者引晋旧事,太子在东宫西面,为避尊位,非为乡台殿也。子才以为东晋博议,依汉魏之旧,太子普臣四海,不以为嫌,又何疑於东面?礼'嗣子绝旁亲','嗣子冠於阼','冢子生,接以太牢'。汉元著令,太子绝驰道。此皆礼同於君。又晋王公嗣子,摄命临国,乘七旒安车,驾用三马,礼同三公。近宋太子乘象骆,皆有同处,不以为嫌。况东面者,君臣通礼,独何为避?明为乡台,所以然也。近皇太子在西林园,於殿犹且东面,於北城非宫殿之处,更不得耶?诸人以东面为尊,宴会须避。按燕礼、燕义,君位在东,宾位在西,君位在阼阶,故有武王践阼,不在西也。礼'乘君之车,不敢旷左'。君在,恶空其位,左亦在东,不在西也。'君在阼,夫人在房',郑注'人君尊东也'。前代及今,皇帝宴会接客,亦东堂西面。若以东面为贵,皇太子以储后之礼,监国之重,别第宴臣宾,自得申其正位。礼者皆东宫臣属,公卿接宴,观礼而已。若以西面为卑,实是君之正位,太公不肯北面说丹书,西面则道之,西面乃尊也。君位南面,有东有西,何可皆避?且事虽少异,有可相比者。周公,臣也;太子,子也。周公为冢宰,太子为储贰。明堂尊於别第,朝诸侯重於宴臣宾,南面贵於东面。臣疏於子,冢宰轻於储贰。周公摄政,得在明堂南面朝诸侯,今太子监国,不得於别第异宫东面宴客,情所未安。且君行以太子监国,君宴不以公卿为宾,明父子无嫌,君臣有嫌。按仪注,亲王受诏冠婚,皇子皇女皆东面。今不约王公南面,独约太子,何所取耶?议者南尊改就西面,转居尊位,更非合礼。方面既少,难为节文。东西二面,君臣通用,太子宜然,於理为允。"


  魏收议云:"去天保初,皇太子监国。冬会群官於西林园都亭,坐从东面,义取於乡中宫殿台故也。二年於宫冬会,坐乃东面,收窃以为疑。前者遂有别议,议者同之。邢尚书以前定东面之议,复申本怀,此乃国之大礼,无容不尽所见。收以为太子东宫,位在於震,长子之义也。按易八卦,正位乡中。皇太子今居北城,於宫殿为东北,南面而坐,於义为背也。前者立议,据东宫为本。又按东宫旧事,太子宴会,多以西面为礼,此又诚证,非徒言也。不言太子常无东西二面之坐,但用之有所。至如西园东面,所不疑也。未知君臣车服有同异之议,何为而发?就如所云,但知礼有同者,不可令异。不知礼有异者,不可令同。苟别君臣同异之礼,恐重纸累札,书不尽也。"子才竟执东面,收执西面,援引经据,交相往复,其后竟从西面为定。


  时议又疑宫吏之姓与太子名同。子才又谓曰:"按曲礼'大夫士之子,不与嗣君同名。'郑注云:'若先生之,亦不改。'汉法,天子登位,布名於天下,四海之内,无不咸避。按春秋经'卫石恶出奔在晋',卫侯衎卒,其子恶始立,明石恶与长子同名。诸侯长子在一国之内,与皇太子於天下,礼亦不异。郑言先生不改,盖以此义。卫石恶、宋向戌,皆与君同名,春秋不讥。皇太子虽有储贰之重,未为海内所避,何容便改人姓?然事有消息,不得皆同於古。宫吏至微,而有所犯,朝夕从事,亦是难安。宜听出宫,更补他职。"制曰"可"。


  隋文帝开皇初,皇太子勇,准故事张乐受朝,宫臣及京官北面称庆,帝诮之。遂后定仪注:西面而坐,唯宫臣称庆,台官不复总集。炀帝之为太子,奏"降章服,宫官请不称臣"。从之。


  大唐睿宗景云二年四月,欲传位於皇太子,召三品以上官,谓曰:"朕素怀澹泊,不以宸极为贵。昔居皇嗣,已让中宗。及居太弟,又固辞不就。思脱屣於天下,为日久矣。今欲传位於太子,卿等何如?"群臣唯唯,莫有对者。皇太子遣右庶子李景伯让监国,上不许。殿中侍御史和逢尧谏曰:"陛下春秋未高,圣恩浃洽。昔韦氏乱政,百僚忧惧,今万姓颙颙,欣荷睿德,岂可即为让乎!"上从之。遂有制:"政事皆取皇太子处分。若缘军马刑杀,五品以上除授政事,与皇太子商量,然后闻奏。"其会宫臣仪注,具开元礼。


  皇太子监国有司仪注(宋) 


  宋文帝元嘉二十六年二月,东巡,皇太子监国,有司奏仪注。


  某曹关某事(云云。)被命,议宜如是。请为笺如左。谨关。


  右署众官如常仪。


  尚书仆射、尚书左右丞某甲,死罪死罪。某事(云云。)参议以为宜如是事诺。奉行。某死罪死罪。


  年月日。某曹上。


  右笺仪准於启事年月右方,关门下位及尚书官署。其言选事者,依旧不经他官。


  某曹关太常甲乙启辞。押。某署令某甲上言。某事(云云。)请台告报如所称。主者详检相应。请听如所上事诺。别符申摄奉行。谨关。


  年月日


  右关事仪准於黄案年月日右方,关门下位年月下左方,下附列尚书众官署。其尚书名下应云奏者,今言关。馀皆如黄案式。


  某曹关司徒长史王甲启辞。押。某州刺史景丁解腾某郡县令长李乙书言某事(云云。)请台告报如所称。尚书某甲参议,以为所论正如法令,告报听如所上。请为令书如左。谨关。


  右关门下位及尚书署,如上仪。


  司徒长史王甲启辞。押。某州刺史景丁解腾某郡县令长李乙书言某事(云云。)请台告报。


  年月日。尚书令某甲上建康宫。(如无令,称仆射。)


  右令曰下司徒,今报听如某所上。其宣摄奉行如故事。文书如千里驿行。


  年月日朔甲子。尚书令某甲下。(无令称仆射。)


  司徒承书从事书到上 起某曹。


  右外上事,内处报,下令书仪。


  某曹关事(云云。)令如是,请为令书如左。谨关。


  右关署如前式。


  令司徒。某事(云云。)令如是,其下所属,奉行如故事。文书如千里驿行。


  年月日子。下起某曹。


  右令书自内出下外仪。


  令书前某官某甲。令以甲为某官,如故事。


  年月日。侍御史某甲受。


  右令书版文准诏书版文。


  尚书下(云云。)奉行如故事。


  右以准尚书敕仪。 起某曹。


  右并白纸书。凡外内应关笺之事,一准此为仪。其经宫臣者,依臣礼。


  拜刺史二千石诫敕文曰制诏(云云。)某动静屡闻。


  右除拜诏书除者如旧文。其拜令书除者,"令"代"制诏",馀如常仪。辞关版文云:"某官粪土臣某甲临官。稽首再拜辞。"制曰右除粪土臣及稽首(云云。)某官某甲再拜辞。以"令曰"代"制曰"。某官宫臣者,称臣。


  春夏封诸侯议(后汉 魏 晋) 


  后汉郑玄曰:"据祭统云:'古者於禘发爵赐服,於尝出田邑。'今封诸侯则违古。且土地皆庆赏之事。汉家故事,丞相始拜,皆封为国侯,其在秋冬者,先赐爵关内侯,俟春而后封国。祭统'尝出田邑',先师或以为秋尝时,邑人皆田,或以为削黜田邑於此时也。"


  魏王肃圣证论:"孟夏之月,天子行赏,封诸侯,庆赐,无不忻悦,故左传赏以春夏是也。"


  晋张融评曰:"按洛诰,成王命周公后,封伯禽以周之正。易屯卦云'宜建侯'。据二经,周人封诸侯,不以秋夏也。"(周礼夏官司勋掌爵,月令夏封诸侯,故取此。)


  束皙总论曰:"月令所记,非一王之制,凡称古者,无远近之限,未知夏封诸侯,何代之典。秋祭田邑,夏乎?殷乎?而王据月令以非祭统,郑宗祭统而疑月令,无乃俱未通哉!莫若通以三代说两氏而不俱一也。"


  锡命(周 东晋) 


  周制,春官大宗伯"以九仪之命,正邦国之位。(每命异仪,贵贱之位乃正。春秋传曰:"名位不同,礼亦异数。")一命受职,(始见命为正吏,谓列国之士,於子男为大夫。王之下士亦一命。郑司农云:"受职,理职事"也。)再命受服,(谓受玄冕之服。列国之大夫再命,於子男为卿。卿大夫自玄冕以下,如孤之服。王之中士亦再命,则爵弁服也。)三命受位,(谓列国之卿,始有列位於王,为王臣也。王之上士,亦三命也。)四命受器,(谓公之孤始得有祭器者。礼运曰:"大夫具官,祭器不假,声乐皆具,非礼也。"王之下大夫,亦四命也。)五命赐则,(则者,地未成国之名。王之下大夫四命,出封加一等,五命,赐以方百里二百里之地者也。方三百里以上为成国也。五命中大夫,出为子男。)六命赐官,(王六命之卿赐官者,使得自置臣,理家邑,如诸侯也。六命上大夫即卿也。)七命赐国,(王之卿,六命,出封加一等也。)八命作牧,(谓侯伯有功德者,加命,得专征伐诸侯,出为一州之牧,入为三公。)九命作伯。"(上公有功德者,加命为二伯,得征五侯九伯者也。郑司农云"长诸侯为方伯"也。封为上公,入为伯,分主东西,长於诸侯,宾於天子,曰天子之吏。天子谓之伯父,异姓谓之伯舅。自称於诸侯,曰天子之老,於外曰公。)王制云:"制,三公一命衮,若有加则赐也。(三公八命矣,复加一命,则服龙衮,与王者之后同。故诸侯之服,自衮而下,如王之服。)大国之君不过九命,次国之君不过七命,小国之君不过五命。大国之卿不过三命,下卿再命,小国之卿与下大夫一命。"春秋左氏传说,诸侯逾年即位,天子赐以命珪。(珪者,诸侯所执以朝觐之瑞也。)公羊传"天生使毛伯来锡公命",加鲁以衮龙之服。传曰:"锡者,赐也。命者,加我服也。"又诸侯有功,加之九锡。一曰衣服,二曰朱户,三曰纳陛,四曰舆马,五曰乐则,六曰武贲之士,七曰鈇钺,八曰弓矢,九曰秬鬯。(赏赐者阳,数极於九,赐大国不过九,次国七,小国五。)


  东晋羊玄曰:"说者以左氏云,天子锡诸侯命珪,以为符信,珪者,诸侯所执以朝觐之瑞也。按鲁成公即位八年,乃得命珪。三年夏,公如晋,此朝也,未有珪,朝何执也?凡命者,谓方策之书也,犹今教令耳。觐礼曰:'诸公奉箧服,加命书於其上。'尚书文侯之命云:'平王锡晋文侯秬鬯珪瓒,作文侯之命。'命者,王之教令,其事非一策而已。"


  诸王公城国宫室服章车旗议(虞 周 晋) 


  虞书曰:"明试以功,车服以庸。"


  周制,春官小宗伯掌衣服、车旗、宫室之赏赐。(王以赏赐有功者。)


  晋博士孙毓、段畅等议曰:


  周礼"上公九命为伯,其国家、宫室、车旗、衣服、礼仪,皆以九为节;侯伯七命,以七为节;子男五命,以五为节"。(上公谓三公有德,九命为二伯者。国家谓城也。)公之城盖方九里,宫方九百步;侯伯之城方七里,宫方七百步;子男之城方五里,宫方五百步。又曰"王之三公八命,其卿六命,及其出封,皆加一等,其国家宫室车旗衣服礼仪亦如之"。又如礼,诸侯之城隅高七丈,门阿皆五丈。又礼,诸侯以为殷屋。今诸王封国,虽有大小,而所理旧城,不如古制,皆宜仍旧。其造立宫室,当有大小之差。然周典奢大,异於今仪,步数之限,宜随时制。又诸侯三重门,内曰路门,中门曰雉门,外门曰库门。雉门之外设鶒宪,(鶒,罼也。宪,盖也。)高五丈。其正寝与庙同制,皆殷屋四阿,堂崇三尺。此其旧典,略可依也。馀皆称事取供而已。


  旌旗斿数,繁缨贰车,各以其命之等。又曰:"金辂建大旂,同姓以封;象辂建大赤,异姓以封。"(金象者,谓以金象饰其车。)今制从简除之馀,诸王从公者出就封,朝祀之车,宜路车驷马,建大旂九斿,画交龙。


  礼,公之服自衮冕而下,侯伯自鷩冕而下,皆如王之服。祭服宜玄冕朱里,玳玉三采九旒,缫三色九就,丹组缨,玄衣纁裳,画九章,以事宗庙。其祀社稷山川,及其群臣助祭者,皆长冠玄衣。其位不从公者,皆以七为节,其他则同诸王。朝服依汉魏故事,皆远游冠,五时服,佩山玄玉,不复以国大小为差。其群臣侍从冠服,皆宜如服制令也。诸王公应助祭。按司服之职:"王祀昊天上帝,则大裘而冕,享先生则衮冕,先公则鷩冕。公之服,自衮冕而下,如王之服;侯伯之服,自鷩冕而下,如公之服。"礼记王制曰:"制,三公一命衮。"谓三公八命,复加一命,则服衮龙,与王者之后同。然则九命及二王之后,乃服衮衣无升龙。三公之服,当从鷩冕而下。太尉三公助祭,宜服鷩冕七章,冕缫九旒,赤舄。三公助导从外官不与齐祭者,自可如旧。


  策拜诸王侯


  (拜三公奏乐服冕议附○ 后汉 晋 北齐 隋 大唐) 


  后汉制,拜诸王侯三公之仪:百官会,位定,谒者引光禄勋前。(丁孚汉仪云"太常住盖下,东向读文",以此异也。)谒者引当拜者前,当座伏殿下。光禄勋前,一拜,举手曰"制诏其以某为某"。(按丁孚汉仪安帝策夏勤文曰:"维元初六年三月甲子,制诏以大鸿胪勤为司徒。曰:'朕承天序维稽古,建尔於位为汉辅。往率旧职,敬敷五教,五教在宽。左右朕躬,宣力四表,保乂皇家。於戏!秉国之钧,旁祗厥序,时亮天工,可不慎欤!勤其戒之!"此其例也。)读策书毕,拜者称臣再拜。尚书郎以玺印绶付侍御史。侍御史前,东面立,授玺印绶。当受策者再拜顿首三。赞谒者曰:"某王臣某新封,某公某初除,谢。"中谒者报谨谢。赞者立曰:"皇帝为公兴。"重坐,受策者拜谢,起就位。礼毕。


  晋武帝咸宁三年,始平、濮阳诸王新拜,有司奏"依故事,听京城近臣、诸王、公主应朝贺者,复上礼"。博士张放议:"临轩遣使,应作乐。放按泰始中,皇太子冠,太子进而乐作,位定乐止。王者诸侯,虽殊尊卑,至於礼秩,或有同者。冠之与拜,俱为嘉礼。是以准昔仪注,谓宜作乐。今符云,至尊受太子拜时,无钟磬之乐。又按泰始三年,有司奏:皇太子明膺休命,光启嘉祚,宜依汉魏故事。"太常王师等言:"拜三公应有乐,宿设悬於殿庭。今门下云,非祭享则无乐。按冠礼有乐,公侯大臣,御座为起,在舆为下。传曰'国卿,君之贰也'。是以命使之日,御亲临轩,百僚陪位,此即敬事之意也。古者天子飨下国之使,命将帅,遣使臣,皆有乐。故诗叙曰'皇皇者华,君遣使臣也'。又曰'歌采薇以遣之,出车以劳还,杕杜以勤归',皆作乐而歌之。今命大使,拜辅相,比於下国之臣,轻重殊矣。轻诚有之,重亦宜然。博士考古,以事义相准,故谓临轩遣使,宜有金石之乐。"诏曰:"三公鼎司,皇帝有兴之礼,何以不设乐?又正位南面,何以不服冕?"尚书顾和言,临轩拜三公,不应有乐。和云:"礼无其文。按卫宏撰汉仪,拜丞相,亦无乐。古之燕飨有乐者,以畅宾主之欢耳。今拜三公,事毕於庭阶,礼成於拜立,欢宴未交,无事於乐。又按六冕之服,主於祭祀,唯婚特用之,他事未见服冕者,故拜公不应服冕。"


  北齐策诸王,以临轩日上水一刻,吏部令史乘马,赍召版,诣王第。王乘高车,卤簿至东掖门止,乘轺车。既入,至席。尚书读策讫,以授王,又授章绶。事毕,出轺车,入卤簿,乘高车,诣阊阖,伏阙表谢。报讫,拜庙还第,即鸿胪卿持节,吏部尚书授策,侍御史授节。使者受而出,乘轺持节,诣王第。入就西阶,东面。王入,立於东阶,西面。使者读策,博士读版,王俯伏。兴,进受策章绶茅土,俯伏三稽首,还本位,谢如上仪。在州镇,则使者受节策,乘轺车至州,如王第。


  诸王、三公、仪同、尚书令、五等开国、太妃、妃、公主恭拜册,轴一枚,长二尺,以白练衣之。用竹简十二枚,六枚与轴等,六枚长尺二寸。文出集书,书皆篆字。哀册、赠册亦同。


  诸王、五等开国及乡男恭拜,以其封国所在方,取社坛方面土,苞以白茅,内青箱中。函方五寸,以青涂饰,封授之,以为社。


  隋临朝册命三师、诸王、三公,并陈车辂。馀则否。百司定列,内史令读册讫,受册者拜受出。又引次受册者,如上仪。若册开国,郊社令奉茅土,立於仗南,西面。每授册讫,授茅土焉。


  大唐之制,如开元礼。


  诸王公侯留辅朝政嫡子监国议(晋)


  晋博士孙毓等议:"按周礼典命职:'凡诸侯之嫡子,誓於天子,摄其君,则下其君一等。'(誓犹告也。)谓公之子如侯伯而执珪,侯伯之子如子男而执璧。春秋'曹伯使其太子射姑来朝',行国君之礼。践土之盟,卫成公使其母弟武如会,经书曰,卫武、蔡,甲午,序於诸侯。又左传:"冢子,君行则守,有守则从。从曰抚军,守曰监国,古之制也。夫帅师,专行谋,誓军旅,君与国政之所图,非太子之事也。'周制,诸侯以功德入为王卿士,则上卿理其国事。今诸王公侯受任天朝,而嫡子摄其君事,车服礼数,国封大小,领兵军数,自当如本制,而王公侯遣上卿及军将掌其事,合於古义。今之车服,与古礼不同,依礼应下其君一等。其嫡子皆以有爵命,印绶冠服佩玉之制,宜如本令。而嫡子但知其政,不干其位,君不可二,尊无二上。国相以下见嫡子,宜如臣而不称臣。又礼,非其臣则答拜,国之命士上达於其君者,嫡子宜答拜。其文书称嗣子,宜曰王嗣子,其公侯嗣子,系於父爵,明不专国也。其燕见则称第,下文书表疏,皆臣礼而不称臣。今之监司,上官文书皆为记告。嫡子监国,其下群臣官文书宜称告,不言命称教。"


  


卷七十 礼三十 沿革三十 嘉礼十五   主目录   卷七十二 礼三十二 沿革三十二 嘉礼十七
上一篇:唐才子传 下一篇:洛阳伽蓝记

我要评论

道友名

联系我们:vgudao@gmail.com · 沪ICP备15020160号-1
Copyright © 2006 - 2018 【维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