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亭古道:首页 > 四库全书 > 史部 > 政书类 > 通典 > 卷一百十四 礼七十四 开元礼纂类九 吉礼六



卷一百十三 礼七十三 开元礼纂类八 吉礼五   主目录   卷一百十五 礼七十五 开元礼纂类十 吉礼七

卷一百十四 礼七十四 开元礼纂类九 吉礼六


  皇帝时享於太庙


  (凡一岁五享,谓四孟月及腊。宗庙三年一祫以孟冬,五年一禘以孟夏,及诸享摄事并附。)


  ○斋戒


  将享,有司卜日,如常仪。皇帝散斋四日於别殿,致斋三日於太极殿,服通天冠,绛纱袍,结佩,并如圆丘仪。应享官斋,具序例仪。(祫禘仪同。)


  ○陈设


  前享三日,尚舍直长施大次於庙东门之外道北,南向,尚舍奉御铺御座。守宫设文武侍臣次於大次之后,文官在左,武官在右,俱南向。设诸享官次於斋坊之内。(摄事,右校清扫内外,守宫设享官、公卿以下次於斋坊。)九庙子孙於斋坊内近南,西向北上。文官九品以上於斋坊之南,东方南方朝集使又於其南,东方南方蕃客又於其南,俱每等异位,重行,西向北上。介公、酅公於庙西门之外近南,武官九品以上於介公、酅公之南,西方北方朝集使於武官之南,西方北方蕃客又於其南,俱每等异位,重行,东向北上。(其褒圣侯位於文官三品之下,诸州使人分方各位於朝集使之后。摄事无大次及九庙子孙以下至此仪。)


  前享二日,太乐令设宫悬之乐於庙庭,如圆丘仪。(所异者,树路鼓及设歌钟歌磬於庙堂上前楹间耳。)右校清扫内外。


  前享一日,奉礼设御位於庙东陛东南,西向。(摄事无御位。下仿此。)设享官、公卿位於东门之内道南,执事者位於其后,每等异位,俱重行西面,以北为上。(摄则公卿位於道北,执事位於道南。)设御史位於庙堂之下,一位於东南,西向,一位於西南,东向,令史各陪其后。设奉礼位於乐悬东北,赞者二人在南,差退,俱西面。设协律郎位於庙堂之上前楹之间,近西,东向。设太乐令位於北悬之间,北向。


  设从享之官位:九庙子孙於享官、公卿之南,昭穆异位;(虽有贵者以齿。)文官九品以上位於子孙之南;东方南方朝集使於文官之南;东方南方蕃客又於其南。俱每等异位,重行,西面北上。介公、酅公位於西门之内道南;武官九品以上於介公、酅公之南,少西,当文官;西方北方朝集使於武官之南;西方北方蕃客又於其南。俱每等异位,重行,东面北上。(其褒圣侯位於文官三品之下,诸州使人分方各位於朝集使之后。)


  设门外位:享官、公卿以下皆於东门之外道南,每等异位,重行,北面西上。子孙之位於享官、公卿之东,少南,文官九品以上於子孙之东,东方南方朝集使於文官之东,东方南方蕃客又於其东,俱每等异位,重行,北面西上。设介公、酅公位於西门之外道南,武官九品以上於介公、酅公之西,少南,西方北方朝集使於武官之西,西方北方蕃客又於其西,俱每等异位,重行,北面东上。(其褒圣侯位於文官三品之下,诸州使人分方各位於朝集使之后。摄事无九庙子孙以下至此仪。)


  设牲榜於东门之外,当门西向,以南为上。设廪牺令位於牲西南,史陪其后,俱北向。设诸太祝位於牲东,各当牲后,祝史各陪其后,俱西向。设太常卿省牲位於牲前,近北,又设御史位於太常卿之西,俱南向。


  设樽彝之位於庙堂上前楹间,各於室户之左,北向。春夏每室鸡彝一,鸟彝一,牺樽二,象樽二,山罍二。秋冬每室斝彝一,黄彝一,著樽二,壶樽二,山罍二。皆加勺幂,(凡宗庙幂皆以黼。)皆西上,各有坫焉。(祫享设樽彝於庙堂上下。每座斝彝一,黄彝一,牺樽二,象樽二,著樽二,山罍二,在堂上,皆於神座之左。献祖、太祖、高祖、高宗樽彝在前楹间,北向;懿祖、代祖、太宗、中宗、睿宗樽彝在户外,南向。其壶樽二、太樽二、山罍四,在堂下阶间,北向西上。禘享则鸡彝、鸟彝,馀同祫享。)


  设簋鉶笾豆之位於庙堂之上,俱东侧阶之北。每座四簋居前,四簠次之,次以六,次以六鉶,笾豆为后,每座异之,(祫禘摄事,簋簠鉶与正数半之。)皆以南为上,屈陈而下。


  设御洗於东陛东南,亚献之洗又於东南,俱北向;罍水在洗东,篚在洗西,南肆;(篚实以珪瓒巾爵。)执樽罍篚幂者各位於樽罍篚幂之后。(祫禘仪,享日未明五刻,太庙令服其服,布昭穆之座於户外。自西序以东,皇八代祖献祖宣皇帝,皇六代祖太祖景皇帝,皇高祖高祖神尧皇帝,皇祖高宗天皇大帝,座皆北厢,南向。皇七代祖懿祖光皇帝,皇五代祖代祖元皇帝,皇曾祖太宗文武圣皇帝,皇伯考中宗孝和皇帝,皇考睿宗大圣真皇帝,座於南厢,北向。每座皆设黼扆,莞席纷纯,藻席画纯,次席黼纯,左右几。)


  ○省牲器


  省牲之日午后十刻,庙所禁断行人,太庙令整拂神幄。祝史各取毛血,每座共实一豆,祝史又洗肝於郁鬯,又取膟膋共实一豆,俱置馔所。馀并如圆丘仪。(膟膋,肠间脂。祫禘祝史洗肝於郁鬯,馀并同圆丘仪。)


  ○銮驾出宫


  前出宫三日,本司宣摄内外各供其职,守宫设从享官五品以上次於承天门东西朝堂,如常仪。


  前二日,太乐令设宫悬之乐於殿庭,如常仪。(驾出,悬而不作。)


  享日未明七刻,搥一鼓为一严,(三严时节,前一日侍中奏裁。)侍中奏开宫殿门及城门,馀并与圆丘仪同,唯祭官称享为异耳。


  ○晨祼


  享日未明四刻,诸享官各服其服,太庙令、良酝令各帅其属入实樽罍,(鸡彝、斝彝及牺樽、象樽、著樽、壶樽之上樽皆实以明水,山罍之上樽实以玄酒,鸟彝、黄彝实以郁鬯;牺樽、著樽实以醴齐,象樽、壶樽实以盎齐,山罍实以清酒。祫禘之樽,斝彝及五齐上樽皆实明水,山罍上樽实以玄酒,黄彝实以郁鬯,牺樽实以汎齐,象樽实以醴齐,著樽实以盎齐,壶樽实以醍齐,太樽实以沈齐,山罍实以清酒。)太官令帅进馔者实诸笾豆簋簠。


  未明三刻,奉礼帅赞者先入位,赞引引御史、博士、太庙令、太祝、宫闱令及令史、祝史与执樽罍篚幂者入自东门,当阶间重行,北面西上。立定,奉礼曰:"再拜。"赞者承传,(凡奉礼有词,赞者皆承传。)御史以下皆再拜讫,执樽罍篚幂者各就位。赞引引御史、诸太祝诣东陛升堂,行扫除於上,令史祝史行扫除於下,讫,引就位。(祫禘又太庙令帅其属陈瑞物於庙庭太阶之西,上瑞为前,中下相次,及伐国所得宝器,上次先后亦然,俱藉以席。摄事不陈瑞物宝器。)


  未明二刻,赞引引太庙令、太祝、宫闱令诣东陛升堂,诣献祖室,入开埳室,太祝、宫闱令奉出神主置於座。(祫禘则未明二刻,陈腰舆於东陛之东,每室各二,皆西向北上。立定,赞引引太庙令、太祝、宫闱令帅内外执事者,以腰舆自东陛升,诣献祖室,入开埳室,太祝、宫闱令奉出神主,各置於舆,出诣座前,奉神主置於座讫,以次奉出懿祖以下如献祖仪。)讫,引太庙令以下次奉出懿祖,次奉出太祖,次奉出代祖,次奉出高祖,次奉出太宗,次奉出高宗,次奉出中宗,次奉出睿宗,神主置於座,如献祖之仪。(皇祖妣以下神主皆宫闱令奉出,俱并而处右。)讫,引太庙令以下降还本位。(摄事赞引各引享官俱就门外位,无驾将至下至从享官位仪。)


  驾将至,谒者、赞引引享官,通事舍人分引九庙子孙、从享群官、诸方客使先置者俱就门外位。


  驾至大次门外,回辂南向,将军降,立於辂右。侍中进,当銮驾前跪奏称:"侍中臣某言,请降辂。"俯伏,兴,还侍位。皇帝降辂,乘舆之大次,繖扇华盖侍卫如常仪。太庙令以祝版奉御署讫,近臣奉出,太庙令受,各奠於坫。通事舍人引文武五品以上从享之官,皆就门外位。太乐令帅工人、二舞入就位,文舞入陈於悬内,武舞立於悬南道西。(其升堂座者,皆脱屦於下,降纳如常。)谒者引司空入就位,立定,奉礼曰:"再拜。"司空再拜讫,谒者引司空诣东陛升堂,行扫除於上,降,行乐悬於下讫,引复位。初司空行乐悬,通事舍人、谒者、赞引各引享官及九庙子孙、从享群官、诸方客使次入就位。(摄事无九庙子孙以下至皇帝再拜仪,但享官再拜耳。)


  皇帝停大次半刻顷,太常博士引太常卿立於大次门外,当门北向。侍中版奏:"外办。"皇帝出次,华盖侍卫如常仪。(侍中负宝陪从如式。)博士引太常卿,太常卿引皇帝,(凡太常卿前导,皆博士先引。)至庙门外,殿中监进镇珪,皇帝执镇珪,华盖仗卫停於门外,近侍者从入如常。皇帝至版位,西向立。(每立定,太常卿与博士退立於左。)太常卿前奏称:"请再拜。"退复位。皇帝再拜。奉礼曰:"众官再拜。"在位者皆再拜。(其先拜者不拜。)


  太常卿前奏:(摄事谒者进太尉之左白"请行事"。凡摄事皆太尉初献。)"有司谨具,请行事"。退复位。协律郎跪,俯伏,举麾,(凡取物者皆跪俯伏而取以兴,奠物则跪奠讫,俯伏而后兴。)鼓柷,奏永和之乐,乃以黄锺为宫,大吕为角,太蔟为徵,应锺为羽,作文舞之舞乐,舞九成,(黄锺三奏,大吕、太蔟、应锺各再奏。)偃麾,戛敔,乐止。(凡乐皆协律郎举麾、工鼓柷而后作,偃麾戛敔而后止。)太常卿前奏称:"请再拜。"退复位。皇帝再拜。奉礼曰:"众官再拜。"在位者皆再拜。


  太常卿引皇帝诣罍洗,太和之乐作,(皇帝每行,皆如常乐。)皇帝至罍洗,乐止。侍中跪取匜,兴,沃水;又侍中跪取盘,兴,承水;皇帝搢镇珪,(凡受物则搢珪,奠讫,执珪,俯伏,兴。)皇帝盥手。黄门侍郎跪取巾於篚,兴,进,皇帝帨手讫,黄门侍郎受巾,跪奠於篚。黄门侍郎又取瓒於篚,兴,进,皇帝受瓒,侍中酌罍水,又侍中奉盘,皇帝拭瓒讫,侍中奠盘匜,黄门侍郎受巾奠於篚,皆如常。


  太常卿引皇帝,乐作,皇帝升自阼阶,乐止。侍中、中书令以下及左右侍卫量人从升。(以下皆如之。摄事皆太尉升陛,盥洗酌献。)太常卿引皇帝诣献祖樽彝所,执樽者举幂,侍中赞酌郁鬯讫,登歌,作肃和之乐,以圜锺之均。(自后登歌,皆用圜钟。)太常卿引皇帝入诣献祖神座前,北向跪,以鬯祼地,奠之,俯伏,兴,太常卿引皇帝出户,(祫禘少退。摄事同。)北向再拜。讫,太常卿引皇帝次祼懿祖,次祼太祖,次祼代祖,次祼高祖,次祼太宗,次祼高宗,次祼中宗,次祼睿宗,并如上仪。讫,登歌止。太常卿引皇帝,乐作,皇帝降自阼阶,还版位,西向立,乐止。


  初群官拜讫,祝史各奉毛血及肝膋之豆於东门外,斋郎奉炉炭、萧、稷黍各立於肝膋之后。於登歌止,祝史奉毛血肝膋与奉炉炭萧稷黍者以次入自正门,升自太阶,诸太祝各迎取毛血肝膋於阶上,俱入奠於神座前。祝史退立於樽所。斋郎奉炉炭皆置於室户外之左,其萧、稷黍各置於炉炭下,降自阼阶以出。诸太祝俱取肝,出户,燔於炉炭,还樽所。


  ○馈食


  皇帝既升祼,太官令出,帅进馈者奉馔陈於东门之外,重行西向,以南为上。谒者引司徒出诣馔所,司徒奉献祖之俎。皇帝既至位,乐止,太官令引馔入自正门,俎初入门,雍和之乐作,以无射之均,(自后接神之乐,堂下皆奏无射。)馔至太阶,乐止。祝史俱进,彻毛血之豆,降自阼阶以出。馔升,诸太祝迎引於阶上,各设於神座前。(笾豆盖幂,先彻乃升。簋簠既奠,卻其盖於下。)设讫,谒者引司徒以下降自阼阶,复位。诸太祝各取萧、稷黍,濡於脂,燔於炉炭,还樽所。


  太常卿引皇帝诣罍洗,乐作,皇帝至罍洗,乐止。皇帝盥手洗爵,侍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