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亭古道:首页 > 四库全书 > 史部 > 政书类 > 通典 > 卷一百三十一 礼九十一 开元礼纂类二十六 宾礼



卷一百三十 礼九十 开元礼纂类二十五 嘉礼九   主目录   卷一百三十二 礼九十二 开元礼纂类二十七 军礼一

卷一百三十一 礼九十一 开元礼纂类二十六 宾礼


  蕃主来朝以束帛迎劳


  前一日,守宫设次於候馆门之外道右,南向。其日,使者至,掌次者引就次。蕃主服其国服,所司引立於东阶下,西面。(凡蕃主进止皆所司先引,制使皆谒者前导。)使者朝服出次,立於门西,东面,从者执束帛立於使者之南。蕃主有司出门东,西面曰:"敢请事。"使者曰:"奉制劳某主。"(称其国名。)有司入告。蕃主迎於馆门外之东,西面再拜。使者与蕃主俱入。使者先升立於西阶上,执束帛者从升,立於使者之北,俱东面。蕃主升立於东阶上,西面。使者执币称:"有制。"蕃主将下拜,使者曰:"有后制,无下拜。"蕃主旋,北面再拜稽首。使者宣制讫,蕃主进受币,(采五疋为一束。其蕃主答劳使,各以土物,其多少相准,不得过劳币。劳於远郊,其礼同。蕃主还,遗赠於远郊亦如之。劳蕃使即无束帛也。)退复位,以币授左右,又再拜稽首。使者降出,立於馆门外之西,东面。蕃主送於馆门之外,西面,止使者。蕃主揖使者俱入,揖让升,蕃主先升东阶上,西面;使者升西阶上,东面。蕃主以土物傧使者,使者再拜受,蕃主再拜送物。使者降出,蕃主从出门外皆如初。蕃主再拜送,使者还,蕃主入。鸿胪迎引诣朝堂,依方北面立。所司奏闻,舍人承敕出称:"有敕。"蕃主再拜,宣劳讫,又再拜,所司引就馆如常仪。


  遣使戒蕃主见日


  前一日,守宫设次於馆门之外道右,南向。其日,使者至,掌次者引就次。蕃主服其国服降立於东阶下,西面,蕃国诸官立於蕃主之后,西面北上。使者服朝服出次,立於门西,东面。蕃主有司出门东,西面曰:"敢请事。"使者曰:"奉制戒某主见日。"有司入告。蕃主迎於馆门外之东,西面再拜。使者与蕃主俱入。使者升自西阶,东面;蕃主升自东阶,西面。使者称:"有制。"蕃主再拜。宣制曰:"某日某主见。"蕃主又再拜,稽首。使者降出,蕃主送於馆门之外,西面再拜。使者还,蕃主入。


  蕃主奉见(奉辞礼同)


  前一日,尚舍奉御整设御幄於太极殿北壁,南向。守宫设次,太乐令展宫悬,设举麾位於上下,鼓吹令设十二案,乘黄令陈车辂,尚辇奉御陈舆辇,尚舍奉御铺蕃主床座於御座西南东向,并如常仪。


  其日,典仪设蕃主版位於悬南道西,北面。又设蕃国诸官之位於蕃主位后,各依其班重行北面,以西为上。设典仪位於悬之东北,赞者二人在南,差退,俱西面。诸卫各勒所部,列黄麾仗屯门及陈於殿庭。太乐令帅工人入就位,协律郎入就举麾位。所司迎引蕃主至承天门外,通事舍人引就次。本司入奏,鈒戟近仗入陈如常。典仪帅赞者先入就位。侍中版奏:"请中严。"诸侍卫之官各服其器服,符宝郎奉宝,俱诣閤奉迎。蕃主服其国服出次,通事舍人引立於閤外西厢,东面;(若更有诸蕃,以国大小为序。)蕃国诸官各服其服,立於蕃主之后,俱东面北上。


  侍中版奏:"外办。"皇帝服通天冠,绛纱袍,乘舆以出,曲直华盖警跸侍卫如常仪。皇帝将出,仗动,太乐令令撞黄锺之钟,右五钟皆应,协律郎举麾,鼓柷,奏太和之乐以姑洗之均。皇帝出自西房,即御座南向坐,符宝郎奉宝置於御座,侍卫如常,偃麾,戛敔,乐止。通事舍人引蕃主入门,舒和之乐作,至位乐止。典仪曰:"再拜。"赞者承传,蕃主再拜稽首。侍中承制降诣蕃主西北,东面称:"有制。"蕃主再拜稽首,宣制讫,蕃主又再拜稽首。侍中回奏,又承制降劳,敕命升坐,蕃主再拜稽首。舍人引蕃主,乐作,蕃主至阶,乐止。舍人接引升,至座后,蕃主就座,俯伏,坐。侍中承制劳问,蕃主俯伏,避席将下拜,侍中承制曰:"无下拜。"蕃主复位,拜对如常。侍中回奏,又承制劳还馆。舍人引蕃主降自西阶,典谒者承引,乐作,复悬南位,乐止。蕃主再拜稽首讫,舍人引蕃主,乐作,蕃主出门,乐止。


  初蕃主升坐,舍人引蕃国诸官以次入就位。立定,典仪曰:"再拜。"赞者承传,蕃国诸官俱再拜稽首。舍人承敕,降自西阶,诣蕃国诸官西北,东面称:"敕旨。"蕃国诸官俱再拜稽首,宣敕讫,蕃国诸官俱再拜稽首,对讫,又再拜稽首。舍人回奏,又承敕降劳还馆,蕃国诸官俱再拜稽首。於蕃主出,舍人引蕃国诸官以次出。


  讫,侍中前跪,奏称:"侍中臣某言,礼毕。"俯伏,兴,还侍位。皇帝兴,太乐令令撞蕤宾之钟,左五钟皆应,鼓柷,奏太和之乐;皇帝降座,乘舆入自东房,侍卫警跸如常仪,侍臣从至閤,乐止。


  受蕃国使表及币(其劳及戒见日如上仪)


  前一日,尚舍奉御整设御幄於所御之殿北壁,南向。守宫设使者次,太乐令展宫悬,举麾位於上下,并如常仪。


  其日,典仪设使者位於悬南,重行北面,以西为上。庭实位於客前。设典仪位於悬之东北,赞者二人在南,差退,俱西面。诸卫勒所部列黄麾半仗屯门及入陈於殿庭。太乐令帅工人入就位如上仪。符宝郎奉宝俱诣閤奉迎。使者服其国服,奉书出次,通事舍人引立於閤外西厢,东面;从者执币及庭实立於后,俱东面北上。


  侍中版奏:"外办。"皇帝服通天冠,乘舆以出,典直华盖警跸侍卫如常仪。皇帝将出,仗动,太乐令令撞黄锺之钟如上仪,符宝郎置宝於御座,侍卫如常仪,乐止。中书侍郎一人令史二人持案先俟於西阶下,东面北上。舍人引使者及庭实入就悬南位。使者初入门,舒和之乐作,立定乐止。(大蕃大使为设乐,次蕃大使及大蕃中使以下皆不设乐悬及黄麾仗。)中书侍郎帅持案者进诣使者前,东面。侍郎受书置於案,回诣西阶。侍郎取书升奏,侍案者退。初侍郎奏书,有司各帅其属受币马於庭。典仪曰:"再拜。"赞者承传,使者以下皆再拜。舍人前承制,降诣使者前,问蕃国主,使者再拜,对讫,又再拜。舍人回奏,又承敕问其臣下,使者再拜对。又劳使者以下,对拜及舍人回奏并如常仪。舍人承制敕劳还馆,使者以下皆再拜。舍人引使者以下出,乐作止如常仪。


  侍中前跪,奏称:"侍中臣某言,礼毕。"俯伏,兴,还侍位。皇帝兴,太乐令令撞蕤宾之钟如上仪,侍臣从至閤,乐止。


  皇帝宴蕃国主


  前一日,尚舍奉御整设御幄於御殿之北壁,南向。尚食奉御、太官令命各具馔,守宫设次,太乐令设登歌位於殿上,展宫悬於殿庭,设举麾位於上下,鼓吹令设十二案,乘黄令陈车辂,尚辇奉御陈舆辇,并如常仪。


  其日,尚舍奉御铺蕃主床座於御座西南,蕃国诸官应升殿者座於蕃主之后,设不升殿者坐席於西廊下,俱东面北上。尚食奉御设御酒樽,太官令设蕃主以下酒樽,并如常仪。典仪设蕃主版位於悬南。又设蕃国诸官之位於蕃主之后,俱重行,北面西上。设典仪位於悬之东北如常仪。诸卫各勒所部列黄麾仗屯门及陈於殿庭。太乐令帅工人二舞入就位,协律郎入就举麾位。所司迎引蕃主至承天门外,通事舍人引之次。(凡蕃客出入升降,皆掌客监引。)所司入奏,鈒戟近仗入陈如常。典仪帅赞者先入就位。侍中版奏:"请中严。"诸侍卫之官各服其器服,符宝郎奉宝,俱诣閤奉迎。蕃主服其国服出次,通事舍人引立於閤外西厢,东面,蕃国诸官各服其国服,立於蕃主之后,俱东面北上。


  侍中版奏:"外办。"皇帝服通天冠,绛纱袍,乘舆以出,曲直华盖警跸侍卫并如常仪。皇帝将出,仗动,太乐令令撞黄钟如上仪。典仪一人升立於东阶上,赞者二人立於阶下,俱西面。通事舍人引蕃主入,蕃国诸官从入。蕃主入门,舒和之乐作,蕃主至位,乐止。其有献物则从之入,陈於蕃主之前,以西为上。立定,典仪曰:"再拜。"赞者承传,蕃主及蕃国诸官皆再拜。侍中承旨降,敕蕃主升座,蕃主再拜。蕃主奉贽(其贽随其国所有,一以轻者为之。)曰:"某国蕃臣某,敢献壤奠。"侍中升奏。又侍中承旨曰:"朕其受之。"侍中降於蕃主东北,西面称:"有制。"蕃主再拜。宣制讫,蕃主又再拜讫,以贽授侍中。侍中以贽授所司,又所司受其馀币俱以东。


  舍人承旨降,敕蕃国诸官等坐,蕃国诸官俱再拜。通事舍人引蕃主,又通事舍人引蕃国诸官应升殿者诣西阶。蕃主初行乐作,至阶乐止。通事舍人各引升立於座后。初蕃国诸官诣西阶,其不升殿者通事舍人分引立於廊下席后。立定,殿上典仪唱:"就座。"阶下赞者承传,蕃主以下皆就座,俯伏,坐。太乐令引歌者及琴瑟至阶,脱履於下,升就位坐。笙管者就阶閒北面立。


  尚食奉御进酒,至阶,殿上典仪唱:"酒至,兴。"阶下赞者承传,蕃主以下皆俯伏,兴,立座后。殿中监到阶省酒,尚食奉御奉酒进,皇帝举酒,良酝令又行酒殿上。典仪唱:"再拜。"阶下赞者承传,蕃主以下皆再拜讫,搢笏,受觯殿上。典仪唱:"就座。"阶下赞者承传,蕃主以下皆就座,俯伏,坐饮。皇帝初举酒,登歌作昭和三终。尚食奉御进受虚觯,奠於坫。登歌讫,降复位。


  觞行三周,尚食奉御进食。食升阶,殿上典仪唱:"食至,兴。"阶下赞者承传,蕃主以下皆执笏,俯伏,兴,立座后。殿中监到阶省案,尚食奉御品尝食讫,以次进置御前。太官令又行蕃主以下食案。设讫,殿上典仪唱:"就座。"阶下赞者承传,蕃主以下皆就座,俯伏,坐。皇帝乃饭,休和之乐作,蕃主以下皆饭,御食毕,乐止。蕃主以下食讫,尚食太官俱彻案。


  又行酒,遂设庶羞,二舞以次入作。若赐酒,舍人前承旨,诣受赐者前,蒙赐者执笏,俯伏,起,立座后。舍人称"赐酒",蒙赐者再拜。酒至,蒙赐者搢笏,受觯,就席,俯伏,坐饮,卒觯,俯伏,起,立授虚觯,又再拜,就席,俯伏,坐。


  会毕,通事舍人赞蕃主以下兴,蕃主以下皆俯伏,兴,立座后。通事舍人引降,乐作,复悬南位。立定,典仪曰:"再拜。"赞者承传,蕃主以下皆再拜。若有筐篚,舍人前承旨,降宣敕,蕃主以下皆再拜。太府帅其属以衣物以次授之讫,蕃主以下又再拜。通事舍人引出,乐作,至门乐止。


  侍中前跪奏称:"侍中臣某言,礼毕。"俯伏,兴,还侍位。皇帝兴,太乐令令撞蕤宾之钟如常仪。


  皇帝宴蕃国使


  前一日,尚舍奉御设御幄於所御之殿北壁,南向。太官令具馔,守宫设使者次,太乐令展宫悬於殿庭,设举麾位於上下并如常仪。(若大蕃中使及中蕃大使以下,则不设乐及黄麾仗。)


  其日,尚舍奉御铺使者床座於御座西南,设不升殿者坐席於西廊下,俱东面北上。典仪设使者位於悬南,重行,北面东上。设典仪赞者位於悬之东北如常仪。诸卫各勒所部列黄麾半仗,皆与上仪同。蕃使以下服其国服出次,通事舍人引立於閤外西厢,东面,从者立於使者之后,重行,东面北上。


  侍中版奏:"外办。"皇帝服通天冠,绛纱袍,与上仪同。典仪一人升立东阶上,赞者二人立於阶下,俱西面。典仪引使者以下入就悬南位,使者初入门,舒和之乐作,至位乐止。立定,典仪曰:"再拜。"赞者承传,使者以下皆再拜。舍人前承旨,降敕使者升座,使者以下皆再拜。通事舍人引应升殿者诣西阶,乐作止如常。通事舍人引升,立於座后;其不升殿者,分引诣廊下席后。上下立定,殿上典仪唱:"就座。"阶下赞者承传,上下诸客皆就座,俯伏,坐。


  酒至阶,殿上典仪唱:"酒至,兴。"阶下赞者承传,上下诸客皆俯伏,兴,立座后。太官行酒殿上,典仪唱:"再拜。"阶下赞者承传,上下诸客皆再拜,搢笏,受觯。殿上典仪唱:"就座。"阶下赞者承传,蕃使以下诸客皆就座,俯伏,坐饮。觞行三周,食升阶,殿上典仪唱:"食至,兴。"阶下赞者承传,上下诸客皆执笏,俯伏,兴,立座后。太官令行诸客案。设食讫,殿上典仪唱:"就座。"阶下赞者承传,上下诸客皆就座,俯伏,坐。上下诸客皆饭。诸客食讫,太官令俱彻案。又行酒,遂设庶羞,二舞以次入作。若赐酒,舍人前承旨,诣受赐者前,蒙赐者执笏,俯伏,起,立座后。舍人称"赐酒",蒙赐者再拜。馀与宴蕃国主礼同,皆仿上仪。


  


卷一百三十 礼九十 开元礼纂类二十五 嘉礼九   主目录   卷一百三十二 礼九十二 开元礼纂类二十七 军礼一
上一篇:唐才子传 下一篇:洛阳伽蓝记

我要评论

道友名

联系我们:vgudao@gmail.com · 沪ICP备15020160号-1
Copyright © 2006 - 2018 【维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