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亭古道:首页 > 四库全书 > 史部 > 政书类 > 通典 > 卷一百三十二 礼九十二 开元礼纂类二十七 军礼一



卷一百三十一 礼九十一 开元礼纂类二十六 宾礼   主目录   卷一百三十三 礼九十三 开元礼纂类二十八 军礼二

卷一百三十二 礼九十二 开元礼纂类二十七 军礼一


  皇帝亲征类於上帝(宜社附)


  ○纂严纂严前一日,本司承制宣摄内外诸司,各随职备办。尚舍奉御施御幄於太极殿北壁下,南向如常。守宫设群官文武次於东西朝堂如常仪。典仪设群官位於殿庭,文东武西,每等异位,重行北面,相对为首。乘黄令陈革辂及玉辂以下及车旗之属如常。未明一刻,开诸宫门,诸卫勒所部列黄麾仗屯门及陈於殿庭如常仪。


  其日平明,留从之官悉集朝堂次。侍臣服平巾帻,葱褶;其将帅等及从行之官亦平巾,葱褶。留守之官公服。上水五刻,侍中版奏:"请中严。"鈒戟近仗以次列於殿庭。上水三刻,通事舍人引群官以次入就位,诸侍臣俱诣閤奉迎。侍中版奏:"外办。"皇帝服武弁服,御舆以出,曲直华盖侍卫警跸如常,即御座,南向坐。典仪唱再拜,群官在位者皆再拜讫,中书令承旨敕百僚讫,通事舍人以次引群官出。侍中跪奏:"礼毕。"俯伏,兴。皇帝降御座,乘舆入自东房,侍中从至閤如常。


  ○斋戒


  将告,有司卜日如别仪。前一日,皇帝清斋於太极殿,诸应告之官及群官客使等各於所司及公馆,诸军将各於正寝,俱清斋一宿。(若在营者,斋於军幕。)馀如郊祀仪。


  ○陈设


  前告三日,陈设如巡狩告圆丘仪。(社施大次於社宫西门之外道北,南向,设告官等次以下如祭社之仪。)又设军将次於外壝南门外道东,西向北上。前二日,设乐悬、燎坛、群官版位等并如告圆丘之仪。又设军将位於悬南,每等异位,重行,北面西上。军将门外位於南壝外道东,西向北上。(社,设军将次於社宫北门之外,道西,东向北上。设乐悬等如祭社仪。又为瘗埳二於乐悬之北如常。又前一日,奉礼设御位於北门内,当社坛南向。设太祝等奉血币位於埳北如常。郊社令帅府史一人及斋郎以樽坫罍洗篚幂入设皆如常。)告日未明十五刻,烹牲如常。(苍牲二,一正座,一配座。社,烹牲於厨,用黑牛二。斋郎以豆取毛血如常。)未明四刻,太史令、郊社令各服其服,升设神座如常仪。


  ○銮驾出宫


  皇帝武弁乘革辂,备大驾及严鼓时刻、奏请进发、内外器服皆如常仪。前后备六军。(诸军严鼓一准大驾。)


  ○荐玉帛(礼与巡狩告社同)


  其日未明二刻,下至太常卿引皇帝至内壝门,并如巡狩圆丘亲告仪。(天帝太樽二,实以汎齐,明水实於上樽。山罍二,一实玄酒,为上,一实清酒。玉币以苍。唯无礼部尚书、太常卿陪从。)皇帝至版位,西向立。(每立定,太常卿与博士退立於左。)太常卿前奏:"请再拜。"退复位。皇帝再拜。以下至奠玉帛讫,降坛还版位,乐止,并如巡狩亲告仪。


  ○进熟


  皇帝既升奠玉币,太官令出帅进馔者,以下至皇帝降坛还版位,谒者引司徒降复位,并如巡狩圆丘亲告仪。(宜社,自引司徒降复位以上,同巡狩告社仪。)皇帝既降坛,谒者引诸军将诣坛东阶升,进立於天帝神座前,北面西上。(宜社,立於太社神座前,南面西上。)初军将升,太祝帅斋郎以爵酌福酒,进立於军将之西,东面北上。(宜社,於军将东,西面南上。)军将俱再拜受爵,跪祭酒,啐酒,奠爵兴。太祝各帅斋郎进俎,减神前胙肉,以次授,军将受以授斋郎。军将俱跪取爵,遂饮卒爵,太祝帅斋郎受爵复於坫。军将俱兴,再拜,谒者引军将降复位。太祝各进跪彻豆,还樽所。奉礼曰:"赐胙。"赞者唱:"众官再拜。"众官在位者皆再拜。(已饮福者不拜。)元和之乐作。太常卿前奏:"请再拜。"退复位。皇帝再拜及燎燔以下至燔祝版,并如巡狩亲告仪。(宜社,自皇帝再拜以下至燔祝版。并如巡狩告社仪。)


  ○銮驾还宫(如郊社仪。宜社附。)


  ◎皇帝亲征告於太庙


  ○斋戒


  将告有司卜日、皇帝清斋及应告官清斋等,并如巡狩告仪。又诸军将各於正寝清斋一宿。(若在营,斋於军幕。)诸卫令其属守庙门,与太乐工人俱清斋如常仪。


  ○陈设


  前告三日,陈设如巡狩告庙仪。又设军将次於南门外道东,西向北上。前二日,设乐悬。前一日,设御座及从驾官位如巡狩告庙仪。又设军将位门外道东,每等异位,重行,西向北上。设樽罍洗篚。告日未明十五刻,烹牲等并如巡狩告庙仪。


  ○銮驾出宫


  皇帝服武弁服,乘革辂,前后备六军,严鼓,并准大驾,馀同圆丘仪。


  ○晨祼(巡狩告庙同)


  ○馈食


  皇帝既升祼,下至酌献九室讫降复位,并如巡狩告庙仪。又皇帝既降,谒者引诸军将升自东阶,进立於睿宗大圣至孝皇帝室户前,北面西上。初军将升,诸太祝各帅斋郎以爵酌罍福酒,进立军将之东,西面北上,以下至啐奠降复位,如类上帝仪。登歌作,诸祝各入室彻豆还樽所,以下至燔版於斋坊,如类上帝仪。


  ○銮驾还宫


  皇帝既还大次,侍中版奏:"请解严。"(将士不得辄离部伍。)皇帝仍武弁,乘革辂还宫如常仪。


  凯旋告日,陈俘馘於南门外,北面西上,军实陈於后。其告奠之礼皆与告礼同。


  ○解严


  未解严前一日,本司各随职供办。尚舍奉御设御座於太极殿中楹閒南向如常。守宫设文武百官次於东西朝堂,奉礼於东西朝堂设文武官版位如初。典仪设位於殿庭,文东武西,皆重行北向,相对为首。设典仪位於东阶东南,赞者二人在南差退。乘黄令陈革辂旌旗之属於殿庭。


  其日平明,诸卫各勒所部屯门列仗,百官服葱褶,督将戎服,皆集朝堂次。昼漏上水五刻,侍中版奏:"请中严。"鈒戟以次列於殿庭。上水七刻,典谒引群官以次入就位。上水十刻,应奉迎之官诣閤奉迎。侍中版奏:"外办。"皇帝服通天冠,绛纱袍,御舆以出,曲直华盖警跸如常。皇帝出自西房,即御座,侍臣夹侍如常。典仪称再拜,赞者承传,群官皆再拜。通事舍人以次引群官出。侍中跪奏称:"礼毕。"俯伏,兴,还侍位。皇帝降座,御舆入自东房,侍臣从至閤如常。


  皇帝亲征禡於所征之地


  将祭,有司卜日如别仪。


  前祭一日,皇帝清斋於行宫。凡应祭之官清斋於祭所。近侍之官与从祭群官及诸军将皆於军幕清斋一宿。诸卫令其属各以其方器服守卫壝门,亦清斋一宿。尚舍直长施大次及群官军将等次,如类上帝仪。右校修除祭所,又为瘗埳於神座西北内壝之外,方深取足容物。


  前一日,奉礼设御位於神座东南,西向。设望瘗位於神座西南,当瘗埳,北上。设诸祭官位於御位东南,执事者位於其后,俱重行,西向北上。设御史位,一位於神座西南,东向;一位於神座东南,西向。设奉礼位於祭官西南,赞者二人在南,差退,俱西向北上。又设奉礼赞者位於瘗埳西,南上。设从祭群官位於祭官之南,俱重行,西向北上。设军将位於南厢,重行,北向西上。设门外位:祭官以下皆於东壝之外道南,从祭群官位於祭官之南,俱重行,北向西上。军将位於南壝外道东,重行,西向北上。兵部侍郎建二旗於南门外。(去门三十步。)郊社令帅府史及斋郎以樽坫罍洗篚幂入设於位,牺樽二、象樽二、山罍二皆於神座东南,俱北向,西上。(樽皆加勺幂,有坫以置爵。)设御洗又於酒樽东南,诸将罍洗又於东南,北向,及设篚幂如常,(篚实以巾爵。)执樽罍篚幂者如常。设币篚於酒樽之所。


  祭日未明十五刻,太官令先备特牲之馔。(牲以犊。)未明四刻,郊社令奉熊席,入设黄帝轩辕氏神座於壝内近北,南向。兵部侍郎置甲胄弓矢於座侧,建槊於座后。未明二刻,郊社令、良酝令各帅其属入实樽罍及币,(牺樽实以醴齐,象樽实以盎齐,山罍实以清酒。齐皆加明水,酒加玄酒,各实於上樽。)太官令帅进馔者实诸笾豆簋簠。


  未明一刻,奉礼帅赞者先入就位。赞引引御史、太祝与执樽罍篚者入当御座前,重行,北向西上。立定,奉礼曰:"再拜。"赞者承传,御史以下皆再拜。执樽罍者各就位。赞引引御史、太祝行扫讫,引就位。


  皇帝服武弁之服诣祭所,诸将与从祭之官皆戎服陪从如常。驾将至,谒者引行事之官皆就东门外位。驾至大次门外,下马,之大次。郊社令以祝版进御署如常。谒者、赞引各引从驾群官及诸将俱就门外位。谒者、赞引各引祭官及从祭群官、诸军将等次入就位。皇帝停大次半刻顷,太常博士引太常卿立於大次门外,当门北向。


  侍中版奏:"外办。"皇帝出次,博士引太常卿,太常卿引皇帝入门,仗卫停於门外,近侍者从入如常。皇帝至版位西向立。(每立定,太常卿与博士退立於左。)太常卿前奏:"再拜。"退复位。皇帝再拜。奉礼曰:"众官再拜。"众官在位者皆再拜。太常卿前奏:"有司谨具,请行事。"退复位。太祝跪取币於篚,兴,立於樽所。(凡取物者,皆跪俯伏而取以兴,奠物则跪奠讫,俯伏而后兴。)太常卿引皇帝进神座前,北向立。太祝以币授侍中,侍中奉币东向进,皇帝受币。太常卿引皇帝进,北向跪奠於神座,俯伏,兴。太常卿引皇帝少退,北向再拜讫,太常卿引皇帝还版位,西向立。於众官拜讫,太官令出,帅进馔者奉馔陈於东门之外;谒者引司徒出诣馔所,司徒奉俎。皇帝既复位,太官令引馔入,太祝迎引设於神座前,讫,谒者引司徒以下还本位,太祝还樽所。


  太常卿引皇帝诣罍洗,侍中、黄门侍郎赞洗、授巾爵并如常仪。谒者引司徒进立於樽所,斋郎奉俎立於司徒之后。皇帝洗爵讫,太常卿引皇帝诣樽所,执樽罍者举幂,侍中赞酌醴齐讫,太常卿引皇帝进轩辕氏神座前,北向跪奠爵,俯伏,兴,太常卿引皇帝少退,北向立。太祝持版进於神座之右,东面跪读祝文。(文临时撰。)讫,兴,皇帝再拜,太祝进奠版於神座,还樽所。太祝以爵酌上樽福酒以授侍中,侍中受爵西向进皇帝,皇帝再拜受爵,跪祭、啐、奠爵、受胙,至还本位,如常仪。谒者引亚献上将诣罍洗,盥手洗爵酌盎齐,奠、啐、受福如上讫,还本位。谒者又引次将终献,如亚献仪。太祝进彻豆如式,奉礼曰"赐胙",以下至望瘗位、礼毕还大次,并如常。其窴土,埳东西各四人。若备六军及严鼓,作止如类告之礼。


  皇帝亲征及巡狩郊祭有司軷於国门


  车驾出日,右校先於国门外委土为軷;(軷,为山象也。)又为瘗埳於神座西北,方深取足容物。太祝布神座於軷前,南向。太官令帅宰人刳羊。郊社令之属设樽罍篚幂於神座之左,俱右向。置币於樽所。


  驾将至,太祝立於樽洗东南,西向;祝史与执樽罍篚者俱就樽罍所立。太祝再拜,诣樽所取币,进,跪奠於神座,兴,还本位。进馔者荐脯醢於神座前,加羊於軷,西首。太祝诣罍洗盥手洗爵,诣樽所酌酒,进,跪奠於神座前,兴,少退,北向立读祝文讫,(祝文临时撰。)太祝再拜,还本位。少顷,太祝帅斋郎奉币爵酒馔物,宰人举羊肆解之,太祝并载埋於埳,窴之。执樽者彻罍篚席。驾至,权停。太祝以爵酌酒授太仆卿,太仆卿左执辔,右受酒,祭两轵及軓前,(轵,毂末。軓,轼前。)乃饮,授爵而退,遂驱驾轹軷上而行。


  皇帝亲征及巡狩告所过山川


  前一日,诸告官俱清斋於告所,执事者先修除告所。又为瘗埳,当神座之南如常。太官令备牢馔。(岳镇海渎用太牢,中山川用少牢,小山川用特牲。若行速即用酒脯。)


  告日,郊社丞布神座席於告所,近北南向。设酒樽於神座之左,而右向。设洗於酒樽东南,北向,其执樽者位如常。奉礼设告官位於罍洗东南,西向;执事者位於其后,北上。设奉礼位於告官西南,东向;赞者二人在南,少退。所司实樽罍俎豆,太祝实币篚,斋郎取豆血。(币长一丈八尺,各随方色。)奉礼帅赞者先入就位,执樽罍篚幂者次入就位,谒者引告官以下次入就位。立定,奉礼曰:"再拜。"赞者承传,告官以下皆再拜。


  谒者进告官之左,白:"有司谨具,请行事。"退复位。奉礼曰:"再拜。"告官以下皆再拜。太祝以币授告官,告官受币,谒者引告官诣神座前,北面跪奠币,俯伏,兴,少退,再拜,告官复位。太官丞引馔入,太祝迎引设於神座前,太官丞以下还本位。谒者引告官诣罍洗,盥手洗爵讫,引告官诣酒樽所,执樽者举幂,告官酌酒,进,跪奠於神座,俯伏,兴,少退,北向立。太祝持版进於神座之右,东面跪读祝文(祝文临时撰。)讫,兴,告官再拜,太祝进,跪奠版於神座,俯伏,兴,还樽所。太祝以爵酌福酒,进告官之右,西向立。告官再拜,受爵,跪祭、啐、奠爵及受胙,以下望瘗等至燔版位,并如常仪。其窴土则埳东西各二人。


  平荡寇贼宣露布


  其日,守宫量设群官次。露布至,兵部侍郎奉以奏闻,仍承制集文武群官、客使於东朝堂。群官客使至,俱就次各服其服。奉礼设群官版位於东朝堂之前,近南,文东武西,重行北向,相对为首。又设客使位如常仪。设中书令位於群官之北,南面。


  量时刻,吏部、兵部赞群官客使出次,谒者、赞引各引就位。立定,中书令受露布置於案,令史二人绛公服对举之。典谒者引中书令,举案者从之,出就南面位,持案者立於中书令西南,东面。立定,持案者进,中书令取露布,持案者退复位。中书令称:"有制。"群官客使皆再拜。中书令宣露布讫,群官、客使又再拜,皆舞蹈讫又再拜。谒者引兵部尚书进中书令前,受露布,退复位,兵部侍郎前受之。典谒引中书令入,谒者引群官客使各还次。


  遣使劳军将


  前一日,执事者先设使者次於营南门之外道右,南向。


  使者至,谒者引之次。使者将到,兵部先集大将以下於南门之外,列左右厢,俱重行北向,相对为首。使者出次,谒者引立於门西,东面;持节者立於使者之北,吏二人持制书案,立於使者西南,俱东面。立定,大将北面再拜。


  谒者引使者,持节者前导,入门而左,持案者从之。使者立於幕前,南面;持节者立於使者之东,少南,西面;持案者立於使者西南,东面。又谒者引大将以下入立於使者之南,依左右厢俱重行北面,相对为首。立定,持节者脱节衣,持案者进使者前,使者取制书,持案者退复位。使者称:"有制。"大将以下俱再拜。宣诏讫,大将以下又再拜。谒者引大将进使者前,北面受制书,退复位。持节者加节衣,谒者引使者,持节者前导以出,持案者从之,俱复门外位。大将以制书授左右,拜送使者於门外。使者还,大将入。


  初使者出,诸将以下以次出。若赐衣物,使者出次立於门外。立定,执事者以衣物立於案南,俱东面北上。使者入,衣物随入。初大将受制书复位,执事者以衣物遍授之。大将以下受讫,又再拜。


  皇帝讲武


  仲冬之月,讲武於都外。


  前期十有一日,所司奏请讲武,兵部承诏遂命将帅简军士。有司先芟莱除地为场,方一千二百步,四出为和门。又於其内墠地为步骑六军营域处所:左右厢各为三军,皆上军在北,中军次之,下军在南,东西相向。中閒相去三百步,五十步立表一行,凡立五行,表閒前后各相去五十步,为三军进止之节。又别墠地於北厢,南向,为车驾停观之处。


  前三日,尚舍奉御设大次及御座於其中如常仪。


  前一日,讲武将帅及士卒集於墠所,禁止諠譁。依方色建旗为和门,於都墠之中及四角皆建以五采牙旗,旗鼓甲仗威仪悉备於墠所。大将以下各有统帅如常式。步军大将被甲胄乘马,教骑大将亦乘马,教习士众为战队之法。凡教为阵,少者在前,长者在后;其还则长者在前,少者在后。长者持弓矢,短者持戈矛,力者持旌旗,勇者持钲鼓。刀楯为前行,持槊者次之,弓箭为后行。将帅先教士众习见旌旗指麾之踪,旗卧即跪,旗举即起;金鼓动止之节,声鼓即进,鸣金即止;知刑罚之苦,赏赐之利,持五兵之便,战斗之备,习串跪起及行列险隘之路。


  讲武日,未明十刻,军士皆严备。五刻,将士皆贯甲,步军各为直阵以相俟,将军依仪各依格备物,大将军各依格处分军中,立於旗鼓之下。(凡六军各鼓一十二、钲一、角四,并於其军后表之下。)銮驾出宫如常式。


  讲武日未明七刻,搥一鼓为一严,(三严时节,前一日侍中奏裁。出宫以刚日。)侍中奏开宫殿门及城门。未明五刻,搥二鼓为再严,侍中版奏"请中严"。文武官应从者俱先置,文武官皆公服。所司为小驾,依图陈设。未明二刻,搥三鼓为三严,诸卫各督其队与鈒戟以次入陈於殿庭。诸侍卫之官各服其器服,诸侍臣俱诣西阶下奉迎。(侍中负玺如式。)乘黄令进革辂於太极殿前,皇帝服武弁之服,馀并如圆丘仪。


  驾至墠所,兵部尚书介胄乘马奉引,至讲武所,入自都墠北和门,至两步军之北,当空南向。黄门侍郎奏称:"请降辂。"还侍位。皇帝降辂,入大次而观。兵部尚书停於东厢,西向。三仗小退以通观路。领军减小驾骑士,立於都墠之四周。侍臣依左右厢立於大次之前,东西面北上。文武九品以上皆公服,文东武西,在侍臣之外十步所,重行北上。诸州使人及蕃客先集於都墠北和门外,东方南方立於道东,西方北方立於道西,皆向辂而立,以北为上。驾至和门,奉礼曰:"再拜。"在位者皆再拜,皇帝入次,谒者引诸州使人,鸿胪卿引蕃客,东方南方立於大次东北,南向,以西为上;西方北方立於大次西北,南向,以东为上。若有观者,立於都墠骑士仗外,四周任意。然后讲武。


  诸州使人及蕃客立定,吹大角三通,中军将各以鞞令鼓,二军俱击鼓。三鼓,有司偃旗,步士皆跪。二军诸帅果毅以上各集於中军大将旗鼓之下。左厢中军大将立於旗鼓之东,西面;诸军将立旗鼓之南,北面东上。右厢中军大将立於旗鼓之西,东面;诸军将立於旗鼓之南,北面西上。以听誓。大将誓曰:"今行讲武,以教人战,进退左右一如军法。用命有常赏,不用命有常刑,可不勉之!"誓讫,左右三军各长史二人,振铎分循以警众,诸果毅各以誓词遍告其所部。遂声鼓,有司举旗,士众皆起,骑徒皆行,及表,击钲,骑徒乃止,又击三鼓,有司偃旗,士众皆跪。又击鼓,有司举旗,士众皆起,骑骤徒趋,及表乃止,整列立定。东军一鼓,举青旗为直阵,西军亦鼓而举白旗为方阵以应之;次南军一鼓而举赤旗为锐阵,北军亦鼓而举黑旗为曲阵以应之。次东军鼓而举黄旗为圆阵,西军亦鼓而举青旗为直阵以应之。次西军鼓而举白旗为方阵,东军亦鼓而举赤旗为锐阵以应之。次东军鼓而举黑旗为曲阵,西军亦鼓而举黄旗为圆阵以应之。凡阵迭为客主,先举者为客,后举者为主,从五行相胜之法,为阵以应之。每变阵,二军各选刀楯之士五十人,挑战於两军之前。第一、第二挑战迭为勇怯之状,第三挑战为敌均之势,第四、第五挑战为胜败之形。每将变阵,先鼓而为直阵,然后变从馀阵之法。五阵毕,两军俱为直阵。又击三鼓,有司偃旗,士众皆跪。又声鼓举旗,士众皆起,骑驰徒走,左右军俱至中表,相拟击而还。每退至一行表,跪起如前,遂复本列。


  侍中跪奏:"请观骑军。"又侍中称:"制曰可。"侍中俯伏,兴。二军吹角、击鼓、誓众、俱进及表乃止,皆如步军,唯无跪起耳。骑军东西迭为主客,为五变之阵皆如步军之法。每阵各八骑挑战於两阵之间,如步军法。五阵毕,俱大击鼓而前,盘马相拟击而罢,遂振旅而还。


  凡步骑二军之士,备则满数,省则半之,损益随时,唯不得减将帅。凡相拟击,皆不得以刃相及。凡步士逐退,过中表二十步而止,不得过也;骑士不在此例。(若因田狩,则令讲武军士之外先期为围,观讫,乘马鼓行亲禽如别礼。狩讫,乘辂振旅而还如常仪。)


  讲武罢,侍中跪奏称:"侍中臣某言,讲武礼毕,请还。"俯伏,兴。皇帝降御舆,侍卫如常仪。皇帝升辂,太仆卿立授绥,升讫,敕车右升,千牛将军升辂陪乘。黄门侍郎奏请銮驾发引,以下如圆丘还宫仪,唯不作鼓吹,不撞蕤宾。解严讫,将士各还。明日群官奉参起居如别仪。


  皇帝田狩


  仲冬狩田之礼。前期十日,兵部徵众庶,循田法;虞部量地广狭,表所田之野。前狩三日,本司建旗於所田之后,随地之宜。


  前一日未明,诸将各帅士徒集旗下,不得諠譁。质明弊旗,后至者罚之。兵部分申田令,遂围田。其两翼之将皆建旗,及夜布围讫,(若围广,或先期二日、三日。)围阙其南面。(且据南面。及狩,随地所向。)


  驾出以刚日。其发引、次舍如常。将至田所,皇帝鼓行入围。鼓吹令以鼓六十陈於皇帝东南,西向;六十陈於皇帝西南,东向,皆乘马。(各备箫角。)诸将皆鼓行赴围。乃设驱逆之骑百有二十。既设驱逆,皇帝乘马南向,有司敛大绥以从,诸公王以下皆乘马带弓矢陈驾前后,所司之属又敛小绥以从。乃驱兽出皇帝之前。初一驱过,有司整饬弓矢以前;再驱过,本司奉进弓矢;三驱过,皇帝乃从禽左而射之。每驱必三兽以上。皇帝发,亢大绥。皇帝既发,然后公王发。王著,亢小绥。诸公既发,以次射之讫,驱逆之骑止,然后百姓猎。


  凡射兽,自左而射之,达於右腢,为上射;达右耳本,为次射;左髀达於右〈骨{幺月}〉,为下射。群兽相从,不尽杀。已被射者,不射。又不射其面,不翦其毛。其出表者不逐。


  将止,虞部建旗於田内,乃雷击驾鼓及诸将之鼓,士徒譟呼。诸得禽者,献於旗下,致其左耳。大兽公之,小兽私之。其上者以供宗庙,次者以供宾客,下者以充庖厨。乃命有司馌兽於四郊,以兽告至於庙社。(其因讲武以狩,则先设围亦如之也。)


  


卷一百三十一 礼九十一 开元礼纂类二十六 宾礼   主目录   卷一百三十三 礼九十三 开元礼纂类二十八 军礼二
上一篇:唐才子传 下一篇:洛阳伽蓝记

我要评论

道友名

联系我们:vgudao@gmail.com · 沪ICP备15020160号-1
Copyright © 2006 - 2018 【维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