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亭古道:首页 > 四库全书 > 史部 > 政书类 > 通典 > 卷一百三十五 礼九十五 开元礼纂类三十 凶礼二



卷一百三十四 礼九十四 开元礼纂类二十九 凶礼一   主目录   卷一百三十六 礼九十六 开元礼纂类三十一 凶礼三

卷一百三十五 礼九十五 开元礼纂类三十 凶礼二


  讣奏


  ○皇帝为外祖父母举哀


  本司散下其礼,所司随职供办。尚舍奉御先於别殿设素下床席,为举哀成服位,南向。尚衣奉御先制小功五月之服。守宫先於举哀殿外门之外,随便设百官文武次如常。


  其日举哀前三刻,诸卫屯门列仗如常,诸应陪慰者并赴集次所,典仪於举哀殿门外布百官位亦如常。又於殿前设诸王三品以上哭位,文东武西,重行北面,相对为首,诸亲位於文武官五品之下。(皇宗亲在东,异姓亲在西。)又於阶下当御位北向设太尉奉慰位。文武百官到,入次改服素服。侍中版奏:"请中严。"亦在三刻之前,尚衣奉御以箧奉縗服升,立於殿东閒北面。典谒引诸王百官一品以下九品以上俱就门外位。文武侍卫之官诣閤奉迎。


  举哀前一刻,侍中版奏:"外办。"皇帝服素服,御舆出,升别殿,降舆,即哭位南向坐,侍卫如常。至时,侍中跪奏:"请为故某官(若某郡君。)举哀。"俯伏,兴。皇帝哭,十五举声。侍中跪奏:"请哭止成服。"俯伏,兴。皇帝止。尚衣奉御以箧奉縗服进,跪授,兴,仍赞变服焉。(於变服,则权设步障,已而去之。)成服已,侍中又跪奏:"请哭。"俯伏,兴。皇帝哭。通事舍人引诸王、文武百官三品以上入就殿庭位,舍人赞拜,群官在位者皆再拜;舍人赞哭,群官在位者皆哭;十五举声,舍人赞止,群官在位者皆止。舍人引诸王为首者一人进诣奉慰位,跪奉慰,俯伏,兴,舍人引退还本位。又舍人次引百官文武行首一人进诣奉慰位,跪奉慰,俯伏,兴,舍人引退还本位。舍人赞拜,在位者皆再拜。舍人引三品以上退出。其四品以下位於门外者,典谒赞拜、赞哭、赞止、引退如殿庭之仪。侍中跪奏:"请哭止,还。"俯伏,兴。皇帝止,御舆降还,侍卫从至閤如初。所司宣仗散。


  其日晡哭,则晡前二刻奏严,一刻奏办。皇帝服縗服,出即位次哭如初。(百官不集。)自后朝晡凡三日而止。


  为皇后父母举哀(与为外祖父母礼同。其异者,制緦麻三月之服,朝晡再哭而止。)


  ○为诸王妃主举哀


  本司散下其礼,所司随职供办。尚舍奉御先於肃章门外道东设大次,南向,周以行帷,铺御座,设素床褥席。守宫随便於永安门外设文武官五品以上便次。


  其日举哀前三刻,侍中版奏:"请中严。"前二刻,诸卫列仗如常。典仪於大次前量远近设一品以下应陪集者哭位,文东武西,重行北面,相对为首。百官皆集次,改服素服就位。又於大次前设奉慰位。前一刻,文武侍卫之官诣閤奉迎如常。


  侍中版奏:"外办。"皇帝素服御舆複道以出,从帏宫后门入,之大次,(其无複道者,百官於外门外为位立。)降即哭位,南向坐,侍卫如常。至时,侍中跪奏:"请为故臣某官(若主若妃。)举哀。"俯伏,兴。皇帝哭。通事舍人赞群官拜,群官在位者皆再拜。(若百官为门外位者,候入大次,通事舍人引三品以上入次前位,四品以下仍门外位。)舍人赞哭,群官在位者皆哭,十五举声,舍人赞止,群官在位者皆止。舍人引文武官行首皆一人,诣奉慰位,跪奉慰,俯伏,兴,引退还本位。舍人赞拜,群官在位者皆再拜讫,(有门外位者,典谒赞拜、赞哭、赞止。)侍中跪奏:"请哭止。"俯伏,兴。又奏请还宫,退本位立。皇帝哭止,御舆降还,其侍卫从至閤如常。所司宣仗散。


  其日晡哭,则晡前二刻奏严,一刻奏办。皇帝仍初服出即位次哭如初。(侍卫如初,百官不集。)自后本服周者,凡三朝哭而止。本服大功者,其日晡哭而止。本服小功以下,一举哀而止。(若皇太子陪举哀,则素服,左庶子启引从帷宫南门入,至大次前,启再拜讫,引升东閒之南,北面哭。於百官哭止,皇太子哭止,进御座前,跪,俯伏,兴,再拜。於百官退,引降拜还如初。其宫官等应陪拜慰者,则随班於上台,自下皆然。)


  ○为内命妇宗戚举哀


  (与为诸王妃主礼同。其三夫人以上,其日仍晡哭而止。其九嫔以下,一举哀而止,亦随恩赐之深浅。)


  ○为贵臣举哀


  (与为诸王礼同,其异者一举哀而止。贵臣谓职事二品以上,散官一品。其馀官则随恩赐之深浅。)


  ○为蕃国主举哀


  (与为贵臣礼同,其异者,城外张帷幔为次,向其国而哭之,至举声而止。)


  临丧


  ○皇帝临诸王妃主丧


  本司散下其礼,所司随职供办。尚舍直长先设行宫大次於主人第大门外之西,南向。守宫於主人大门外,随便设诸从驾文武之官便次。其所临者五属之亲,於乘舆未到之前,并先集列於主人之第。其执事先於其寝北设幛幔,为主人五属妇女拜哭次。


  其日,未出宫前四刻,侍中版奏:"请中严。"


  出宫前三刻,搥一鼓为一严,(三严时节,前一日侍中奏裁。)所司整设小驾卤簿於所出宫门外如常仪。


  出宫前二刻,又搥二鼓为再严,奉礼於所出宫门外设陪从之官位如常。尚舍奉御先於主人第大门外便殿之内,设皇帝便座,南向。又於主人堂上中閒设素下床席,为哭位,亦南向。典仪又於主人庭中设陪从官位,文东武西,重行北面,相对为首。又於御座前阶下设奉慰位。主人执事於堂下设五属之亲位於东阶之东,重行,西面北上。又设五属妇女位於堂北幔下:主女位於东厢,西面南上;妻妾位於西厢,东面南上;众妇人位於北厢,重行南面。诸亲在东,相对为首。(以服精粗为序,而尊者差前。其五属外内并陪临於此所。)诸陪从之官,各服常服赴集其位。有司整列皇帝四望车以下及仗卫之属应列卤簿者於内外如常仪。


  出宫前一刻,又搥三鼓为三严,侍卫之官诣閤奉迎如常。侍中版奏:"外办。"皇帝服常服,御舆以出,繖扇华盖侍卫警跸如常仪。皇帝降舆升车,黄门侍郎进,当车前跪,奏称:"黄门侍郎臣某言,请乘舆发。"退复位。(凡黄门侍郎奏请,皆进跪奏称具官臣某言,讫,俛伏,兴。)驾动,警跸如常,黄门侍郎与赞者夹辂以出。至侍臣上马所,黄门侍郎进,跪奏称:"请驾权停,饬侍臣上马。"俯伏,兴。侍中前承诏,退称:"制曰可。"黄门侍郎退,唱:"侍臣上马。"赞者承传,文武侍臣上马毕,黄门侍郎奏称:"请乘舆发。"退复位。銮驾动,称警跸,鼓吹不作。文武群官应陪从者乘马以从。


  驾至行宫门外,侍中进,跪奏:"请降车。"俯伏,兴,退复位。皇帝降车,御舆就大次。其舆辇以下鈒戟仗卫之属,陈列於大次之前左右。皇帝变服素服,其陪从之官各舍於便次变服素服,其侍臣及武官不变服。主人相者引主人内外五属之亲,各服縗服就堂下外内位次哭。典仪一人立於堂下东阶东南,赞者二人立於其南少退,俱西面。


  皇帝变服讫,御舆出,侍卫如常。主人免绖去杖,司仪令引出大门外,望见乘舆,止哭,再拜迎。仍引主人先入门右西面立,不哭。(其未殡即通拜迎拜送於大门内。)相者赞众主人以下皆止哭。皇帝至堂,侍中跪奏:"请降舆,升。"俯伏,兴。(於所临丧者非尊秩,则御舆升堂。)皇帝降舆,升自东阶,即哭位。巫祝各一人先升,巫执桃立於东南,祝执茢立於西南,相向。千牛四人执戈随升,二人先,二人后。侍臣夹升,列於户内外及阶下左右。其仗卫卤簿止列於门外内如常。司仪令引主人入中庭,北面。典仪称拜,主人内外皆再拜。饬引主人升。司仪令引主人升立於户内之东,西面。


  侍中跪奏:"请哭。"俯伏,兴。皇帝哭。典仪称哭,赞者承传,唱"可哭"。(凡典仪有词,赞者皆承传。)主人以下在位者皆哭。典谒引诸从官应陪临者入即班位。立定,典仪称拜,从官在位者皆再拜;典仪称哭,从官在位者皆哭;十五举声,典仪称止,从官在位者皆止。典谒引诸王为首者一人进,舍人接引诣奉慰位,跪奉慰,俯伏,兴,舍人引退,典谒接引还本位。又典谒次引诸从官文武行首一人进,舍人接引诣奉慰位,跪奉慰,俯伏兴,舍人引退,典谒接引还本位。典仪称拜,在位者皆再拜讫,典谒引从官在位者出。又典谒次引诸王等以次出。侍中跪奏:"请哭止。"俯伏,兴。皇帝止。典仪称哭止,主人以下皆止。司仪令引主人降立於庭中之东,北面,典仪称拜,主人以下皆再拜。


  侍中跪奏:"请还宫。"俯伏,兴。皇帝降,御舆出,侍卫警跸如初。司仪令引主人先出,俟於大门外拜送。皇帝至大次,降舆即御座变服。司仪令引主人哭还庐次。皇帝停大次,未发前三刻,侍中版奏:"请中严。"所司先奏三严每严搥鼓如初,整列仗卫卤簿於还途如来仪。奉礼於行宫南门外道左,向道重行设陪从之官位,文左武右。陪从之官於便次变服常服,赴集位所,典谒引即班位。三严已,侍中版奏:"外办。"皇帝御舆出,侍卫警跸并如初。皇帝降舆升车,黄门侍郎奏请及群官陪从、鼓吹不作并如来仪。乘舆至殿前,(若閤外。)回车。侍中跪奏:"请降入。"俯伏,兴。皇帝降车御舆入,侍臣从至閤如初。侍中版奏:"解严。"将士各还其所,百官皆退。


  ○临外祖父母丧


  (皇后父母、宗戚、贵臣并与临诸王妃主礼同。)


  其临诸王妃主丧及凡内丧,则并幸其前寝次也。(其尊应就丧殡寝者,则临殡寝可。)凡临诸王妃主尊亲者及师保傅与三老五更、二王后丧,则敬同外祖。其所临幸者若第邻宫阙,率尔往还,则容不备卤簿与严鼓,皆禀当时别仪注。其内外文武陪从官,准驾备略。(备谓官从具,略谓减省之。)车驾若经太庙,则侍中跪奏式,过乃复常。


  除服


  ○除外祖父母丧服


  本司散下其礼,所司随职供办。守宫先於别殿外门外,随便设百官文武便次如初。於除服前之夕,尚舍奉御於别殿设素下床席焉。


  至日,平晓而除服。(外祖父母则五月先下旬之吉也。其从朝制公除,则外祖父母五日也。)於除服前三刻,侍中版奏:"请中严。"诸卫勒所部屯门列仗如常。典仪於别殿前设诸王百官三品以上位如初。又设奉慰位如初。设一品以下九品以上位於别殿门外如初。百官文武应陪临者,并赴集大门便次,各服素服,典谒引就别殿门外位。尚衣奉御以箧奉素服吉屦升殿,位於殿东閒,北面立。腰舆进於寝庭,侍卫之官诣閤奉迎如常式。


  除服前一刻,侍中版奏:"外办。"皇帝仍服縗服,御舆出,左右直卫鈒戟警跸并如初。皇帝升别殿,降舆,即哭位,侍卫如初。侍中跪奏:"请哭。"俯伏,兴。皇帝哭,十五举声,侍中跪奏:"请哭止,从礼制除服。"俯伏,兴。皇帝止,尚衣奉御以箧奉衣履进,跪授,兴,仍赞变除。(於变除则权设步障,已而去之。)变除已,侍中又跪奏:"请哭。"俯伏,兴,还本位。皇帝哭。通事舍人引诸王百官三品以上入,各就班位。立定,舍人赞拜,群官在位者皆再拜;舍人赞哭,群官在位者皆哭;十五举声,舍人赞止,群官在位者皆止。舍人引诸王为首者一人进诣奉慰位,跪奉慰,俯伏,兴,舍人引退还本位。又舍人次引百官文武行首一人进诣奉慰位,跪奉慰,俯伏,兴,舍人引退还本位。舍人赞拜,在位者皆再拜,舍人引三品以上出。其四品以下位於门外者,典谒赞拜、赞哭、赞止、引退如三品以上之仪。


  侍中跪奏:"请哭止,还。"俯伏,兴。皇帝止,御舆降还,其夹御之官从至閤如初。所司奏宣解严如常仪。


  ○除皇后父母丧服


  (与除外祖父母礼同。其异者,后父母则三月先下旬之吉除也。公除则三日而除之。)


  饬使吊


  ○吊诸王妃主丧


  本司散下其礼,所司随职供办。守宫先於主人第大门外之右设使者次,南向。


  其日,使者至,掌次者引之次。内外縗服,司仪引主人以下俱立哭於东阶下,妇人立哭於殡所如常仪。使者素服出次,司仪引立於大门外之西,东面。持节者立於使者之北,少退,史二人对举吊书案,立於使者之南,差退,俱东面。(城外者不持节。)司仪入告,主人去杖免绖。司仪引主人出门,止哭,迎於大门外,见宾先入,立於门右,北面。


  司仪引使者入,持节者先导,持案者次之。内外止哭。使者入门而左,立於阶閒,南面;节在使者之东少南,西向;持案者立於使者西南,东面。司仪引主人进当使者前,北面。持节者脱节衣。史以案进诣使者前,使者取吊书,持案者退复位。使者称:"有制,吊。"主人哭拜,稽颡,内外皆哭。司仪引主人进受吊书,退立於东阶下,西面哭。持节者加节衣。司仪引使者,持节者先导,持案者次之,出,复门外位。主人以吊书授左右,司仪引主人,出内门止哭,拜送於大门外。使者还。主人杖哭而入,取吊书於阶下,升,奠於柩东。


  使人若须私吊,则通名,引入,吊如常礼讫,引出。


  若朝使致赙,宾至,主人迎受如吊书仪,唯赙物掌事者受以东。(东藏之也。)其赙物簿受如受吊书仪。


  ○饬使吊外祖父母丧


  (后父母、宗戚、贵臣、蕃国主并与吊诸王妃主丧同。)


  赗赙


  其赗赙之礼与吊使俱行,则有司先备物数。(多少准令。)


  其日,使者至主人大门外便次,物舆陈於使者幕南,东西为列;马陈於使者东南,北首西上。於使者以下入即庭中位,物舆陈於使者位南,亦东西为列;马从入,陈於庭,北首西上。於使者出,主人有司受而以东。其特行也,亦准吊礼。


  会丧


  ○制遣百僚会王公以下丧


  守宫先於主人第大门外,随便量设百官文武应会吊者便次。


  其日,司仪令先於主人第前寝庭,北面重行设百官位,以西为上。百官应会吊者,并赴集主人第门外便次,各服素服,司仪以次引入就班位。立定,司仪赞可哭,诸官在位者皆哭,十五举声,司仪赞可止,诸官在位者皆止。司仪引诸官行首一人升,诣主人前席位展慰(非应致敬者则立慰。)讫,引降出。又司仪引诸在位者以次出。(不致敬者出,应致敬者再拜引退。)


  策赠


  ○饬使策赠诸王


  守宫於主人大门外之西,设使者及使副次,南向。


  其日,使人及副公服从朝堂受册,载於犊车。使人及副各备卤簿,(鼓乐备而不作。)至主人大门外,降车,掌次者引之次。内外縗服。司仪引主人以下就东阶下位,妇人升就堂上位,皆立哭。使者出次,谒者绛公服引立於门西,东面。使副立於使者之南,持节者立於使者之北,少退,史二人对举册案,立於使副西南,俱东面。(城外者无卤簿,不持节。)司仪入告,主人去杖免绖。司仪引主人出门,止哭,迎使者於大门外,见宾先入,立於门右,北面。


  谒者引使者入,持节者先导,使副及持册案者次之。内外止哭。使者升,立於柩东,北厢,南面。持节者在使者之东少南,西向。使副立於持节南,持册案者立於使副东南,俱西面。司仪引主人升,立於阶上,当使者北面。持节者脱节衣。史以册案进使副前,使副取册,案退复位;使副以册进,使者受,称:"有制。"主人降於阶閒,北面哭拜稽颡,内外皆哭。司仪引主人升,复北面位。内外止哭。使者读册讫,主人降於阶閒,北面哭拜稽颡,内外皆哭。司仪引主人升,诣使者前受册,退,跪奠於柩东,兴,降立於东阶下,西面。初使人授册讫,持节者加节衣。谒者引使者,持节者先导,使副及持案者次之,出,复门外位。司仪引主人出内门,止哭,拜送於大门外。使者还,主人绖杖哭而入。(其使者应私吊则通名,引入吊如常礼,引出。)


  ○饬使策赠外祖父母


  (后父母、贵臣、蕃国主并与册赠诸王礼同。若主人六品以下,则拜及受制皆於堂下。)


  凡册赠使者之尊卑,并准吉授。若册赠妃主,则内侍之属为使,其先行事者亦如之,同准吉授。凡册赠应谥者,则文兼谥又致祭焉,而致祭不必有赠谥。(凡赠官,通以蜡印而画绶。)凡册赠之礼,必因其启葬之节而加焉。其或既葬者,则主人仍於灵寝受之,其礼如初。其或既除服乃追而册赠者,主人受之於庙,礼亦如之。其异者,主人不哭,其服则公服若单衣介帻。其於灵寝若庙并先设祭以告神。其未立庙者,则受之於正寝。


  会葬 


  ○遣百僚会王公以下葬(并与百僚会丧礼同。)


  致奠


  ○饬使致奠诸王妃主丧


  守宫於主人大门外量设便次。使者至,掌次者引之次。内外縗服。司仪引主人以下俱就东阶下位,妇人就堂上位,皆立哭。使者公服出次,谒者绛公服引立於门西,东面。执事者陈牢馔於使者东南,当门北向,西上。司仪入告,主人去杖,司仪引主人出内门,止哭,迎於大门外,见宾先入,立於门右,北面。


  谒者引使者入,内外止哭。使者升自东阶,立於柩东少北,南面。执事者以牢馔入,升设於柩东,西向南上。司仪引主人升自西阶,立於阶上,当使者北面。执事者北面酌酒,西面奠於席,退复位。使者曰:"某封若某位将归幽宅,制使某奠。"主人降诣阶閒,北面哭拜稽颡,内外俱哭。谒者引使者及从者降出,复门外位。初主人拜稽颡讫,司仪引主人退哭於东阶下;使者出,司仪引主人出内门,止哭,拜送於大门外。使者还,主人杖哭而入。


  ○饬使致奠外祖父母丧


  (后父母、贵臣、蕃国主丧奠,并与诸王、妃主礼同。)


  


卷一百三十四 礼九十四 开元礼纂类二十九 凶礼一   主目录   卷一百三十六 礼九十六 开元礼纂类三十一 凶礼三
上一篇:唐才子传 下一篇:洛阳伽蓝记

我要评论

道友名

联系我们:vgudao@gmail.com · 沪ICP备15020160号-1
Copyright © 2006 - 2018 【维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