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亭古道:首页 > 四库全书 > 全晋文 > 卷二十二



卷二十一   主目录   卷二十三

卷二十二


  
  ◎ 王羲之(一)


  羲之字逸少,旷子。初为秘书郎,庾亮请为征西参军,累迁长史,拜宁远将军、江州刺史,徵为侍中吏部尚书,不就;授护国将军,迁右军将军会稽内史。复与扬州刺史王述不协,称病去。卒赠金紫光禄大夫。有集十卷。


  
  ◇ 用笔赋


  秦、汉、魏至今,隶书其惟锺繇,草有黄绮、张芝。至於用笔神妙,不可得而详悉也。夫赋以布诸怀抱,拟形於翰墨也。辞曰:


  何异人之挺发?精博善而含章。驰凤门而兽据,浮碧水而龙骧。滴秋露而垂玉,摇春条而不长。飘飘远逝,浴天池而颉颃。翱翔弄翮,凌轻霄而接行。详其真体正作,高强劲实。方员穷金石之丽,纤粗尽凝脂之密。藏骨抱筋,含文包质。没没汩汩,若汜之落银钩;耀耀,状扶桑之挂朝日。或有飘遥骋巧,其若自然。包罗羽客,总括神仙。李氏韬光,类隐龙而怡情;王乔脱屣,飞凫而上征。或改变驻笔,破真成草,养德俨如,威而不猛;游丝断而还续,龙鸾群而不诤,发指冠而皆裂,据纯钩而耿耿。忽瓜割兮互裂,复交结而成族。若长天之阵云,如倒松之卧谷。时滔滔而东注,乍纽山兮暂塞。射雀目以施巧,拔长蛇兮尽力。草草眇眇,或连或绝;如花乱飞,遥空舞雪。时行时止,或卧或蹶。透嵩华兮不高,逾悬壑兮非越。信能经天纬地,毗助王猷;耽之玩之,功积山丘。吁嗟秀逸,万代嘉休。显允哲人,於今鲜俦。共六合而俱永,与两曜而同流。郁高峰兮偃盖,如万岁兮千秋!(《墨池编》)


  
  ◇ 临护军教


  今所在要在於公役均平,其羌太史忠谨在公者,覆行诸营,家至人苦,畅吾乃心。其有老落笃癃,不堪从役,或有饥寒之色,不能自存者,区分处别,自当参详其宜。(《御览》二百四十)


  
  ◇ 与会稽王笺
  古人耻其君不为尧舜,北面之道,岂不愿尊其所事,比隆往代,况遇千载一时之运?顾智力屈於当年,何得不权轻重而处之也。今虽有可欣之会,内求诸己,而所忧乃重於所欣。《传》云:「自非圣人,外宁必有内忧。」今外不宁,内已以深。古之弘大业者,或不谋於众,倾国以济一时功者,亦往往而有之。诚独运之明足以迈众,暂劳之弊终获永逸者可也。求之於今,可得拟议乎!


  夫庙算决胜,必宜审量彼我,万全而後动。功就之日,便当因其众而即其实。今功未可期,而遗黎歼尽,万不馀一。旦千里馈粮,自古为难,况今转运供继,西输许洛,北入黄河。虽秦政之弊,未至於此,而十室之忧,便以交至。今运无还期,徵求日重,以区区吴越经纬天下十分之九,不亡何待!而不度德量力,不弊不已,此封内所痛心叹悼,而莫敢吐诚。


  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愿殿下更垂三思,解而更张,令殷浩、荀羡还据合肥、广陵,许昌、谯郡、梁、彭城诸军皆还保淮,为不可胜之基,须根立势举,谋之未晚,此实当今策之上者。若不得此,社稷之忧可计日而待。安危之机,易於反掌,考之虚实,著於目前,愿运独断之明,定之於一朝也。


  地浅而言深,岂不知其未易。然古人处闾阎行阵之间,尚或干时谋国,评裁者不以为讥,况厕大臣末行,岂可默而不言哉!存亡所系,决在行之,不可复持疑後机,不定之於此,後欲悔之,亦无及也。


  殿下德冠宇内,以公室辅朝,最可直道行之,致隆当年,而未允物望,受殊遇者所以寤寐长叹,实为殿下惜之。国家之虑深矣,深恐伍员之忧不独在昔,麋鹿之游将不止林薮而已。愿殿下暂废虚远之怀,以救倒悬之急,可谓以亡为存,转祸为福,则宗庙之庆,四海有赖矣。(《晋书·王羲之传》)


  
  ◇ 与桓温笺
  谢万才流经通,使之处廊庙,参讽议,故是後来之秀。而今屈其迈往之气,以之俯顺荒馀,近是违才易务矣。(《晋书·谢万传》,《通鉴》一百。)


  
  ◇ 报殷浩书


  吾素自无廊庙,直王丞相时果欲内吾,誓不许之,手迹犹存,由来尚矣,不於足下参政而方进退。自儿娶女嫁,便怀尚子平之志,数与亲知言之,非一日也。若蒙驱使,关陇、巴蜀皆所不辞。吾虽无专对之能,直谨守时命,宣国家威德,故当不同於凡使,必令远近咸知朝廷留心於无外,此所益殊不同居护军也。汉末使太傅马日慰抚关东,若不以吾轻微,无所为疑,宜及初冬以行,吾惟恭以待命。(《晋书·王羲之传》)


  
  ◇ 又遗殷浩书


  知安西败丧,公私惋怛,不能须臾去怀。以区区江左,所营综如此,天下寒心,固以久矣,而加之败丧,此可熟念。往事岂复可追,愿思弘将来,令天下寄命有所,自隆中兴之业。政以道胜宽和为本,力争武功,作非所当,因循所长,以固大业,想识其由来也。


  自寇乱以来,处内外之任者,未有深谋远虑,括囊至计,而疲竭根本,各从所志,竟无一功可论,一事可记,忠言嘉谋弃而莫用,遂令天下将有土崩之势,何能不痛心悲慨也。任其事者,岂得辞四海之责!追咎往事,亦何所复及,宜更虚己求贤,当与有识共之,不可复令忠允之言常屈於当权。今军破於外,资竭於内,保淮之志非复所及,莫过还保长江,都督将各复旧镇,自长江以外,羁縻而已。任国钧者,引咎责躬,深自贬降以谢百姓,更与朝贤思布平政,除其烦苛,省其赋役,与百姓更始,庶可以允塞群望,求倒悬之急。


  使君起於布衣,任天下之重,尚德之举,未能事事允称,当董统之任而丧败至此,恐阖朝群贤未有与人分其谤者。今亟修德补阙,广延群贤,与之分任,尚未知获济所期。若犹以前事为未工,故复求之於分外,宇宙虽广,自容何所!知言不必用,或取怨执政,然当情慨所在,正自不能不尽怀极言。若必亲征,未达此旨,果行者,愚智所不解也。愿复与众共之。


  复被州符,增运千石,徵役兼至,皆以军期,对之丧气,罔知所厝。自顷年割剥遗黎,刑徒竟路,殆同秦政,惟未加参夷之刑耳,恐胜广之忧,无复日矣。(《晋书·王羲之传》)


  
  ◇ 与殷浩书


  下官乃劝令画廉蔺於屏风。(《北堂书钞》一百三十二,《御览》七百一。)


  
  ◇ 遗谢安书


  顷所陈论,每蒙允纳,所以令下小得苏息,各安其业。若不耳,此一郡久以蹈东海矣。


  今事之大者未布,漕运是也。吾意望朝廷可申下定期,委之所司,勿复催下,但当岁终考其殿最。长吏尤殿,命槛车送诣天台。三县不举,二千石必免,或可左降,令在疆塞极难之地。


  又自吾到此,从事常有四五,兼以台司及都水御史行台文符如雨,倒错违背,不复可知,吾又瞑目循常推前,取重者及纲纪,轻者在五曹。主者莅事,未尝得十日,吏民趋走,功费万计。卿方任其重,可徐寻所言。江左平日,扬州一良刺史便足统之,况以群才而更不理,正由为法不一,牵制者众,思简而易从,便足以保守成业。


  仓督监耗盗官米,动以万计,吾谓诛翦一人,其後便断,而时意不同。近检校诸县,无不皆尔。馀姚近十万斛,重敛以资奸吏,令国用空乏,良可叹也。


  自军兴以来,征役及充运死亡叛散不反者众,虚耗至此,而补代循常,所在凋困,莫知所出。上命所差,上道多叛,则吏及叛者席卷同去。又有常制,辄令其家及同伍课捕。课捕不擒,家及同伍寻复亡叛。百姓流亡,户口日减,其源在此。又有百工医寺,死亡绝没,家户空尽,差代无所,上命不绝,事起或十年、十五年,弹举获罪无懈息,而无益实事,何以堪之!谓自今诸死罪原轻者及五岁刑,可以充此,其减死者,可长充兵役,五岁者,可充杂工医寺,皆令移其家以实都邑。都邑既实,是政之本,又可绝其亡叛。不移其家,逃亡之患复如初耳。今除罪而充杂役,尽移其家,小人愚迷,或以为重於杀戮,可以绝奸。刑名虽轻,惩肃实重,岂非适时之宜邪。(《晋书·王羲之传》)


  
  ◇ 与谢安书


  复与君:斯真草所得,极为不少,而笔至恶,殊不称意。(旧写本《书钞》一百四)
  知君尝得小笙。笙是名器,往闻者若令诸君闻之,乃当可不言。而云见今笙者皆不以为佳,恐是不能好也。(旧写本《书钞》一百十引王兴之与谢安书云云,张溥编入《羲之集》,或溥所见《书钞》,兴安作羲也。姑从之。)
  蜀中山水,如峨眉山,夏含霜雹,碑板之所闻,昆仑之伯仲也。(此见张溥本,未知所出,溥引「杨云云」,疑是杨升庵依托也。溥又引《舆地志·山水》作「山川」,「峨眉山」作「岷山」。今检章宗源所辑《顾野王志》无此条,疑亦杨依托。姑录之,俟考。)


  
  ◇ 与谢万书


  古之辞世者或被发阳狂,或污身秽迹,可谓艰矣。今仆坐而获逸,遂其宿心,其为庆幸,岂非天赐!违天不祥。


  顷东游还,修植桑果,今盛敷荣,率诸子,抱弱孙,游观其间,有一味之甘,割而分之,以娱目前。虽植德无殊邈,犹欲教养子孙以敦厚退让。或以轻薄,庶令举策数马,仿佛万石之风。君谓此何如?


  比遇重熙,去当与安石东游山海,并行田视地利,颐养闲暇。衣食之馀,欲与亲知时共欢宴,虽不能兴言高咏,衔杯引满,语田里所行,故以为抚掌之资,其为得意,可胜言耶!常依陆贾、班嗣、杨王孙之处世,甚欲希风数子,老夫志愿尽於此也。(《晋书·王羲之传》,张彦远《法书要录》十。)
  
  ◇ 又遗谢万书
  以君迈往不屑之韵,而俯同群辟,诚难为意也。然所谓通识,正自当随事行藏,乃为远耳。愿君每与士之下者同,则尽善矣。食不二味,居不重席,此复何有,而古人以为美谈。济否所由,实在积小以致高大,君其存之。(《晋书·王羲之传》,《通鉴》一百。)


  
  ◇ 与人书


  张芝临池学书,池水尽黑。使人耽之若是,未必後之也。(《晋书·王羲之传》,《艺文类聚》九。)


  吾书比之锺、张当抗行,或谓过之。张草犹当雁行。张精熟过人,临池学书,池水尽墨,若吾耽之若此,未必谢之。後达解者,知其评之不虚。吾尽心精作亦久,寻诸旧书,惟锺张故为绝伦,其馀为是小佳,不足在意。去此二贤,仆书次之,须得书意转深,点画之间,皆有意,自有言所不尽。得其妙者,事事皆然,平南李式论君不谢。(唐张彦远《法书要录》一,其题作《自论书》,语意与前篇不同,故两列之。)


  
  ◇ 与所知书
  子敬飞白大有直。(《图书会粹》。案:张溥本作「有意」。)


  
  ◇ 杂帖


  十七日先书,郗司马未去。即日得足下书,为慰。先书以具,示复数字。(《法书要录》十,下皆同。)


  吾前东,粗足作佳观。吾为逸民之怀久矣,足下何以方复及此,似梦中语耶?无缘言面为叹,书何能悉!


  瞻近无缘,省告,但有悲叹,足下小大悉平安也。云卿当来居此,喜迟不可言,想必果,言告有期耳。亦度卿当不居京。此既僻,又节气佳,是以欣卿来也。此信旨还,具示问。


  龙保等平安也。谢之。甚迟见卿舅,可早至,为简隔也。


  知足下行至吴,念违离不可居,叔当西耶?迟知问。


  计与足下别,廿六年於今,虽时书问,不解阔怀。省足下先後二书,但增叹慨。顷积雪凝寒,五十年中所无,想顷如常,冀来夏秋间,或复得足下问耳。比者悠悠,如何可言!吾服食久,犹为劣劣,大都比之年时,为复可耳。足下保爱为上,临书但有惆怅。


  省足下别疏,具彼土山川诸奇,扬雄《蜀都》,左太冲《三都》,殊为不备,悉彼故为多奇,益令其游目意足也,可得果。当告卿求迎,少人足耳。至时示意,迟此期,真以日为岁。想足下镇彼土,未有动理耳。要欲及卿在彼,登汶岭、峨眉而旋,实不朽之盛事。但言此,心以驰於彼矣。
  诸从并数有问,粗平安,唯修载在远,音问不数,悬情,司州疾笃不果西,公私可恨,足下所云,皆尽事势,吾无间然。诸问,想足下别具,不复一一。


  得足下旃胡桃药二种,知足下至,戎盐乃要也。是服食所须。知足下谓须服食,方回近之,未许吾此志。知我者希,此有成言无缘见卿,以当一笑。


  云谯周有孙,高尚不出。今为所在其人有以副此志不,令人依依,足下具示,严君平、司马相如、扬子云皆有後否?
  天鼠膏治耳袭聋,有验否?有验者乃是要药。
  朱处仁今何在,往得其书信,遂不取答,今因足下答其书,可令必达。


  省别具,足下小大问,为慰,多分张。念足下悬情武昌,诸子亦多远宦足下兼怀,并数问不,老妇顷疾笃,救命恒忧虑,馀粗平安,知足下情至。


  旦夕都邑动静清和,想足下使还一一时州将桓公告慰,情企足下数使命也。谢无奕外任,数书问无他,仁祖日往,言寻悲酸,如何可言!


  知有汉时讲堂在,是汉和帝时立此,知画三皇五帝以来备有,书又精妙,甚可观也。彼有能画者不?欲摹取,当可得不?须具告。


  往在都见诸葛《禺百》,曾具问蜀中事,云成都城池门屋楼观,皆是秦时司马错所修,令人远想慨然。为尔不信,一一示,为欲广异闻。


  青李、来禽、樱桃日给藤子,皆囊盛为佳,函封多不生,足下所疏云此果佳,可为致子,当种之,此种彼胡桃皆生也。吾笃喜种果,今在田里,惟以此为事,故远及足下,致此子者大惠也。
  彼所须此药草,可示当致。
  虞安吉者,昔与共事,当念之,今为殿中将军前过,云与足下中表,不以年老,甚欲与足下为下寮,意其资可得小郡;足下可思致之邪?所念,故远及。


  吾有七儿一女,皆同生,婚娶以毕,惟一小者尚未婚耳,过此一婚,便得至彼。今内、外孙有十六人,足慰目前。足下情致委曲故具示,玄度先乃可耳,尝谓有理因祠祀绝多感,其夜便至此致之生而速之,每寻痛惋不能已已!省君书增酸,恐大分自不可移,时至不可以智力救如此。


  先生适书,亦小小不能佳,大都可耳。此书因谢常侍信还,令知问,可令谢长史且消息。


  数亲问叔穆嘉宾,并有问为慰。


  知道长不孤,得散力疾重,而迩进退,甚令人忧念,迟信还知问。


  妇安和,妇故羸疾,忧之焦心,馀亦诸患。


  君昨示,欲见穆生叙赞,今欲默语兴废之格,粗当书尔不?玄度好佳,君谓何似?


  从事经过崔、阮诸人,昨旦与书疾,故示毒愁,当增其疾。吾如今尚劣劣,又晚热未有定,发日有定,示足下兴耳。近书或欲留,吾甚欲与俱,而吾疾患迟速无常,其竟云何?足下今知问。


  适太常、司州、领军诸人廿五六书皆佳,司州以为平复,此庆之可言;馀亲亲皆佳,大奴以还吴也冀或见之。


  司州供给寥落,去无期也。不果者,公私之望,无理或复是福,得大等书慰心,今因书也。野数言疏平安定太宰中郎。


  适州将十五日告,徐一痈方尺许口四寸,云数如来小如差,然疾源如此,忧怛尚深,故遣信治徐舍人书以示徐,还示足下也。不堪缧疑,事列上台。周青州视事今以当至下耶?甚是事宜,无方身也。而任事者疾患如此,使人短气。


  六月十九日羲之白:使还,得八日书,知不佳,何尔耿耿!仆日弊而得此热,忽忽解日尔,力遣不具。王羲之白。(案:此帖《法书要录》後又重出。)
  一见尚书书,一二日遣信以具,必宜有行者,情事恐不可委行使耶?迟还具问,亦以与尚书谘怀,今复遣谘吴兴也。(案,此帖《法书要录》後又重出。又案:张溥本割恐不以上为尚书贴而多二语,云「足下尚为远虑,不可计目前」,乃别一帖误入此也。「可委行」以下张溥本谓之《送袍帖》,其题与帖亦不合。)


  远近清和,士人平安荀侯定住下邳,复遣军下城此间民事,愚智长叹,乃亦无所隐。如之何?又须求雨,以复为灾,卿彼何似?
  江生佳,须大活,以始见之与人上萧索,可叹。


  汝宜速下,不可稽留,计日迟望。今日亦语刘长史令速。


  近困得里人书,想至知故面肿,今差不?吾比日食意如差,而中故不差,以此为至患,至不可劳力数字令弟知闻耳。
  市适复二告安和,郗故病笃无复他治,为消息耳,忧之深,今移至田舍,就道家也。事毕当吾遣信,视淑还,母子平安为慰。至恨不得暂见,故未得下船。道夷书云「已得一宅」,想今安稳耳,不政解此移趋,知部儿不快,何所在?今已佳也。耿耿信白。


  与殷侯彼此格卿取。


  卒喜慰气满,无他治,啖数合米,来三日。


  知足下哀感不佳,耿耿。吾下势、腹痛小差,须用女蒌丸,得应甚速也。


  在我而已,诚无所多。云与谢豫州共入河,不乃烦剧。得安万送书,云「六日可至」。诸贤云朝廷失之,转觉阙然,与卿书同。不有君子,其能国乎?此言深也。但云卿当入,何以如梦?恐卿表将复经年,想仁祖差时还内,镇慰人情耳,皆在卿怀耳。


  产妇儿,万留之,月尽遣,甚慰心。


  得袁、二谢书,具为慰,袁生暂至都,已还未?此生至到之怀,吾所尽也。弟预须遇之,大事得其书无已已。二谢云秋末必来,计日迟望;万羸,不知必俱不?知弟往别,停几日?决其共为乐也。寻分旦与江姚女和别,殊当不可言也。


  知庾丹阳差数深深,致心致心。


  得孔彭祖十七日具问为慰。云襄经还蠡,是反善之诚也。於殷必得速还,无复道路之忧;比者尚悬悒,得其去月书,省之悲慨也。


  上流近问不竟,何日即路,知谢定出?居内所弘,故重是不情,废情存大。
  明或就卿围棋邑散,今雨寒,未可以治谢。


  江表付还。
  得书,知足下问,吾《骨亢》髂(上下党反,下口亚反,腰骨。)拘痛,俯仰欲不得,此何理耶?愿辄与相见,无尽治,宜足下得益,使之不疑也。但月又未,阴沈沈恐不可针,不知何以教,目前甚忧《卒页》。王羲之。


  比信寻知足下有书可道,知足下未能得果,望近为然。知得家问贤子动疾,念甚忧虑,悬得後问不?分张何可久!幼小故疾患无赖,野大皆当以至,不得还问,悬心,大得善悉也。野当不能遏,卿并转茂清谈。


  足下小大佳也。诸疾苦忧劳非一,如何?复得都下近问不?吾得敬和廿三日书,无他;重熙住定为善。(案:《淳化阁帖》连下「谢二侯」为一帖,与《法书要录》不同,张溥本此帖失载。)
  
  ◇ 谢二侯


  山下多日,不得复意问;一昨晚还,未得遣书。得告,知中冷不解。更壮湿,甚耿耿!服何药耶?仆此日差胜,寻知问。王羲之顿首。


  羲之顿首:向又惨惨自举哀,乏气勿勿,知便当西,且不相知来。想熊能更言问,力遣不次,王羲之顿首。
  七日告期,痛念玄度,未能(阙)汝。汝临哭悲恸何可言?言及惋塞,夜(阙)市器俱不合用,令摧之也。吾平平,但昨来念玄度,体中便不堪之,耶告。


  汝当须过,殡还,恒有悲恻。
  王延期省。


  妹转佳,庆不及啼不?忆念奴,殊不可言,凉当迎之。


  昨即得丹阳水上书,与足下书同,故不送,昨诸书付还。


  去冬遣使,想久至。乖离忽四年,言之叹慨,岂言所喻?悠悠数十,卒当何期?汝等将慎为上,知复何云。


  念足下穷思兼至,不可居处,雨气无已,卿复何似?耿耿善将息,吾故劣,力知问。王羲之。


  
  ◇ 吾何当还


  汝尚小,愁思兼至,不可居处;多疾,足下前许岁未,今暂还,想必可尔,故复白。
  十一月十三日告期等,得所高馀姚并吴兴二十八日二疏,知并平安,慰。吾平平,比服寒食酒,如似为佳,力因王会稽,不一一,阿耶告知。


  想大小皆佳,丹阳顷极佳也。云自有书,不附此信耳,大小问多患,悬心;想二奴母子佳,迟卿问也。
  吾去日尽,欲留女过吾,去自当送之,想可垂许;一出未知还期,是以白意。夫人涉道康和,足下小大皆佳。度十五日必济江,故二日知问,须信还知,定当近道迎足下也。可令时还,迟面以日为岁。


  去冬临临安,事近便欲决去,而何候不许。事闻,以有小寇,今未便得果,然故有移南意,尚未可仓卒复信,更具信汝也。


  六日,昨书信未得去,时寻复逼,或谓不可以不恭命,遂不获巳。处世之道尽矣,何所复言!


  丹阳旦送,吾体气极佳,其在卿故处,增思咏。


  若可得耳,要当须吾自南,但增感塞。


  十四日,诸问如昨,云西有伐蜀意,复是大事,速送袍来。


  遂当发诏催吾,帝王之命,是何等事,而辱在草泽,忧叹之怀,当复何言?见足下一一。


  昨送诸书,令示卿,想见之。恐殷侯必行,义望虽宜尔。然今此集,信为未易,卿若便西者,良不可言。


  安复後问不?想必停君诸舍,疾苦差也。便疾绵笃,了不欲食,转侧须人,忧怀深;小妹亦故进退不孤,得散力,烦不得眠,食至少,疾患经月,兼ㄡ劳不可言。迎集中表,亲疏略尽,实望投老得尽田里骨肉之欢,此一条不谢二疏,而人理难知此,不知小却得遂本心不?交衰朽羸劣,所忧营如此,君视是颐养之功,当有何理?今都绝思此事也。冀疾患差,末秋初冬,必思与诸君一佳集,遣无益,快共为乐,欲省(一作「欲以少日」。)补顷者之惨蹙也。追寻前者意事,岂可复得?且当卒目前,及当此急要,愿诸君各保爱,以俟此期。未近见君,有诸结,力聊以当面。


  各闲意必欲省安西,如今意无前却也,想君必俱。贼势可之者,必进许洛,无可不果。相遇於一世,岂可度之寻常?以此至终,故当极尽志气之所托也。君此意弘足,然决在必行。(旧连属上帖,今离为二。)


  未复知闻晴快,卿转胜,向平复也。犹耿耿。想上下无恙,力知问不具,王羲之敬问。


  日月如驰,一更弃背再周。去月穆松大祥,奉瞻廓然,永惟悲摧,情如切割,汝亦增慕,省疏酸感。


  延期官奴小女,病疾不救,痛愍贯心。吾以西夕,情愿所锺,唯在此等。岂图十日之中,二孙夭命,惋伤之甚,未能喻心,可复如何!


  敬亲今在剡,其後复亡,甚不可言。


  穰铁不知已得。


  行近遣书,想即至此。雨,汝佳不?得悬心。吾乏劣,力数字。
  七月十三日告,鄱阳兄弟大降,制终去悔,悼甚永绝,悲伤痛怀,切割心情也。


  诸葛[B066]者,君识之不?才干好佳,往为钱塘著绩,又入仆府,有以尽悉宰民之至也。甚欲自托於明德,云临安春当阙尔者君能请不?仆必欲言得佳长史,亦当是君所须,既得里人,共事异常故乃尔,须还告之。


  人理不可得都绝,每至属致,使人多叹。
  十五日羲之报,近甚仓卒,得十三日音,知卿佳,慰之。力及阳主,书不一一,羲之报。


  会稽亦复与选论卿否?吾诚敕敕於论事,然於弟尚不惜小宜。谓选官前意已佳,可不复烦重。卿更思,必谓宜,论者必有违矣。


  上下安也。和绪过,见之欣然;敬豫乃成委顿,令人深忧,江生亦连病,今已差。(已上并《法书要录》)


卷二十一   主目录   卷二十三
上一篇:千家诗 下一篇:全唐文

我要评论

道友名

联系我们:vgudao@gmail.com · 沪ICP备15020160号-1
Copyright © 2006 - 2018 【维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