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亭古道:首页 > 四库全书 > 全晋文 > 卷二十四



卷二十三   主目录   卷二十五

卷二十四


  
  ◎ 王羲之(三)


  
  ◇ 杂帖(三)
  方回遂举为侍中,都下书云「殷生议论,殊异处忧之道」。故思同岁寒,尽封此书还。(《法书要录》十,下皆同。)


  论亦不能佳,体怀省无所乏,然卿供给人士,及使役吏人,论者亦谓大任,意在世中,政自不得不小俯仰同异,卿复为意。卿此怀亦当玄同,不能勉人耳。


  见尚书一日遣信以具,必宜有行者,情事恐不可委行使耶?迟还具问,亦以与尚书谘怀,今复遣谘吴兴也。(案:前已有,此帖重出。)
  官舍佳也。节气不适可忧,彼云何?昨得羲书比佳,甚慰甚慰,得官奴、晋宁书,宾平安,念悬心,此粗佳,一日书此一一。


  民以顷情事,不可不勤思自补,节勤以食敢为意,乃胜前者,而气力所堪不如,自丧初不哭,不能不有时恻怆,然便非所堪。哀事损人故最深,益知不可不豁之。


  知足下数祖伯诸人问助慰,绝不得兄子问,悬念可言。此於南北旨使无理,比欲叹久也。亦同失人,并欲勿勿。群从书皆佳,道冲书平安,汝当改葬,不可云劳。冲遇此事,或复连留。(案:张溥本无「旨使至勿勿」十七字,以「群从」以下别为一帖。)


  省告一一,足下此举,由来吾所具。卿所云皆是情言,然权事虑之重,则当废情以从宜,非书所悉,见卿一一。
  吾涉冬节,便觉风动,日日增甚,至去月十日,便至委笃,事事如去春,但为轻微耳。寻得小差,固尔不能转胜。沈滞进退,体气肌肉便大损,忧怀甚深。今尚得坐起,神意为复可耳。直疾不除,昼夜无复聊赖,不知当得暂有间,还得(阙)其写不?如今忽忽日前耳。手亦恶欲,不得书示,令足下知问。
  七月十五日羲之白:秋日感怀深,得五日告,甚慰,晚热盛,君比可不?迟复後问,仆平平,力及不一一。王羲之白。


  知君患隐,何以及尔?是为疲之极也。一知此事,恐不可以不绝骨肉之爱,无论人事也,乃甚忧。君若自量过叹患不以轻心者,一事不尔,当何理?


  鄙故勿勿。饮日三斗,小行四升,至可忧虑。如桓公书旨阙其不去,恐不能平。
  此信过不得熙书,想其书一一也。小大佳不?宾转胜,皆谢之,贤妹大都胜前,至不欲食,笃羸,悔令人忧,馀粗佳。(案,此帖张溥本失载。)


  阿刁近来到,卞上下皆佳,姜夫数白。


  得书,知足下且欲顾,何以不进耶?向与谢生书,说欲往,知登停山。停山非所辩,故可共集谢生处,登山可他日耶?王羲之白。
  不得君家书,疏多往来皆平安耳。今年此夏节气至恶,当令人危。幼小疾苦,故尔忧劳不可言。


  七月二十一日羲之白:昨十七日告,为慰,极有秋气,君比可耳。力及不一一。王羲之顿首。
  近复因还信,书至也。(案:此帖张溥本失载。)


  得九日问,亦云鄙平平,想得凉转胜,以疾乃服,法必解此意。


  来月必欲就到家,而得其问,云尚多溪毒,当复小却耳。仆故有至临州意,尚未定,自更有;果南行者,还乃得至寿春耳。


  得都九日问,无他。
  得豫章书,为慰,想以具问。昨得都十七日书,贼径还蠡台,不攻谯,是其反善之诚也。想殷生得过此者,犹令人忧,期诸处分犹未定,羊参军旦夕至也,迟一一。
  殷废责事便行也。令人叹怅无已。


  安石定目绝,令人怅然。一尔,恐未卒有散理,期诸处分犹未定,忧悬益深,念君驰情。又遣从事发遣,君无复坐理,交疾患,何以堪此!何以堪此!恐属无所复厝怀,即乖大小不可言,且忧君以疾,他曳不易。


  得司州书转佳,此庆慰可言。云与君数数或采药山崖,可愿乐遥想而已。云必欲克馀杭之迟期,此不可言,要须君旨问。仆事中久,宜暂东复,令白便行,还便行。当至剡槌上,二十日後还以示,政当与君前期会耳。迟此情兼二三。


  昨暮得无奕、阿万此月二日书,甚近清和耳。羌贼故在许下,自当了也。桓公未有行日,阿万定吴兴兴。


  未复弘道近书,见与弘远书。恐卿不得久坐,何如休?稚玄佳不?想数得足下旨,令知问。
  蒙风胶今年似晚,来年其主不起首者,想或可得借乎!


  得反,不获示,知足下发动胁肿,卿此疾苦甚,似期一一想消,一当转佳,为何治也。吾为亦劣,大都复是平平,隔耳许日,前後有其效,何喻?冀凉日晚散耳,寻复知问。王羲之。


  羲之顿首:贤女殡敛永毕,情以伤惋,不能已已!兄足下愍悴深至,何可为心?奈何奈何!不能无时之痛,忧卿便深,今何如?患深达既往,吾志勿勿,力知问。临书恻恻,王羲之顿首。


  贤室何如?何可为心?唯绝难於人理耳。诸患犹尔,忧劳深似(阙)江侯(阙到行底。)足下遗临忄次冷取书。


  得谢范六日书,为慰。桓公威勋,当求之古,令人叹息;比当集姚襄也。


  断酒事终不见许,然守之尚坚,弟亦当思同此怀。此郡断酒一年,所省百馀万斛米,乃过於租,此救民命,当可胜言?近复重论,相赏有理,卿可复论。
  知数致苦言於相,时弊亦何可不耳?颇得应对不?吾书未被答,得桓护军书云「口米增运,皆当停」,为善。


  问董祥,吾亦问之,冀必来,兵时得之甚佳。顷日愦愦,不暇复此。省示及,乃复忆之耳。


  周公东征,四国是遑,诚心款著,谓之累积。频频书想至,阴寒想自胜常,皇矣汉祖纂尧。(案:张溥本节取「书想」至「胜常」九字,馀皆删。)


  羲之死罪:荀、葛各一国佐命宗臣,观其辙迹,实奇士也。然荀获讥於忧卒,意长恨恨,谓其弘济之心,宜被大道;诸葛经国达治无间然,处事而无玷累,获全名於数代。至於建鼎足之势,未能忘已,所谓命世大才,以天下为心者,容得尔乎?前试论意,久欲呈,多疾愦愦,遂忘致,今送,愿因暇日,可垂试省,大期贤达兴废之道,不审谓粗得阡陌不?
  信所怀愿告,其中并尔,郎子意同异复云何?邈然无谘叙之期。每赐翰墨,使如暂展,羲之死罪。


  足下行穰久,人还竟应怏不?大都当任,县量宜其令,因便。因便任耳,立俟。王羲之白。


  足下各可不?都五日书今送,谢即至,想源得免豺狼耳。王羲之。


  羲之死罪:近因周参笔白牒,伏想必达,此春以过,时速与深,兼哀伤摧,切割心情,奈何奈何!须臾寒食节,不审尊体何如?不承问以□经月,驰企,民疾恨治滞,了无差候,转久忧深。叔(阙)遣信,自力粗白,不宣备。羲之死罪。
  坟墓在临川,行欲改就吴中,终是所归。中军往以还田一顷乌泽,田二顷吴兴,想弟可还以与吾,故示。想弟居意,故如往言,忠终高也。是以思同之。


  此三顷田,乐吾旧耳。云卿军府甚多田也。宜须一用心吏,可差次忠良。


  十九日羲之顿首:明二旬,增感切,奈何奈何!得十二日书,知佳为慰。仆左边大剧,且食少,至虚乏,力不一一。王羲之顿首。


  十二日告李氏甥,得六日书,为吾劣劣,力不一一。羲之白。


  羲之死罪:复蒙殊遇,求之本心,公私愧叹,无言以喻。去月十一日发都,违远朝廷,亲旧乖离,情悬兼至,良不可言。且转远非徒无谘觐之由,音问转复难通,情慨深矣。故旨遣承问,还愿具告,羲之死罪。
  群从雕落将尽,馀年几何?而祸为至此!举目摧丧,不能自喻,且和方左右时务,公私所赖,一旦长逝,相为痛惜!岂惟骨肉之情?言及摧惋,永往奈何!袁妹委笃,示致问,荒愦不得此热,不能不取给。腹中便复恶,无赖,羲之死罪。累白想至,雨快,想比安和,迟复承问,下官劣劣,日前可,力白不具。王羲之死罪。


  皆以具示复自耳,羊参军寻至,具一一。子期诸人何似?耿耿。心制行终,不可居处。(此帖首七字未八字张溥本皆无。)


  馀皆平安也。(案,此帖张溥本无。)


  及以令弟食後来,想必如期果之,小晚恐不展也。故复旨示,羲之报。


  增运白米,来者云必行,此无所复云,吾於时地甚疏卑,致言诚不易,然太老子以在大臣之末,要为居时任,岂可坐视危难?今便极言於相,并与殷、谢书,皆封示卿,勿广宣之。诸人皆谓尽当今事宜,直恐不能行耳,足下亦不可思致若言耶?人之至诚,故当有所面,不尔,坐视死亡耳。当何?
  吾复五六日至东县,还复至问。(案,此帖张溥本失载。)
  想官舍佳,见护军近书,甚慰。仁祖转嘉,然疾根不除,尚令人忧。复得问,未复反书,甚慰。入月共至窟山看甘橘,思君宜深,想铁已还,旦夕展也。故复旨示,羲之报。
  小大佳也。不得尚书、中书问,耿耿。得业书,慰之。


  亦得业书,为慰。今付还,安方决去不言,言即卿书致。


  适阮儿书,其气散暴处便危笃,忧之怛怛。


  贵奴差不?想不成太病。伤寒可畏,令人忧,当尽消息地。


  蚶二斛,厉二斛,前示敢蚶得味,今旨送此,想敢之故以为佳。比来食日几许,得味不?具示。


  
  ◇ 所欲示之


  若治风教可弘,今忠著於上,义行於下,虽古之逸士,亦将眷然,况下此者,观倾举厝,君子之道尽矣。今得护军还君,屈以申时,玄平顷命,朝有君子,晓然复谓有容足地,常如前者,虽患九天不可阶,九地无所逃,何论於世路,万石?仆虽不敏,不能期之以道义,岂苟且,岂苟且,若复以此进退,直是利动之徒耳,所不忍为,所不以为。上方宽博多通,资生有十倍之觉,是所委息,乃有南眷。情足谓何?以密示,一勿宣!此意为与卿共思之,省以付火。


  诸暨始宁属事,自可得如教。丹阳意简而理通,属所无复逮录之烦,为佳。想君不复须言谢,丹阳亦云此语君诸暨始宁。


  想大小皆佳,知宾犹伏尔,耿耿。想得夏节佳也。念君劳心,贤妹大都转差,然以故有时呕食不已,是老年衰疾,更亦非可仓卒。大都转差为慰,以大近不复服散,当将陟厘也。此药为益,如君告。
  大都夏冬自可可,春秋辄有患,此亦人之常。期等平安,姜此羸少差。先生至其欢慰,且卿女一而已。


  大婚定芳势道也。(案,此帖张溥本失载。)


  先生顷可耳,今日略至,迟委垂,知乐公可为之慰。桃胶易得,可以少耶?专一物不移,乃不忠也。充迎不致意,知阳意事迎,愿人之善。行政五十日,不复得问,悬情,皆佳也。(阙)何贻云,得颍阳书平安,慰意。不得吴诸人问,悬迟之。


  古之御世者,乃志小天下。今封域区区,一方任耳,而恒忧不治,为时耻之。但今卿重熙之徒,必得申其道,更自行有馀力相弘也。(案:此帖末九字张溥本但作「粗佳」二字。)


  甲夜羲之顿首:向遂大醉,乃不忆与足下别时,至家(此二字张溥本作「向至道家」四字。)乃解,寻忆乖离,其为叹恨,言何能喻?聚散人理之常,亦复何云?唯愿足下保爱为上,以俟後期。故旨遣此信,期取足下过江问。临纸情塞,王羲之顿首。


  足下识先日之言信信,具。


  前得君书,即有反,想至也。谓君前书是戏言耳,亦或谓君当是举不失亲,在安石耳。省君今示,颇知如何。老仆之怀,谓君体之,方复致斯言,愧诚心之不著,若仆世怀不尽。前者自当端坐观时,直方其道,或将为世大明耶?政有救其弊(阙)算之孰悉,不因放恕之会,得期於奉身而退,良有已,良有已。此共得之心,不待多言。又馀年几何,而逝者相寻!此最所怀之重者。顷劳服食之资,如有万一,方欲思尽颐养。过此以往,未知敢闻,言此於今也。


  知诸贤往,数见范生,亦得其近书,为慰。又得孔生书,亦云不能数,何尔耶?江生可耳断绝,冀凉集也。得司州十六日书,诸疾患至,忧之至深矣。有断未?想桓公数便,亦知谢生大得情和,至慰安。以当至吴兴,迟见之也。


  知须米,告求常如云,此便大乏,敕以米五十斛与卿,有无当共,何以论借?


  今有教敕付米,可送之。
  数上下问如常,何可得集耶?念驰情未异,果为结念致问。


  不得东阳问,想卿妇遂平复耳,聋佳不?谢之。幼小顷可行。华母子平安。知足下故望暂还,岁内何理?过岁必有理不?思存足下,复得一叙平生,当可言。得卿书,寻省反复,但有悲慨。比者且当数致年知(阙)。
  毕力果思,迟言面不可复得,此与范期後月五日,遂乃克耳,还遣旨进。


  顷犹小差,欲极游目之娱,而吏卒守之,可叹耳。阳化果似小可,何日得卿诸人。


  鄙疾进退,忧之甚深。使自表求解职,时以许乃当,是公私大计。然此举不深,又不宜是之於始,二三无所成,可以示从女,其劣欲知消息。


  足下所欲馀姚地,辄敕验,所须辄告。


  此雨过,将为受,想彼不必同,苗稼好也。


  比见敬祖,小大可耳。念孙、阮诸人皆何似?耿耿。
  尚书中郎诸人皆佳,比面虽近隔,殊思卿,度还旦夕。


  吾顷胸中恶,不欲食,积日勿勿。五六日来小差,尚甚虚劣,且风大动,举体急痛,何耶?赖力及,足下家信不能悉。王羲之。
  十一月四日右将军会稽内史琅琊王羲之敢致书司空高平郗公足下:上祖舒,散骑常侍、抚军将军、会稽内史、镇军仪同三司,夫人右将军刘(阙)女,诞晏之、允之,允之建威将军、钱塘令、会稽都尉、义兴太守、南中郎将江州刺史、卫将军,夫人散骑常侍苟文女,诞希之、仲之。及尊叔е,平南将军、荆州刺史、侍中骠骑将军武陵康侯,夫人雍州刺史济阴郗说女,诞颐之、胡之、耆之、美之。内兄胡之,侍中、丹阳尹、西中郎将、司州刺史,妻常侍谯国夏侯女,诞茂之、承之。羲之妻太宰高平郗鉴女,诞玄之、凝之、肃之、徽之、操之、献之。肃之授中书郎骠骑谘议太子左率,不就;徽之黄门郎;献之字子敬,少有清誉,善隶书,咄咄逼人。仰与公宿旧通家,光阴相接,承公贤女淑质直亮,确懿纯美,敢欲使子敬为门闾之宾,故具书祖宗职讳,可否之言,进退唯命,羲之再拜。
  良深路滞久矣,况今季末,无所多怪,足荒何恤於此?足下志峤,外有由来,及然以势观之,卿入贵於不令耳,书政当尔。王羲之白。


  知以智之所无,奈何不复稍忧,此诚理也。然(阙)之怀,何能已已乎?末能得面,书何所悉!怛深,得近期暂还,故因教初日月。
  吾湖孰县须水田,卿都可遣僦之,墓不知处。去年僦之者,似是俞进,可问之,卿不出停此。


  亲往为慰,思後诸能数不?想昨甘兄以日,此粗佳。二谢叔丧,兴公近便索然;玄度来数日,有疾患,便复来;阿万小差,大事问有重虑;安佳,行来遇大荡然;阮公政散耿;怀祖可呼贺祭酒俱。(案;此帖张溥本失载。)


  足下欲同至上虞一宿,还无所废,吾初至,便与长史俱行,无不可不?


  吾为卿任此声者,但此怀自不复得(阙)之於时。


  小大皆佳也。度有近问不,得上虞甚佳,足下当能相就不?思面卿,前云当来,何能果也?迟散无喻,吾後月当出,以省念示。
  下近欲麻纸,适成,今付三百,写书竟访得不?得其人示之。


  省书,知定疑来汝君长腊所养,虽小要为丧玉,刘夫人灵坐在堂,政尔远来,於礼诚不可违,所以狼狈远迎,汝情地信难忍,交恐有性念虑,得来想慰释实引,是以下复思此耳。若汝能割遣无益,得过丧制,遂来居此,乃事宜也。若自量不能违哀念,须吴等旦夕相喻者,当来。汝当自若,吴意尽此也。


  若来,小大祥当复出者,殊更良昌。若汝不出,农当单出,汝能遣农速行不?诸宜皆当自详计,审日迟望,而更未定,殊更怅恨不可言。此乃为汝求宅,谓汝来居止理,军千何可久处?而情事不得从意,可叹可叹!终果来居者,故当为汝求也。以书示农。


  初月二日羲之顿首:忽然此年,感远兼伤,情痛切心,奈何奈何!念君哀穷,奄经新故,仰慕崩绝,岂可堪忍!比各何似?相忧不忘。当深消息,以全勉为大。仆衰老,殆是日不如日,力知问,王羲之顿首。


  思率府朝,得书知问,足下差,但尚顿极之,不一一。


  初月一日羲之报:忽然改年,感思兼伤,不能自胜,奈何奈何!异更寒,诸疾此复何似?不得问多日,悬心不可言。吾犹小差,甚尚劣,力遣不知。羲之报。


  卿各何罪?似先羸而处至痛,忧涕深重。得之思宽遣,吾并乏劣,自力不报息。


  此上下可耳,出外解小分张也。须产往迎庆,思之不可言。知静婢面犹尔,甚悬心。


  袁妹当来,悲慰不言,下家当慰意,令知之。


  期小女四岁,暴疾不救,哀愍痛心,奈何奈何!吾衰老,情之所寄,唯在此等。奄失此女,痛之缠心,不能已已!可复如何!临纸情酸。


  知静婢犹未佳,悬心。可小须留尔。


  十月十五日羲之顿首:月半哀伤切心,奈何奈何!不可居忍。得十三日书,知问,此何似?恒耿耿。吾至勿勿,小佳,更致问。王羲之顿首。


  谢范新妇得阙富春还,诸道路安稳,甚慰心。比日凉,即至平安也,上下集聚,欣庆也。华等佳不?自新妇母子去,寂寞难言,思子辈不可言。(案,绛帖亦以为羲之书,与《法书要录》同。张溥编入《王献之集》,而文小异。)


  羲之死罪:伏想朝廷清和,稚恭遂进镇,东西齐举,想克定有期也。羲之死罪死罪。


  羲之白:乖违积年。每惟乖苦,痛切心肝,惟同此情,当可居处。羲之脚不践地,十五年无由奉展,比欲奉迎,不审能垂降不?豫唯哽(阙)故先承问。羲之再拜。


  再昔来热,如小有觉,然昼故难堪,知足下患之,云故以围棋,是不为患,吾其尔无佳。自得此热,憔悴终日,未果如何。王羲之顿首。


  五月二十七日州民王羲之死罪死罪:此夏复便半(阙)惟违离,众情兼至,时增伤悼,顷水雨未之有,不审尊体如何?得疾除也?不承近问,驰企。民自服橡屑,下断,体气便自差强,此物益人断下,去陟厘劫樊远也。以为良方出何是?真此之谓,谨及。因青州白牒不备,羲之死罪死罪。


  寒,伏想安和,小大悉佳,奉展乃具。
  羲之死罪:见子卿,具一一。荒民惠怀,最要也。甚以欣慰,唯愿不倦为善。承留此生当广陵任,佳,此生处事以验。海陵江(阙)间,殊令人有怀也。羲之死罪死罪。


  想元道弘广平安,道充当得还不?


  羲之顿首:凉,君可不?女差不?耿耿。想比能果力不?王羲之顿首顿首。


  阮信止於界上耳。向书已具,不复一一。王羲之顿首。


  昨得殷侯答书,今写示君。承无怒诏,连思顺从,或有怨望。其不宜盘桓,或顺从至嫌也。想复深思。


  
  ◇ 验同罪


  十二月十日羲之白:近复追付期,想先後皆至。昨得二十七日告,知君故乏劣腹痛,甚悬情。灾雨比日复何似?善消息迟後问复,平平不一一。王羲之白。


  知寻遣家信,迟具问。


  向遣书,想夜至。得书知足下问,当远行。诸怀何可言。十一必早发,想至足下如向期也。


  行当是民流逸,不以为利耶?此於郡为由上守郡更寻详,若不由上命而断中求绝者,此为以利,卿绝之是也。纵民所之,恐有如向者流散之患,可无善详具闻。
  君欲船,辄敕给,所须告之。


  得君戏咏,承念,至此年,乃未见。(已上并《法书要录》)


卷二十三   主目录   卷二十五
上一篇:千家诗 下一篇:全唐文

我要评论

道友名

联系我们:vgudao@gmail.com · 沪ICP备15020160号-1
Copyright © 2006 - 2018 【维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