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亭古道:首页 > 四库全书 > 全晋文 > 卷二十六



卷二十五   主目录   卷二十七

卷二十六


  
  ◎ 王羲之(五)


  
  ◇ 杂帖(五)


  羲之死罪,小大悉以来未,惶不可怀。未复谘诲问,悬情。计宾命行应至,迟卞颂远具承问,妹极得散力,以为至慰。期等故尔耳,因缘不多白,羲之死罪。(《淳化阁帖》八,下并同。)


  不审定何日当北,遇信复白,迟承後问。


  伏想清和,士人皆佳适。桓公十月末书为慰,云所在荒甚可忧。殷生数问北事,势复云何?想安西以至,能数面不?或云顿历阳,尔耶?无缘同为叹。迟知问。


  运民不可得而要当得,甚虑叛散。顿为此,足劳人意。


  八日羲之顿首,多日不知君问,得一昨书,知君安善,为慰。仆似小差而疲剧,昨若耶观望,乃苦舆上隐痛,前后未有此也。然一日一发,劳复不极,以此为慰耳。力不。


  乡里人乐著县户,今送其名,可为领受。


  君顷就转佳不?仆自秋便不佳,今故不善差。


  顷还,少敢脯,又时敢面,亦不以为佳。亦自劳弊,散系转久,此亦难以求泰。不去人间,而欲求分外,此或速弊,皆如君言。


  便大热,足下晚可耳。甚患此热,力不具。王羲之上。


  此书因周常侍,想必至。


  吾惟辨,辨便知,无复日也。诸怀不可言,知彼人已还。吾此犹有小小往来,不欲来者其野,近当往就之耳。不大思其方,不见可久理,而任之者悠然,此可叹息。


  得西问,无他,想彼人甚平安。此粗佳,玄度来数日,为慰。


  中郎女颇有所向不?今时婚对,自不可复得仆德意。君颇泠不?大都此亦当在君耶?
  发疟,比日疾患,欲无赖,未面邑邑。反不具,王羲之。


  得书知问,肿不差,乏气勿勿,面近,羲之报。
  足下各如常。昨还殊顿,匈中淡闷,干呕转剧,食不可强,疾高难下治,乃甚忧之。力不具。王羲之。


  得书,知足下问。吾既不佳,贤内妹未差,延期。
  须狼毒,市求不可得,足下或有者,分三两,停须故示。


  得书知问,吾夜来腹痛,不堪见卿,甚恨。想行复来,修龄来经日,今在上虔,月末当去。重熙旦便西,与刖不可言,不知安所在。未审时意云何,甚令人耿耿。


  阔转久,劳想岂舍,知足下常得之,卒未近缘如何?足下数令知问。


  十一月四日羲之白。冬中感怀深,始欲寒,足下常疾何如?不得近问,邑邑。吾故苦心痛,不得食经日,甚为虚顿。力及不具,王羲之白。


  周益州送此邛竹杖,卿尊长或须,今送。


  不得执手,此恨何深。足下各自爱,数惠告,临书怅然。


  阮公故尔,可忧,时放恕大事,今令速言,何方(一「作万」。)守笃,大炙不得力,而从事以至,甚无计。自必出,唯须小佳。铁石今出求救,足下可复助,且令得通。


  家月末当至上虞,妹亦俱去。
  此蒸湿难为人,得示,知足下故尔堪行,想不成病耳。吾至无赖,行克,王羲之顿首。


  不得西问,耿耿。


  丘令送此宅图,云可得亩,尔者为佳。可与水丘共行视佳者,决便当取问其贾。
  谢生多在山下,不复见,且得书,疾,恶冷,耿耿。想数知问,虽得还,不能数,可叹。
  不审比出日集聚不?一尔缅然,恐东旋未期,诸情罔。


  飞白不能乃佳,意乃笃好。此书至难,或作,复与卿。


  羲之白,昨故遣书,当不相遇。知君还,喜慰。足下时行,想今善除,犹耿耿。仆时行以十一日而不保,如比日便成委顿,今日犹当小胜。不知能转佳不积不?卿至,劣劣。力还不具。王羲之白。


  不审复何似永日,多少看未,九日当采菊不?至日欲共行也。但不知当晴不耳。


  伦等还,殊慰,意增慨。知足下疾患小佳,当惠缘想哀能果。迟此善散,非直思想而已也。寻复有问,足下以数示,由为诸,力不具。
  月半哀感,奈何奈何,念邑邑。罔极之至,不可居处。比日何似,Φ差不?悒悒。力知问,王羲之顿首。


  知彼乃尔切切,汝乃独坐,但有忧色,悬远不能得遣人,且吾无复久意。果去,当南视汝等也。


  一昨得安西六日书,无他,无所大说,故不复付送。让都督表亦复常言耳,如兄子书道嵩自必果,今复与书督之。足下敕令至,并与远书也。(《淳化阁帖》八。此帖再见。)


  尊夫人不和,想小耳。今以佳,念累息。卿佳不?吾故劣劣,力知问。王羲之敬问。


  日五期结极以大,先师之言皆著。推此言之无验,如此事君当欲知,故及。宜停宅。
  三月十六日羲之白,一昨省不悉,雨快,君可不?万石转差也。炙得力不?不得後问。悬悒不知(一作「去」。)怀,君云当有旨信,迟望其至。仆劣劣,故遣不具,还具示,王羲之。


  取卿女智为长史,休种知何似,耿耿。


  适欲遣书云得示,知足下得谅以为佳,甚慰。知多疾患,念劳心。吾故不欲食,比来以为事恐不久,邑邑思面,行故果之。王羲之。


  此郡之弊,不谓顿至於此。诸逋滞非复一条,独坐不知,何以为治。自非常才所济,吾无故舍逸而能劳,叹恨无所复及耳。夏人事请托亦所未忽,小都冀得小差,须日当何理。(已上并《淳化阁帖》)
  想佳,卿以得速还,欲令今早去时反也。(《汝帖》,下皆同。)


  省书增感切,及反不具,羲之报。


  念足下,罔恋之至,不可居处。白此已具委也。


  前却食小差,数数便得疾,政由不消化故。


  二月廿日羲之顿首,二旬期等小祥日近,伤悼深至,切割心情,奈何奈何!近得告为慰,力及数字,王羲之。


  羲之白,昨得期书,知君可耳。(已上并《汝帖》)


  百姓之命(阙)倒悬,吾夙夜忧此。时既不能开仓庾赈之,因断酒以救民命,有何不可。而刑犹至此,使人叹息。吾复何在,便可放之。其罚谪之制宜严重,可如治,日每知卿同在民之主。


  卿事时了甚快,群凶日夕云云,此使邺下一日为战场,极令人惆怅,岂复有庆年之乐耶?思卿一面,无缘,可叹可叹。


  今往丝布单衣,财一端,示致意。


  去夏得足下致邛竹杖,皆至此。土人多有尊老者,皆即分布,令知足下远惠之至。
  胡母氏从妹平安,故在永兴居,去此七十也。吾在官诸理极差,顷比复勿勿,来示云与其婢问来信,(阙)不得也。


  知虞帅云,桓公以至洛,即摧破羌贼,贼重命,想必禽之。王略始及旧都,使人悲慨深。此公威略实著,自当求之於古,真可以战,使人叹息。知仁祖小差,此慰可言,适范生书,如其语无异,故须後问为定。今以书示君。


  虞义兴适送此,桓公摧寇,罔不如志,今以当平定。古人之美,不足比踪,使人叹慨,无以为喻。


  适知十五日问,清和为慰。复得南後问不?想二庾速王之始兴奴长就,令人邑邑。想无所至耳,还具示问。


  方回遂举为侍中,不知卒行不?云相意未诈,尔者为佳。比得其书,云山海间民逃亡,殊异永嘉,乃以五百户去,深可忧,深可忧,此问不乃至此。足下郡内云何,粮迟日广远,恐此不弊不已。


  二谢致丧,兴公近便索然。玄度来数日,有疾患,便复来。阿万小差,阮公政耿耿,怀祖可呼贺祭酒俱。


  谢书云云,今送。
  二族旧对,故欲结援诸葛。若以家穷,自当供助昏事。


  欲速知决。


  阮生何如,此粗平安,数问为慰。


  大都夏冬自可足麦,秋辄有违,此亦人之常。期等平安,善在此羸小差。知诸贤佳,数见范生,亦得玄近书为慰。又得孔郗王书,亦云不能数,何尔须江生,可耳断绝也。尚未见傅女,足下言极是。有怀甚佳。(案:《法书要录》载此帖仅三十八字,无「知诸」已下。)


  二月廿日羲之白,(阙)。不可言,得六日告,为慰。寒,想各安善,司马与无还问,耿耿。仆可耳,力不具,王羲之白。


  廿二日羲之报,近得书,即日又得永兴书,甚慰。想在道可耳,吾疾,故尔沈滞,忧悴解,日面近,不具,羲之报。
  近日东阳绝无常,忧心何可言,想足下当尽能致。


  敬和在彼,尚来议还,增耿耿。


  数有想常达,还此不快,鄙人得夏常尔公为尔差念足下小大佳,忧卿可耳,想同数得问,官奴妇产,复委笃,忧之深。馀粗可耳。知足下念,差免忧之。不具。羲之白。


  羲之顿首,昨得书问,所疾尚缀缀。既不能眠食,深忧虑,悬吾情,至不能不委。更故不差,豹奴晚不归家,随彼弟向州也。前书云,至三月间到之,何能尽情忧,足下所惠,极为慰也。不谓也。
  鹘等不佳,令人弊见此辈。吾衰老,不复堪此。


  服食而在人间,此速弊分明,且转衰老,政可知。乃欲与彦仁集界上,甚佳。诸如此事,皆所欣也。平自可耳,何所谘人。外将何必拘小绳墨,且令吴兴不出界,当可耳。便因馀杭而行耶?不自此会,再举难也。君便可以仆书示之,但俗多怪,且在草泽者,为尔扇动纵任,恐恶之者众。


  源日有书径此界中,而值吾病,不得见之,万恨万恨。似从鱼浦,不知何日当进,足下必得见之也。


  贤姊体中胜常,想不忧也。白屋之人,复得迁转,极佳。未委几人,吾龋痛,所作赞又恐不任,当示殷也。


  十一月十三日羲之顿首顿首,遘姨母哀,哀痛摧剥,情不自胜,奈何奈何!因反惨塞不次。王羲之顿首顿首。


  十二日告李氏甥,得六日书为□,吾劣劣,力不一一,羲之白。


  比奉对对兄以释岂一。


  汝不可言,未知集聚日,但有慨叹,各慎护。前与更试求屏风,遂不得答为也。


  十月五日,羲之忽有感,情兼深,足下得不可至。前得足下似行一书为慰,故不适足下昨还如常耳。虽不得旨问,远得足下书,辄具问为慰。吾顷胸中恶,不欲食,积日勿勿,五日来小差,七日羲之白。


  三月十三日羲之顿首,近反亦至,念足下,哀悼之至,不可胜。更寒外,足下何如?吾劣劣,力遣知问。王羲之顿首。


  初月十三日山阴羲之报,近欲遣此书,停行无人不辨遣。信昨至此,且得去月十六日书,虽远为慰。过属,卿佳不?吾诸患殊劣劣,方涉道忧悴,力不具。羲之报。(《万岁通天王方庆进帖》)


  隔日不面,悬迟何极。计足下须人,兼具此等事势,速令垂报也。


  重告慰情,吾腹中小佳,体Φ乏气便转差,深以为慰,足下意也。王羲之顿首。
  羲之白,不审尊体比复何如,迟复奉告。羲之中冷无赖,寻复白,羲之白。


  羲之顿首,快雪时晴佳,想安善,未果为结,力不次,王羲之顿首山阴张侯。


  旧志志道意甚勤至,不知为尽心朝夕而已。有所希耳,一自任之耳,当以君书示。


  九日以当力见。
  祠物当治护,信到便遣来,忽忽善错也。


  思言叙卒何期,但有长叹念告。(已上并《王方庆进帖》。)


  信云舍子别送,乃是北方物也。何以欲此,欲几许。


  奉橘三百枚,霜未降,未可多得。


  白石枕珠佳物,深感卿至。
  裹味佳,令致君所须,可示勿难,当以语虞令。
  纸笔精要,深念儿,至一物而无所出,後信酬。


  数日雨冷,肾气《疒圭》腰,复嗽。动静遇风紧,陂湖汛涨,船不可渡,勿讶。谢光禄鹅在山下,悬情可爱。羲之遣。


  损惠野鸭一双,秋来未得,始是尝新,远能分遣,但深佩耶。二谢。


  节日萦牵少睡,{艹郸}茶微炙,善佳。令姊差耶,石首鲞食之,消瓜成水。此鱼脑中有石如棋子,野鸭亦有,云此鱼所化乾,蜗青黛,主风搐搦良。


  鸬鹚粪白,去《黑干》黯瘢,令人色态。此禽不卵生,口吐其雏,独为异耳。
  鹰嘴爪炙入麝香煎酥酒一盏服之,治痔瘘有验。十七日羲之顿首。


  又□焦小服,豉酒至佳,数用有验。直以纯酒渍豉,令汁浓便有,多少任意。


  石脾入水即乾,出水便湿,独活有风不动,无风自摇。天下物理,岂可以意求,惟上圣乃能穷理。


  治头□□闷,或患痈肿头不即溃者,以此药帖之,皆良,□麻巴豆薰陆石□芎穷松脂六物,□捣如米粒许,少加其分头闷处。先其巴豆三分减一松脂,剃去发方寸,以帛帖药当病上。帖之周时,帖刮上烂皮,以生麻油和石□涂上,当有黄水出为佳,羲之上。(永乐中周藩《东书堂帖》。下皆同。)
  荷华想已残,处此过四夏,到彼亦屡,而独不见其盛时,是亦可讶,岂亦有缘耶?弊宇今岁植得千叶者数盆,亦便发花,相继不绝,今已开二十馀枝矣,颇有可观,恨不与长者同赏。相望虽不远,披对邈未可期,伏□可胜帐惘耶。


  想清和,士人佳也。此平安,安不过停数日,日无为乐,益增想。想孔长史安善,足下令知问累有书也。足下入年哀得俱还不?思□以事为岁。


  州民王羲之死罪,贤弟逝没,甚痛奈何。白笺不备,羲之顿首。


  太尉门左不可言,同此酸慨。


  小大何如,二妹佳为慰。诸舍可,何新妇委顿态人期弟各可不?想今日能□□□□书暮必来宿也。若宜日□思夏□,羲之报。


  诸贤子粗足自枝,注示吾弱息毁弊,大儿恒救命,足令人心ㄡ。先是之欢,於今皆为哀苦。自非复衰年所堪,岂复以既往累心,率事自难为怀,如之何。


  卿女母子粗平安,丧际贤女动气疾,当时乃勿勿,今以除也。他等皆知孝思。先日之欢,於今皆为哀苦,触事切人,处此而能令哀恻不经於心,殆空语耳,一至於此,何所复言。


  此粗平安,修载来十馀日,诸人近集,存想明日当复悉来,无由同增慨。
  东比何为慰郎,以也谢诸子,往矣如何。
  得书知足下问,何万来?一昔不得眠,便大乏。足下念,王羲之。
  □□劳人意,以书示妹,汝母□不多书,寻□更有信也。
  致履足下各一量,□当尝□长。


  久□此草书,尝多劳□亦知足下书,字字新奇,点点圆转,美不可再。书得足下闲下,比来迟迟,终不可也。之果云云。


  服足下五色石膏散,身轻,行动如飞也。足下更与下匕致之不?治多少,寻面言之。委曲之事,实亦□人,寻过江言散。


  旧京先墓毁动,奉讳号恸,五内若割,痛当奈何?王羲之顿首。


  顷日亲亲亻过诸婚。(《滋蕙堂帖》有「姻」字。)经恤体力不复堪之,故未复遣信耳。


  二月二日,汝妇母一□夜亡,亲亲伤怛,汝不可言。问足下旨,为致诚答。今旨意致来勿忘,此意自决,今以资严,知不大疾患,念劳心。(已上并《东书堂帖》伪杂。)


  
  ◇ 三月三日兰亭诗序


  永和九年,岁在癸丑,暮春之初,会於会稽山阴之兰亭,修禊事也。群贤毕至,少长咸集。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带左右。引以为流觞曲水,列坐其次。虽无丝竹管弦之盛,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是日也,天朗气清,惠风和畅。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所以游目骋怀,足以极视听之娱,信可乐也。夫人之相与,俯仰一世,或取诸怀抱,悟言一室之内;或因寄所托,放流形骸之外。虽趋舍万殊,静躁不同,当其欣於所遇,暂得於己,怏然自足,曾不知老之将至。及其所之既倦,情随事迁,感慨系之矣。向之所欣,俯仰之间,已为陈迹,犹不能不以之兴怀。况修短随化,终期於尽。古人云:「死生亦大矣。」岂不痛哉!每览昔人兴感之由,若合一契,未尝不临文嗟悼,不能喻之於怀。固知一死生为虚诞,齐彭殇为妄作,後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悲夫!故列叙时人,录其所述,虽世殊事异,所以兴怀,其致一也。後之览者,亦将有感於斯文。(帖本,《艺文类聚》四,《法书要录》十,《晋书·王羲之传》。)
  
  ◇ 临河叙
  永和九年,岁在癸丑,暮春之初,会於会稽山阴之兰亭,修礻是事也。群贤毕至,少长咸集,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带左右。引以为流觞曲水,列坐其次。是日也,天朗气清,惠风和畅,娱目骋怀,信可乐也。虽无丝竹管弦之盛,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矣。故列序时人,录其所述。右将军司马太原孙丞公等二十六人赋诗如左,前馀姚令会稽谢胜等十五人不能赋诗,罚酒各三斗。(《世说·企羡篇》注。案:此与帖本不同,又多篇末一段,盖刘孝标从本集节录者,因《兰亭序》世所习见,故别载此。)


  
  ◇ 游四郡记


  永宁县界海中有松门,西岸及屿上皆生松,故名松门。(《艺文类聚》八十八。又《御览》九百五十三,小异。)


  
  ◇ 为会稽内史称疾去郡於父墓前自誓文


  维永和十一年三月癸卯朔,九日辛亥,小子羲之敢告二尊之灵。羲之不天,夙遭闵凶,不蒙(《御览》作「不遂」。)过庭之训。母兄鞠育,得渐庶几,遂因人乏,蒙国宠荣。进无忠孝之节,退违推贤之义,每仰咏老氏、周任之诫,常恐死亡无日,忧及宗祀,岂在微身而已!是用寤寐永叹,若坠深谷。止足之分,定之於今。谨以今月吉辰肆筵设席,稽颡归诚,告誓先灵。自今之後,敢渝此心,贪冒苟进,是有无尊之心而不子也。子而不子,天地所不覆载。名教所不得容。信誓之诚,有如日。(《晋书·王羲之传》,《艺文类聚》三十三《御览》四百八十引《晋中兴书》。)


  
  ◇ 书论


  夫三端之妙,莫先乎用笔;六艺之奥,莫若乎银钩。昔秦丞相李斯见周穆王书,七日兴叹,患其无骨;蔡尚书入鸿都观碣,十旬不返,嗟其出群。故知达其源者少,暗其理者多。近代以来,多不师古,缘情弃道,才记姓名。学不该赡,闻见又寡,致使成功不就,虚费精力。自非通灵感物,不可与谈斯道矣。今删李斯笔妙,更加润色,总七条,并作其形容,列事如左。贻诸子孙,永为模范。庶将来君子,时复览焉。


  要先取崇山绝仞中兔毛,八月九月收之。笔头长一寸,管长五寸,锋齐要强者。砚取煎涸新石,润涩相兼。又浮津耀墨者,其墨取庐山之松烟,代郡之鹿角胶!十年已上强如石者。纸取东阳鱼卵虚柔滑净者,然后静神虑思,挥襟作之。先学执笔,若真书,去头二寸一分;若行草书,去头三寸一分。执之下墨点画芟波屈曲,真草皆须尽一身之力而送之。若初学,先大书不从小。善鉴者不写,善写者不鉴。凡书多肉微骨者,谓之墨猪。多力丰筋者胜,无力无筋者病。一一从其消息而用之。若作横画,必须隐隐然可畏。若作蹙锋,如长风忽起,蓬勃一家。若飘散离合,如云中别鹤遥遥然。若作引戈,如百钧弩发。若作抽针,如万岁枯藤,若作屈曲,如武人劲弩《角力》节。若作波,如崩浪雷奔。若作钩,如山将岌岌然。


  夫执笔有七种:有心急而执笔缓者,有心缓而执笔急者,若执近而能竖者,心手不齐,意後笔前者败。若执笔远而急,心前笔后者胜。又有十一种:结构员满如篆法,飘洒落如章草,凶险可畏如八分,窈窕出入如飞白,耿介峙立如鹤头,郁跋纵横如古隶,尽心存委曲,每为字各一象其形,斯道妙矣!书道毕矣!永和四年,於上虞制记。(《墨池编》。按:《法书要录》以此为卫夫人《笔阵图》。)


  
  ◇ 题卫夫人《笔阵图》后


  夫纸者阵也,笔者刀槊也。墨者鍪甲也,水砚者城池也,心意者将军也,本领者副将也,结构者谋略也,笔者吉凶也,出入者号令也,屈折者杀戮也。夫欲书者,先乾研墨,凝神静思,预想字形大小,偃仰平直,振动令筋脉相连,意在笔前,然後作字。若平直相似,状如算子,上下方整,前後齐平,便不是书,但得其点画尔。昔宋翼常作此书,翼是锺繇之弟子,繇乃咄之,翼三年不敢见繇。即潜心改迹,每作一波,常三过折笔;每作一点,常隐锋而为之;每作一横画。如列阵之排云;每作一戈,如百钧之弩发;每作一点,如高锋坠石,屈折如钢钩;每作一牵,如万岁枯藤;每作一放纵,如足行之趣骤。翼先来书恶,晋太康中,有人於许下破锺繇墓,遂得《笔势论》,翼乃读之,依此法学,名遂大振。欲真书及行书,皆依此法。若欲学草书,又有别法,须缓前急後,字体形势,状等龙蛇,相钩连不断,仍须棱侧起复,用笔亦不得使齐平大小一等。每作一字,须有点处,且作馀字总竟,然後安点。须空中遥掷笔作之。其草书,亦复须篆势、八分、古隶相杂,亦不得急,令墨不入纸。若急作,意思浅薄,而笔即直过。惟有章草及章程行押等,不用此势,但用击石波而已。其击石波者缺波也。又八分更有一波,谓之隼尾波,即锺公《泰山铭》,及魏文帝《受禅碑》中已有此体。夫书,先须引八分、章草入隶字中,发人意气。若直取俗字,不能先发。羲之少学卫夫人书,将谓大能。及渡江北游名山,比见李斯、曹喜等书,又之许下,见锺繇、梁鹄书,又之洛下,见蔡邕《石经三体书》,又於从兄洽处见张昶《华岳碑》,始知学卫夫人书,徒费年月耳。羲之遂改本师,仍於众碑学习焉,遂成书尔。时年五十有三,或恐风烛奄及,聊遗教於子孙耳。可藏之千金勿传。(《法书要录》一,《御览》七百四十八。)


  
  ◇ 月仪


  日往月来,元正首祚。太簇告辰,微阳始布。罄无不宜,和神养素。(《御览》二十九)


  
  ◇ 笔经
  汉时诸郡献兔毫,出鸿都,惟有赵国毫中用。时人咸言,兔毫无优劣,管手有巧拙。(《初学记》二十一)


  有人以绿沈漆竹管及镂管见遗,录之多年。斯亦可爱玩,讵必金宝雕琢,然後为宝也。(《初学记》二十一)


  昔人或以琉璃、象牙为笔管,丽饰则有之。然笔须轻便,重则踬矣。(《初学记》二十一)
  采毫竟,以麻纸裹柱根,次取上毫,薄薄布,令柱不见,然后安之。(《初学记》二十一)


卷二十五   主目录   卷二十七
上一篇:千家诗 下一篇:全唐文

我要评论

道友名

联系我们:vgudao@gmail.com · 沪ICP备15020160号-1
Copyright © 2006 - 2018 【维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