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亭古道:首页 > 四库全书 > 全晋文 > 卷二十七



卷二十六   主目录   卷二十八

卷二十七


  
  ◎ 王凝之


  凝之,羲之次子,为江州刺史,迁左将军会稽内史,孙恩入寇,不设备,遇害。


  
  ◇ 风赋


  起玄朔之重云,驱东极之洪涛。越四溟而蓬勃,经五岭而萧条。其鼓水也,无川不涉,靡流不往。溟海天回,江湖云荡。(《艺文类聚》一)


  
  ◇ 劾范甯表
  豫章郡居此州之半。太守臣甯入参机省,出宰名郡,而肆其奢浊,所为狼籍。郡城先有六门,甯悉改作重楼,复更开二门,合前为八。私立下舍七所。臣伏寻宗庙之设,各有品秩,而甯自置家庙。又下十五县,皆使左宗庙,右社稷,准之太庙,皆资人力,又夺人居宅,工夫万计。甯若以古制宜崇,自当列上,而敢专辄,惟在任心。州既闻知,即符从事,制不复听。而甯严威属县,惟令速立。愿出臣表下太常,议之礼典。(《晋书·范甯传》)
  
  ◇ 书


  八月廿九日告庾氏女,明便授衣,感逝悲叹,念增远思。得郗中书书,说汝勉难安隐,深慰悬心。微冷,产後何似,宜佳消息。吾并更不佳,忧之,遣不次,凝之等书。(《淳化阁帖》三)


  ◎ 王涣之
  涣之,羲之第三子。
  
  ◇ 书


  涣之等白,不审二更常患复何如?驰情,伦直等平安。计更伦奴已应在道,企迟,适东五日,动静最差。速姑如复小胜,冀遂和耳,犹不甯。馀上下故常患反侧。此悉佳,涣之等白。(《淳化阁帖》三)


  ◎ 王徽之
  徽之字子猷,羲之第四子,为桓温大司马参军,又为桓冲车骑参军,後为黄门侍郎。


  
  ◇ 书


  得信,承更疾不减,忧灼甯可复言。吾便欲往,恐不见汝等。湖水泛涨不可渡,遂复隔绝。不然,寻已往彼,故遣疏知吾远怀,不具,徽之等告。(《淳化阁帖》三)
  ◎ 王操之


  操之字子重,羲之第五子,历侍中尚书、豫章太守。
  
  ◇ 书


  操之等白,得职(一作「识」。)婢书,慰意。知年光数问可不?不得姜顺消息,悬心。操之顿首。(《淳化阁帖》三)


  ◎ 王献之


  献之字子敬,羲之少子,为州主簿,秘书郎转丞,选尚新安公主。历谢安司徒,卫将军长史,除建威将军、吴兴太守,徵拜中书令,卒。安帝时,以后父追赠侍中,特进光禄大夫、太宰。谥曰宪。有集十卷。
  
  ◇ 为中书令启琅琊王为中书监表
  中书职掌诏命,固非轻才所能独任。自晋建国,尝命宰相参领。中兴以来,益重其任。故能王言弥徽,德音四塞者也。(《通典》二十一,《御览》二百二十引《晋书》。)


  
  ◇ 进书决表


  臣献之顿首言:臣年二十四,隐林下,有飞鸟,左手持纸,右手持笔,惠臣五百七十九字。臣未经一周,形势仿佛。其书文章不续,难以究识。後载周以兵寇充斥,道路修阻。乞食扬州市上,一老母姓沈字光姜,惠臣一餐。无以答其意,臣於匙面上作一夜字,令便市赁。近观者三,远观者二,未经数日,遂获千金。所有书决,谨别录投进,伏乞机务燕闲,留神披览,不胜万幸。臣献之顿首。(《墨池编》)


  
  ◇ 上疏议谢安赠礼


  故太傅臣安少振玄风,道誉洋溢。弱冠遐栖,则契齐箕皓;应运释褐,而王猷允塞。及至载宣威灵,强猾消殄。功勋既融,投韦高让。且服事先帝,眷隆布衣。陛下践阼,阳秋尚富,尽心竭智以辅圣明。考其潜跃始终,事情缱绻,实大晋之俊辅,义笃於曩臣矣。伏惟陛下留心宗臣,澄神於省察。(《晋书·王献之传》)
  
  ◇ 辞尚书令与州将书


  外出谓公私可安耳,勋赏既凑,亦已息望,但使明公不遗,有会不忘,亦何忧便饣委耶?民志不慕高,情不忘荣,恳恳祈[A15C],惟愿离今任耳,馀无所择。伏度朝恩,不过存愍故旧,使蓬茜与兰蕙齐荣耳。明诏爰发,恩已被矣,荣实厚矣,必何须拜而治,顺许而驰。今日君臣之际,差可得适愿乐也。若民有纤芥少裨圣化,亦当求自策效,而能临殊宠必欲免耶?思之实熟,万无此理,古来亦未有量力而致深罪者。蔡司徒立帝主於御床,诏驿数反,其不祗顺,正止於免黜耳。此外希不矜体者,违命诚为深愆,曲从实复过此。伏度天海容纳,必当哀许;仰凭仁眷,惟愿垂救。动成尘秽,转难为颜,乃欲觐谒,忽患齿痛,疼惨无赖,语迫罔知所厝,冒复启[A15C],谨草上呈。磬竭款实,谓为粗尽,一豪虚矫,神明殛之。若民可作尚书令,而使四海推恹者,亦人谁不堪。勋德盖世,尚当有让,况民凡鄙,而可寇窃耶?王怀祖先辈名流,作此职可谓佥允。桓宣武窥尚书门,犹言此中无人,固知当之未易也。刘既不便,弥不自宣。故寄之翰墨,益增繁忤。饥渴还旨,愿不作悠悠常诲耳。献之死罪,州民王献之呈。


  
  ◇ 与郗超书


  彦伯已入,殊足顿兴往之气。故知捶挞自难为人,冀小却当复差耳。


  
  ◇ 杂帖


  得诸慰意,吾故冀恶寻视汝,又告。(张彦远《法书要录》十。下皆同。)


  未复东近动静,驰情。昨即遣行,为不至耶。


  
  ◇ 如省


  二十三日献之问,得十九日书之间後何如?吾故劣,力不一一。王献之问。


  向闻游诸县作,今退念时事。(阙)览之後复慨然。
  五月二十日献之白,节过,感怀深至。念痛伤难胜。得五日告,知君转胜,甚慰甚慰。雨过,此复何如,想消息日平复也。谨仆近暴不佳,如恶气,当时极恶,赖即退耳,故虚劣。勿勿还不多,王献之白。


  知祖希佳,为慰慰,数不得书,其云至水门,增深款之。


  思想转思,省告,知君亦同。如今未知面期近远,此慨可言,惟深保爱。数音问,寻故旨,取君消息。


  适得元直二十三日疏,送白。今送十裹,似并犹堪敢,献之白。
  信明还,东有还书,愿送来,已今分明至著都上。


  慰之,吾故沈顿,思见之,故想时能问疾。得来先报之,不能得自致者。旨取车,王献之答。


  献之白,兄静息应佳,何以复小恶耶,伏想比消息,理尽转胜耳。宕石深是可疑事。兄喜患散,辄发痈热积,(案:「热积」《淳化阁帖》作势为积」。)乃不易。愿复更思,唯赖消息。献之内外极生冷,而心腹中恒无他。此一事是差,但疾源不得佳。(案:《阁帖》作「疾源不除,自不得佳」。)论事当随宜思之也。献之白。


  献之白,奉承问,近雪寒,患面疼肿,脚中更急痛。兼少下,甚驰情,转和佳。不审尊体复何如?得此诸患,小差不复思何如?幸能复散故镇益久药,何以不更将之?迟寻复旨,若献之弊於淡饣卞,饮得春风,气忄昏乱言,故欲热,复食酒,为腹可耳。献之白。
  献之白,承姊故常恶,不审得春气,复何如冬?驰情。馀安和至宁此故耳,献之白。


  育等可不,转思见之,知恩慕不中。


  忽动小行多,昼夜十三四起,所去多又风不差,脚更肿,转欲书疏,自不可已,惟绝叹於人理耳。二妹复平平,昨来山下差静,岐当还。知汝决欲来下,是至愿。然嫂当得供养,冀郡固有理。若宣城琅琊不果,南有空缺可作者,此信还具白。当与在事论,为不可须留者,便可决作来下记也。上方大枋,想汝不过数枋足。彼故当足合偶此耳,人方当粗足不果耳。可白。


  吾当托桓江州助汝,此不辨,得遣人船迎汝,当具东改(《阁帖》作「攻」。)枋,枋三四,吾小可。(《阁帖》有「者」字。)当自力芜湖迎汝,故可得五六十人。小枋诸谢当有,便是见今当语之大理尽此信还,一一白,胛痛不可堪,而比作书,欲不能成之。(已上并见《法书要录》)


  相过终无服日,凄切在心,未尝暂掇。一日临坐,目想胜风,但有感恸,当复如何?常谓人之相得,古今洞尽,此处殆无恨于怀,但痛神理与此而穷耳。尽此感深,殆无置处,常恨。况相遇之难,而乖其所同。省告,不觉灌(一作「产」。)流。既已往矣,亦复何言。献之。(《淳化阁帖》九,下皆同。凡《法书要录》已载者,不重出。)


  诸舍复何如,吾家多患忧,面以问慰情,不知可耳。承永嘉比复患下,上下诸疾患乃尔。ㄡ驰岂可怀,不审今复何如?更即平和耳,贞寿不成病不?鹅还,慰姊意。今已尝向发,分张诸怀可言,殊尝复忧悬。婢腹痛见差不?刘家疾患即差。秀已还也。


  诸女无日事,悬习,阮新妇何日至,慰姊耳。


  献之白,承姑比日复小进退,其尔不得一极和。忧悚犹深,不审以(一作「比」。)服散未?必得力耳。比ら相闻,故云恶,悬怀,使君数得书也。


  献之白,思恋触事弥至,献之既欲过馀杭,州将若比还亦,必视之,来月十左右便当发,奉兄无复日,比告何喻,愿复尽珍重理,献之白。
  献之白,节过岁终,众感缠心,伏惟同之。奉月初告,承极不平复,头眼半体恒恶,兄告说姊故殊黄瘦,忧驰可言。寒切,不审尊体复何如?眠食转进不?气力渐复充耳。迟复旨,告献之故尔。献之。


  愿馀上下安和,知婢日夕疏,慰意,育故羸,悬心。倪比健也。适奉永嘉去月十一日动静,故常患不宁。诸女无复消息,献之。


  再拜,夏节近,感思深惟,穷号崩绝,不可忍处。晴快,不审体中何似,食敢复多少,甚驰情。不审诸舍复何如?未复西动静不宁。此多患反侧,愿深宽勉,故承问。


  思恋,无往不慰,省告,对之悲塞。未知何日复得奉见?何以喻此心?惟愿尽珍重理。迟此信反,复知动静。


  十二月廿七日具疏,操之、献之再拜,岁尽无复日,感思兼怀不自胜,兄亦同之,奈何奈何?奉十二日告,承掾安和,慰驰情,姊三兄,诸患故尔不损,忧驰。睛快快,不审尊体并复何如?迟复来告,操之故平平,已再服散,冀得力。献之亦忘愦勿,谨拜疏不具。操之等再拜。(案此帖张溥本失载。)


  卫军犹未平和,而哀劳,殊未得尽消息理,常以不宁。仆射得散力,甚慰。表解台职不?知得恕,不复冠军告,悬企。


  献之白,不谓鄱阳一门,艰故至此。追寻悲惋,益不自胜。奈何奈何!政坐视其灭尽,使人悲熟。赖子高在此,不尔,无可成,献之。
  阮新妇免身,得雄,甚善。散骑殊常喜也。


  虽奉对积年,可以为尽日之欢,常苦不尽触颇之畅。方欲与姊极当年之疋,以之偕老,岂谓乖别至此。诸怀怅塞实深,当复何由日夕见姊耶?俯仰悲咽,实无已已。惟当绝气耳。


  夏日感思兼悼,切割心怀,痛当奈何奈何!得思道书,慰意。薄热,汝比各可不?吾并故诸恶劳,益勿勿。献之白疏。
  献之白,思恋转不可言,瞻近而未得奉见。但有叹塞,违诸信还具动静。献之。


  白,东告,具天宝疾患问,何其仓卒。乏子孙,常欣伦早成家,以此娱上下。岂谓奄失此女,愍惜深至,恻切心怀。更哀念当可为心。情愿不可保,使人惋惋悲,政当随事豁之耳。更先积弊,复有此痛心,不审不乃恶不?甚以忧驰。眠食复多少,愿遣无益,尽消息理。


  吾十一日发吴兴,违远兄姊,感恋无喻。庆等别不可言。比奉告,故多患。姊经感极顿,忧驰益深。适咨议十六日告,风疾,故尔反侧。馀可行未,东动静不宁。五(一作「吾」。)宜速吴与丞别兄进,犹恋罔,劳亦极恶,驰情。二女晚生皆佳。未复华姜疏,比来得直疏,故恶故足当视华也,汝儿女并可不?
  廿九日献之白,昨遂不奉,恨深。体中复何如?弟甚顿,勿勿不具。献之再拜。


  承服肾气丸,故以为佳。献之比服黄耆甚勤,平平耳。亦欲至十齐,当可知。


  得书为慰,吾先夜遂大得服汤酒,诸治渐折,故顿极难劳。知足下便去,不得面别,怅恨,深保爱。临书增怀,王献之。
  玄度时往来,以此为慰。兴公使适还数日,具都下问,人情所忧,良可叹息。诸从数问龄,前来经日,极为差。云仁祖欲请为军司,不知行不?


  慕容有易赖意耶。


  薄冷,足下沈痼,已经岁月,岂宜触此寒耶?人生禀气,各有攸处,想示消息。


  益部耆旧传令(一作「今」。)送,想催驱写取了,慎不可过淹留。吾去月从孙家求信,次顿尔频为乱反侧。饣易大佳,柳六惠言,饣易可常饵,亦觉有益耳。


  前告先以陈事意,必是更有家信,未知期说。见德远书所致人耶?何可足下今(此二字施释作「卒念」。)耶?


  一月廿九日告仲宗奉世诸儿,祸变无常。


  黄门陨背,哀痛摧剥,不自胜任,奈何奈何!及书感塞,文姑告。


  令外甥知罔,郗新妇更笃,忧虑深。


  可必不耳,企迟。此大都如常,秀顺至,慰意。顺心痛委顿憔劳,诸舍不能集会,深哽塞。仰料静婢,自常不和,知从事甚简,致此佳也。(已上并《淳化阁帖》九)


  消息亦不可不恒精以经心,向秋冷,疾下亦应防也。献之下断来,恒患头项痛,复小尔耳。(《淳化阁帖》十,下并同。案:此帖前有疾不损帖,与第六卷同。既编入羲之集,故此不录。)省前书,故有集聚意。当能果不?足下小大佳不?闻官前逼遣足下甚急,想以相体恕耳。足下兄子以至广州耶?当有得集理不?念悬心也耶。


  近与铁石共书,令致之。想久达,不得君问,以复经月,悬情岂可言。顷更寒不适,颇有时气,君须各可耳。迟旨问,仆大都小佳。然疾根聚在右髀,脚重痛不得转动,左脚又肿,疾侯极是不佳,幸食眠意事为复可可,冀非臧病耳。


  知铁石前往,快作乐。诸君善处世,一达于当年,不复过此。仆端坐将百日,为尸居解日耳,不知那得一散怀。何其相思之深,临书意塞。


  玄度来何迟,深令人忧悬耶!常谓有理,因祠监多感。足下事甚善,然所造极难。想足下每思先後公,(黄释作「卿」。)岂须言亲亲不已意耳。安石停此过半日,犹得一宿,送近道,所以致叹。(「送近下」七字,《阁帖》误在「当浦」下,依《大观帖》移正。)何物喻之,一十当浦阳。诸怀儿不可言,且不复得卿送,有诸叹,今此贪上道。


  平平,昨来山下差静,政当还。
  庆等已至也。鹅差不?甚悬心。宜道寻去,奴定西,诸分张少言。


  新妇服地黄汤来似减,眠食尚未佳,忧悬不去心。君等前所论事,想必及谢生,未还何尔?进退不可解,吾当书问也。


  鸭头丸故不佳,明当必集,当与君相见。


  不审阿姨所患得差否?极令悬恻。想东阳诸妹当复平安,不审顷者情事渐差耶?彼郡今载甚不能佳,不知早晚至,当遂至郡,深相望。
  豹奴此月惟省一书,亦不足慰怀。深悉足下情素耳。
  鄱阳书停诸舍,便有月未具散骑书。知情至,草草未发遣。奉去月问,承妇等复不能差,深忧虑耳。


  献之白,不审疾得损未,极忧。及更能出入未?前书云,至於散情,更疾苦疗得所,深喜慰,想必为问。敬和晚际似差耶?诸舍也能向诸弟各也。


  献之白,极热,敬惟府君此月内得书,来时几得问。希此消息,极闷闷。军中复如何,患脓不能溃,意甚无赖。君有好药,必时复与府中,多少极济事耶。


  承冠军故尔,不觉转胜。炙无所觉,忧驰深,汝憔悚可言。(案:九卷所载似有误字,故录此去彼。)
  服油得力,更能停敢面,只五六日停也,不至绝艰辛也。足下明当必果,想即日如何,深想忆。
  近奉阿姑告,知平安,极慰人意。献之遂不堪暑,气力恒忄,恐是恶风。大都将息,近似小却。


  白,承舍内分违,近豫遂就,难以喻痛济理。献之白。


  复面悲积,蕃首以不佳,耿耿。仆近动散委顿,虽转折犹忄然,发止尚以未定日,冀以言首,力还不复耳。


  还此,今有书,何以至,不知诸舍故多患,念劳以今差也。得领军书,故在风,丹杨书,常疾动,耿耿。亦足(一作「云」。)得翻阳近书为慰,丹杨疾者不果来,甚怅恨。


  得西问不,寝复云何?令人邑邑。具示。
  献之言,月终伏惟,哀伤不可任。不审尊体诸患复何如?悚息。谨言疏不备。献之言。


  东家尚未欲下李参军无政日有此议,能自来此,方寸无使闻上极不忄之事。献之顿首。


  八月十九日具疏,操之献之再拜:昨日诸愿悉达,奉上告慰,驰心极冷。不审尊体复何如?操之创故不差,常恶亦故尔愦愦。献之昨来复下,如欲作异,殊乏极。服石的丸,冀得力。谨上不具。操之等再拜。(案,此帖张溥本失载。)


  献之白,不审尊体复何如?昨夜眠多少?愿尽宽喻理,忧驰可复言,若得消息者。献之。


  更等承更恶,不审顷痊复不?必须散时,终得力耶:此药甚佳,想姊举体不能行履,服遂差。安西且无恙,府君屡有和,稀久滞行路,同人绝得此心,故当携其长幼,动静上下。知彼络绎有书,亦(《大观帖》作「示」。)不足以慰吾意耶?冬间必欲至足下所居,承使君明练,不谓渐有胜也。君数集聚,然其大都可耳,吾止於月半间耶?


  鄱阳归卿,承修东转有理,吾贤毕欲事,必俟胜欣(《阁帖》五作「欢」。)慰于怀耶?吾终权宜,至承今年饥馑,仰惟年支都乏绝,不谓乖又至於此耶?脚尚未差,极忧也。


  献之等再拜,不审海盐诸舍上下动静,比复常忧之。姊告无他事,崇虚刘道士鹅群并复归也。献之等当须向彼谢之。献之等再拜,敬祖日夕还山阴,与严使知(一释作「君」。)闻,颇多岁月。今属天寒,拟适远,为当奈何奈何。尔岂不令(一作「合」。)念姊,远路不能追求耶?(已上《淳化阁帖》十)


  献之死罪,授衣诸感悲情,伏惟哀慕兼恸。痛毒难居,见徐俊并使君书,承比极胜,但承此凶问,当复大顿耳。比日忧驰无复意,不审尊体云何?脚及可痛气,得此哀号何如?先大恶时炙创,特不堪此,不乃为患。眠食几许?使君今地,实难为识,然所以为识,政在此耳。当今可复使不万全,不愿其以多算难易,得之便自可,令不为因参耳。比者忉怛,当不可言,当不可言。献之死罪。


  兄伯萧索寡会,遇酒则酣畅忘反,乃自可矜。


  想彼悉佳,汝复见诸女不?此近下故尔耳。


  献之白,奉别告,承安和庆慰,极冷,不审尊体何如?献之比日如复小胜,因夜行忽复下,如欲作异。今服药,尽温燥理,冀当可耳。然异极都□得复小失和,卿恶亦不复得。妄近生冷,体气顿至此,令人绝叹。行有佳酒,便服。


  十二月割至不?中秋不复不得,想未复还恸理,为即甚省如何。然胜人何庆,等庆等大军。
  日寒凉,得告,承诸恶(阙)复炙极,尝惨痛悲灼。仆病正自不差,疾久自(阙)目深悲企甚积。既惨塞居疾,系以罪出二三不出职门。近疑所叙,似不□,益企恨,秋牵借请有人,当复叙耳。
  南中佳音一一,小慰解数月也。吾甚忧虑卿,君何如耶?献之。
  今送梨三百颗,晚雪,殊不能佳。
  镜湖澄澈,清流泻注,山川之美,使人应接不暇。



  
  ◇ 保母砖志


  即耶王献之保母,姓李名如意,广汉人也。在母家志行高秀,归王氏,柔顺恭勤。善属文,能草书,解释老旨趣。年七十,兴宁三年,岁在乙丑二月六日,无疾而终。仲冬既望,葬会稽山阴之黄冈下。殉以曲水小砚,交螭方壶,树双松于墓上,立贞石而志之,悲夫,后八百馀载,知献之保母宫于兹土者,尚□□焉。(《戏鸿堂帖》)


卷二十六   主目录   卷二十八
上一篇:千家诗 下一篇:全唐文

我要评论

道友名

联系我们:vgudao@gmail.com · 沪ICP备15020160号-1
Copyright © 2006 - 2018 【维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