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亭古道:首页 > 四库全书 > 全唐文 > 第01部 卷九十四



第01部 卷九十三   主目录   第01部 卷九十五

第01部 卷九十四


  
  ◎ 哀帝(二)
  
  ◇ 均文武俸料敕


  文武二柄,国家大纲;东西两班,官职同体。咸匡圣运,共列明廷,品秩相对於高卑,禄俸皆均於厚薄。不论前代,祗考本朝,太宗皇帝以中外臣寮,文武参用,或自军卫而居台省,亦由衣冠而秉节旄,足明於武列文班,不令分清浊优劣。近代浮薄相尚,凌蔑旧章,假偃武以修文,竞弃本而逐末。虽蓝衫鱼简,当一见而便许升堂;纵拖紫腰金,若非类而无令接席。以是显扬荣辱,分别重轻,遽失人心,尽隳朝体。致有今日,实此之由,须议改更,渐期通济。文武百官自一品以下,逐月所给料钱,并须均匀。数目多少,一般支给,兼差使诸道,亦依轮次差遣。既就公平,必期开泰,叶群情於天下,崇故事於国初。凡百臣庶,宜体朕怀。


  
  ◇ 皇太后册礼再改期敕
  朕获荷丕图,仰遵慈训,爰崇徽号,已定礼仪,冀申为子之心,以展奉亲之敬。昨所司定今月二十五日行皇太后册礼。再奉慈旨,以宫殿未停工作,蒸暑不欲劳人,宜改吉辰,固难违命。册礼俟修大内毕功日,所司以闻。


  
  ◇ 彗星见避正殿敕


  朕以冲幼,克嗣丕基,业业兢兢,勤恭夕惕。彗星谪见,罪在朕躬,虽已降赦文,特行恩宥,起今月二十四日後,避正殿,减常膳,以明思过。付所司。
  
  ◇ 贬裴枢崔远敕


  朕谬将眇质,叨荷丕图,常怀驭朽之心,每轸泣辜之念。谅於黜责,岂易施行。左仆射裴枢、右仆射崔远,虽罢机衡,尚居揆路,既处优崇之任,未伤进退之规。不能秉志安家,但恣流言谤国,颇兴物论,难抑朝章。须离八座之荣,尚付六条之政,勉思咎已,无至尤人。枢可责授朝散大夫登州刺史,远可责授朝散大夫莱州刺史,并委御史台催促出京,所在驰驿发遣。


  
  ◇ 妖星不见敕


  上天谪见,下土震惊,致夙夜之沈忧,恐生灵之多难。不居正殿,尽辍常羞,益务斋虔,以申禳祷。果致元穹覆,孛彗消除,岂罪己之感通,免贻人於灾。式观陈奏,深慰诚怀。


  
  ◇ 诛裴枢等敕


  责授陇州司户裴枢,琼州司户独孤损、白州司户崔远、濮州司户陆、淄州司户王溥、曹州司户赵崇、濮州司户王赞等,皆受国恩,咸当重任。罔思罄竭,唯贮奸邪,虽已谪於遐方,尚难宽於国典。委御史台差人所在州县各赐自尽。


  
  ◇ 贬裴贽李煦敕


  君臣之间,进退以礼,矧於求旧,欲保初终,苟自掇於悔尤,亦须行於黜责。特进守司空致仕上柱国河东县开国公食邑二千户裴贽,早以公望,常践台司,靡闻竭力以匡时,每务养恬而避事。洎从请老,不谓无恩,合慎枢机,动循规矩,虽云勇退,乃有後言,自为簿从之酋,颇失人臣之礼。谪居郡掾,用正朝纲,尚谓从轻,所宜自咎。可责授青州司户。刑部郎中李煦可莱州司户。


  
  ◇ 贬敬沼敕


  卫尉少卿敬沼,是裴贽之甥,常累於舅。或以明经挠文柄,或以私事窃化权。贽已左迁,尔又何逭?可贬徐州萧县尉。


  
  ◇ 停贡橄榄敕


  禹别九州,秦分百郡,勉务随方之职,须资利物之源。朕所以鄙酱於汉朝,慕菁茅於周室,用为儆戒,以省征徭。福建一道,远在海隅,尝勤土贡,每年所进橄榄子,颇甚劳役往来。本因阉竖生长瓯闽,自为耽爱,率令供进,以为定规。况非荐熟之珍,仍异厥包之礼,虽彰忠荩,无济阙如。每年但供进腊面茶外,不要进奉橄榄子。永为常例。


  
  ◇ 令张全义摄行太尉中书令敕


  汉代元勋,邓禹冠诸侯之上;晋朝重位,王导居百辟之先。皆道著匡扶,功宣寰宇,其於崇宠,迥异等伦。朕获以眇躬,重兴丕运,凡关制度,必法旧章,实仗勋贤,永安宗社。副元帅梁王正守太尉中书令,忠武军节度使河南尹张全义亦正守中书令,俱深倚注,咸正台衡。其朝廷册礼,告祀天地宗庙,其司空则差官摄行,太尉、侍中、中书令即宰臣摄行。今太尉副元帅任冠藩垣,每遇行礼之时,或不在京国,即事须差摄太尉行事。全义见居阙下,任正中枢,不可更差别官又摄中书令事。其太尉官,如梁王朝觐在京,便委行事,如却赴镇,即依前摄行。所合差中书令,便委全义以本官行礼。其侍中、司空、司徒即临时差官。付所司。
  
  ◇ 放司空图还山敕


  前大中大夫尚书兵部侍郎赐紫金鱼袋司空图,俊造登科,朱紫升籍,既养高以傲代,类移山而钓名。志乐漱流,心轻食禄。匪夷匪惠,难居公正之朝;载省载思,当徇幽栖之志。宜放还中条山。


  
  ◇ 奖朱全忠收荆襄敕


  梁王躬临貔武,收复荆、襄,拔岘首若转丸,平荆门如沃雪,连收两镇,并走二凶。乃眷勋庸,载深嘉注,宜赐诏奖饰。
  
  ◇ 禁论认洛阳田宅敕
  洛城坊曲内,上有朝臣诸司宅舍,经乱荒榛。张全义葺理已来,皆已耕垦,既供军赋,即系公田。或恐每有披论,认为世业,须烦按验,遂启幸门。其都内坊曲及畿内已耕植田土,诸色人并不得论认。如要业田,一任买置。凡论认者,不在给还之限。如有本主元自差人勾当,不在此限。如荒田无主,即许识认。付河南府。


  
  ◇ 改卜郊敕


  先定此月十九日亲礼南郊,虽定吉辰,改卜亦有故事。宜改取来年正月上辛。付所司。


  
  ◇ 五日听朝敕


  汉宣帝中兴,五日一听朝,历代通规,就为常式。近代不循旧仪,辄隳制度,既奸邪之得计,致临视之失常,须守旧规,以循定制。宜每月只许一、五、九日开延英,计九度。其入阁日,仍於延英日一度指挥;如有大段公事,中书门下具榜子奏请开延英,不计日数。付所司。


  
  ◇ 禁宫人擅出内门敕


  宫嫔女职,本备内任,近年以来,稍失仪制。宫人出内宣命,き御参随视朝,乃失旧规,须为永制。今後每遇延英坐朝日,只令小黄门祗候引从,宫人不得擅出内门,庶循典仪,免致纷杂。


  
  ◇ 追戮蒋元晖敕


  蒋元晖身居密近,擅弄威权,鬻爵卖官,聚财营第,而包藏悖逆,稔浸奸邪。虽都市己处於极刑,而屈法尚慊於众怒,更示焚弃之典,以惩显负之踪。宜追削为凶逆百姓,仍委河南府揭尸於都门外,聚众焚烧。


  
  ◇ 追废皇太后何氏敕


  皇太后位承坤德,有愧母仪。近者凶逆诛夷,宫闱词连丑状,寻自崩变,以谢万方。朕以幼冲,君临区宇,虽情深号慕,而法难徇私,勉循秦汉之规,须示追降之典。其遣黄门收所上皇太后宝册,追废为庶人,宜差官告郊庙。


  
  ◇ 停郊祀敕


  朕以谬荷丕图,礼合亲竭郊庙,先定来年正月上辛用事。今以宫闱内乱,播於丑声,难以惭恧之容,入於祖宗之庙。其年年上辛亲谒郊庙宜停。


  
  ◇ 责授张廷范等敕


  太常卿张廷范、太常少卿裴间、温銮、祠部郎中知制诰张茂枢等,蒋元晖在枢密之时,与柳璨、张廷范共为朋扇,日相往来,假其游宴之名,别贮倾危之计。苟安重位,酷陷朝臣,既比阴谋,难宽大辟。柳璨已从别敕处分,廷范可责授莱州司户。裴间等常同聚会,固共包藏,间可青州北海尉,銮临淄尉,茂枢博昌尉,并员外置。


  
  ◇ 诛张廷范等敕


  张廷范性惟庸妄,志在回邪,不能保慎宠荣,而乃包藏凶险。密交柳璨,深结元晖,昼议宵行,欺天负地。神祗共怒,罪状难原。宜除名,委河南府於都市集众,以五车分裂。温銮、裴间、张茂枢并除名,委於御史台所在赐自尽。柳璨弟、,送河南府决杀。


  
  ◇ 赐柳璨自尽敕


  密州司户柳璨,交通悖逆,背负明恩。每稔祸於偷安,欲危人而自固,罔知畏惮,惟肆奸回。既凶恶以贯盈,实朝野而共怒。况复聚贪爵秩,恣逞威权。据其狡猾之端,须降诛锄之命。宜降名,配崖州长流百姓,委御史台差人所在赐自尽。


  
  ◇ 册吴王钱Α敕


  定乱安国功臣镇海镇东军节度浙江东西道观察处置等使淮南东面行营招讨营田安抚两浙盐铁制置发运等使开府仪同三司守侍中兼中书令杭越两州刺史上柱国吴王食邑九千户实封五百户钱Α,总临两镇,早立殊功,抚制三吴,久闻异政。一荣封爵,再换星霜,盖缘道路阻艰,遂致册书留滞。近者潭洪水陆,并已通流,元勋举议,请行典礼,冀免稽於制命,俾速远於朝恩。须议施行,实为允当。明甄酬之宠,谐佥属之情。其所封吴王策礼,宜令所司择日,备礼册命。


  
  ◇ 明经科准常例送礼部敕
  取士之科,明经极重,每年人数,已有旧规,去夏虽举条流,盖虑所司逾滥。今者国子监既有闻奏,河南府亦具陈论,不念远人,何以诱进?只在乎升降之际,切务公平,又何必解送之时,便为沙汰。将免遗才之叹,须开积善之门,特改旧条,俾循往例。国子监河南府所试明经,并依准常例解送礼部。所放人数,亦许酌量施行,但不得苟徇属求,遂致侥幸。兼下诸道准此。
  
  ◇ 允增贡举额数敕
  朝廷取士之科,每岁择才之重,必资艺实,以副勤求。或来自远途,或久稽乡荐。今年就试,多有屈人。所司奏论,是宜俞允。苟叶无私之道,俾开振滞之门,切在精详,伫观公当。其礼部所放进士,於旧年人数外,宜令更添两人。


  
  ◇ 停戎昭军额敕


  天二年九月二十二日,於金州置戎昭军,割均、房二州为属郡。比因冯行袭叶赞元勋,克宣丕绩,用奖济师之效,遂行割地之权。今命帅得人,畴庸有秩,其戎昭军额宜停。其均、房二州,却还山南东道收管。


  
  ◇ 停忠义军额敕


  襄州近因赵匡凝作帅,请别立忠义军额,既非往制,固是从权。忠义军额宜停废,依旧为山南东道节度使。


  
  ◇ 令崇勋殿候对敕


  贞观大殿,朝廷正衙,遇正至之辰,受群臣朝贺。比来视朔,未正规仪。其入阁,自今後宜令宰臣文武百寮,於崇勋殿候对。付所司。


  
  ◇ 黜王震敕
  震就列朝行,守官宗寺,俄从私便,久去上京,既稍失於规程,宜特示於黜免。勒停见任,并落下袭封。
  
  ◇ 停河南监牧诸司敕
  牛羊司牧管御厨羊,并乳牛等御厨物料,元是河南府供进,其肉便在物料数内,续以诸处送到羊,且令牛羊司逐日送纳。今知旧数已尽,官吏所繇多总逃去。其诸处续进到羊,并旧管乳牛,并送河南府牧管。其牛羊司官吏并宜停废。
  
  ◇ 奖王茂章敕


  王茂章能分逆顺,舍彼狂迷。弃杨渥之乱邦,不同奸险;投钱Α之巨镇,思贤良。既明向国之心,颇见立身之道,元戎所荐,义节昭然,须行激劝之规,用示奖酬之宠。宜授金紫光禄大夫检校太保兼御史大夫。


  
  ◇ 禅位册文


  皇帝若曰:咨尔天下兵马元帅相国总百揆梁王,朕每观上古之书,以尧舜为始者,盖以禅让之典,垂於无穷。故封泰山,禅梁父,略可道者七十二君,则知天下至公,非一姓独有。自古明王圣帝,焦思劳神,惴若纳隍,坐以待旦,莫不居之则兢畏,去之则逸安。且轩辕非不明,放勋非不圣,尚欲游於姑射,休彼太庭。矧乎历数寻终,期运久谢,属於孤藐,统御万方者哉!况自懿祖之後,嬖幸乱朝,祸起有阶,政渐无象。天纲幅裂,海水横流,四纪於兹,群生无庇。洎乎丧乱,谁其绥。洎於小子,粤以幼年,继兹衰绪。岂兹冲昧,能守洪基?惟王明圣在躬,体於上哲。奋扬神武,戡定区夏,大功二十,光著册书。北越阴山,南逾瘴海,东至碣石,西暨流沙,怀生之伦,罔不悦附。矧予寡昧,危而获存。今则上察天文,下观人愿,是土德终极之际,乃金行兆应之辰。况十载之间,彗星三见,布新除旧,厥有明徵。讴歌所归,属在睿德。今遣持节银青光禄大夫守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张文蔚等贲皇帝宝绶,敬逊於位。於戏!天之历数在尔躬,允执其中,天禄永终。王其祗显大礼,享兹万国,以肃膺天命。


第01部 卷九十三   主目录   第01部 卷九十五
上一篇:全晋文 下一篇:敦煌变文集新书

我要评论

道友名

联系我们:vgudao@gmail.com · 沪ICP备15020160号-1
Copyright © 2006 - 2018 【维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