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亭古道:首页 > 四库全书 > 全唐文 > 第06部 卷五百八十八



第06部 卷五百八十七   主目录   第06部 卷五百八十九

第06部 卷五百八十八


  
  ◎ 柳宗元(二十)


  
  ◇ 唐相国房公德铭之阴


  天子之三公称公,王者之后称公,诸侯之入为王卿士亦曰公。有上封,其臣称之曰公。尊其道而师之,称曰公。楚之僭,凡为县者皆曰公。古之人通谓年之长老曰公。故言三公若周公、召公,王者之后若宋公,为王卿士若卫武公、虢文公、郑桓公。其臣称之,则列国皆然。师之尊若太公。楚之为县者若叶公、白公。年之长老若毛公、申培公。而大臣罕能以姓配公者,虽近有之,然不能著也。唐之大臣以姓配公最著者曰房公。房公相玄宗,有劳于蜀,人咸服其节;相肃宗,作训于岐,人咸尊其道。惟正直慈爱以成于德。用是进退,所居而事理辩,所去而人哀号。理袁人,袁人不胜其怀。为文士赵郡李华铭公之德。乱,故不克立。


  今刺史太原王涯嘉公之道犹在乎人,袁人不忘公之道,为之刻石。且曰:「州之南有亭,曰需宴亭,公之为也,人之思也。」乃增饰栋宇,即而立焉。州人大悦,咸会陨涕,言曰:「昔公以周召之德,微子之仁,有土封以为卿士,道为三公,德为国师,年为元老。尝为县,县怀其化;至于州,州濡其泽。凡我子孙,罔不戴慕。」盛德之词,文而不刻。更刺史数十,莫克兴起,乃卒归于王公。王公尝以机密匡天子于禁中,承公之道,刺于我邦,由公之理。又能尊公之德,起遗文以昭前烈,则其入为卿士三公也,孰曰不宜?吾惧其去我也遽,愿书于铭之阴,用永表于邦之良政。
  
  ◇ 故御史周君碣


  有唐贞臣汝南周氏,讳某字某。以谏死,葬于某。贞元十二年,柳宗元立碣于其墓左。在天宝年,有以谄谀至相位,贤臣放退。公为御史,抗言以白其事,得死于墀下,史巨书之。公死,而佞者始畏公议。於!古之不得其死者众矣。若公之死,志匡王国,气震奸佞,动获其所,斯盖得其死者与!公之德之才,洽于传闻,卒以不试,而独申其节,犹能奋百代之上以为世轨者也。若令生于定、哀之间,则孔子不曰『未见刚者」;出于秦楚之后,则汉祖不曰「安得猛士」。而存不及兴王之用,没不遭圣人之叹,诚立志者之所悼也。故为之铭。铭曰:


  忠为美,道是履。谏而死,佞者止。史之志,石以纪,为臣轨兮。


  
  ◇ 国子司业阳城遗爱碣(并序)
  四年五月,皇帝以银印赤级,即隐所起阳公为谏议大夫。后七年,廷诤恳至,累日不解,帝尤嘉异,迁为国子司业。旌直优贤,道光师儒。又四年,九月己巳,出拜道州刺史。太学生鲁郡李季傥、庐江何蕃等百六十人,投业奔走,稽首阙下,叫阍吁天,愿乞复旧。朝廷重更其事,如己已诏。翌日,会徒北向如初。行至延喜门,公使追夺其章,遮道愿罢,遂不果献。生徒嗷嗷,顾盼徘徊。昔公之来,仁风扇扬。暴忄敖革面,柔软有立。听闻嘉言,乐甚钟鼓。瞻仰德宇,高逾嵩岱。及公当职施政,示人准程。良士勇善,伪夫去饰。惰者益勤,诞者益恭。沉酗腆酒,斥逐郊遂。违亲三岁,罢退乡党。令未及下,乞归就养者二十余人。礼顺克彰,孝弟以兴。则又讲贯经籍,俾达奥义。简习孝秀,俾极儒业。冠屦裳衣,由公而严。进退揖让,由公而仪。公征甚遐,吾党谁师?遂相与咨度署吏,布告诸儒。愿立贞珉,侔高状明。乃访于学古之士,纪公名字,垂宪于后。


  公名城,字亢宗,家于北平,隐于条山。惟公端粹冲和,高嶷懿醇,道德仁明,孝爱友悌,薰袭里,布闻天下。守节贞固,患难不能迁其心;怡性坦厚,荣位不足动其神。为司谏,义震于周行;为司业,爱加于生徒。宜乎立石,俾后是宪。其词曰:


  惟兹阳公,履道葆醇。爰初隐声,覆篑基仁。德充而形,乃作谏臣。抗志励义,直道是陈。帝求师儒,贰我成均。开朗蒙滞,宣明德教。太和潜布,元机密照。群生闻礼,后学知孝。进退作则,动言是效。匪公之轨,人用奚蹈。粗厉贪氵,待公顺之。欺伪谲诈,待公信之。少年申申,咸适其宜。夏楚废弛,尊严而威。公褒其良,俾升于堂。癯者既肥,荣加兖衣。公弃不用,惩咎内讼。既讼于内,犹公之诲。匪仁孰亲,匪德孰尊。今公于征,孰表儒门。生徒上言,稽首帝阍。谓天盖高,曾莫我闻。青衿涕濡,阗街盈衢。远送于南,望慕踟蹰。立石书德,用扬懿则。呜呼斯文,遗爱罔极。


  
  ◇ 唐故给事中皇太子侍读陆文通先生墓表


  孔子作《春秋》千五百年,以名为传者五家,今用其三焉。秉觚牍,焦思虑,以为论注疏说者百千人矣。攻讦狠怒,以词气相击排冒没者,其为书,处则充栋宇,出则汗牛马,或合而隐,或乖而显。后之学者,穷老尽气,左视右顾,莫得而本。则专其所学,以訾其所异,党枯竹,护朽骨,以至于父子伤夷。君臣诋悖者,前世多有之。甚矣,圣人之难知也!有吴郡人陆先生质,与其师友天水啖助洎赵匡,能知圣人之旨。故《春秋》之言,及是而光明。使庸人小童,皆可积学以入圣人之道,传圣人之教,是其德岂不侈大矣哉!


  先生字某,既读书,得制作之本,而获其师友。于是合古今,散同异,联之以言,累之以文。盖讲道者二十年,书而志之者又十余年,其事大备,为《春秋集注》十篇,《辩疑》七篇,《微指》二篇。明章大中,发露公器。其道以圣人为主,以尧舜为的,包罗旁魄,胶葛下上,而不出于正。其法以文武为首,以周公为翼,揖让升降,好恶喜怒,而不过乎物。既成,以授世之聪明之士,使陈而明之,故其书出焉,而先生为巨儒。用是为天子诤臣尚书郎国子博士给事中皇太子侍读,皆得其道。刺二州,守人知仁。永贞年,侍东宫,言其所学,为《古君臣图》以献,而道达乎上。是岁,嗣天子践阼而理,尊优师儒,先生以疾闻,临问加礼。某月日,终于京师,某月日,葬于某郡某里。


  呜呼!先生道之存也以书,不及施于政;道之行也以言,不及睹其理。门人世儒,是以增恸。将葬,以先生为能文圣人之书通于后世,遂相与谥曰文通先生。后若干祀,有学其书者过其墓,哀其道之所由,乃作石以表碣。


  
  ◇ 先侍御史府君神道表


  呜呼!先君之墓,仲父殿中君志焉。孤宗元不敢称道先德,然而无以昭于外者,用敢悉取仲父之所陈而系其辞,刻兹石表。


  先君讳镇,字某。六代祖讳庆,后魏侍中平齐公。五代祖讳旦,周中书侍郎济阴公。高祖讳楷,隋刺济、房、兰、廓四州。曾伯祖讳,字子燕,唐中书令。曾祖讳子夏,徐州长史。祖讳从裕,沧州清池令。皇考讳察躬,湖州德清令。世德廉孝,于河浒,士之称家风者归焉。


  先君之道,得《诗》之群,《书》之政,《易》之直方大,《春秋》之惩劝,以植于内而文于外,垂声当时。天宝末,经术高第。遇乱,奉德清君夫人载家书隐王屋山。间行以求食,深处以修业,作《避暑赋》。合群从弟子侄讲《春秋左氏》《易王氏》,ぅぅ无倦,以忘其忧。德清君喜曰:兹谓遁世无闷矣。乱有间,举族如吴,无以为食。先君独乘驴无僮御以出,求仁者冀以给食。尝经山涧,水卒至,流抵大壑,得以无苦。被濡涂以行无愠容,观者哀悼而致礼加焉。季王父六合君忤贵臣,死于吏舍,犹鞫其状。先君改服徒行,逾四千里,告于上,由是贷其问。


  既而以为天子平大难,发大号,且致太平。人罹兵戎,农去耒耜,宜以时兴太学,劝耦耕,作《三老五更议》《田书》,斋沐以献。道不果用。授左卫率府兵曹参军。尚父汾阳王居朔方,备礼延望,授左金吾卫仓曹参军,为节度推官,专掌书奏,进大理评事。以为刑法者军旅之桢干,斥候者边鄙之视听,不可以不具。作《晋文公三罪议》《守边论》,议事确直,世不能容。表为晋州录事参军。晋之守,故将也,少文而悍,酣嗜杀戮,吏莫敢与之争,先君独抗以理,无辜将死,常以身笞,拒不受命。守大怒,投几折箦,而无以夺焉。以为自下绳上,其势将殆,作《泉竭木摧诗》。终秉直以免于耻,调长安主簿。居德清君之丧,哀有过而礼不逾,为士者咸服。服既除,常吏部命为太常博士。先君固曰:「有尊老孤弱在吴,愿为宣城令。」三辞而后获,徒为宣城。四年作阌乡令。考绩皆最,吏人怀思,立石颂德。迁殿中侍御史,为鄂岳沔都团练判官。元戎大攘狡虏,增地进律,作《夏口破虏颂》。后数年,登朝为真,会宰相与宪府比周,诬陷正士,以校私仇。有击登闻鼓以闻于上,上命先君总三司以听理,至则平反之。为相者不敢恃威以济欲,为长者不敢怀私以请间,群冤获宥,邪党侧目,封章密献,归命天子,遂莫敢言。逾年,卒中以他事,贬夔州司马。作《鹰诗》。居三年,丑类就殛,拜侍御史。制书曰:「守正为心,疾恶不惧。」先君捧以流涕,曰:「吾惟一子,爱甚,方谪去至蓝田,诀曰:『吾目无涕。』今而不知衣之濡也,抑有当我哉!」作《喜霁之歌》。副职持宪,以正经纪。


  贞元九年,宗元得进士第。上问有司曰:「得无以朝士子冒进者乎?」有司以闻。上曰:「是故抗奸臣窦参者耶!吾知其不为子求举矣。」是岁五月十七日,终于亲仁里第,享年五十五。七月某日,葬于万年县栖凤原。后十一年,宗元由御史为尚书郎。天子行庆于下,申命崇赠,而有司草创颇缓。会宗元得罪,遂寝不行。
  太夫人范阳卢氏,某官某之女,实有全德,为九族宗师。用柔明勤俭以行其志,用图史箴诫以施其教,故二女之归他姓,咸为表式。太夫人既授封河东县太君,会册太上皇后于兴庆宫。既乃宗元贬秩为永州司马,奉侍温清,未尝见忧。元和元年五月十五日,终于州之佛寺,享年六十八。


  呜呼!宗元不谨先君之教,以陷大祸,幸而缓于死。既不克成先君之宠赠,又无以宁太夫人之饮食,天殛荐酷,名在刑书。不得手开元堂以奉安,罪恶益大,世无所容。尚顾嗣续,不敢即死。支缀气息,以严邦刑。大惧祭祀之无主,以忝盛德。敢用特牲,昭告神道,号叫万里,以毕其辞云。


  
  ◇ 先君石表阴先友记


  袁高,河南人。以给事中敢谏争。贞直忠蹇,举无与比。能使所居官大,再赠至礼部尚书。


  姜公辅,为内学士,以奇策取相位。好谏诤,免。后以罪贬为复州刺史,卒。


  齐映,南阳人。为相。以文敏显用。


  严郢,河南人。刚厉好杀,号忠能。为京兆、河南尹,御史大夫。善举职,为邪险构扇,以贬死。


  元全柔,河南人。气象甚伟,好以德报怨,恢然者也。为大官,有土地,入为太子宾客。


  杜黄裳,京兆人,宏大人也,善言体要,为相,有墙仞,不佞,以谋克蜀,加司空,出为河中节度。


  刘公济,河间人。厚宽硕大,与物无忤。为渭北节度,入为工部尚书,卒。


  杨氏兄弟者,宏农人。皆孝友,有文章。凭,由江南西道入为散骑常侍。凝以兵部郎中卒。凌以大理评事卒,最善文。


  穆氏兄弟者,河南人。皆强毅仁孝。赞,为御史中丞。提佞幸得贬。后至宣池歙处置使,卒。质,为尚书郎。以侍御史内供奉卒。最善文。


  皇甫政,河南人。有威仪。由浙东廉使为太子宾客。


  裴枢,同郡人。为御史。天子以隐罪诛吏,枢顿首愿白其状,以故贬。后为尚书郎。


  李舟,陇西人。有文学,俊辨,高志气。以尚书郎使危疑反侧者再,不辱命。其道大显。被谗妒,出为刺史,废痼卒。


  李,江夏人。果检自负,嶷然善为官。为御史中丞、京兆尹、凤翔节度。


  梁肃,安定人。最能为文,以补阙修史。侍皇太子。卒,赠礼部郎中。


  陈京,泗上人。始为谏官,数谏诤。有内行,文多诂训。为给事中。上方以为相,会惑疾,自刃,废痼卒。


  韩会,昌黎人。善清言,有文章,名最高。然以故多谤。至起居郎,贬官,卒。弟愈,文益奇。
  许孟容,吴人。读书为文口辩。为给事中,尝论事。由太常少卿为刑部侍郎。


  李觌,陇西人。行义甚修。至刑部郎中,卒。故与先君为三司者也。其大理者曰杨。无可言,犹以狱直为御史。


  字文邈,河南人。有文,谨悫人也。为御史中丞,龊龊自守。然以直免官,复为刺史,卒。


  袁滋,陈郡人。善篆书,文敏不竞。为相,出使辱命,贬刺史。复为义成军节度,卒。


  卢群,范阳人。杂博,多所许与。使反侧之地,天子以为任事。为义成军节度,卒。


  崔损。清河人。畏慎,为相,无所发明。然不害物。天子独爱幸,以损为长者。


  郑余庆,荥阳人。再为相。始天下皆以为长者,及为大官,名益少。今为尚书、河南尹,无恙。


  郑利用,余庆从父兄也。真长者。由大理少卿为御史中丞,复由中丞为大理少卿。
  李益,陇西姑臧人。风流有文词。少有僻疾,以故不得用。年老常望仕,非其志,复为尚书郎。
  王纾,其弟绍,太原人。绍得幸德宗,为尚书,在宰相之右。今为徐泗节度。纾有学术,鲁直,为尚书郎。
  路泌,河南人。以尚书郎使西戎。留戎中,度今已年八十余。既和戎,十五年不得归,无为言者。
  虞当,会稽人。为郭尚父从事,终沔州刺史。以信闻。


  贾,长乐人。善士也。为校书郎,卒。弟全,至御史中丞。


  赵需,天水人。┦々儒士也,有名。至兵部郎中,卒。


  张式,南阳人。


  张莒,常山人。


  张惟俭,宣城当涂人。皆善言谑。式至河南尹。莒,邓州刺史。惟俭和州刺史。


  奚陟,江都人。柔敏。至吏部侍郎。世谓陟善宦。然其智足以自处也。


  卢景亮,涿人。有志义,多所激发。为谏官,奏书如水赴壑。坐贬,废弃甚久。至顺宗时,为尚书郎,升中书舍人,卒。
  杨於陵,宏农人。善吏,敏秀者也。为中书舍人、京兆尹。
  张因,某人。举诏策为长安尉。愿去官为道士,甚有名。以其弟回降封州,曰:「吾老矣,必死。」回也哭而行。遂死封州。


  高郢,渤海人。有文章规矩自立者,不干贵幸。以太常为相,罢居尚书。


  唐次,北海人。有文章学行义甚高。以尚书郎出为刺史,屏弃。永贞中,召以为中书舍人。道病,去长安七十里,死传舍。


  苗拯,上党人。有学术,峭直。以谏议大夫漏泄省中语,贬万州,卒。


  柳氏兄弟者,先君族兄弟也。最大并,字百存。为文学,至御史。病瞽遂废。次中庸、中行,皆名有文。咸为官,早死。


  柳登、柳冕者,族子也。自其父芳,善文史,与冕并居集贤书府,冕文学益健,颇躁。自吏部郎中出为刺史。至福建廉使,卒。登晚仕至尚书郎、秘书少监。


  薛丹,同郡人。至尚书郎。


  吕牧,东平人。由尚书郎刺泽州,卒。


  崔镇,清河人。至检校郎官。子群,为右补阙,赠给事中。


  房启,河南人。善清言。由万年令为容州经略。


  于申,河南人。至尚书郎。


  常仲孺,河南人。今为谏议大夫。


  苏弁,武功人。好聚书,至三万卷。与先君通书。以户部侍郎贬,复为刺史。


  崔稹,博陵人。善言名理。为御史尚书郎。
  郑元均,荥阳人。强抗,少所推让,然以此多怨,困不得位。


  辛恽,陇西人。有史学。


  韩衡,昌黎人。善士。
  陈众甫,梓潼人。高志气。


  薛伯高,同郡人。好读书,号为长者。后至尚书卒。


  张宣力,清河人。儒善。后表其名去「力」,但为宣。自元均至宣力,皆没没无显仕者。
  孤宗元曰:先君之所与友,凡天下善士举集焉。信让而大显,道博而无杂。今之世言交者以为端。敢悉书所尤厚者,附兹石以铭于背如右。


  
  ◇ 故殿中侍御史柳公墓表
  唐贞元十二年二月庚寅,葬我殿中侍御史河东柳公于万年县之少陵原。公讳某,字某,邑居于虞乡。曾王父某官,王父某官,皇考某官。奕世馀庆,丛而未稔。济德流祉,其后宜大。秀而不实,为善者惑。呜呼哀哉!


  惟公敦柔峻清,恪慎端庄。进止威仪,动有恒常。英风超伦,孤厉贞方。居室孝悌,与人信让。当职强毅,游刃立断。自少耽学,颇工为文。既穷日力,又继以夜。乡里推择,敦迫上道。乃与计偕,来游京师。观艺灵台,贡文有司。射策合程,遂冠首科。休有令问,群士羡慕。居数年,授河南府文学。教励生徒,选择贡士。儒党相贺,庶人观礼。秩满,渭北节度使延为参佐,总齐军政,甚获能称,加太常寺协律郎。既丧主师,罢归私室。方将脱遗纷埃,退与道俱。冲漠保神,优柔隶儒。四方闻风,交驰鹄书。载笔乘轺,乃作参谋。出入朔方,陪佐戎车。迁大理评事,又加章绶。朱裳银印,宗党有耀。权略密勿,潜机埋照。完彼亭堡,时其讲教。实从我谋,邻国是效。改度支判官,转大理司直。出纳府库,颁给军食。下无仇敛,黔首休息。月校岁会,莫不如画。库丰财羡,制成计得。又迁殿中侍御史度支营田副使。分阃之寄,参制其半。柔以仁抚,刚以义断。戎臣坐啸,公堂无事。朝端延首,方待以位。既而禄不及伐冰,政不获专达,以其年正月九日遇疾,终于私馆,享年五十。呜呼痛哉!奔骥骋力,中途足。高鸿轻举,在云坠翼。凡我所知,哀恸无极。本道节度尚书朔宁王张公,震悼涕慕,不任于怀。临遣牙将试殿中监李辅忠监备凶礼,赙甚厚。行军司马侍御史韦重规等,匍匐救助,事用无阙。丹素车,归于上京。撰期定宅,莫有愆素。故友诸生,宗人外姻,号恸会葬,哀礼咸申。克窆元堂,掩坎广轮。顾盼无依,徘徊增哀。愿勒休声,延垂后贤。于是汝南周君巢等,相与琢石书德,用图不朽。文曰:


  抱元淳,禀粹和。既强毅,又柔嘉。登仪曹,耀文章。司学徒,儒风扬。自渭北,佐朔方。戎政闲,黔首康。冠惠文,垂朱裳。才不施,天茫茫。刊乐石,篆遗德。延休烈,垂宪则。于万年,长无极。


  
  ◇ 故宏农令柳府君坟前石表辞


  少陵原柳氏之大墓,唐贞元十九年某月日,孤某奉其先府君洎夫人之丧于其位。由新墓而南若干步,曰高祖王父兰州府君讳某字某之墓。又东若干步,曰曾祖王父州府君讳某之墓。西若干步,曰祖王父司议郎府君讳某之墓。咸异兆而相望。昭穆之有位序,壤树之有丰杀,皆如律令。
  府君讳某,字某,由父任为太庙斋郎、更许昌、阳武、伊阙、华原尉,王屋丞,汝阴令。为宏农二年,推其诚心,裕于其人。辟土生谷,若有天相之道。衣食给足,故人不札夭;教厉明具,故俗不争夺。遂以治于太和,事理克彰。刺史卢杞加礼褒旌,考绩绝尤。推君之政,风于下邑。命为吏部尚书郎。庾河南受命黜陟,状君理绩殊异,宜升天朝,帝有叹焉。方图优升,命用不长,年五十五,建中二年某月日,卒于官。以其素廉,家之蓄不足以充凶事,遂殡于是邑。仍会危难,至于今乃克返葬。孤某,尝为黔州录事参军,今无禄仕,而志不敢缓。初,公娶司农少卿京兆韦山之孙泾阳主簿回智之女,德容温良,大历二年某月日,卒于越而假葬焉。孤某,徒行自越,举夫人之丧至于虢,举宏农君之丧,咸至于墓,窆焉。既窆,立石表于坟前,示后之人以无忘孝敬。


  呜呼!世有难仕于外而葬其族者鲜矣。孝子之心,有待驷马五鼎而卒不至者焉。若今之杀衣黜食,寒妻子,饥仆御,终身由之而志益不懈,为旅人徒跣万里,以厄困终事,孝之难者欤!五十而慕者舜也,禄千钟而悲者曾子也,圣且贤难之若是。今之人有由其道者,得不立于世乎?


  
  ◇ 亡友故秘书省校书郎独孤君墓碣


  呜呼!有唐仁人独孤君之墓,于其父太子舍人讳助之墓之后。自其祖赠太子少保讳问俗而上,其墓皆在灞水之左。今王父营陵于其侧,故再世在此。


  呜呼!在独孤君之道和而纯,其用端而明,内之为孝,外之为仁,默而智,言而信。其穷也不忧,其乐也不淫。读书推孔子之道,必求诸其中。其为文深而厚,尤慕古雅,善赋颂,其要咸归于道。昔孔子之世,有颜回者,能得于孔子,后之仰其贤者,譬之如日月,而莫有议者焉。呜呼!独孤君之明且仁,如遭孔子,是有两颜氏也。今之世有知其然者其信于天下乎?使夫人也夭而不嗣,世之惑者,犹曰尚有天道,噫乎甚邪!君讳申叔,字子重,年二十二举进士,又二年用博学宏词为校书郎,又三年,居父丧,未练而没,盖贞元十八年四月五日也。是年七月十日而葬,乡曰某乡。原曰某原。
  呜呼!君短命,行道之日未久,故其道信于其友,而未信于天下。今记其知君者于墓:韩泰安平,南阳人。李行谌元固、其弟行敏中明,赵郡赞皇人。柳宗元,河东解人。崔广略,清河人。韩愈退之,昌黎人。王涯广津,太原人。吕温和叔,东平人。崔群敦诗,清河人。刘禹锡梦得,中山人。李景俭致用,陇西人。严休复玄锡,冯翊人。韦词致用,京兆杜陵人。


  
  ◇ 唐故万年令裴府君墓碣


  公讳瑾,字封叔,河东闻喜人。太尉公讳行俭,实高祖。侍中公讳光庭,实曾祖。刑部员外郎府君讳稹,实祖。大理卿府君讳儆,实父。公由进士上第,校书崇文馆,伤馆事,修整左春坊,由是立署局。后参京兆军事,案覆校巡,大尹恒得以取直。为太常主簿,搜剔疑互,探抉遁隐,宿工老师,不得伏匿,皆来会堂下。耆股肱,役喉喙,以集乐事。作坐立二部伎图。卿奇其绩,奏超以为丞。司空杜公联奉崇陵、丰陵礼仪,再以为佐。离纷,导滞塞,关百执事,条直显遂,司空拱手以成。自开元制礼,讳去《国恤》章,累圣陵寝,皆因事揽缀,取一切乃已,有司卒无所征。公乃撰《二陵集礼》,藏之南阁。转殿中侍御史,仍拜尚书比部员外郎,会校成要,期岁毕具。刺金州,决高弛隙,去人水祸,渚茭原茅,辟成稻粱。陟万年令,丛剧辨肃,谈宴终日,人视之若居冗官然。会金州猾吏来,扬言恐喝,以烦亵事,曰:「不得三十万,吾能为祸。」公大怒,召骂之,恣所为。吏巧以闻,御史案章具狱,再谪道州、循州为佐掾。会赦,量移吉州长史。元和十二年七月日,病┲泄卒。


  始公以唯诺闻长安中,奔人危急,轻出财力,如索水火。性开荡,进交大官,不视齿类;挟同列,收下辈,细大毕欢。喜博奕,知声音,饮酒甚少,而工于纟谪。谣舞击Ф,纤屑促密,皆曲中节度,而终身不以酒气加人。昼接人事,夜读书考礼,收捃策牍,未尝释手,以是重诸公间。初娶范阳卢氏,无子,后夫人柳氏,德为九族冠。生三男子,丧其二焉。贞元十六年某月日卒,于长安御宿之北原,冢子铣,奉柩以明年月日克葬于墓。铣以文书来柳州,告其叔舅宗元,愿碣于墓左。则涕为之铭。其辞曰:


  有郁其馨,惟裴之卿。世服大僚,仍耀烈名。封叔申之,实惟其英。雠书宫闱,佐职于京。太常命吏,以能增秩。相仪考礼,大弁斯毕。鸠工展伎,爰备声律。或图或书,藏之府室。史于柱下,郎于会司。徼循以周,大比是宜。作牧于金,金人允怀。沟防汉浒,垫沃卒移。增我岁食,易其芋魁。游手闲民,相顾聚来。征为万年,治剧于都。百务叙成,谈宴以娱。谁恤谁恃,不忍悍吏。胡巧其辞,案章以遂。由道斥循,施施三年。更赦进资,庐陵是迁。人曰世德,宜庆于延。又曰良能,宜力之宣。朝有大赉,期赐其还。鬼神不享,命陨在前。长原有墓,高曾祖父,淑灵是。封叔爰归,左右惟具。孤铣磨石,祈辞海陬。遂升其趺,于道之周。


  
  ◇ 唐故兵部郎中杨君墓碣
  贞元十九年正月某日,守尚书兵部郎中杨君卒,某年月日,葬于奉先县某原。既葬,其子侄洎家老,谋立石以表于基。葬令曰:凡五品以上为碑,龟趺螭首。降五品为碣,方趺圆首,其高四尺。案即中品第五,以其秩不克偕,降而从碣之制,其世系则纪于大墓。


  君讳凝,字懋功,与李弟凌生同日,不周月而孤。伯兄凭,翦发为重,家居于吴。太夫人母道尊爱,教饰谨备。君之昆弟,孝敬出于其性,礼范奉于其旧,克有成德,辑其休光。东薄海、岱,南极衡、巫,文学者皆知诵其词,而以为模准;进修者率用歌其行,而有所矜式。君既举进士,以校书郎为书记,毗赞元侯,于汉之明,式徙荆州,由协律郎三转御史。元戎出师,用显厥谋,遂入王庭为起居郎。书事不回,著垂国典。又为尚书司封员外郎,革正封邑,申明嫡媵,事连权右,斥退匆惮。直声彰闻,仍参选部,以驭群吏。好臣席势,威福自己。他人求附离而不可得者,公则之。私以胥吏求署,一皆罢遣。曰:「吾不以三尺法为己利害。」居丧致哀,内尽其志,外尽其物,而无有不得于心者。服除,为右司郎中,危言直己,以致其诚。然卒中于讠皮辞,不得朝请,以检校交吏部郎中为宣武军节度判官。亳人缺守,往莅其政,孤老抚安,强猾戮死。垦凿尧卤,芟艾榛荒。作爰田,以赡人食。浚决潢污,筑复堤防,为落渠以定水祸。理不半岁,利垂千祀。会朝复命,次于汴郊,帅丧卒乱,不可以入,遂西走阙下。玺书迎门,劳徕甚备。以疾居家三年,复登于朝,遐迩咏歌。仍遇痼疾,天子致问,逾三月不赐告,幸其愈而用之。遂卒。天下文行之士,为之悲哀。


  呜呼!君有深淳之行,有强毅之志。内以和于亲戚,正于族属;外以信于朋友,施于政事。故身之进退,人之喜戚系焉。凡其昆弟,申明于朝,制书咸曰孝友。君子谓杨氏其仁义之府。君之文若干什,皆可以传于世。若某者,以姻旧获爱,不腆之文,君实知之。惟车马币玉,无可以称其德,用君之所以知者酬焉。


第06部 卷五百八十七   主目录   第06部 卷五百八十九
上一篇:全晋文 下一篇:敦煌变文集新书

我要评论

道友名

联系我们:vgudao@gmail.com · 沪ICP备15020160号-1
Copyright © 2006 - 2018 【维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