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亭古道:首页 > 四库全书 > 全唐文 > 第07部 卷六百五十八



第07部 卷六百五十七   主目录   第07部 卷六百五十九

第07部 卷六百五十八


  
  ◎ 白居易(三)


  
  ◇ 武宁军军将郭晕等五十八人加大夫宾客詹事太常卿殿中监制


  敕:某官某:顷以齐寇发狂,王师致讨,武宁裨将五十八人,虽有元戎指踪制胜,实由众校同心许国,合力成功。宜以宪秩、储寮、寺卿、府监,举申赏典,用益勋庸。可依前件。
  
  ◇ 赠仆射苏兆男三人妻兄一人并被蔡州诛戮各赠太子赞善大夫等制


  敕:故某官男等:淮寇之起,尔陷其中,能守父训,不失臣节,竟遇蜂虿,并为鲸鲵。葵将死而心倾,剑虽埋而气在,毒延御侮,祸及维私。将贲幽魂,宜追宠命,俾赠青宫之秩,用伸赤族之冤。可依前件。


  
  ◇ 王士则除右羽林大将军制
  敕:羽林所设,上法星文,军卫之中,号为雄重,称兹选任,不易其人。左骁卫将军王士则,勋戚之家,义方之子,发身学剑,馀力知书。早践班荣,累参环列,职近而身弥检慎,任久而心益恭勤,卑以自居,劳而不伐。况一备禁卫,四为偏将。滞於久次,宜有超升。俾领上军,仍迁右广,统良家之骑士,训期门之材官。宠任不轻,无堕於事。可右羽林军大将军。


  
  ◇ 前谷熟县令李季立授奉天丞兼监察御史充回鹘使判官制


  敕:某官李季立:蕃国通聘,使臣告行,上请属寮,同役王命。以尔尝为令长,颇有干能,加之恪恭,可备选择。假威宪职,兼命邑丞,足示优荣,勉勤任使。可依前件。


  
  ◇ 李怀金等各授官制


  敕:博野镇都虞候殿中监李怀金等,戮力戎行,叶谋王事,既展捍城之效,弥章奉国之心。不加宠荣,何劝忠勇?敬授爵命,勉思令图。可依前件。
  
  ◇ 王日简可朝散大夫德州刺史制


  敕:前代州刺史代北军使王日简:吾闻任有才则事集,奖有劳则功劝。以日简尝为代守,军睦人安,旌效所能,可居要地,是用超登阶级,迁领郡符。励精壹意,其听吾言:夫主忧则臣劳,时危则节见,今寇戎暴起,封域未宁,是忠臣奋奇谋,烈士展殊效之日也。朝立功而夕受赏,汝其念之哉。可德州刺史。


  
  ◇ 薛元赏可华原县令制


  敕:前大理丞薛元赏:甸服之制也,署以尹正,承以令长,上下有统,而理化行焉。以元赏前为廷尉丞,察狱平刑,颇闻敬慎,寺卿奏课,邑宰缺员,故移钦┰之心,使布惠和之化,上承而长,下字吾人。无或越思,而乖统理。可华原县令。


  
  ◇ 王承林可安州刺史制


  敕:安陆古郧国也,介荆汉之间,承军旅之後,宜得谨良长吏,以养理之也。前相州刺史王承林,比刺安阳勤修其职,录劳奖善,故申命焉。况尔生勋伐之家,早阶宠禄,宜自修立,以光大其门。尔当思勤俭以检身,务廉平以临下,率吏用礼,劝人归农,勿亻真勿佻,一遵吾之约束。可安州刺史。


  
  ◇ 严绶可太子少傅制


  敕:东朝保傅,历代尊荣。汉择名儒,任先疏广;晋求耆德,选在山涛。实资六傅之贤,用宏三善之道。检校司徒兼太子少保严绶,文雅成器,恭谦致用。出领重镇,以帅诸侯;入为具寮,以长卿士。历践中外,备尝艰虞,殆三十年,勤亦至矣。况理心以体道,知命而安时,是谓教诲之人,可领调护之任。由保迁傅,尔其敬之。可太子少傅。


  
  ◇ 源寂可安王府长史制
  敕:义成军节度判官检校兵部员外源寂,早膺慰荐,累展才能,谋画有终,恭勤无怠,守臣推善,列状升闻。可使束带立朝廷,曳裾游藩邸,俾从宾佐,入补王官。


  
  ◇ 郑枋可河中府河西主簿制


  敕:郑滑观察推官试太子通事舍人郑枋,名列士林,职参军府,修身无阙,从事有劳,既展效於即戎,宜试能而补吏。俾之剧邑,庶有可观。可依前件。


  
  ◇ 乔弁可巴州刺史制
  敕:权知巴州刺史乔弁,前假竹符,俾临巴郡,一意为理,三年有成,州人借留,廉使奏。既因会课,宜及陟明。九仞之功,无亏一篑,无狃真授,而怠初心。可巴州刺史。


  
  ◇ 薛戎赠左散骑常侍制


  敕:夫有名於时,有劳於国,尽忠以事上,遗爱而及下,则必生享宠禄,殁加褒崇,所以旌善人而劝来者。故浙东观察使越州都督兼御史中丞薛戎,挺英於冠族,擢秀於士林,凡践官荣,皆著声绩,及授符节,委之察廉,自江而东,政成人。老而将智,病且知终,方觐阙庭,忽捐馆舍。是用废朝轸念,加赙申恩,俾增九原之光,追备八貂之列。可依前件。


  
  ◇ 辛弁文可淄州长山县令制


  敕:赵州临城县令辛弁文,既有英材,又知臣节,遁逃寇难,奔走道途。言念忠劳,宜加恩奖,俾换铜墨,移宰长山。可依前件。


  
  ◇ 知汴州院官侍御史卢蒙可检校仓部员外郎陕府院官卢台可兼侍御史郑滑院官李克恭可试大理评事独孤操可卫佐并依前知院事同制


  敕:盐铁官、漕运职,畜远迩,罗布於四方。自丞相播兼领以来,而撮大纲,核群吏,职以能进,秩由课迁,法无僭差,人有惩劝。今蒙、台、克恭、操等,咸当自举,法铧以官。勉副知己,无忝成命。可依前件。


  
  ◇ 王智兴可检校右散骑常侍兼御史大夫充武宁军节度副使领本道兵马赴行营制
  敕:沂州刺史御史大夫王智兴:李愿、李之镇武宁也,汝为裨将,励节忘身,济成大功,汝实有力。奖其成效,擢授郡符,海沂之间,又著声绩。宜加新命,以宠旧劳,仍提锐师,往副戎律。夫将之抚众如子弟,则众之视将如父兄,苟推赤心而无疑,必蹈白刃而不悔。勉亲士卒,伫翦寇戎。可依前件。
  
  ◇ 田群可起复守左金吾卫将军员外兼澶州刺史制


  敕:前左武卫将军田群,忠谨立身,韬钤嗣业,自参戎卫,尤见恭勤。而燕、蓟之间,澶为要郡;公侯之後,群有令名。俾分符竹之荣,伫济弓裘之美,宜夺情礼,起而用之。


  
  ◇ 杨於陵亡祖母崔氏等赠郡夫人制


  敕:大孝存乎始终,殊恩被於幽显,追荣之命,安可废耶?户部尚书杨於陵亡祖母崔氏等,风范有初,光尘未昧,发挥妇道,标表母仪,施及孝孙,陟於高位。夫蕴德者垂裕於後,扬名者光昭其先,俾彰积庆於中,故许推恩而上。各从宠赠,用显贻谋。可依前件。


  
  ◇ 邵同贬连州司马制
  敕:朝议大夫守卫州刺史兼御史中丞邵同,宠在专城,职当守土,不承制命,擅赴阙庭,违越诏条,叛离官次。将惩慢易,宜举宪章。可连州司马,仍驰驿发遣。
  
  ◇ 郑公逵可陕州司马制


  敕:朝议郎守原王府长史上柱国赐绯鱼袋郑公逵,众推士行,时许吏才。自列班荣,尤彰恭恪,夙夜匪懈,春秋已高,宜罢曳裾之勤,往赞坐棠之理。是为优秩,用答令名。可守陕州大都督府右司马,散官、勋、赐如故。


  
  ◇ 刘泰伦可起复谒者监制


  敕:朝议郎前行内侍省内谒者监上柱国赐紫金鱼袋刘泰伦:古者有中涓谒者,皆侍奉亲近之臣也。今之宠秩,亦由旧焉。况泰伦有行艺可以饰身,才干可以掌务,监临内署,朝请中闱,谨密端和,甚宜厥职,久於其事,无之实难。宜加进秩之恩,仍举夺情之典。勉承奖任,勿替初终。可起复朝议大夫行内侍省内谒者监。


  
  ◇ 王师闵可检校水部员外郎徐泗濠等州观察判官制
  敕:前徐、泗、氵豪等州观察支使朝议郎殿中侍御史内供奉上骑都尉赐绯鱼袋王师闵:朕以师律授智兴,智兴以军书辟师闵。才既为知己用,官不俟满岁迁,所以使能而责理也。然则赞廉察,安戎旅,既命之後,吾有望於尔焉。勉副所从,伫展来效。可检校尚书水部员外郎兼殿中侍御史充徐、泗、濠等州观察判官,勋、赐如故。


  
  ◇ 薛从可右清道率府仓曹制


  敕:三品子薛从:惟汝父平,守吾藩镇,能以忠力,殄寇安人。酬庸既以启封,延赏亦宜及嗣。勉承义训,无忝宠章。可朝散郎行右清道率府仓曹参军。


  
  ◇ 义武军行营兵马使高从政等五人河东节度行营兵马使傅义等二十四人并破贼可御史大夫中丞侍御史制


  敕:古者赏不逾时,所以劝勋庸也,爵有加等,所以激忠勇也。而某官高从政等,以义武之师,统晋阳之甲,前蹈白刃,中推赤心,大摧贼徒,连告戎捷。超荣速赏,尔实当之,故视军功,递迁宪秩。破竹之势,其思有终。可依前件。


  
  ◇ 故奉天定难功臣试殿中监陈日荣等一十二人可赠商邓唐隋等州刺史制


  敕:《春秋》崇褒善之义,国家厚追荣之宠,其身殁而名不殒,时去而恩未及者,大司马得稽勋籍,举而行之。故某官某等凡十二人,按状征书,宜加宠命,饰终之典,其可废乎?可依前件。


  
  ◇ 段斌宗惟明等除检校大理太仆卿制


  敕:义武军节度都押衙兼侍御史段斌、衙前虞候检校太子宾客宗惟明等:寇虞未平,将校方用,宜以爵赏,劝其忠劳。而斌奔命献俘,惟明奉章告捷,各勤乃事,咸造於庭。并加宠荣,以示优奖。斌可试太仆卿,依前兼侍御史,惟明可检校大理卿,馀各如故。
  
  ◇ 户部尚书杨於陵祖故奉先县主簿杨冠俗可赠吏部郎中於陵奏请回赠制


  敕:故某官杨冠俗,贻厥孙谋,垂裕後世,扬其祖美,不忘先也。以冠俗之栖迟下位,道屈於时,以於陵之光大其门,庆锺於後。生不逮事,殁有追荣,宜加义率之心,用举饰终之典。可赠吏部郎中。


  
  ◇ 故光禄卿致仕李恕赠右散骑常侍制
  敕:故某官某,国老之子,藩臣之兄,尝列棘以承家,竟悬车而捐馆。生加爵宠,殁及褒荣,兹惟旧章,用慰幽穸。
  
  ◇ 刘悟妻冯氏可封长乐郡夫人制


  敕:古者有策名命妇,赐号夫人,盖积善於闺门,而受封於国邑也。泽潞节度使刘悟妻冯氏,传芳茂族,作合良臣,成此忠贞之功,因於辅佐之力。礼从夫贵,庆叶家肥,俾开大郡之封,以正小君之命。可封长乐郡夫人。


  
  ◇ 夏州军将二人授侍御史制


  敕:某官某等,早称武艺,久隶军麾,禀命元戎,服勤王事,或千里移镇,从为纪纲,或十乘启行,倚为肘腋,绵历年月,积成勤劳。不加宠荣,何劝忠效?并命宪职,宜敬承之。并可兼侍御史,馀如故。


  
  ◇ 日试诗百首田夷吾曹等授魏州兖州县尉制


  敕:乃者魏、兖二帅,以田夷吾、曹善属文,贡阙下。有司奏报,明试以诗,五言百篇,终日而毕,藻思甚敏,文理多通。贤侯荐延,宜有升奖,因其所贡郡县,各命以官。而倚马爰来,衣锦归去,以文得禄,亦足为荣。可依前件。
  
  ◇ 卫佐崔蕃授楼烦监牧使判官校书郎李景让授东畿防御巡官制
  敕:某官崔蕃等,咸因文行,自致班序,或佐卫兰,或典校蓬山,各从所知,将展其用。夫司牧野,备御都畿,所以班马政而遏寇虞也,兹皆重务,尔勉赞之。可依前件。


  
  ◇ 李李愿薛平王潜马总孔戢崔能李翱李文悦咸赐爵一级并回授男同制


  敕:封爵之设,在乎赏劝,有以褒德,有以序勤。耸善兴功,实由兹道。而某官李等,或望崇台鼎,或委重旌旄,爰及藩条,共分忧寄,有劳於事,无怠於心。宜疏爵以启封,许推恩而及嗣。祗受厥命,永孚於休。可依前件。


  
  ◇ 故工部尚书致仕杜羔赠右仆射制


  敕:故某官杜羔,生於仁族,发为公器,敦厚孝友,本乎天性,文学政事,出於馀力。自立朝右,蔼然素风,司谏平刑,驳议廉问,凡所践历,不懈於位。以年致政,以疾就第,出处进退,皆叶时中。遽此沦谢,恻恻兴念。夫生有荣禄,殁有宠赠,所以极君道,厚时风,亦圣人有始卒之义也。宜追端揆,以申褒饰,犹有精爽,知吾不忘。可赠尚书右仆射。


  
  ◇ 幽州兵马使刘悚除左骁卫将军制


  敕:某官刘悚,夙负气概,早习骑射,才推燕、赵之士,学究孙、吴之书,加以忠厚,可当任用。况有令弟,为吾信臣,节著艰贞,情锺友爱。夫宠寄於外,莫重於藩垣;委任於中,莫亲於禁卫。加此一职,宠示二人,岂不为荣?季出叔处。可左骁卫将军。


  
  ◇ 前幽州押衙瀛州刺史刘令ギ除工部尚书致仕制


  敕:某官刘令ギ,勋伐之家,弓裘之嗣,尝修戎职,亦领郡符,迨此迟暮,知有止足。夫壮而奋发,以忠事国,老而知退,以道安身,人所难能,理宜嘉尚。俾超崇秩,以宠高年。可工部尚书致仕。


  
  ◇ 卢众等除御史评事制


  敕:幽州节度判官卢众等:幽蓟重镇,卢龙旧军,是吾北门,委在上将,实资寮佐,以济谋猷。尔等或参务戎旃,或专司奏记,俱因事任,各展才能。而御史府官。廷尉寺吏,用申褒奖,以劝忠勤。勉奉元戎,伫成嘉绩。


  
  ◇ 张伟等一百九十馀人除常侍中丞宾客詹事等制
  敕:卢龙军押衙兵马使什将随军某等:夫爵赏行於上,则忠劳劝於下,有国之典,其可废乎?吾思蓟首将及吏,合聚众力,镇宁一方,绵以岁年,积成勤效。令以朝右贵秩,言坊清班,举为宠章,用申酬奖。


  
  ◇ 梁遂等六人除范阳管内州判司县尉制
  敕:卢龙军节度要籍梁遂等,咸以干能,早膺任使,各参军要,同济戎功。言念恭勤,宜加优奖。郡掾邑佐,分而命之,仍兼旧职,勉申来效。可依前件。
  
  ◇ 渤海王子加官制


  敕:渤海王子,举国内属,遣子来朝,祗命奉章,礼无违者。夫入修职贡,出锡爵秩,兹惟旧典,举而行之。


  
  ◇ 石士俭授龙州刺史制


  敕:石士俭:东川帅涯上言,士俭久习武艺,兼通吏事,可使为郡,责成其功。吾闻江油,巴夷杂处,勿以遐陋,而忘缉绥,奉法爱人,无负知己,可龙州刺史。


  
  ◇ 韩苌授尚辇奉御制


  敕:韩苌:局分六尚,职奉七辇,兹惟优秩,列在通班。以尔立身颇恭,守事甚谨,宜有所奖,可升於朝。可尚辇奉御。


  
  ◇ 孟存授成都府少尹制


  敕:孟存尝参剧务,亦牧疲人,咸有能名,得於主帅。三蜀征镇,屯於成都,虽有忠贤,委为尹正,至於赞修庶务,通统诸曹,承而贰之,实资亚理。勉勤厥职,无累所知。可成都府少尹。


  
  ◇ 杜元颖等赐勋制


  敕:中书舍人杜元颖等,有位於朝,有劳於事,不加庆赐,何劝恪勤?宜各策名,列於勋籍。可依前件。


  
  ◇ 商州寿州将士等赐勋制


  敕:某官某等:夫勋者,所以驭贵叙劳,亢身庇族,非因大庆,不降殊恩。尔皆委质从军,服勤事国,宜按勋籍,分而赐之。可依前件。
  
  ◇ 内侍杨志和等授朝散大夫制


  敕:杨志和等,咸分要职,列在内司,慎静检身,恭勤守事。宜以章绶,命为大夫。佩服宠光,尔无失坠。可依前件。
  
  ◇ 内常侍赵宏亮加勋制


  敕:内常侍赵宏亮等,列名禁籍,祗命宫闱,多历岁时,积成劳效。宜加勋赏,以洽恩荣。可依前件。


  
  ◇ 乌行初授卫佐制
  敕:乌行初,重允之子,早禀义方,《诗》《礼》弓裘,式闻不坠。赏延之典,本劝忠勋,环卫之官,兼资慎择,非唯久任,亦以才升。可佐卫曹参军。


  
  ◇ 乌重允妻张氏封国夫人制


  敕:古者夫为大夫,则妻为命妇。况在小君之位,未加大国之封,岂惟有废徽章,抑亦无劝忠力也。某官某妻某氏,以鸠之德,作合邦君,辅成勋猷,驯致爵位,虽从夫贵,未授国封。今以南阳本邦善地,锡为汤沐,加号夫人。兹乃殊荣,足光闺阃。可封邓国夫人。
  
  ◇ 镇州军将王怡判官李序先被贼中诛囚并死各赠官及优┰子孙制


  敕:朕尝思镇、冀之间,吊伐之际,有仗顺死义,不吾闻者,因命宏正,列状以闻。而某官王怡等,顷陷艰虞,思伸忠效,或名节将立,并命於幽忧,或义烈临奋,失身於戮辱,履危如虎尾,视死如鸿毛。若无褒扬,何劝天下?既降饰终之命,仍加身後之礼,追崇延宠,有越常伦。冀使死节之魂,忠愤之骨,知我怜悯,殁无恨焉。怡可赠左仆射,序可赠给事中。
  
  ◇ 武宁军阵亡大将军李自明赠濠州刺史制


  敕:王师之讨蔡平郓也,自明为武宁裨将,隶於元戎,凡所指踪,必先致命,三军之士,於今称之。有劳未图,无禄早代。生不及赏,殁而加恩。庶使猛将义夫,闻而相劝曰:「死犹不忘,况生者乎?」可赠濠州刺史。


  
  ◇ 裴宏泰可太府少卿知左藏库出纳制


  敕:前度支河北榷盐使朝议郎检校尚书刑部郎中使持节贝州诸军事兼权知贝州刺史侍御史充本州防御使上柱国赐紫金鱼袋裴宏泰:九土之贡,百品之货,辨其名物,谨其出纳,常在外府,统以上卿,宜求干敏之才,以为之贰。而宏泰顷分榷务,兼抚郡民,当军兴之时,法行政立。则受藏之府,事繁物殷,量其器能,可以专委。勉膺是任,无替前劳。可守太府少卿知左藏库出纳,散官、勋、赐如故。


  
  ◇ 李昌元可兼御史大夫制


  敕:通议大夫使持节仪州诸军事仪州刺史兼御史中丞上柱国李昌元,弓裘令子,疆场劳臣,能读父书,甚识戎事,每在战阵,未尝无功,及委藩条,亦闻有政。而知臣者君也,赏劳者爵也,亚相之秩,威重宠崇,加乎尔身,以劝能者。可兼御史大夫。


  
  ◇ 田颍可亳州刺史制


  敕:正议大夫前检校右散骑常侍使持节州诸军事兼州刺史御史大夫充本州团练使上柱国赐紫金鱼袋田颍,自别屯将垒,专领郡城,而能勤┰师人,与之劳逸,故临戎则士乐为用,抚下而众知向方。忠勋既彰,能政亦著。牧守之选,吾所重之,谯ガ之间,人亦劳止。授尔印绶,往劳来之,宜推前心,伫立後效。可检校右(一作左)散骑常侍使持节亳州诸军事兼亳州刺史御史大夫本州团练使镇遏使,散官、勋、赐如故。


  
  ◇ 薛伯高等亡母追赠郡夫人制


  敕:某夫人某氏等,始播妇仪,终垂母道,教其令子,为我良臣,皆茂著才名,荣居爵位。永言圣善,宜及显扬,俾追启邑之封,式表统家之训。可依前件。


第07部 卷六百五十七   主目录   第07部 卷六百五十九
上一篇:全晋文 下一篇:敦煌变文集新书

我要评论

道友名

联系我们:vgudao@gmail.com · 沪ICP备15020160号-1
Copyright © 2006 - 2018 【维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