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亭古道:首页 > 四库全书 > 全唐文 > 第07部 卷六百六十一



第07部 卷六百六十   主目录   第07部 卷六百六十二

第07部 卷六百六十一


  
  ◎ 白居易(六)


  
  ◇ 除李逊京兆尹制


  近岁京兆长吏数迁,诚不便时。抑有其故,或钤键不谨,吏缘为奸,或钩距太烦,人受其弊,既非中道,皆不得已而罢之。宜求恬智宽猛相济者,亲谕斯旨,使久於其职,以息吾人。浙江东道观察使御史中丞李逊,十年以来,连守四郡,或纷扰之际,或荒馑之馀,威惠所加,罔不和辑。赏其殊绩,擢在大藩,自临会稽,一如旧政。况省科禁以便俗,通津梁以息征,动遵诏条,深副朝旨。江南列镇,良帅则多,集课程功,尔为称首。而内史之选,久难其人,今予所求,唯尔可使。虽表率州部,其委非轻,然尹正京师,所资尤急。宜辍材於浩壤,伫观政於辇毂,望尔有成,无替厥命。可权知京兆尹。


  
  ◇ 除孔等官制


  浑金、璞玉、方圭、圆珠,虽性异质殊,皆国宝也。是故能官人者,亦辨而用之。谏议大夫孔,静夺贞白,不涉声利,执言守事,无所依违。驾部郎中薛存诚,廉洁直方,饰以词藻,中立不倚,介然风规。吏部员外郎王涯,端明精实,加之以敏。懿文茂学,尤推於时。并历践朝行,恪勤官次,谏垣、郎署,蔼其休声。宜加公奖,擢在近侍,左右禁闼,可以同升。必能评奏台议,发扬纶诰,临事有立,属词可观。各随所长,法铧以职,祗奉乃事,无替厥猷。存诚并可给事中,涯可兵部员外郎知制诰。


  
  ◇ 除李建吏部员外郎制


  敕:六官之属,选部郎首之,历代以来,诸曹郎之中,择其践历久,考第高,加以有器局律度者迁焉。今之选任,亦由是矣。兵部员外郎李建,文行才理,公勤课绩,可谓具美,宜居厥官。岁调方殷,勉勤尔事。可吏部员外郎。


  
  ◇ 除刘伯刍虢州刺史制
  给事中刘伯刍,以文雅才名,给事左闼,实掌驳议,再逾岁时,亦谓恪勤,宜从迁转。而虢略近郡,黎人未康,藉尔良能,为予抚字,悬赏伫效,勉哉是行。可授虢州刺史。


  
  ◇ 除周怀义丰州刺史天德军使制


  西受降城,尤居边要,西戎、北虏,介乎其间。委之郡符,建以戎号,将守之选,宜乎得人。前汝州刺史周怀义,久列禁卫,尝从征伐,又领军郡,率著勤功,宜加奖用,可属忧寄。况兹要镇,实扼戎吭,犄角诸军,扃右地,牧人训旅,兼领非轻。无替前劳,在申後效。可丰州刺史天德军使。


  
  ◇ 除某官王某魏博节度使制
  师长之选,重难其人,况河上列城,邺中雄镇,初丧良帅,思安众心,若亲与仁,方膺是命。某官王某,出忠入孝,根乎至性,好学乐善,出於馀力,发自修己,施於为政,可以守土,可以长人。今两河之间,三军乏帅,是用命尔,领兹大藩,澄清魏风,辑理相土,为我垣翰,永孚於休。往其钦哉,无替厥职。可魏博等州节度观察使。


  
  ◇ 除某节度留後起复制
  懋勋德者,庆锺於嗣,袭忠顺者,教本於亲,於是乎有代及之恩,有赏延之命,所以光子道而激臣节也。兹惟旧典,可举而行。某官某,惟乃祖、父,勤劳王家,咸有忠功,书於甲令。降及於尔,亦克负荷,早承义训,久ヘ戎麾,自罹悯凶,能著诚敬,恭俟朝命,靖安人心,虽在幼冲,足可嘉奖。今属元戎初丧,众望禺然,宜选亲贤,以为统帅。留府之事,俾尔专之,加戎秩以夺哀,迁冬卿以示宠。奉扬新命,无忘前修,尔宜懋哉,悬赏伫效。可节度留後检校工部尚书。


  
  ◇ 除薛平郑滑节度使制


  武牢以东,至於白马,形势之地,水陆之会,宜择文武兼备者以为守臣。右卫将军薛平,自司禁旅,为我爪牙,训整警巡,能宣其力。尝使於绝国,可谓有劳;尝牧於大都,亦闻有政。况忠厚为质,通明为用,秉吏道之刀尺,袭将门之弓裘,可以为三军之帅,可以理千乘之赋。俾辍才於北落,往节制於东方。尔宜式遏四封,辑宁百众,明简稽以实军旅,信赏罚以劝吏人,勉率乃职,无忝厥命。仍以冬卿、副相,兼而宠之,可检校工部尚书兼御史大夫郑滑颍等州节度使观察处等使。


  
  ◇ 除卢士玟刘从周等官制


  君有举,左史得书之,政有阙,谏官得补之,二职者,历朝之清选也。前侍御史卢士玟,尝在西川,时为从事,乱危潜伏,能洁其身。前监察御史刘从周,顷佐宣城,奉公守正,端士之操,终然不渝。时所称论,并宜甄奖,况学术词藻,见推於众,并命清贯,佥以为宜,记事尽规,各伫能效。士玟可起居郎,从周可右补阙。张正一致仕制


  前谏议大夫张正一,学行器用,为时所称,擢居谏官,冀效忠谠。虽年齿未暮,而衰疾有加,所宜颐养,不可牵率。俾移优秩,以从致政。可国子司业致仕。


  
  ◇ 张正甫苏州刺史制


  浙右列城,吴郡为大,地广人庶,旧称难理,多选他郡二千石之良者,转而迁焉。邓州刺史张正甫,自领南阳,仅经三载,廉平清简,以临其人,人安政和,理行第一。宜以大郡,推而广之,用旌前劳,且伫後效。可苏州刺史。


  
  ◇ 崔清晋州刺史制


  左司郎中崔清,以才良行敏,补尚书郎,颇积功勤,宜加奖任,顷尝为郡,亦闻有政。平阳旧壤,时谓名藩,得才与能,方可共理。安人训俗,伫有成绩。可晋州刺史。


  
  ◇ 除柳公绰御史中丞制


  敕:中宪之设,纠谬惩违,一引其纲,百职具举,非清与直,不称厥官。谏议大夫柳公绰,忠实有常,文以词学,介然端直,有古之遗风。顷居台宪,累次郎位,持平守正,人颇称之,擢首谏司,器望益重。今副相缺位,中司专席,惟有守者可以执宪,惟无私者可以闲邪,询事审官,尔当是选。光昭新命,振起旧章,宜一乃心,以扬其职。可御史大夫。


  
  ◇ 除田兴工部尚书魏博节度使制


  驭下安人,其道不一,或序能以次用,或因效以拔才,所命虽殊,同归共理。某识某官田兴,时属本军初丧戎帅,乱政咸启,群心不宁,而兴列在偏裨,奋其义勇,谋成必中,事至能断,智略所及,指麾所加,一军获安,百众附悦。连献章疏,恭俟制命,有节有理,朕用嘉之。夫以将材如彼,军情若此,允膺不次之举,可责非常之功,是用宠之冬卿,擢为大将,仍以印绶,就拜军中。其敬之哉,无堕乃力。可检校工部尚书兼御史大夫魏博等州节度观察等使。


  
  ◇ 除郑馀庆太子少傅制
  东朝三少,历代重选,不必备位,在乎得人。吏部尚书郑馀庆,贞明俭素,有古人风,发自修身,施於为政,出入中外,多历要重,咸有勤绩,存於官次。况动中礼法,学综儒元,是谓羽仪之臣,可居师傅之任。辅我元子,尔其勉欤。可太子少傅。


  
  ◇ 除裴堪江西观察使制
  江西七郡,列邑数十,土沃人庶,今之奥区,财赋孔殷,国用所系,兹为重寄,宜付长才。同州刺史裴堪,素蓄器干,久经任遇。日者资其忠谅,入为谏议大夫,藉其良能,出为左冯翊,曾未周岁,政立绩成。区区一郡,未尽其用,锺陵要镇,可以委之。夫简其条章,平其赋役,徇公率正,以临其人,而人不安,未之有也。祗服厥命,往修乃官,仍兼中宪,以示优宠。可江西观察使兼御史中丞。


  
  ◇ 赠杜佑太尉制


  生有爵禄,殁有褒赠,此王者所以崇哀荣之礼,厚君臣之恩。况有辅臣,所宜加等。某官致仕佑,以通济之才,公忠之节,逢时入用,为国大臣,外领藩镇,内参台铉,积勤尽悴,迨过三纪,左右於位,亦既八年。天不遗,夺我元老,悯然兴叹,实轸於怀。永言褒荣,俾峻礼命,上公之秩,用贲幽灵。呜呼!录旧旌劳,知予不忘。可赠太尉。


  
  ◇ 除孔戢万年县令制
  京邑令缺,多择尚书郎有才理者补之。兵部员外郎孔戢,自御史府迁夏官之属,凡所莅职,一心奉公,在郎署间,称有名实,加以文学,缘饰吏能。俾宰京剧,伫有成效。


  
  ◇ 除裴向同州刺史制


  冯翊之地,密迩郊畿,分内史之政,参京师之化,俾善所职,其在得人。京兆少尹裴向,器蕴利用,学通政事,久试吏治,颇著良能,累守大郡,入亚天府,奉上抚下,皆有可称。左辅之重,尔膺其选。况征赋犹重,人庶未康,实望良才,与之共治。勉副所举,往修厥官。可同州刺史。


  
  ◇ 除武元衡门下侍郎平章事制


  门下:朕嗣守丕业,殆将十年,实赖一二辅臣,与之共理。故外镇方域,则仗以为将,有绛侯厚重之质,有邴吉宽大之风。自登台司,克厌人望。顷属巴蜀军後人残,权委节旄,俾往镇抚,信及夷貊,恩加疲瘵,每因利以施惠,不易俗而修教,政无苟得,人用便安。惠兹一方,时乃之绩,报政既久,属望益深。宜归左辅,以参大政。夫坦然公道,可以叙众才;旷然虚怀,可以应群务;弼违救失,不以尤悔为虑;进善绌恶,不以亲雠自嫌。用此辅君,足为名相,钦率是道,往复乃官。可门下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
  
  ◇ 除李夷简西川节度使制


  征镇之大,实惟蜀川,西距於戎,南渐於海,有重江复山之险,有长毂坚甲之旅,水陆交会,华夷杂居,畴能治之,我有良帅。山南东道节度使李夷简,以正事上,以简临下,仗兹器用,累当任遇。执宪之难也,尔为台丞,其职甚举;司计之重也,尔调邦赋,其效可称。爰资长才,出领重镇,自总符钺,於汉之南,专奉诏条,削去弊政,均谷籍不一之赋,罢舟车无名之征,近悦远来,归如流水,俗用丕变,人迄小康,三载考功,尔为称首。进其右秩,迁於大藩,以均惠乎四方,以旌劝乎群吏。昔文翁明於教化,种优於政能,巴蜀之间,遗美犹在。不替前效,可以嗣之,伫闻有成,用光厥命。可检校吏部尚书剑南西川节度等使。


  
  ◇ 除袁滋襄阳节度使制
  汉以二千石之良者,入为公卿;周以六官之贤者,出兼侯伯。内外之任,所命则殊,至於治军国宠忠贤,其致一也。户部尚书袁滋,奉上甚勤,临下甚简,安人拊众,尤是所长。须资其能,移镇东郡,略其科禁,缓其征徭,政不滋彰,人用休息,在郡七载,绩成课高。玺书徵还,益闻遗爱,老幼遮道,事邻古人。朕方勤┰疲民,褒奖循吏,累月再命,其有旨哉。举郑滑之政也,故旌武公之美,宠以司徒;忧襄汉之人也,故仗叔子之才,委兹征镇。类能而使,其在此乎!勉扬厥声,无替前效。可某官充山南东道节度等使。


  
  ◇ 归登右常侍制


  敕:近侍之列,骑省为贵,历代迄今,选任颇重,必询望实,而後命之。工部侍郎归登,朴忠沈厚,心无诡诈,介圭不饰,止水无波,澹然自居,以致名称。抱此素行,历践清贯,掌议左掖,贰职冬官,岁时滋深,体望益茂。可以备顾问应对之选,列言语侍从之臣,冠附貂蝉,立之於右,访诸时论,佥以为然。可右散骑常侍。
  
  ◇ 李程行军司马制


  隋州刺史李程,顷自周行,出分忧寄,汉南大郡,守之五年,颇著良能,宜当选奖。况专习文学,通知兵事,西南重镇,初委元戎,慎选副车,尔当此举。三军之重,俾往贰之,仍加宪职,以示优宠。可御史中丞剑南西川行军司马。


  
  ◇ 李甑虞部郎中制


  金州刺史李甑,雅有文艺,饰以政事,早从吏职,久领郡符,谨慎廉平,颇副所任。虞曹郎缺,命以序迁。敬兹宠命,勉守厥位。可尚书虞部郎中。


  
  ◇ 牛僧孺监察御史制
  河南县尉牛僧孺,志行修饰,词学优长,顷对策於庭,其词亮直,累从吏职,颇谓滞淹,访诸时论,宜当朝选。俾升宪府,以观其才。可监察御史。
  
  ◇ 裴克谅量留制


  华州刺史奏,华阴令裴克谅,在官清白奉法,考秩向满,其政如初,借留三年,用观成绩。朕方旌求良吏,俾养黎元,适副所怀,宜可其奏。
  
  ◇ 张聿都水使者制


  前湖州长史张聿,顷以艺文,擢升朝列,尝求禄养,出署外官,名不为身,志亦可尚。丧期既毕,班序当迁,俾领水衡,以从优秩。可都水使者。


  
  ◇ 薛亻丕坊观察使制


  延安,抵於中部,羌夷种落,散在其间,戎夏杂居,易扰难理,宜选宽明之使通知边事者,委以符节,而纠绥之。右金吾将军薛亻丕,服勤戎职,练达吏道,出入中外,绵历岁年,能一乃心,以宣其力。自加宠遇,再执金吾,徼巡有严,夙夜匪懈。在公若是,何用不臧?况为人沈静,内肃外和,按俗守封,是其所善。宜辍务於谁何,俾宣风於廉察,庶乎劳徕诸部,纲纪列城,奏诏条以安人,参戎索以训旅。钦承厥命,往复乃官,仍践冬卿,式光重寄。可检校工部尚书充坊等州观察使。
  
  ◇ 韩愈比部郎中史馆修撰制


  敕:太学博士韩愈,学术精博,文力雄健,立词措意,有班、马之风,求之一时,甚不易得。加以性方道直,介然有守,不交势利,自致名望。可使执简,列为史官,记事书法,必无所苟。仍迁郎位,用示褒升。可依前件。


  
  ◇ 李晕安州刺史制
  宿州刺史李晕,勋阀之门,嗣生才略,久参戎卫,颇著勤劳,试守列城,观其为政。属汴泗之右,创画州居,府署城池,委之经始,一日贝梯,三年有成。且闻公勤,宜有迁转,重分忧寄,再伫良能。往安吾人,无忝厥命。可安州刺史。


  
  ◇ 窦易直可给事中制


  前御史中丞窦易直,器质智识,厚重闲敏,文合法要,学通政经,累践台郎,擢司邦宪,宽猛举措,甚得其中,官不易方,府无留事。前因病免,今以才迁,俾升琐闱,以备顾问。凡制令奏议,官狱典章,苟有依违,皆得驳正。所任不细,宜敬乃官。可给事中。


  
  ◇ 孟简赐紫金鱼袋制


  汉制:二千石有政绩者,就加宠命,不即改移。盖欲使吏久於官,人安其化也。常州刺史孟简,简易勤俭,以养其人,政不至严,心未尝怠,曾未再稔,绩立风行,岁课郡政,毗陵为最。方求共理,实获我心,宜加命服,以示旌宠,庶俾群吏,闻而劝焉。宜赐紫金鱼袋。
  
  ◇ 卢元辅杭州刺史制
  河南县令卢元辅,早以学艺,列在周行,尝守商都,颇闻有政,再领京县,益见其才。江南列郡,馀杭为大,征赋尤重,疲人未康。藉尔登车,往分忧瞩,劳徕安辑,称朕意焉。悬赏旌能,以伫报政。可杭州刺史。


  
  ◇ 傅良弼可郑州刺史制
  敕:金紫光禄大夫使持节沂州诸军事行沂州刺史兼御史中丞骑都尉傅良弼,燕冀之间,纷扰之际,多垒失守,孤城保全,介於险中,率乃麾下,转战郊野,来觐阙庭。徇义灭亲,忘家丧子,忠勤勇烈,人所难能,若不褒升,何劝来者?海沂剖竹,未足报功,溱洧颁条,可兼观政。敬承後命,无替前劳。可使持节郑州诸军事行郑州刺史兼御史大夫,散官、勋如故。


  
  ◇ 张彻宋申锡可并监察御史制


  敕:旧制副丞相缺,中执宪得出入;御史缺,则於内外史中考核其实,封奏其名以补之。今御史中丞僧孺奏,某官张彻,某官宋申锡,皆方直强毅,可监察御史。章下丞相府,丞相亦曰可,朕其从之。并可监察御史。


  
  ◇ 杨子留後殷彪授金州刺史兼侍御史河阴令韦同宪授南郑令韦弁授绛州长史三人同制
  敕:某官殷彪等:今之郡守,古侯伯也;今之邑令,古子男也。於吏有君臣之道焉,於人有父母之道焉。郡邑之间,承上率下者,州长史也。凡此之官,与吾共理,使吾人安而无怨者,其外在吏良而致平乎?金,秦之郡也,奏告专达,得行异政,以彪清平信惠,临事能守,大小之职,率著名绩,故仍宪简,俾往牧之。南郑,梁之邑也,上有贤帅,无忧掣肘,以同宪河阴有政,可以移用,故换铜印,俾往宰之。而绛为名藩,弁实良士,命之赞贰,亦叶其宜。宜各悉心,修举三职。可依前件。


  
  ◇ 独孤郁司勋郎中知制诰制
  考功员外郎知制诰独孤郁,学识文行,时论所推,选自外郎,擢居右闼,纶言枢命,既重且难,委以发挥,甚闻称职。而端谅忠谨,介然自居,为臣若斯,足可嘉奖。官当满岁,职亦逾年,宜从美迁,以光近侍。可司勋郎中知制诰。


  
  ◇ 钱徽司封郎中知制诰制


  敕:中台草奏,内庭掌文,西掖书命,皆难其人也,非慎行、敏识、夙学、懿文四者兼之,则不在此选。祠部郎中翰林学士钱徽,蔼然儒风,粲然词藻,缜密若玉,端直如弦。自参禁司,益播其美,贞方敬慎,久而弥彰,应对必见於据经,奏议多闻於削藁,迨今六载,其道如初。嘉其忠勤,宜有迁擢,俾转郎吏,仍参纶阁。兹乃荣奖,尔其敬承。可依前件。


  
  ◇ 冯宿除兵部郎中知制诰制


  敕:吾闻武德暨开元中,有颜师古、陈叔达、苏称「大手笔」,掌书王命,故一朝言语,焕成文章。朕承祖宗,思济其美,凡选一才,补一职,皆不敢轻易,其庶几前事乎?刑部郎中冯宿,为文甚正,立意甚明,笔力雄健,不浮不鄙,况立身守事,端方精敏。而我诰命忽思润色之,听诸人言曰「宿也可」。宿立朝历御史、博士、郡守、尚书郎,在仕进途不为不遇,然不登兹选,未足其心。故吾于今归汝职业,仍迁秩为五兵郎中,勉继颜、陈,无辱吾举。可尚书兵部郎中知制诰。


  
  ◇ 卢元辅吏部郎中制


  敕:六官之属,升降随时,独吏部郎班秩加诸曹之右,历代迄今,未尝改也,则其典职之重、选用之精可知矣。洛州刺史卢元辅,深於文,敏於行,加以犀之利,洞胆之明,挈而用之,无往不适。连领大郡,至於三四,划讹剔弊,迎刃有声。宜付剧司,俾之藻制。曹选郎缺,用尔补员,岁调方殷,伫扬乃职。可尚书吏部郎中。


  
  ◇ 郑覃可给事中制
  敕:给事中之职,凡制敕有不便於时者,得封奏之;刑狱有未合於理者,得驳正之;天下冤滞无告者,得与御史纠理之;有司选补不当者,得与侍中裁退之。率是而行,号为称职,固不专於掌侍奉赞诏令而已。中大夫行谏议大夫云骑尉荥阳县开国男食邑三百户郑覃,清节直行,正色寡言,先臣之风,蔼然犹在,自居首谏,益励謇谔。擢领是职,必有可观。亦欲天下闻之,知吾奖骨鲠之臣,来谏诤之道也。可给事中,散官、勋如故。
  
  ◇ 韦审规可西川节度副使御史中丞李虞仲崔戎姚向温会等并西川判官皆赐绯各检校省官兼御史制


  敕:西川曰益部,地有险,府有兵,碍戎屏华,号为难理。故吾命文昌为帅长,俾镇抚焉;次命审规为上介,俾左右焉;莹铧虞仲、戎、向、会等为庶寮,俾咨度焉。进言者谓文昌贤而审规辈才,以才佐贤,蜀必理矣。辍三署吏赞丞相府,假宪官职加台郎暨一命再命之服以遣之,其於张大光荣,与四方征镇之宾寮不侔矣。尔等苟佐吾丞相以善政闻,使吾无一方之忧,吾宁久遗汝於诸侯乎?尔其勉之。可依前件。


第07部 卷六百六十   主目录   第07部 卷六百六十二
上一篇:全晋文 下一篇:敦煌变文集新书

我要评论

道友名

联系我们:vgudao@gmail.com · 沪ICP备15020160号-1
Copyright © 2006 - 2018 【维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