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亭古道:首页 > 四库全书 > 全唐文 > 第07部 卷六百六十二



第07部 卷六百六十一   主目录   第07部 卷六百六十三

第07部 卷六百六十二


  
  ◎ 白居易(七)


  
  ◇ 魏博军将吕晃等从宏正到镇州各加御史大夫宾客等制
  敕:去年冬,命侍中宏正建大将军旗鼓,移镇於成德军,而晃以下四十有一人,实从魏来,或驱或殿,披坚执锐,可谓有劳。宜以宫坊之寮,宪府之职,随其名秩,序而宠之。可依前件。


  
  ◇ 张平叔可户部侍郎判度支制


  敕:故事君使臣,其道不一,或先劳而後受赏,或先加宠而後责功,盖宜便有後先,时事有缓急故耳。朝议大夫守鸿胪卿兼御史大夫判度支上柱国赐紫金鱼袋张平叔,国之材臣也,计能析秋毫,吏畏如夏日,司会逾月,纲条甚张。况师旅未息,调食方急,倚成取济,非尔而谁?故自大鸿胪换居人部,造膝而授,不时而迁,其要无他,是欲急吾事而望倚尔功也。公卿以降,群有司盈庭,然问曰,与吾坐而决事,丞相以下,不过四五,而主计之臣在焉。非智能则事不可成,非谅直则吾难近,噫,职局之外,得不思称官望而厌我心乎?可守尚书户部侍郎判度支,散官、勋、赐如故。
  
  ◇ 李虞仲可兵部员外郎崔戎可户部员外郎制


  敕:剑南西川节度判官朝散大夫检校尚书户部郎中兼侍御史上柱国赐紫金鱼袋李虞仲、剑南西川观察判官朝议郎检校刑部员外郎兼侍御史云骑尉赐绯鱼袋崔戎等:去年春,朕忧西南事,授丞相文昌钺镇抚之,次选郎吏有才实如虞仲辈者往赞理之,故其制云:「苟佐吾丞相以善政闻,宁久遗汝於诸侯乎?」今蜀政成矣,蜀人矣,是汝辈职修事举,而奉吾诏书甚谨也。前言在耳,安可弭忘,并命为郎,主吾信赏。虞仲可行尚书兵部员外郎,戎可尚书户部员外郎,散官、勋如故。


  
  ◇ 牛僧孺可户部侍郎制


  敕:户部侍郎,周之地官小司徒也,掌天下田户之图,生齿之籍,赋役货币之政令,以待国用而质岁成。元和以还,日益宠重,善其职者,多登大任,中兹选者,莫匪正人。谁其称之,我有邦彦。朝议郎(一作大夫)守御史中丞上柱国赐紫金鱼袋牛僧孺,自举贤良,践历台阁,秉润色笔,提纠缪纲,而书命无繁词,决事无留狱,受宠有忧色,纳忠多苦言。朕心知之,何用不可?夫以人曹之重如彼,僧孺之贤如此,俾居是职,不亦宜乎?可守尚书户部侍郎,散官、勋、赐如故。
  
  ◇ 庾承宣可尚书右丞制
  敕:朝议大夫守尚书刑部侍郎骁骑尉庾承宣:昔我太宗文皇帝尝谓尚书丞百职纲维,事一失中,则天下有受其弊者,因命戴胄、魏徵及杜正伦、刘洎辈继领是职,分居左右,官修事理,人到於今称之。故吾前命崔戎(一作从)持左纲,今命承宣操右辖,众口籍籍,颇为得人。况承宣端谅勤敏,周知典故,必能为我纽有条之纲,尼妄动之轮,坐曹得出入郎官,立朝得奏弹御史,决会政要,扶树理本,无俾戴、魏、刘、杜专美於贞观中。可守尚书右丞,散官、勋如故。


  
  ◇ 张聿可衢州刺史制


  敕:中散大夫行尚书工部员外郎上柱国吴县开国男食邑三百户张聿:内外庶官,同归共理,牧守之任,最亲吾人。盖弛张举措由其心,赏罚威福悬其手,若一日失其职,一郡非其人,而名未达於朝听之间,为害已甚矣。选授之际,得不慎夫?以尔聿前领建溪有理行,次临沔郡著能名,用尔所长,副吾所急,宜辍郎署,往颁诏条,来暮之声,伫入吾耳。可使持节衢州刺史,散官、勋如故。
  
  ◇ 辛邱度可工部员外郎李石可左补阙李仍叔可右补阙三人同制


  敕:朝散大夫右补阙内供奉飞骑尉辛邱度等:朕诏丞相求方略忠谠之士,於左右,而播等以石暨仍叔应诏,言其为人,厚实謇直,尝以文行谋画,从容於幕府之间,临事敢言,当官能守,可使束带,同升诸朝,又言邱度介洁静专,不交势利,宜加推奖,以劝其徒。况久次者转迁,後来者登进,皆适所用,平章可之。可依前件。


  
  ◇ 魏博军将薛之纵等十四人各授官爵制
  敕:薛之纵等:去年冬授钺,俾自徐镇潞,而与其麾下同德,食不求饱,席不暇暖,节镇殿定,一如所委。此诚之忠略,然所赖之纵等焦心戮力,同济厥功。而颁赏已逾时,秩宜加等。我有爵禄,分而命之,知吾不遗细大之功。可依前件。


  
  ◇ 裴度李夷简王播郑杨於陵等各赐爵并回授爵制
  敕:《礼》云「臣下竭力尽忠以立功於国者,必报之以爵禄」,此言上之不虚取於下也。而司空度等,咸以忠力作股肱心膂之臣,大节大劳,书在甲令。然则功如是,忠如是,高爵重秩,予何爱焉?故於统御之初,先行信赏,诏主爵者,合为奏书,或加宠进封,或延恩任子,次勤第品,咸按旧章。行乎敬之,无忝予一人之嘉命。可依前件。


  
  ◇ 郑馀庆杨同悬等十人亡母追赠郡国夫人制


  敕:馀庆亡母某氏等:夫德不旌,则劝善之典缺矣;亲不显,则扬名之道废矣。凡今公卿大夫至於元士,济济然抱忠履信立我朝者,皆圣善之教、燕翼之方所致也。自家刑国,有所从来,不大封崇,是忘报施。朕去年仲月统御之初,发号推恩,先降是命,岂直光前慰後而已哉,亦欲使天下为母者闻,庶几乎善统其家,慈训其子,厚人伦而美教化也,可不务乎?


  
  ◇ 李授咸阳令制
  敕:某官李:近者西夷犯塞,诏诸将出师,司计臣俊言,有应辨才,可司馈饷,故自京府掾假台郎宪职以命之。属寇遁师旋,未展其用。况在公族,推有器干。今授铜印,俾宰咸阳。夫庶官之任为急,西郊咫尺,伫尔能声。可京兆府咸阳县令。
  
  ◇ 程群授坊州司马制


  敕:程群尝从事於镇冀之间,病免所职,垂老之岁,弃为穷人,伥伥无归,有足伤者。夫一夫不获,若纳诸隍,此圣王用心,推己及物。今宜与群禄食,使饱暖其身,亦犹晋君不能忘情於绛老也。往佐中部,尔其念哉。可坊州司马。


  
  ◇ 海州刺史王元辅加中丞制


  敕:海州刺史王元辅:汉制二千石有政绩者,就中加命秩,不即改移,盖欲使吏久於官,而人安於化也。今元辅为郡,颇有理名,廉使上闻,奏课居最,宜加中宪,旌而宠焉。庶使与君共理者,闻而知劝。可兼御史中丞。


  
  ◇ 杨潜可洋州刺史李繁可遂州刺史史备可濠州刺史制
  敕:朝散大夫守尚书金部郎中上柱国杨潜,温厚静专,有端士之操;朝议大夫前使持节吉州诸军事吉州刺史上柱国李繁,精强博敏,有才子之称;将仕郎前使持节光州诸军事守光州刺史云骑尉史备,变通健决,有良吏之用。而能本於文学,辅以政事,为郎见其行,为郡闻其声。夫洋束梁之险,遂居蜀之腴,濠控淮之要,三者皆名郡,而委之三吏。得不思勤俭教导,劳来安辑,膏雨吾土,襦吾人者乎?潜可使持节洋州诸军事守洋州刺史,散官、勋如故;繁可使持节都督遂州诸军事守遂州刺史;备可使持节濠州诸军事守濠州刺史,充团练涡口西城等使,散官、勋如故。


  
  ◇ 张洪相里友略并山南东道判官同制


  敕:朝议郎守太常博士上柱国张洪、前瀛漠等州都团练判官朝议郎侍御史内供奉上柱国赐绯鱼袋相里友略等:元翼以大节大忠,绰闻朝野,授钺开府,殿我汉南,而又求贤乞能,以自参贰,则其宾き,宜有以称之,故求吾俊造之英,勋列之胄,达朝议而练戎事者与焉。今以洪之知国礼奉家声,以友略之富艺文饱军旅,两中是选,合而命之,优秩宠章,无所爱惜。时无古今,代有忠贤,苟吾元翼於羊、杜间,别有陟明之典在。洪可检校尚书职方员外郎兼侍御史,充山南东道节度判官,仍赐绯鱼袋,散官、勋如故;友略可检校尚书屯田员外郎兼侍御史,充山南东道观察判官,散官、勋如故。


  
  ◇ 姚成节右神策将军知军事制


  敕:朝议郎前使持节成州诸军事守成州刺史充本州守捉使赐紫金鱼袋姚成节,尝为天平军裨将,当刘悟之立忠勋也,谋成事集,尔有助焉。虽授一城,未足酬奖,况闻信厚勤恪,宜於爪牙肘腋间居之。昔汉文帝以宋昌忠劳,擢拜将军掌宿卫,今吾用汝,犹前志也。环拱之职,得不勉欤?可毅果校尉守右神策将军知军事,馀如故。


  
  ◇ 高钺等一十人亡母郑等太君制
  敕:起居郎高钺亡母荥阳郡太君郑氏等:予有侍臣,咸士之秀者,或左右以书吾言动,前後以补吾阙遗,森然在庭,各举其职。爰思乃教,知所从来,岂非善禀於亲,行成於内,徙邻断织,训使然耶?不追封邑之荣,曷显统家之庆。可依前件。


  
  ◇ 柳公绰可吏部侍郎制


  敕:京兆尹兼御史大夫柳公绰:长吏数易,为害甚多,迩来都畿,未免斯弊,或苛急而人重困,或懦弱而奸不息。得其中者,其公绰乎?细大必躬亲,刚柔不吐茹,甚称厥职,惜而不迁。然智者常忧,忠者常劳,亦非吾以平施御臣下之道也。尚书六职,天官首之,辨论官材,澄汰流品,比诸内史,选妙秩清。询众用能,无易公绰。尔宜饬躬承命,以裴、王、崔、毛为心,苟副吾言,用称乃职,而今而後,亦何往而不适哉?可尚书吏部侍郎。


  
  ◇ 孔可右散骑常侍制
  敕:昔齐桓公心体懈堕,则隰朋侍;汉成帝亲重儒术,则刘向从。今之常侍,是其选矣,称其任者,惟正人乎。大中大夫守尚书吏部侍郎上柱国赐紫金鱼袋孔,言行谨直,风操端庄,肃然礼容,清庙之器,始自筮仕,迄於天官,虚舟为心,利刃在手,全才具美,时论多之。可使珥貂,立吾左右,从容侍从,以备顾问,隰朋、刘向,岂远乎哉?可右散骑常侍。


  
  ◇ 王公亮可商州刺史制


  敕:尚书司门郎中王公亮,茂於学,精於文,文学之外,有析毫弗刂钟之用,自佐戎律,领郡符,持宪为郎,皆称厥职。吾前命刘遵古、张平叔为商州刺史,继有善政,人用安。今尔代之,守而勿失。况商土瘠,商人贫,可以静理而阜安,不宜改弦而易辙。以尔精敏,当自得中。可商州刺史。


  
  ◇ 韦觊可给事中庾敬休可兵部郎中知制诰同制
  敕:职之要莫先乎驳正,文之选莫难於司言,将使朝纲有条,朕命惟允,在二者得人而已。中大夫使持节苏州诸军事守苏州刺史上骑都尉韦觊,精微专直,通乎事典,可使平奏议而坐右(一作左)曹;朝散大夫守尚书礼部郎中上柱国庾敬休,温裕端明,饰以辞藻,可使书诰命而专右席。而轮辕凿枘,各适所宜。夫惟刺史守列城,郎官应列宿,选任倚注,非不荣重,然吾左右前後,方求正人,如觊、敬休,不宜疏远,亦犹有声之玉,无之珠,不佩服之中,掌握之上,皆非其所也。宜自敬谨,无忝吾言。觊可行给事中,散官、勋如故;敬休可尚书兵部郎中知制诰,散官、勋如故。


  
  ◇ 李赠太尉制


  敕:故特进行太子少保上柱国凉国公食邑三千户食实封五百户李:在建中岁,Г贼叛逆,惟太师晟实仗大顺,剪而诛之;在元和朝,蔡寇充斥,惟尔实奋奇策,虏而戮之。父子之功,书於甲令,俱为第一,焯当时。矧尔一登将坛,六换钺,坐论岩廊之道,卧理保傅之事,方深倚望,奄忽沦谢。是用当食累叹,视朝三辍,岂不以爪牙之威缺於外,股肱之痛轸於中者乎?而吊奠之命,赙之数,虽加常等,未表殊恩。宜以太尉之秩赠,上公之衮敛,俾尔被哀荣,服忠孝,从先太师於九原也,不其盛欤?呜呼!美终必复,礼无不答,昔尔之勤劳如彼,今吾之宠饰如此,君臣报施,可谓两臻其极焉。尔灵有知,钦我追命。可赠太尉,仍令所司备礼册命,赐绢二千匹、布七百端、米粟一千石,委度支送。


  
  ◇ 田布赠右仆射制


  敕:朕闻古之臣子,有忍死效节为忠者,有不伤发肤全归为孝者,有不顾性命引决为忠者,但问所操所蹈何如耳,岂系去就生死之间耶?噫!今有重义如泰山,轻生如鸿毛,死而不朽者,安得不褒扬宠饰,使天下闻之,所以劝孝心,激忠肠,然後薄者敦,懦者立,幸生者耻格也。故魏博等州节度观察处等使起复宁远将军守右金吾大将军员外同正员检校工部尚书兼魏州大都督府长史御史大夫赐紫金鱼袋田布,其父太尉,甚贤此子。镇阳之乱,宏正殁焉,而布枕戈尝胆,誓报冤耻,故吾以大将军之旗鼓钺、先臣之土壤士卒,尽用委付,亲加勉谕。人鬼之愤,期一泄而甘心焉。既而激发魏师,出疆临敌。事有不得已者,布亦末如之何,卒至於剖心自明,遗疏自列,谢君於天上,报父於地下。可谓田氏有孝子,国家有烈臣。则吾之知臣,宏正之知子明矣!耸动人听,[B242]伤我怀,故废临朝,所以示哀也,加礼命,所以示荣也。哀荣恩礼,至则至矣,呜呼!曾未足以显尔之节,不厌吾之心乎?可赠尚书右仆射,赐布帛三百段、米粟二千石,委度支逐便支遣。
  
  ◇ 韦贯之可工部尚书制


  敕:河南尹韦贯之:善驭者齐六辔,善理者正六官,六官成则百事举,故吾选贤任旧,以次第补之,而六卿之材,吾已得五,阙一不可,待汝而成。贯之以正行明诚,为先朝辅,始以直进,终以直退,道有消长,德无缁磷。及帅湘潭,尹河洛,而廉平清一之政,继闻於京师,名简吾心,善入我耳。宜朝右,以镇厚时风。况今之尚书,汉之公卿也,言动可否,属人耳目焉,固不专率四属、程百工,备位於冬官而已。可工部尚书,馀如故。


  
  ◇ 太子詹事刘元鼎可大理卿兼御史大夫充西番盟会使右司郎中刘师老可守本官充盟会副使通事舍人太仆丞李武可守本官兼监察御史充盟会判官三人同制


  敕:太子詹事刘元鼎等:夫选可任而任之,则用无不适,择可劳而劳之,则事无不成,盖君使臣、臣事君之端也。属西夷乞盟,求可以莅之者,历选多士,吾得三人。今以元鼎之博通,师老之诚谅,武之恭敏,合而为用,不亦可乎?尔宜临之以庄,示之以信,形仪辞气,皆有可观,必能率服彼戎,不独益敬吾使。法卿宪秩,宠之以遣。


  
  ◇ 可依前件许季同可秘书监制
  敕:大理卿许季同:国朝以来,有刘得(一作德)威、张文、唐临为大理卿,有魏徵、虞世南、颜师古为秘书监,设官之重,得贤之盛,人到於今称之。今季同以明慎钦┰理刑狱,以文学博雅掌图籍,由廷尉而掌秘府,论者荣之。宜自重其官,自远其道,又思与刘、张、唐、魏、虞、颜为比,不亦自多乎?可秘书监。
  
  ◇ 张元夫可礼部员外郎制
  敕:殿中侍御史张元夫:官有秩清而选妙者,其仪曹员外郎之谓乎?凡殿内御史,虽文才秀出功课高等者,满岁而授,犹曰美迁。有如元夫,连膺二迁,历彼践此,佥以为宜。况怒飞青冥,翔集禁陛,由兹去者,十八九焉。汝知之乎,思有以称。可尚书礼部员外郎。


  
  ◇ 杨嗣复可库部郎中知制诰制


  敕:权知兵部郎中杨嗣复:朕闻前代制诰,中书令、侍郎、舍人通掌之,国朝以来,或以他官兼领,惟其人是用,不限於资秩职署焉。予以为然,多繇是选,前所命者,时称得人。研实核名,次第及汝。汝嗣复根於义训,播为令器,文焕发而才秀出,不当汨没於郎吏间。况贞元中,汝父为中书舍人,甚称厥职,今使汝继书吾命,成一家言,堂ピ国华,在於此举。尔宜兢兢祗励,无陨其名。可库部郎中知制诰。


  
  ◇ 张平叔可京兆少尹知府事制


  敕:商州刺史张平叔,为人廉直,为政简惠。前後历掾、邑宰、郡守,而去思来暮之谣,继闻於人听焉。及副盐铁官,刺商雒郡,会课报政,亦甲於他官。自贞元以来,用三科取士,奉详明政术可以理人之诏,而得其名有其实者,几何人哉,平叔居其一也。能效若是,何用不臧?故事内史缺未补间,亚尹得行大京兆事,试可而即真者,往往有之,故其选任,日益难重。尔宜称所举,慎厥职,无堕大以勤小,无急弱以缓强,夕念朝行,遵吾约束。可京兆少尹知府事。


  
  ◇ 康日华赠坊州刺史制


  敕:汉令军中士有不幸死者,得以棺敛传送,若是而已,犹四方归心焉。矧吾褒赠以荣之,恻隐以将之,显其忠,抚其後,亦所以激生者节,岂独慰逝者魂乎?左神策军赴行营正将试太常卿康日华,领王师,死王事,军书奏,朕甚悼焉。可赠坊州刺史。


  
  ◇ 张籍可水部员外郎制


  敕:登仕郎守国子博士张籍:文教兴则儒行显,王泽流则歌诗作,若上以张教流泽为意,则服儒业诗者宜稍进之。顷籍自校秘文而训国胄,今又核名揣称,以水曹郎处焉。前年以来,凡历文雅之选三矣,然人皆以尔为宜,岂非笃於学,敏於行,而贞退之道胜邪?与之宠名,可以奖夫不汲汲於时者。可尚书水部员外郎,散官如故。
  
  ◇ 何士可河南县令制


  敕:汉朝郎官出宰百里,故今京邑令缺,多命尚书郎补焉。朝议郎行尚书水部员外郎何士,慎检和易,介然有常,守而勿失,可使从政。然能佩弦以自导,带星以自勤,则缓急劳逸之间,必使适宜而会理矣。以尔思退,故吾进之。可守河南县令,散官如故。


  
  ◇ 崔植一子官回授侄某制


  敕:丞相植,典职枢务,亦既逾岁,而能明我目,达我聪,左右我躬,以底於道。况属郊祀,摄赞大仪,宠锡之间,植宜加等。而念其犹子,乞用推恩,既叶旧章,允膺新命。其侄某可某官。


  
  ◇ 王起等赐勋制


  敕:中书舍人王起等:朕临御之始,庆赏遂行,卿士大夫,递加勋秩,自武骑尉以上,十有二转,自起以下,十有四人,咸赐以勋,举书於籍。可依前件。


  
  ◇ 萧亻免除吏部尚书制


  敕:古者君使臣以礼,臣事君以忠,季代以还,鲜由兹道。先皇帝常创於是,故在位十五载,凡解相印者殆二十人,多宠为大僚,或付以兵柄。矧予小子,宜有加焉。而辅弼之臣,尝经一日造吾膝,沃吾心,则思与之始终,厚申恩礼,不惟劝感来者,且不敢失坠先志也。尚书右仆射萧亻免,忠肃孝敬,佐吾为理,以勤事国,以疾退身,本末初终,不失其道。既免枢务,倚为右揆(一作俾居端揆)。朕欲加恩超等,复吾前言,而亻免继上让章,至於三四,敦谕烦切,陈乞弥坚。是用正命为选部尚书,而冠六卿,统百职,尚可以表吾宠重,亦所以成尔谦光。尔宜钦厥始,慎厥终,毋忝我褒扬之命。可吏部尚书。


  
  ◇ 温尧卿等授官赐绯充沧景江陵判官制


  敕:温尧卿等,今之俊,先辟於征镇,次升於朝廷。故幕府之选,下台阁一等,异日入为大夫公卿者,十八九焉。荆门景域,南北大府,而尧卿等或已参军要,或方受兵书,各命以官,分试其事,名秩章绶,分而宠之。夫千里之行,始於足下,苟自强不息,亦何远而不届哉?可依前件。
  
  ◇ 神策军及诸道将士某等一千九百人各赐上柱国勋制


  敕:古之善为国者,劳不忘而赏不滥,有赏一人而为僭者,有千百人而不为费者,其要在当否而已,不系於众寡也。朕自统御已来,忽忽有念,念天下材力之将,勇敢之士,进有征讨之苦,退有守捍之勤,藏之中心,何尝暂忘。而亟因大庆,思洽普恩。某等若干人,咸进勋级,并可上柱国。
  
  ◇ 李彤授检校工部郎中充郑滑节度副使王源中授检校刑部员外郎充观察判官各兼侍御史赐绯紫制


  敕:万年令李彤、侍御史王源中等:舜以五长绥四国,若今之节制也;周以十联率诸侯,若今之廉察也。国家合为一柄,付有功诸侯,故其陪臣,选任益重,或辍朝籍授简书者,往往而有。况承元有大忠於国,受重任於外,使其承上莅下,敬始善终,实在庶寮,叶力以济。今以彤宰京邑,有理剧之用,如水在器,挠之不浊;以源中立宪府有纠正之能,如刃发硎,割之无滞。一可以ヘ戎事,一可以佐轺车,二职交修,在此一举。台郎宪吏,金印银章,加乎尔身,无忝我命。可依前件。


  
  ◇ 柳公绰父子温赠尚书右仆射窦牟父叔向赠工部尚书薛伯高父怿赠尚书司封郎中元宗简父琚赠尚书刑部侍郎皇甫镛父愉赠尚书右仆射韦文恪父渐赠太子少保王正雅父赠太子太师范季睦父彦赠礼部郎中八人亡父同制


  敕:古人有云,「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向无显扬褒赠之事,则何以旌先臣德,慰後嗣心乎?故朕每施大恩,行大庆,而哀荣之命,未尝阙焉。银青光禄大夫行尚书吏部侍郎上护军河东县开国子柳公绰父温等,咸有令子,集於中朝。资父事君,移忠自孝,本於严训,酬以宠名,赐命追荣,各高其等。呜呼f者不匮,往者有知,斯可以载扬兰陔之光,辍风树之叹耳。可依前件。


第07部 卷六百六十一   主目录   第07部 卷六百六十三
上一篇:全晋文 下一篇:敦煌变文集新书

我要评论

道友名

联系我们:vgudao@gmail.com · 沪ICP备15020160号-1
Copyright © 2006 - 2018 【维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