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亭古道:首页 > 四库全书 > 全唐文 > 第10部 卷九百四十五



第10部 卷九百四十四   主目录   第10部 卷九百四十六

第10部 卷九百四十五


  
  ◎ 周氏


  周氏,番阳曹因妻。


  
  ◇ 曹君墓碑


  君姓曹,名因,字鄙夫。世为番阳人。祖父皆仕於唐高祖之朝,惟公三举不第,居家以礼义自守。及卒於长安之道,朝廷公卿,乡邻耆旧,无不太息。惟予独不然,谓其母曰:「家有南亩,足以养其亲;室有遗文,足以训其子。肖形天地间,范围阴阳内。死生聚散,特世态耳。何忧喜之有哉?」予姓周氏,公之妻室也。归公八载,恩义有专。故赠之铭曰:


  其生也天,其死也天。苟达此理,哀复何言?


  ◎ 牛应真


  应真,牛肃长女。弘农杨唐源,著有《遗芳集》。


  
  ◇ 魍魉问影赋


  庚辰岁,予婴沈痼之疾,不起者十旬。毁顿精神,羸悴形体。药物救疗,有加而无瘳。感庄子有魍魉责影之义,故假之为赋,庶解疾焉。魉魉问於予影曰:「君英达之人,聪明之子。学包六艺,文兼百氏。赜道家之秘言,探释部之幽旨。既虔恭於中馈,又希慕於前史。不矫性以干名,不毁物而成已。伊淑德之如此,良精神之足恃。何故羸厥姿貌,沮其精神?烦冤枕席,憔悴衣巾?子惟形兮是寄,形与子兮相亲,何不诲之以崇德,而教之以自伦?异莱妻之乐道,殊鸿妇之安贫,岂痼疾而无生赖,将微贱而欲忘身?今节变岁移,腊终春首。照晴光於郊甸,动暄气於梅柳。水解冻而绕轩,风扇和而入牖。固可蠲忧释疾,怡神养寿。何默尔无营,自贻伊咎?」


  仆於是乃勃然而应曰:「子居於无人之域,游乎魑魅之乡。形既图於夏鼎,名又著於蒙庄。何所见之非博?何所谈之不长?夫影依日而生,像人而见。岂言谈之足晓?何节物之能辨?随晦明以兴灭,逐形骸以迁变。以愚夫畏影,而蒙鄙之性以彰;智者视阴,而迟暮之心可见。伊美恶兮由已,影何辜而遇谴?且予闻至道之精窈兮冥,至道之极昏而默,达人委性命之修短,君子任时运之通塞。悔吝不能缠,荣曜不能惑。丧之不以为丧,得之不以为得。君子何乃怒予之不赏芳春?责予之不贵华饰?且吾之秉操,奚子智之能测?」


  言未卒,魍魉惕然而惊,尔而起曰:「仆生於绝域之外,长於荒遐之境。未晓智者之处身,是以造君而问影。既谈元之至妙,请终身以藏屏。」


  ◎ 鲍君徽
  君徽,字文姬,鲍徵君女,善诗。德宗尝召入宫,与宋若昭姊妹齐名。每赓和,赏赉甚厚。


  
  ◇ 乞归疏


  臣以草茅嫠妇,重荷宠恩,自谓生有馀幸矣!独念妾也幼鲜昆季,长失椿庭。室无鸡黍之餐,堂有垂白之母。衷情迫切,臣不啻隐忍,方虑控诉无门焉。兹者幸遇圣明,诏臣吟咏,一入御庭,百有馀日。弄文舞字,上既以洽明圣之欢心;搦管挥毫,下既以倡诸臣之赓和。惟是茕然老母,置诸不问,岂为子女者恝然若是耶?臣一思维,寸肠百结。伏愿陛下开莫大之宏恩,听愚臣之片牍,得赐归家,以供甘旨。则老母一日之馀生,即陛下一日之恩赐也。臣不揣愚昧,冒死以进。


  ◎ 温氏


  温氏,李邕妻。
  
  ◇ 为夫谢罪表


  妾温氏言:邕效职不谨,状涉贪狼,逼迫囹圄,获罪以闻。诚宜不待刑书,便当殒灭;然事有所隐,恐负明时。天地远,号诉不敢,仓卒之际,分从严诛。岂谓天鉴仁明,邕得生窜荒外,再造之幸,上答何阶?死罪死罪!


  邕少习文章,薄窃时誉。疾恶如雠,往任拾遗,奏张昌宗之党;後参宪府,劾武三思之罪。坐此为累,不容於众。秉邪佞者切齿,攻文章者侧目。由是频谪远郡,削迹朝端。不见阙庭,何啻十载?岁时凝恋,闻者伤怀。属国家有事东岳,大礼告成。法驾西旋,路游近境。普遵牛酒之献,各展臣子之心。不意天泽曲垂,恩私属沐。邕当再跃,何以为心。恳至夙诚,冀遂申效。妾闻正直见用,邪佞生忧。邕之祸端,自此为始。且邕比任外官,竟无一议。天颜暂顾,罪则旋生。谚云:「士无贤不肖,入朝见嫉。」伏惟陛下明察此言,妾之微躯,万死无恨。死罪死罪!


  邕初蒙勘当,即便禁身,水不入口,向逾五日。孤直援寡,邪党相趋,窘急至深,实不堪忍!气微息奄,惟命是听。遣邕手书,事生吏口,贷百姓蚕粮,抑称枉法,市罗以进,令作赃私。吏以为能,寄此加罪。当时匦使朝堂,潜皆守捉,号天诉地,谁肯为闻?严命将行,恭往奔逐,泣血去国,没骨灾荒。长任钦州,示以无用。愿邕充一卒之用,效力明时,膏涂朔边,骨粪沙壤。使得身死王事,成邕夙心,妾则碎首粉身,万死为足!妾夫妇义重,常见其志,不避罪责,冒死上闻。傥天光垂照,即当殒灭,妾之荣幸,实荷再生。谨奉表投延恩匦。


  ◎ 李元真


  元真,越王贞之元女孙。曾祖珍,於先天中得罪,配流岭南。元真祖父皆亡殁岭外,虽经恩赦,而未昭雪。元真进状,请归葬越王墓次。诏许之。即敕於咸宜观安置为女道士。


  
  ◇ 请归葬祖父於越王茔次状


  曾祖名珍,是越王第六男。先天年得罪,流配岭南。祖父皆亡殁岭外,虽累蒙洗雪,未还京师。去开成三年十二月内,岭南节度使卢均,出俸钱接借。哀妾三代旅榇,暴露各在一方,特与发遣,归就大茔合。今护四丧,已到长安,旅店权下。未委故越王坟所在,伏乞天恩,允妾所奏,许归大茔。妾年已六十三,孤露家贫,更无所依倚。


  ◎ 郑氏


  郑氏,侯莫陈邈妻。
  
  ◇ 进女孝经表


  妾闻天地之性,贵刚柔焉。夫妇之道,重礼义焉。仁义礼智信者,是谓五常。五常之教,其来远矣。总而为主,实在孝乎?夫孝者,感鬼神,动天地,精神至贯,无所不达。盖以夫妇之道,人伦之始,考其得失,非细务也。《易》著乾坤,则阴阳之制有别;《礼》标羔雁,则伉俪之事实陈。妾每览先圣垂言,观前贤行事,未尝不抚躬三复,叹息久之。欲缅想馀芳,遗踪可躅。妾侄女特蒙天恩,策为永王妃。以少长闺闱,未娴诗礼。至於经诰,触事面墙。夙夜忧惶,战惧交集。今戒以为妇之道,申以执经之礼,并述经史正义,无复载乎浮词。总一十八章,各为篇目,名曰《女孝经》。上至皇後,下及庶人,不行孝而成名者,未之闻也。妾不敢自专,因以曹大家为主,虽不足藏诸岩石,亦可以少补闺庭。辄不揆量,敢兹闻达。轻触屏,伏待罪戾。妾郑氏诚惶诚恐死罪死罪!谨言。
  ◎ 胡
  ,号「见素子」,居太白山,注《黄庭内景图》一卷。
  
  ◇ 黄庭内景五脏六腑补泻图序


  夫王主阳,食人以五气;地主阴,食人以五味。气味相感,结为五脏。五脏之气,散为四肢十六部三百六十关节,引为筋脉、津液、血髓,蕴成六腑、三焦、十二经,通为九窍。故五脏者,为人形之主。一脏损则病生,五脏损则神灭。故五脏者,神明魂魄志精之所居也。每脏各有所主,是以心主神,肺主魄,肝主魂,脾主意,肾主志。发於外则上应五星,下应五岳。皆模范天地,禀象日月,触类而取,不可胜言。若能存神修养,克己励志,其道成矣!然後五脏坚强,则内受腥腐,诸毒不能侵;外遭疾病,诸气不能损。聪明纯粹,却老延年。志高神仙,形无困疲。日月精光,来附我身;四时六气,来合我体。入变化之道,通神明之理。把握阴阳,呼吸精神,造物者翻为我所制。至此时,不假金丹玉液,琅大还。自然神化冲虚,气合太和,而升€汉。五脏之气,结五€而入天中,左召阳神六甲,右呼阴神六丁,千变万化,驭飞轮而意。是以不悟者劳苦外求,实非知生之道。是故太上曰:「精是吾神,气是吾道。」藏精养气,保守坚贞,阴阳交会,以立其形是也。


  夙性不敏,幼慕元门,炼志无为,栖心澹泊。览《黄庭》之妙理,穷碧简之遗文,焦心研精,屡更岁月。伏见旧图奥密,津路幽深,词理既元,赜之者鲜。指以色象,或略记神名。诸氏纂修,异端斯起,遂使後学之辈,罕得其门。差之毫,谬逾千里。今敢搜罗管见,罄竭讠叟闻,按据诸经,别为图式。先明脏腑,次说修行,并引病源,吐纳徐疾。旁罗药理,导引屈伸,察色寻证,月禁食忌。庶使後来学者,披图而六情可见,开经而万品昭然。时大中二年戊辰岁述。


  ◎ 杨氏
  杨氏,宏农人,宰相王搏妻。著《女诫》一卷。
  
  ◇ 伤子辞


  予有令子,俭衣削食。以纪先功,志刊贞石。彼苍不遗,俾善莫隆。今予建立,痛冤无穷!


第10部 卷九百四十四   主目录   第10部 卷九百四十六
上一篇:全晋文 下一篇:敦煌变文集新书

我要评论

道友名

联系我们:vgudao@gmail.com · 沪ICP备15020160号-1
Copyright © 2006 - 2018 【维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