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亭古道:首页 > 四库全书 > 全唐文 > 第09部 卷八百四十八



第09部 卷八百四十七   主目录   第09部 卷八百四十九

第09部 卷八百四十八


  
  ◎ 李畴
  畴,後唐长光元年官宗正丞。


  
  ◇ 请禁陵封内开掘奏


  京畿内列圣园陵,自兵乱後,来人户多於陵封内开掘烧砖窑灶。掘断冈阜,惊动神灵。此後请严切禁止,奉陵州县,凡有封内窑灶,并宜修塞。
  ◎ 李崇遇


  崇遇,後唐长兴元年官尚舍奉卿。


  
  ◇ 请四品以下官准赙赠奏
  窃见文武百官,一品己上薨谢者,皆有赙赠。自四品已下,无例施行。请特定事例,以表无偏。


  ◎ 王澄


  澄,後唐长兴二年官大理少卿。


  
  ◇ 梓材赋(以「理材为器、如政之术」为韵)


  猗嗟抡材者梓,必将有以。抡者动不妄施,材者用之为美。涂其丹ぬ之色,契乃斫雕之理。成乎器用,孰不勤止。则知能者轨物,其利博哉。达於道必获乎象,酌於事实在乎材。材罔不奇,戒乎不知。应时可重,匪饰胡为。须度长而大,谅方矩而圆规。役是司者,勉矣厥宜。亦犹德必辅人,材不假器。人失德而奚取,器非材而奚利。材滥则过於梓人,德乖则失乎尔位。其有取非轮桷,性实散樗。以不材而见弃,思入用其焉如。岂比山有之亦修短惟准,工度也而削理有馀。既罕节而抱直,成大厦之厥居者哉。夫如是,则工以理材为难,国以教人为圣。圣体材而存道,材象道而成政。宏之在人,慎乃出令。藏器俟时,人罔越思。达乎至极,钦哉有司。惟试可矣,以材校之。守而弗失,其德秩秩。以人观材,以材观实。非独陈伊周之宏义,将以翊我唐之政术。傥小材之不遗,愿雕焕於兹日。


  
  ◇ 请禁不务农桑奏


  陛下御极以来,大稔於此。时无水旱,岁有丰登。所以民去农桑,士思游情。或机巧以趋利,或宴乐以弃时。且一夫不耕,或受其饥。一妇不织,或受其寒者。而况乡闾之内,城郭之中,竞削锥刀,罔知本末。或鼓舞於村落,或讴歌於市廛,实繁有徒,触类而长。若非禁止,渐恐滋彰。


  ◎ 孔庄


  庄,後唐明宗朝官刑部员外郎。


  
  ◇ 请择郡守疏


  臣闻汉宣帝云:「与朕共治天下者,其唯良二千石乎?」今国家每择郡牧,唯赏军功。虑於治民,未尽其旨。为人求瘼,责在参佐,则庶几近理。愿留天眷,俾慎拣焉。


  ◎ 赵和


  和,後唐明宗朝为西川云州使。


  
  ◇ 对县令不修桥判
  长安万年县坐「去岁霖雨不修城内桥」,被推桉诉云,各有司存不伏科罪。


  中京帝宅,上洛星桥,宫城俯临,九重密迩。康庄或断,一切停留。架海鼋鼍,谁看往迹。填河乌鹊,不见新营。冠盖相喧,遏红尘而不度。车徒竞拥,驻白日而移阴。修构既在科须,差遣诚归正典。事合属於将作,不可责以亲人。诉者有词,请停推劾。


  
  ◇ 对私雇船渡人判


  洛水中桥破,绝往来渡。县令杨忠以为时属严寒,未可修造,遂私雇船舫於津所渡人。百姓杜威等,连状举忠将为干济,廉使以忠懦弱,不举职事以邀名,欲科不伏。
  上洛飞湍,中桥施构。参差危柱,若星影之全开。断绝浮梁,似虹光之半起。望九衢之车马,未见川流。瞻两岸之风烟,更疑波委。杨忠宣风帝辇,作宰神州。以修造之辰,当Ё寒之节,私雇船舫,公然来往。论惠虽是恤人,语事更非济物。且雨毕理道,水涸成梁,莫不率由旧章,抑亦编诸甲令。故违宪法,自置刑科。廉使以懦弱绳愆,正符厥理。杜威以干济连状,未识其宜。
  ◎ 王郁


  郁,後唐明宗朝官大理少卿。


  
  ◇ 请定覆奏决囚奏


  准贞观五年八月二十一日敕:「极刑虽令即决,仍三覆奏。在京五覆奏:决前三奏,次日两奏。惟犯恶逆者一覆奏。著於格令。」又准建中三年十一月十四日敕:「应决大辟罪在京者,宜令行决之司三覆奏:决前两次,决日一奏。」又谨案《断狱律》:「诸死罪囚,不得覆奏报下而决者,流二千里。即奏报应决者,听三日乃行刑。若限未满而行刑者,徒一年。」伏以人命至重,死不再生。近年以来,全不覆奏。或蒙赦宥,己被诛夷。伏乞敕下所司,应在京有犯极刑者,令决前、决日各一覆奏,听进止。有凶逆犯军令者,亦许临时一覆奏。应诸州府,乞别降敕指挥。


  
  ◇ 请令诸司各详令式奏


  伏自广明辛丑之後,天甲子已来,官坏政荒,因循未补。此盖诸司灭丧人吏,曹局亡失簿书。至令官僚中,有不知所掌之事者。伏准文明元年四月十四日敕:「律令格式,为政之本。内外官员,退食之暇,各宜披览。仍以当司令式,书於厅事之壁,俯仰观瞻,使免遗忘。」虔寻兹制,实系化源。请下内外文武百司。如本司阙令式者,许就三馆抄六典内本司所掌名目,各粉壁书写。


  ◎ 吕朋龟


  朋龟,後唐天成中官太常博士。


  
  ◇ 少帝谥号议


  谨案《礼》经:「臣不诔君,称天以谥之。」是以本朝故事,命太尉率百僚奉谥册,告天於圆丘,回读於灵座前,并在七月之内,谥册入陵。若追尊定谥,命太尉读谥册於太庙,藏册於本庙。伏以景帝皇帝顷负沈冤,岁月深远。园陵己修,不於庙,则景宗皇帝亲在七庙之外。今圣朝申冤,追尊定谥重新帝号,须撰礼仪。又《礼》云:「君不逾年,不入宗庙。」且汉之殇冲质,君臣己成。晋之惠怀愍,俱负艰难。皆不列庙食,止祀於园寝。臣等切详故实,欲请立景宗皇帝庙於园所,命使奉册书宝绶,上谥於庙,便奉太牢祀之。其四时委守令奉荐,请下尚书省,集三省官,详议施行。


  ◎ 段禺


  禺,後唐明宗朝官太常博士。


  
  ◇ 请定五庙奏


  伏以宗庙之制,历代为难。须按《礼》经,旁求故实。又缘礼贵随时,损益不定。今参详历代故事,立高曾祖祢四庙,更上追远祖光武皇帝为始祖百代不迁之庙,居东向之庙,供为五庙。庶符往例,又合《礼》经。


  
  ◇ 册秦王仪注议


  据《开元礼》:临轩册礼,命诸王大臣其日受册者,朝服从第卤簿,与百官俱集朝堂,就次受册讫,通事舍人引。不载谒朝还第之仪。自开元以後,册拜诸王,皆正衙命使诣延英进册。皇帝御内殿,高品引王入,立於位。高品宣制读册,王受册讫归院。亦无乘辂谒朝之礼。臣按《五礼精义》云:「古者皆因尝而颁爵禄,所以示无自专,禀之於祖宗也。」今虽册命不在尝,然拜大官、封大邑,必至殿廷,敬慎之道也。今当司欲准开元礼,其日秦王服朝服,自理所乘辂车,备卤簿,与群臣俱集朝堂,次受册讫,至应天门外,奉册置於载册之车,秦王升辂,出谒太庙讫,归理所,仪仗卤簿如来时之仪。


  ◎ 刘虔膺


  虔膺,後唐长兴二年官辽州和顺县令。


  
  ◇ 上时务奏


  里俗有父母在而析财别居;又宗族之间,或有不义凌其孤弱者;请行止绝。


  ◎ 周知微


  知微,後唐长兴二年官邢部郎中。
  
  ◇ 请复议典奏
  开元刑法格,有後格破前格之载,无後敕破前律之文。今虽以律定罪,以格禁违。复有八议之条,废来斯久。请准旧制,令居八议之条。有犯死罪者,令所司准法先奏请行议典。
  
  ◇ 请除落正罪外科决轻赃奏


  臣每详覆案文,静究赃罪条件,或有因缘勘鞫,滋漫告陈。虽广讼讼,渐异根本。其间有物关献遗,事同情异。或果实纸笔之徒,或丝履茶药之类。逐色目计钱不及三二百,聚都数不过四五千。为案牍之微赃,伤朝廷之大体。引律二罪俱发,以重者论,不累轻以加重。请非正论事条外,定赃之时,并许除落。


  
  ◇ 请令州郡抄法书奏


  请藩方州郡,皆令抄写法书。每遇详刑,须凭条格。既无失入,自绝衔冤。


  
  ◇ 请明商贾开验奏


  近年关防商贾,不凭司门公验。关禁之设,国有旧章。请诸司举行之。


  
  ◇ 请禁官曹被刑疏


  窃以唐有天下,垂三百年。圣帝明君,览宏纲而御极。忠臣贤佐,法古道以赞时。两汉已还,历代罕比。虽国有中否之数,人无厌德之言。果致陛下绍开中兴,缵承大业。将欲永光帝载,而犹动守典刑。伏见州县官僚,被人论讼,始行追取,未辨是非,称呼不去其官曹,枷锁已拘於道路。所以上无耻格,下绝恭敬。有玷盛明,实骇观听。此後凡有官绪可称,所讼罪名未正,伏请令监守,皆在法司。俟曲直稍分,即荷校无惮。所贵坐法者知国章有节,司刑者表守律无逾。
  
  ◇ 请禁告讦疏
  窃睹近敕,虑有官吏割剥下人,许百姓陈告。民之愚下,罔认宸衷。或捃摭纤微,或受人驱驾。事多凭虚,适足为乱。有过者固合当辜,诬罔者请议刑宪。庶或知止,免渎风化。
  ◎ 曹允升
  允升,後唐长兴三年官太常丞。


  
  ◇ 请禁府郡以仆使代书判奏


  使府郡牧,例以随身仆使为中门代判通呈等,名目极多,皆恃势诛求,不胜其弊,伏请特行止绝。如藩侯郡守不能书札,请委本判官代押。其职务监临,请差本处衙院官吏,庶得渐除逾滥。兼使州奏荐判官,多非才行。或以贿赂求进。今後奏荐,请令本人随表至京,令所司比验。


  ◎ 蔡同文


  同文,後唐长兴三年官国子博士。


  
  ◇ 请增七十二贤酒脯奏
  伏见每年春秋二仲月上丁,释奠於文宣王,以兖国公颜子配坐,以闵子骞等为十哲排祭奠。其七十二贤图形於四壁,面前皆无酒脯。自今後,乞准本朝旧规,文宣王四壁诸英贤画像面前,请各设一豆一爵祠飨。


  ◎ 卢华


  华,後唐长兴四年官刑部员外郎。
  
  ◇ 请旌赏外官能理冤狱奏


  臣窃以钦恤者,圣人之大德。畏慎者,臣下之小心。倘不怠於交修,庶自叶於理道。伏遇陛下静符元化,动修至仁。八无幽枉之人,四海有升平之望。但以人非诱劝,事罕专精。将欲仰副忧勤,实愿再明条制。伏见本朝故事:「凡内外官司,有能辨雪冤狱,活得人命者,特书殊考,非时命官。」多难已来,此道渐废。既隳赏典,难得公心。伏乞明降敕文,显示中外,自此不系正摄官吏,能辨雪冤狱,全活人命,断割继讫,旋具奏闻。考较不虚,时与超转。如或滞留不具申奏,及虚妄冀希恩泽,其所任司长本判官,并请重加殿罚。


  ◎ 萧希甫


  希甫,宋州人。少举进士,为梁开封尹袁象先掌书记。後唐同光初为驾部郎中,迁谏议大夫兼匦函使。以希旨诬杀豆卢革,拜左散骑常侍。後告密事发,贬岚州司户参军。长兴中卒於贬所。
  
  ◇ 请求言选吏以消灾表


  臣闻天地助顺,神理福谦。既物性之则宜,何虚心之致误。伏惟陛下自统临四海,勤恤万方。每崇恭俭之风,尝布仁慈之德。即合阴阳无爽,灾不生。百谷丰盈,五兵偃息。今乃川渎决溢,水旱愆违。必恐是调燮未乖,祭祀未洁。轸吾君宵旰之虑,负陛下覆育之恩。臣实痛心,谁回愧色。伏乞特颁明诏,下访有司。询其消遣之方,采彼妖祥之本。应是前王古帝,往哲先贤,或有遗祠,但存旧址,在祀典者,咸加严敕。禀灵通者,尽略修崇。悉遵虔肃之诚,无惰精祈之恳。然後别宣长吏,侧听庶民。稍关疾苦之由,须罄抚循之策。冀其昭感,仰赞升平。


  
  ◇ 请条流县令刺史得专断狱奏


  四方刑狱,动皆上闻。不独有紊於公朝,兼且淹延其狱讼。伏乞条流县令,凡死罪已下得专之。刺史部内,有一吏一民犯罪得专之。观察使部内,有犯罪五人已下得专之。如此则朝廷事简,见万乘之尊矣。


  
  ◇ 请释天成以前罪人奏


  臣叨蒙擢任,官忝谏司。所职重难,兼知匦院。但有关於至理,即欲合於无私。冀竭丹诚,仰裨元造。臣伏见自同光元年十月九日先朝收下汴州後,至今年四月一日已前,兵革盛兴,乱离斯极。典章几坏,刑政莫施。每於纷扰之间,甚有杀伤之苦。非惟州县长吏,或滥诛夷,直至乡里居民,互为残戮。挟私怨者,公行白刃,将快忿心。怙强力者,岂闻丹书,惟欣得志。掠妻女以转卖,劫财货以平分。如此之流,应遍天下。伏惟皇帝陛下荐恢帝载,光启鸿图。伏思自陛下临御以来,皇纲渐正。有功者尽赏,有罪者咸诛。阃外将清,朝中无事。今则匦函己再修整,欲具进呈。必恐抬出,外边施行己後,远近披诉,受状至多。但虑京国诸司,囚禁便忧填委。则至上亏皇化,有玷国风。其次更虑勋贵亲贤,或关对讼,便烦谳议。或碍刑书,若今事有否臧,即便政移曲直。以臣愚见,欲自元年四月二十八日昧爽己前,罪无轻重,应大辟己下罪,一切释而不问。庶得刑清俗泰,国富民康。咸钦不宰之功,永奉维新之化。
  
  ◇ 请禁州府推委刑狱奏


  府州官吏,不务守官,咸思避事。每睹微小刑狱,皆是闻天。不惟有紊朝纲,实恐淹延刑狱。
  
  ◇ 请置明律科奏


  臣闻禁暴乱者,莫称於刑律。勤礼义者,无切於诗书。刑律明则人不敢为非,礼义行则时自然无事。今诗书之教,则业必有官。刑律之科,则世皆莫晓。近者大理正宋升,请置律学生徒。虽获上闻,未蒙申举。伏乞特颁诏旨,下付国庠。令再设此科,许其岁贡。仍委诸州,各荐送一两人,就京习学。候至业成,便放出身,兼许以卑官,却还本处。则率土之内,尽会刑书。免祸触於金科,冀咸遵於皇化。


  ◎ 崔琮


  琮,後唐长兴中官濮州录事参军。


  
  ◇ 凤翔李业河东李拭并加招讨使制
  门下,边境未宁,固资於选帅。轮辕适用,必在乎与能。无烦易地之劳,各副长城之委。凤翔节度使检校刑部尚书李业,生自将门,久知虏态。悦诗书而不倦,索韬钤而甚精。河东节度使检校礼部尚书李拭,早膺儒冠,克擅文场。幼挺瑚琏之姿,尤通冉季之政。并累更重任,必播能名。或居剧塞而练卒讨羌,或领北门而克己训士。皆勤劳备著,功效居多。朕以右辅之新拓土疆,是资绥缉。大卤之连控戎落,尤藉堤防。或更户封之崇,或仍旧贯之美。各膺新命,无替前劳。
  
  ◇ 请置病囚院疏


  诸道狱囚,恐不依法考掠。或不胜致毙,翻以病闻。请置病囚院,兼加医药。


  ◎ 路航


  航,後唐长兴四年太常博士。


  
  ◇ 详断张延雍等奏


  准格:诈为制敕,伪行符印,罪当绞。其令史吴知己,准格重杖一顿处死。本司官祠部郎中王承弁,初不精详,致彼罔冒。准诈伪律,合杖九十。如已去官,则减等。今王承弁己别除官,据格放罪。门下令史陈延,虽不与吴知己同情,有涉属托,准律杖一百放堂。後官何康初言属托不至瑕疵,准律杖罪。吕道昭、李玩、吕图事虽关连,别无深罪,准格并合释放。谏议大夫张延雍,补荫自有格文。催促失於事体。言苛克之语,虽是见人据引验之词,盖亦虚指。伏候敕处分。


  
  ◇ 申严祀典议


  比来小祠已上,公卿皆著祭服行事。近日惟郊庙太微宫具祭服,五郊迎气日月诸祠,并常服行事。兼本司执事人等,皆著随事衣装。狼籍鞋履,便随公卿升降於坛单。按祠部令:中祠己上,应斋郎等升坛行事者,并给洁服,事毕收纳。今後中祠已上,公卿请具祭服,执事升坛人并著具绯衣帻子。今臣检礼阁新仪,太微宫使卯时行事,近年依诸郊庙例,五更初便行事。今後请依旧以卯时。


  ◎ 李光宪


  光宪,後唐明宗朝官太子宾客,以礼部尚书致仕。应顺元年卒。


  
  ◇ 请置郊坛斋屋奏


  臣闻国之重事,惟祀与戎。四时荐享之仪,合以敬恭备礼。每祭,三公具列,御史监临。行事群官,皆宿坛庙。或屋宇不庇风雨,或止泊投寄村园。无户牖以防虞,无荐席以藉地。苟伤栖旅,难责精虔。礼或不周,福将安望。乞今量事添置,庶保肃恭。


  
  ◇ 请复常参官上任举人自代例疏


  将垂帝范,在守於旧章。欲叙彝伦,合循於典故。实大朝之理本,盖有国之常规。臣尝览列圣实录,伏见建中元年正月五日敕旨:应内外常参官,後三日举一人自代者,编诸简册,冀拔贤良。是资教化之方,以盛簪裾之列。爰於近岁,稍易旧规。臣请明下敕文,许行建中故事。所冀振缨在位,咸怀举善之心。或朴兴歌,渐致得贤之美。
  ◎ 李愚


  愚,字子晦,自称赵郡平棘西祖之後。初名晏平,举进士,又登宏词科,授河南府参军。梁末帝嗣位,累擢司勋员外郎。入後唐为翰林学士。同光三年,魏王继岌征蜀,请为都统判官。蜀平,就拜中书舍人,改兵部侍郎。长兴初拜中书侍郎平章事兼吏部尚书。闵帝嗣位,进位左仆射。清泰初加特进太微宫使宏文馆大学士。後罢相,守本官。二年卒。


  
  ◇ 唐末帝即位册书


  维应顺元年,岁次甲午,四月庚午朔六日乙亥,文武百寮特进守司空兼门下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充太微宫使宏文文馆大学士上柱国始平郡公食邑二千五百户臣冯道等九千五百九十三人上言:帝皇兴运,天地同符。河出图而洛出书,€从龙而风从虎。莫不恢张八表,覆育兆民。立大定之基,保无疆之祚。人谣再洽,天命显归。须登宸极之尊,以奉祖宗之祀。伏惟皇帝陛下天资神智,神助机权。奉庄宗於多难之时,从先帝於四征之际。凡当决胜,无不成功。洎正皇纲,每严师律。为国家之志大,守臣子之道全。自泣遗弓,常悲易月。欲期同轨,亲赴因山。而自鄂王承祧,奸臣擅命,致神之乏飨,激朝野以归心。使屈者伸,令否者泰。人情大顺,天象至明。聚或井以呈祥,拱北辰而应运。由是文武百辟,岳牧群贤。至於比屋之伦,尽祝当阳之位。今则承太後慈旨,守先朝远图,抚四海九州,享千龄万祀。臣等不胜大愿,谨上宝册,禀太後令,奉皇帝践祚。臣等诚庆诚忭。谨言。


  
  ◇ 请以降诞日为千春节奏


  臣览国史,开元十七年,宰臣张说源乾曜奏:改朔体元,固圣主之能事,良辰嘉会,亦俗化之大端。盖周人有合宴之仪,汉代有赐之律。所以歌咏皇德,启迪人情。至若泛菊高堂,遂号重阳之节。流杯曲水,永为上已之游。在昔偶行,於今不改。岂足比君临四海,运应千年。画璇图而敬授民时,秉玉烛而节宣和气。身为律度,德合乾坤。仰为枢电之祥,最是寰区之乐。愿从人欲,特创节名。封函寻示於允俞,自此永编於令式。旧章斯在,列圣尝行。将有拟伦,预惭肤浅。伏惟皇帝陛下动遵典法,克叶祖宗。方今玉镜高悬,枢广运。告成功於朝社,正大礼於宫闱。是以舞干率服於三苗,班瑞雍熙於万国。臣等以献岁元正之月,是猗兰降圣之辰。梅花映雪於上林,椒酒迎春於秘殿。江边野老,愿銮辂之时巡。陌上游童,醉尧樽而献祝。请於是月,特举节名。副与人共乐之言,致率土交欢之义。臣等谨按元宗皇帝以八月五日载诞,张说等请以其日为千秋节。臣等不揆庸暗,辄体宪章。请以来年正月降圣日为千春节。


  
  ◇ 劝韩建讨贼书


  仆关东一布衣耳,幸读书为文。每见父子君臣之际,有伤教害义,恨不得肆之市朝。明公居近关重镇,君父幽辱月馀,坐视凶逆,而忘勤王之举,仆所未谕也。仆窃计中朝辅弼,虽有志而无权。外镇诸侯,虽有权而无志。惟明公忠义,社稷是依。往年车辂播迁,号泣奉迎。累岁供馈,再复庙朝。义感人心,至今歌咏。此时事势,尤异前日。明公地处要冲,位兼将相。自宫闱变故,已涉旬时。若不号令率先,以图反正,迟疑未决,一朝山东侯伯,唱义连衡,鼓行而西,明公求欲自安,其可得乎?此必然之势也。不如驰檄四方,谕以逆顺。军声一振,则元凶破胆。旬浃之间,二竖之首,传於天下。计无便於此者。


第09部 卷八百四十七   主目录   第09部 卷八百四十九
上一篇:全晋文 下一篇:敦煌变文集新书

我要评论

道友名

联系我们:vgudao@gmail.com · 沪ICP备15020160号-1
Copyright © 2006 - 2018 【维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