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亭古道:首页 > 四库全书 > 全唐文 > 第09部 卷八百四十九



第09部 卷八百四十八   主目录   第09部 卷八百五十

第09部 卷八百四十九


  
  ◎ 李元龟
  元龟,後唐清泰元年官刑部郎中。
  
  ◇ 请令贬降官归葬疏


  开成格:凡贬降官,本处春秋以存亡报省。如没於贬所,有骨肉许归葬。如无骨肉,本处便与埋葬。
  ◎ 李盈休
  盈休,後唐清泰元年官司勋郎中。


  
  ◇ 禁叙勋越次奏
  奉诏:各令於律令格式内,抄出本司合行公事。本司职典勋官,近日凡初叙勋,便至柱国。臣见本朝承平时,至於位至宰辅藩臣,其勋亦从初叙。盖示人扬历功用之重也。勋格自武骑尉七品至上柱国正二品,凡十二转。今後群官得叙勋首,并请自武骑尉依次叙进,无容隔越。


  ◎ 杜崇龟


  崇龟,後唐清泰初官翰林待诏右赞善。


  
  ◇ 请修省以塞天变表


  近日星辰变度,苦雨霖霪。是生灵共感之灾,致纬象垂芒之异。惟宜修德,以答元穹。臣窃以修德遍在君臣,非独在於君父。自古创业守文之主,未有无灾变者。但能修德省躬,则化灾为福。臣见今月三日夜五更初,有二星变易,一出轩辕前路,一出室壁之间。凡五星之气,不合五行,一德稍亏,五星变异。臣恐自战争己来,或有功臣义士,枉抱幽冤,或有名山大川,失於祀。今九月震雷,极为异事。雷者天之号令,八月收声。今震伏不时,是号令失节之象。陛下继覃赦宥,虔礼神,惟德动天,其灾必退。更宜师古,以合天心。恶杀好生,资於睿化。


  ◎ 于遘


  遘,後唐清泰二年官刑部郎中。


  
  ◇ 请禁妄言投匦疏


  臣忝掌刑名,合论法律。臣见比年己来,有前州县官,或假侵官,不量事体,皆投匦乞官。况大朝取士之门,有举有选。苟有长才茂器,举选安敢滞留。国家置匦之意,本为诉冤。士人乞官,安得造次!又闾里浅识,滥繇官路,妄有求请,不顾格律条章。所司以陛下方开言路,不敢是非。典法是国家大经,谁可析言轻议!此後凡投匦上言,乞官乱法者,望下所繇法司,勘验可否。


  ◎ 赵凤


  凤,幽州人。仕梁为博州刺史判官,迁郓州节度判官。後唐庄宗取郓州,得凤,以为扈銮学士。同光二年授礼部侍郎。天成四年拜门下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寻罢为安国军节度使。清泰初召还,授太子太保。二年卒。


  
  ◇ 上两朝实录奏


  先奉敕旨,纂修太祖武皇帝庄宗光圣神闵孝皇帝两朝实录进呈者。臣学亏富赡,功愧裁成。职司获奉於简书,祖述滥承於纶旨。国家神符运祚,代出忠贤。始祖自太宗朝初镇锺离,爰崇官族。带砺之纷华不绝,鼎彝之盛美可寻。懿祖昭烈皇帝立功元和,翼戴章武。东平淮蔡,西辟河湟。宪祖文皇帝既绍家声,愈遵堂构。破晁夷而还贵主,诛潞孽而定徐方。仗钺分忧,振雄名於闻服。维城作固,灵派於天潢。太祖武皇帝投袂勤王,誓心报主。拯三朝之患难,迈五霸之英威。经纶既叶於上元,眷乃延於下武。庄宗神闵皇帝谋猷特立,睿哲遐宣。训卒练兵,栉风沐雨。缵崇凤历,恢三百载之世功。平荡枭巢,刷四十年之仇耻。一登大宝,四换周星。其间天地参舒,君臣善恶。旋自宫闱变动,简牍散亡。遂遍访於见闻,庶备详於本末。修撰朝议郎左,补阙张昭远,博於记览,早预编排。自今六月一日,与同职官员等共议纂修,获成纪录。臣叨司笔削,比乏史才。如甘英妄测於河源,裨灶强论於天道。杀青斯竟,代斩增惭。又以三祖追尊,有殊受命。约之旧史,必在正名。谨叙懿祖书一卷,献祖书二卷,太祖书一十七卷,并题目纪年录,先帝自龙飞晋阳,君临天下,以日系月,一十九年。谨收成实录三十卷,诚多纰缪,仰渎休明。顾铅素以惊心,尘冕旒而浃背。


  
  ◇ 请撰两朝实录奏
  自宣宗朝已来,时历四朝,未有实录。年代深远,简牍散亡,更历岁时,转失根本。自中兴已来,累於诸道购纂四朝日历报状、百司关报,亦恐己曾撰到实录,值乱亡失。乞下两浙湖南巡属,购募四朝野史及除自报状关报等,庶成撰集之功。


  
  ◇ 请纂集典礼奏


  当馆职备编修,理无旷失。将美恶而具载,庶古今以同风。垂训将来,传范不朽。实有国之重事,乃设教之本根。伏自寇盗浸兴,皇唐中否。四朝之圣君令命,寂寞无闻。数世之忠臣楷模,湮沦罔纪。至於後妃贵主,帝子皇孙,礼乐废兴,制度沿革,不偶文明之运,难崇祖述之规。既遇升平,须谋纂集。


  
  ◇ 论四帝实录奏
  当馆奉敕修懿祖、献祖、太祖、庄宗四帝实录。自今六月初一日起手,旋具进呈次。伏以凡关纂述,务合品题。承乾御宇之君,行事方云实录。追尊册号之帝,约文只可纪年。所修前件史书,今欲自庄宗一朝,名为《实录》。其太祖己上,并目为纪年。
  
  ◇ 谏皇後拜张全义为养父疏


  臣叨被睿慈,获亲密勿。在可言之地,居掌诰之司。其或事异常规,礼关草创。程式先谋於国辅,封章善贡於天聪。庶显公忠,免贻错失。今月九日,宫传命令,修张全义书题,将行父事之仪,有玷君临之道。既行文翰,难决否臧。奉行则罔叶国经,违命则恐亏臣节。遂修记事,取则宰臣。贵动合於楷模,期永垂为规范。以兹奉职,弈显致君。臣闻覆万物者天,载万物者地。非圣主无以体乾道,非贤後无以法坤仪。百代攸同,二仪无改。伏惟陛下恢张九五,统御元黄。外设明庭,内崇阴教。言动而华夷知仰,弛张而幽显钦承。张全义虽位极於王公,而名不离於臣校。承陛下曲旨,受皇後重仪。至紊彝章,不防舆论。臣又闻纂洪基者真主,行直道者忠臣。不可务一时之缄藏,失久长之体制。得不恭陈手疏,罄露血诚。庶裨益於神聪,免隳弛於王度。伏乞皇帝陛下俯容狂瞽,动畏简书。时开睿敏之怀,允守文明之训。使圣後式全其内则,元臣可保於令图。永扬日月之光,载理乾坤之体。臣职叨侍从,名忝论思。傥避事以不言,是偷安而冒宠。


  ◎ 刘赞


  赞,魏州人。少举进士,累迁户部员外郎。後唐天成中历知制诰中书舍人,迁御史中丞刑部侍郎,改秘书监兼秦王傅。秦王得罪,长流岚州。清泰二年诏归田里,卒年六十馀。


  
  ◇ 乞诏所司重定朝仪奏


  往例,应诸道节度使及两班大寮,凡对明庭,例合通唤。近日全废此义。伏乞特诏所司,重定向来格品。若合通唤,准旧施行。中书帖四方馆,令具事例,分析申上,据状称。旧例节度使新除中谢,及罢任赴阙朝见,合得通唤。文班三品以上官,武班二品以上官,新除中谢及使回朝见,亦合得通唤。


  
  ◇ 请申法令疏


  臣闻:信者使民不惑,义者使民知禁。非信无以彰明德,非义无以显圣猷。此乃三代英风,百王令则。伏惟陛下恭临宝位,虔绍鸿图。握金镜而照万方,运璇玑而调四序。遐敷至德,广纳忠言。凡列周行,许陈封事。虽皆听览,而尚寡依行。纵所依行,亦未遵守。自此或有益国利人之术,除奸去弊之谋,可以择其所长,便为允制。仍乞特颁诏令,峻立条章。岂惟示信义於域中,抑亦振威风於海内。既遵法度,必致治平矣。
  ◎ 王彦熔


  彦熔,後唐司农卿。清泰二年为太仆卿。


  
  ◇ 请令晋张慈三州供郊庙羊犊奏


  国家四时祠祀郊庙群神,当时供应羊犊,皆是前一月於度支请钱,付行市人买。虽得供事,终匪度程。伏惟旧例祀羊犊,晋、绛、慈三州每年供进纯白羯羊一百一十口,赤黄特犊子四十头。内一十五头茧栗,二十五头角握。乞下三州,每年依例供进本处,以省钱收市。


  ◎ 马缟


  缟,以明经登第,又登拔萃科。仕梁累官太常少卿。後唐同光中迁中书舍人。明宗时坐覆狱不当,贬绥州司马。复为太子宾客。长兴四年迁户部兵部侍郎,清泰初改国子祭酒。三年卒,年八十。赠兵部尚书。


  
  ◇ 诸王纳妃公主下降不合於宫殿门行揖让礼疏


  臣闻诗美何,传称筑馆。将就肃雍之德,必分内外之规。故曰主王姬者自公门出。旧礼以几筵告於宗庙,以候迎者。故於庙之外朝门筑馆,得礼之正也。昔汉贾谊上书云:「古者见君之乘车必下,见君之几杖必起,入正门必趋。」又孟子云:「朝廷不越位而与人言,不逾阶而相揖。」孔某过位色勃,蘧瑗望阙趋风。近亦有仆射与员外郎,共列谢官班次。盖以公器不私,尊无二上,亦得礼之正也。臣窃以入公门必趋,不逾阶相揖,著於前史,实有旧文。则岂可以臣下而於宫殿门庭行宾主揖让之仪,使华夏观礼之人,惑於非据。言动必书之史,疑爽彝伦。臣虽处典司,宁分礼道。以其所见,恐未合宜。伏乞宣付中书门下,参酌可否施行。


  
  ◇ 改服制疏


  古者礼,嫂叔无服。文皇创意,以弟兄之亲,不宜无服。乃议服小功。今令文省服制条,为兄弟之妻大功,不知何人议改,而置於令文。


  
  ◇ 追尊不宜兼用帝字议


  伏准两汉旧事:以诸侯王宗室入承帝统,亦必追尊父祖,修树园陵。西汉宣帝,东汉光武,孝享之道,故事俱存。自安帝入嗣,遂有皇太後令别崇谧法,追曰某皇,所谓孝德孝穆之类是也。前代惟孙皓自乌程侯继嗣,追父和为文皇帝。事出非常,不堪垂训。据礼院状,汉安帝已下,若据本纪,又不见帝字。伏以谧法德象天地曰帝。伏缘礼院己曾奏闻,难将两汉故事,便述尊名,请诏百官集议。


  
  ◇ 请依两汉故事别立亲庙议
  伏以宗庙立制,今古通规。损益所宜,徵求可见。伏惟陛下俯徇群愿,入缵丕基。率土推诚,遐方向化。臣是以窃规旧典,敢有上闻。伏见汉晋以来,以诸侯王宗室承袭帝统,除七庙之外,皆别追尊亲庙。汉光武皇帝立先四代於南阳,其後自安帝以下,亦皆遐考前修,追崇先代。四时祀,陈丰洁於豆登。多士骏奔,认等差於藻。伏以陛下奄有四海,为天下君。虽继统承祧,无忘日慎。而敦本崇往,尚郁时思。伏乞以两汉旧事,别立宗庙於便路,履霜露以陈诚,荐馨香而尽敬。礼於是在,谁曰不然。


  ◎ 夏侯坦


  坦,後唐清泰三年官司门郎中。
  
  ◇ 申明关防奏


  去年六月诏京百司,举本司公事,当司官属关令丞及京城诸色人出入过所事,久不施行。其关牙官守,捉权知者。伏以关防以备奸诈,令式素有规程。既奉纶言,合申职分。关防所过,请准令式。


  ◎ 张守吉


  守吉,後唐清泰三年官吏部员外郎。


  
  ◇ 请量减重囚封事


  伏睹两道兴兵,所宜备虑。臣恐京师天下州府所禁囚徒,狱户不完,凶徒多狡。或逾垣破械,结党连群。或聚绿林,或奔逆垒。以此为患,事状非轻。臣望所禁重囚,除恶逆放火杀人外,可恕者量减本罪一等断遣。兼州县近山泽人烟阔远处,量令州县置铺警巡,以防聚集。


  ◎ 马胜


  胜,後唐清泰中官深州司功。
  
  ◇ 上封事疏
  夫道贵适时,谋须应务。不可专遵前古,不可苟徇今时。必在合宜,方能致理。臣见贼盗律,凡盗窃资财多少,及放火烧场,据所烧物数,为钱数裁断。比来法司,尝行此律令。若情敦去杀,道在恤刑。欲令恶鸟移声,小人革弊,致风行草偃,须以猛济宽。臣窃见乡村人有杀牛赌钱嗜酒不事家产者,初则恣其凶顽,後则利於财物。若以严刑止绝,因兹蚁结蜂屯,便成群盗耳。臣以为但是窃盗,不计财物多少,及放火劫舍,并望且行极法。俟馀风稍殄,浇俗既移,然後用轻刑,未为晚也。臣又见诸州置捕贼巡务,比来以备警巡。近者却被为非人诈为巡司,劫盗闾里。既难辨认,为恶滋深。乞一切去除此务。凡盗贼出於百姓,其原出於屠牛赌博饮酒,不务营生。请下诸州府巡属,普令沙汰此色之人。严刑条法,则无盗矣。何必别置巡司!臣又见州县乡村有力户,於衙府投名服事。如有差役,配贫户。臣请州县节级立定人数,其馀令归田里,即不困贫民。


  ◎ 萧渊
  渊,後唐清泰时人。


  
  ◇ 褚氏遗书序


  黄巢造变,从乱群盗。发人冢墓,掘取金宝。遇大穴焉,方丈馀,中环石十有八片,形制如椁。其盖穴石题曰:「有齐褚澄所归。」启盖,棺骨已蛇蚁所穴。环石内向,文字晓然。盗疑兵书,移置穴外视之,弃去。先人偶见读彻,嘱乡邻慎护。明年,具舟载归,欲送官以广其传。遭时兵革不息,先人亦不幸。遗命「异物终当化去,神书理难久藏。其以褚石为吾椁之石,实隐则骸骨全。褚石或兴,吾名亦显。渊募能者,调墨治刻百本散之。」馀遵遗戒。先人讳广,字叔常。


  ◎ 史在德


  在德,蜀人。後唐末帝朝官太常丞。
  
  ◇ 朝廷任人滥进疏
  朝廷任人,率多滥进。称武士者,不闲计策。虽披坚执锐,战则弃甲,穷则背军。称文士者,鲜有艺能,多无士行。问策谋则杜口,作文字则倩人。所谓虚设具员,枉耗国力。逢陛下维新之运,是文明革弊之秋。臣请应内外所管军人,凡胜衣甲者,请宣下本部大将,一一考试武艺短长,权谋深浅。居下位有将才者,便拔为大将。居上位无将略者,移之下军。其东班臣寮,请内出策题,下中书令宰臣面试。如下位有大才者,便拔居大位。处大位无大才者,即移之下寮。


  ◎ 张延朗
  延朗,汴州开封人。仕梁为郓州粮料使。後唐天成中累拜忠武军节度使。长兴元年授三司使,特进工部尚书,充诸道盐铁转运等使,历泰宁雄武军节度使。末帝即位,迁吏部尚书兼中书侍郎平章事,判三司。晋祖入立,被诛。
  
  ◇ 请节国用表


  臣滥承雨露,擢处钧衡,兼叨选部之衔,仍掌计司之重。况中省文章之地,洪炉陶铸之门。臣自揣量,何以当处。是以继陈章表,叠贡情诚。乞请睿恩,免贻朝论。岂谓御批累降,圣旨不移。决以此官,委臣非器。所以强收涕泗,勉遏怔忪。重思事上之门,细料尽忠之路。窃以位高则危至,宠极则谤生。君臣莫保於初终,分义难防於毁誉。臣若保兹重任,忘彼至公,徇情而以免是非,偷安而以固富贵,则内欺心腑,外负圣朝,何以报君父之大恩,望子孙之延庆!臣若但行王道,惟守国章,任人必取当才,决事须依正理,确违形势,坚塞幸门,则可以振举宏纲,弥缝大化,助陛下含容之泽,彰国家至理之风。然而谗邪者必起憾辞,憎嫉者宁无谤议?或虑至尊未悉,群谤难明,不更拔本寻源,便俟甘瑕受玷。臣心可忍,臣耻可销,只恐山林草泽之人,称量圣制。冠履轩裳之士,轻慢朝廷。臣又以国计一司,掌其经费。利权二务,职在捃收。将欲养四海之贫民,无过薄赋。赡六军之劲士,又藉个储。利害相随,取与难酌。若使罄山采木,竭泽求鱼,则地官之教化不行,国本之伤残益甚。取怨黔首,是黩皇风。况诸道所徵赋租,虽多数额,时逢水旱,或遇虫霜,其间则有减无添,所在又申逃系欠。乃至军储官俸,常汲汲於供须。夏税秋租,每悬悬於继续。况今内外仓库,多是罄空。远近生民,或闻饥歉。伏惟朝廷尚添军额,更益师徒。非时之博籴难为,异日之区分转大。窃虑年支有阙,国计可忧。望陛下节例外之破除,放诸项以俭省。不添冗食,且止新兵。务急去繁,以宽经费。减奢从俭,渐俟丰盈。则屈者知恩,叛者从化。弭兵有日,富俗可期。臣又闻治民尚清,为政务易。易则繁苛并去,清则偏党无施。若择其良牧,委任正人,则禁内蒸黎,必获苏息。官中仓库,亦绝侵欺。伏望诫见在之处官,无乖抚俗。择将来之莅事,更审求贤。傥一一得人,则农无所苦。人人致理,则国复何忧。但奉公善政者,不惜重酬。昧理无功者,勿颁厚俸。益彰有道,兼绝徇情。伏望陛下念臣布露之前言,闵臣惊忧於後患。察臣愚直,杜彼谗邪。臣即但副天心,不防人口。庶几万一,仰答圣明。


  ◎ 赵德钧
  德钧,本名行实,幽州人。後唐庄宗赐姓名曰绍斌,累迁沧州节度使。同光三年移镇幽州。明宗即位,归本姓,始改名德钧。天成中加侍中,授东北面招讨使,累官至检校太师兼中书令,封北平王。晋祖起义晋阳,末帝以德钧为诸道行营都统,时范延光领兵於辽州,德钧欲并其军,奏请不从,乃遣使契丹,求立为帝。晋祖入立,契丹锁以入蕃,天福二年卒於契丹。


  
  ◇ 奏契丹阿保机薨逝状
  先羌将军陈继威使契丹部内,今使还得状称:今年七月二十日,至渤海界扶馀府,契丹族帐在府城东南隅。继威既至,求见不通。窃问汉儿言,契丹主阿保机己得疾。其月二十七日,阿保机身死。八月三日,随阿保机灵柩发离扶馀城。十三日至乌州,契丹主妻始受却当府所持书信。二十七日至龙州,契丹主妻令继威归本道。仍遣撩括梅老押马三匹充答信同来。继威见契丹部族商量,来年正月葬阿保机於木叶山下,兼差近位阿思没姑馁持信,与先入番天使供奉官姚坤同来,赴阙告哀。兼闻契丹部内取此月十九日,一齐举哀。朝廷及当府前後所差人使,继威来时见处分,候到西楼日,即并放归。


  ◎ 马重绩


  重绩,字洞微,少学数术。後唐庄宗镇太原,拜大理司直。晋天福初擢太子左赞善大夫,迁司天监。卒年六十四。


  
  ◇ 请改正漏刻法疏


  漏刻之法,以中星考昼夜为一百刻。八刻六十分刻之二十为一时,时以四刻十分为正。此自古所用也。今失其传,以午正为时始,下侵未四刻十分而为午。由是昼夜昏晓,皆失其正。请依古改正。


  
  ◇ 上调元新历疏


  历象,王者所以正一气之元,宣万邦之命。而古今所记,考审多差。宣明气朔正而星度不验,崇元五星得而岁差一日。以宣明之气朔,合崇元之五星,二历相参,然後符合。自前世诸历,皆起天正十一月为岁首,用太古甲子为上元。积岁愈多,差阔愈甚。辄合二历,创为新法,以唐天宝十四载乙未为上元,雨水正月中气为岁首。


  ◎ 范延光


  延光,字瑰,相州临漳人。後唐同光中拜检校工部尚书。明宗即位,擢宣徽南院使,迁检校司徒,迁枢密使,出为成德军节度使。长兴中加同平章事,清泰中徙宣武军节度使,加检校太师兼中书令。晋祖入立,封临清王。天福二年举兵反,寻败降,改封高平郡王。以太子太师致仕,为杨光远所杀,赠太师。
  
  ◇ 请捕盗用重法奏


  副使王钦昨报,管内频有盗贼,剽劫坊市乡村。差兵巡捕,严切堤防。缘此岁蚕麦不熟,游惰之徒,结集为恶,或伤杀攘夺。及捕获处断,又前後法条不一。以天成二年敕:应山林群盗害物残人,若捕捉勘结不虚,全家处置。有偶然劫盗者,正身准法,知情者同法。又以长兴四年敕:据天成敕,只为界内连结党恶,害物残人,所以诛族,此中兴之初权行之法。若断狱只坐此条,恐违於律令。今後结党连群为害者,并男十五己上,并准元敕处断。其父母兄弟妻女小儿,一切不罪。有骨肉中与贼同恶者,亦同罪。如同谋不行,或受赃不受赃,则准律科断。臣当管贼盗屡发,盖见用法太宽。只罪一身,又不籍没家产,又不连累家属,得以恣行凶恶。今後捕盗,权行重条,俾其知惧,易为禁止。


第09部 卷八百四十八   主目录   第09部 卷八百五十
上一篇:全晋文 下一篇:敦煌变文集新书

我要评论

道友名

联系我们:vgudao@gmail.com · 沪ICP备15020160号-1
Copyright © 2006 - 2018 【维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