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亭古道:首页 > 四库全书 > 全唐文 > 第09部 卷八百五十二



第09部 卷八百五十一   主目录   第09部 卷八百五十三

第09部 卷八百五十二


  
  ◎ 韩保裔


  保裔,晋天福时人。


  
  ◇ 请狴牢加药饵奏


  伏请天下狴牢,特颁恻悯。抱沉疴者,宜加药饵。无骨肉者,勿使饥寒。庶裨解网之仁,用补泣辜之德。


  ◎ 殷鹏


  鹏,字大举,大名人。少举进士,後唐闵帝镇魏州,辟为从事。及即位,拜右拾遗,历左补阙考功员外郎,充史馆修撰,迁刑部郎中。晋天福中擢中书舍人卒。


  
  ◇ 请加恩叙封疏


  窃闻司封格式,内外文武臣僚才升朝籍者,无父母便与追封追赠,父母在即未叙未封。以臣所见,诚为不可。此则轻生者而重死者,弃今人而录古人。其荣有何,其理安在?又云:父母在,品秩及格者,即与封其母。不言其父,便加邑号,兼曰大君,遂令妻则旁若无夫,子则上若无父。岂有父则贱而母则贵,夫则卑而妻则尊?若谓其父未合加恩,安得其母受赐?若谓以子便合从贵,曷得其父不先?伏以父尊母卑,天地之道。尊无二上,国家同体。今母受封父无爵,名教不顺,莫大於兹。臣伏乞自今後,文武臣寮父母在,其父己有官爵者,即叙进资品以及格式。或不任禄仕,即可授以致仕或同正官,所贵得以叙封妻室。即父母俱荣,孝子无不逮之感。闺门交映,圣君覃庆赏之恩。噫!荷陛下孝治之风,受陛下荣亲之禄者,静而屈指,不过数人。陛下得以特议举行,编为令式,劝天下之为善,令域中之望风。自然见前代之阙文,成我朝之盛典。况唐明宗朝长兴元年德音内一节,应在朝中外臣寮,父母在并与加恩,司封不行明制,坚执前文。倘布新恩,兼合旧敕,庶使事君事父,尝遵一体之规。为子为臣,不失两全之义。


  臣又闻司封令式,内外臣寮官阶及五品己上者,即封妻荫子,固不分於清浊,但言其品秩。且谏议大夫、给事中、中书舍人并是五品,赞善大夫、洗马中允、奉御等亦是五品。若论朝廷之委任,宰相之拟抡,出入之阶资,中外之赡望,则天壤相悬矣。及其叙封,乃为一贯。相沿至此,其理甚非。而况北省为陛下侍从之臣,南宫掌陛下弥纶之务,宪台执陛下纪纲之司,首冠群寮,总为三署,当职尤重,责望非轻。此则清列十年,不遂显荣之愿。彼则杂班两任,便承封荫之恩。事不均平,理宜改革。伏乞自今後,应诸司官及五品己上者,即依旧制施行。应三署清望官及六品己上,便与封荫。清浊既异,秩品宜升。仍下所司,议为恒式。


  
  ◇ 晋故竭诚匡定保功臣特进检校太保右金吾卫上将军兼御史大夫上柱国长沙郡开国公食邑一千八百户食实封一百户赠太傅罗公墓志铭(并序)


  夫天地肃物,松柏犹或後雕。郊薮呈芳,芝兰焉能长秀。故老氏有必摧之叹,仲尼兴不实之悲。众木低而梁栋倾,严霜重而祥瑞去。物之有矣,可得喻焉。公讳周敬,字尚素。其先颛顼之裔也,封於罗,以国为氏,地连长沙,因家焉。公即长沙之後也。曾祖让,皇检校司空,累赠太师,封南阳王。娶宋氏,封越国太夫人。祖讳宏信,皇天雄军节度使检校太师兼中书令长沙王。累赠守太师,累封赵王。谥曰庄肃,娶赵国夫人吕氏。先薨,又娶吴国夫人王氏。为时之瑞,命世而生。倜傥不群,英雄自许。有唐之末,大盗勃兴。镇守一方,廓清千里。上则忠於社稷,下则施及子孙。烈考讳绍威,皇天雄军节度使,守太师兼中书令邺王,赠守尚书令,谥曰贞庄。天地锺秀,山河孕灵。下笔则泉涌其文,横戈则雷震其武。惠惟及物,明可照奸。旷古己来,罕有其比。贞庄有子四人。长廷规,天雄军节度副大使检校太傅驸马都尉,少薨,赠侍中。次周翰,义成军节度使检校太傅驸马都尉,亦少薨,赠侍中。次周允,前保大军行军司马检校兵部郎中兼御史大夫柱国赐紫金鱼袋,早历通班,继为上介,绰有器业,可奉箕裘。公即贞庄公第三子也。性禀淳和,生知礼乐。早失天荫,幼奉母仪。秦国夫人刘氏,即故兖州节度使太师公之第三女也。肃雍无比,柔顺有闻。示以爱慈,加之训导。遂令诸子,悉著美名。时梁乾化初,公之次兄,方镇南燕公时年九岁,秦国夫人归宁於兖州太师之宅,遂命侍行。至阙下,梁(阙一字)主宣召入内,对攵明庭,进退有度。上甚器重之,遂授检校尚书礼部员外郎,仍赐紫金鱼袋。自此恒在宫禁,出入扈从乘舆,与皇亲无间,侍立冕旒,多备顾问。无非辩对,深洽宸衷,上尤奇之。其年秋七月,归南燕。甲戍秋七月,公之次兄薨於滑州之公府。上闻讣奏,乃谓近臣曰:」罗氏大勋之後,宜赏延。「遂命公权知滑州军州事检校礼部尚书。冬十月,上表乞入觐。十一月至京师。朝谢毕,翌日有制,授宣义军节度使检校尚书右仆射。年方十岁,位冠五侯。甘罗佩印之初,未为少达。王俭登坛之日,已是老成。十二月至自京师,乙亥春三月,邺中构乱,河上屯兵。况处要冲,属兹征伐。事无巨细,公必躬亲。道路有颂声,军民无挠政。丙子春二月,移镇许田,加检校尚书左仆射。是岁公年始十二,作事可法,好谋而成。政绝烦苛,人臻富寿。忽下徵黄之诏,俄谐会尸之期。戊寅秋七月,朝於京师。有诏尚主,公拜表数四,辞不获免,遂授检校司空守殿中监驸马都尉。壬午冬十月,出降普安公主。傅粉何郎,晨月殿。吹箫秦女,夜渡星桥。一时之盛事难俦,千古之清风尽在。癸未春三月除光禄卿。冬十月,唐庄宗收复梁园,中兴唐祚。属当郊祀,无失职司。遂封开国侯,加食邑三百户。至明宗纂绍之初,除右金吾卫大将军充街使。秋九月转左金吾卫大将军充街使。执金在彤庭之前,佩玉向丹墀之上。仕宦之贵,无出於斯。上以公久居环卫之班,颇著警巡之效,至戊子二月,有制授匡国军节度使加检校司徒,仍赐耀忠匡定保节功臣。下车之後,布政惟新。福星爰照於左冯,暖律又来於沙苑。庚寅夏四月,上以圜丘礼毕,庆泽溥行,就加检校太保,仍降玺书。其年冬十一月,朝於京师,除左监门卫上将军。九月转左领卫上半军辛卯夏六月转左武上将军癸己五月除左羽林统军,甲午春加特进阶,封开国公,食邑二百户,改赐竭诚匡定保功臣。丙申九月,唐废主以汴师北征,命公以所部禁旅巡警夷门。公英断不回,至仁有勇。当危疑之际,立镇静之功。浚郊之民,於今受赐。今皇帝并门凤举,洛水龙飞。力愿推崇,首来入觐。上嘉其懿效,旌彼殊庸,遂除右金吾上将军。美哉!出总藩宣,入居严卫。外则作疲民之药石,内则为天子之爪牙。文武两班,践扬将遍。物禁太盛,古之有言。寿年未高,染疾不起。以天福二年七月二十七日,薨於汴州道德坊之私第。享年三十有三。


  呜呼!皇天莫问,徒云辅德之言。大夜何长,共有歼良之叹。上闻所奏,恻怛哀恸。辍视朝两日,厚加币,赠太傅。君臣之义,终始克全。公以己丑岁五月梁普安公主薨於同州,後再娶东海郡徐氏夫人,即故东川节度使太师第五女也。蕙质兰姿,懿德令范。孰念孤鸾之叹,自伤黄鹄之歌。公有侄延(阙一字)见任闲厩副使,即魏博(阙一字)大将军侍中之子也。朴玉其仪,浑金其器。度评(阙二字)相貌(阙五字)人(阙三字)公亦三子四女。长子延赏,守太子舍人。次延绪,次延宗,皆禀庭训,悉绍家声。龙驹凤雏,得非天性。良金瑞玉,自是国桢。终天怀风树之悲,踣地有蓼莪之痛。长女适郝氏,次适娄氏,二女方幼。诸子皆普安公主之出也。公主静惟闲雅,动有规仪。休声首冠於皇(阙一字),淑德克彰於妇道。帝王之女,无以过焉。公性不好弄,幼善属文。严毅而至和,温恭而难犯。言惟合道,动不违仁。张充一变之年,已功成名遂。(阙四字)之日,乃善始令终。以丁酉岁冬十月六日,安葬於洛阳县之原。礼也,孤子延赏等泣告鹏曰:」公之履行,为众所知。公之勋庸,历代罕比。若非故书,孰能缕陈。「鹏列亲表之间,受顾念尤最。难避狂简,辄勒贞珉。序不尽言,乃为铭曰:
  积庆之门,挺生奇杰。入觐尧庭,出持汉节。十乘启行,万夫观政。宵旰无忧,襦入咏。英华发外,清明在躬。惟忠惟孝,立事立功。滑台去思,璧田来暮。蔼然休光,绰有馀裕。ゼ绣文翰,傅粉容仪。承颜紫禁,飞步丹墀。门盛七叶,禄逾万石。外冠时英,内光帝戚。历事累朝,荐逢多难。动有成功,举无遗算。秋败芳兰,地理良玉。山云晚愁,林风夜哭。王孙一去兮不复还,陵园草色兮秋黄春绿。


  ◎ 王继恭
  继恭,晋天福中威武军节度福建管内观察处置等使,加特进检校太傅,封临海郡王。


  
  ◇ 致执政书


  闽国一从兴建,久历年华。见北辰之星位频移,致东海之风帆多阻。愿言遐想,文不逮诚。馀遣邸吏林恩,列状申述。


  ◎ 徐台符


  台符,晋天福中以监察御史为尚书膳部员外郎,知制诰。


  
  ◇ 条陈贡举试义奏


  贡举之司,条贯之道,有沿有革,或否或臧。盖趋向之不同,致施行之有异。今欲酌其近例,按彼旧规,参而用之,从其可者,谨条如右。九经元格帖经一百二十帖;对墨义、义、口义共六十道;策五道。去年知举赵上交起请罢帖书、义、口义,都对墨义一百五十道。合今请去义、口义,都对墨义六十道。其帖书、对策依元格。五经元格帖书八十帖,对墨义五十道。臣今请对墨义十五道,其帖书、对策依元格。明法元格帖律令一十帖,对律令、墨义二十道,策试十条。去年罢帖对墨义六十道,策试如旧。臣今请并依元格。学究元格念书对墨义各二十道,策五道。去年罢念书,都对墨义五十道。今请依去年起请。三礼元格对墨义九十道,去年添四十道。臣今请并依元格。三传元格对墨义一百一十道,去年对四十道。臣今请并依元格。开元礼三史元格各对墨义三百道,策五道。去年加对五十道,臣今请并依元格。进士试杂文、诗赋、帖经二十帖,对墨义五道。去年依帖经对义,别试杂文二首。臣今请依起请,别试杂文。其帖书、对义请依元格。童子元格念书二十四道。起请添念书都五十道及三十通者。故臣请依起请。


  ◎ 孔昭序


  昭序,晋天福中官太子宾客,累迁工部尚书。


  
  ◇ 请复北省官常朝不拜疏


  伏见本朝仪制,北省官为近侍之班,遂异常参之礼。所以百寮则曰拜,盖云谢食。北省官不赴廊飧,食於本署,故常朝不拜。况今耆旧,皆目睹躬行。伏望陛下顺考古道,率由旧章。正立朝之常规,遵先王之定制。


  ◎ 李慎仪


  慎仪,晋天福中为翰林学士考功员外郎,转都官郎中,改中书舍人。


  
  ◇ 乞修饰祠宇疏


  今春己来,稍愆雨泽。陛下念稼穑之重,深宵旰之忧。倍轸圣心,遍走群望。盈尺则告瑞於元朔,如膏则润浃於暮春。可卜丰穰,动谐响应。请天下凡祠宇有益於人者,下本处常令修饰,冀集洪休。
  ◎ 孔崇弼


  崇弼,唐宰相纬子。仕後唐,自吏部郎中授给事中。晋天福中迁左散骑常侍。
  
  ◇ 请禁乾没公廨什物奏


  天下州县长吏,每到任造得公廨什物,罢任之时,多事己有,不系案牍。此後请公廨什物,明立文案,不许乾没,免致扰人。


  ◎ 石光赞


  光赞,晋天福中官宗正卿。
  
  ◇ 请修万石君庙疏
  昔周武王奄有天下,过商容之闾必式,见比干之墓即封。盖褒赏贤良,尊崇忠义。伏惟皇帝陛下显膺天命,开创鸿图。解网行仁,救时顺动。乐业不知於帝力,悦随但听於山呼。盛德难名,太平可待。臣伏见荥阳道左有万石君庙,本前汉大中大夫石奋之庙。奋有子四人,各二千石禄。景帝曰:「人臣尊宠,毕集其门。」故号万石君。德行懿绩,备列前书。唐大中十三年,郑州司马石贯称裔孙,刊石庙廷,备纪其事。伏遇皇帝行幸浚郊,经过荥水。展义已闻於岐路,覃恩宜布於幽明。其万石君庙,伏乞俯宏霈泽,特降封崇。俾光远祖之徽猷,益茂我朝之盛典。


  ◎ 高鸿渐


  鸿渐,晋天福中官将作少监。


  
  ◇ 请禁丧葬不哀奏
  伏睹近年已来,士庶之家,死丧之苦,当殡葬之日,被诸色音乐伎艺人等作乐,求觅钱物。伏乞显降敕文,特行止绝。或所在官吏等通容,不与觉察,请行朝典。


  ◎ 李详


  详,晋天福中官中书舍人。
  
  ◇ 谏修德省灾疏


  臣闻天地之道,以易简示人。鬼神之情,以祸福为务。王者祥瑞至而不喜,灾异见而辄惊。罔不寅畏上元,思答谴告。臣闻北京地震,日数稍多。臣曾览国书,伏见高宗时晋州地震,上谓群臣曰:「朕政教不明,使晋州屡有震动耶。」侍中张行成对曰:「天阳也,地阴也。阳君象,阴臣象。君宜动转,臣宜安静。今晋州地震,弥旬不休。将恐女谒使事,臣下阴谋。且晋州陛下本封,今地震焉,尤彰其应。伏愿深思远虑,以杜未萌。」又开元中秦州地震,寻差官宣慰。又降使致祭山川,所损之家,委随事制宜奏闻。伏惟陛下中兴唐祚,起自晋阳。地数震於帝乡,理合思於天诫。臣伏思陛下统临万国,於今六年。猛将如云,锐师如雨。出无不捷,叛无不擒。岁稔时丰,人安物阜。实虑天意恐陛下忘创业艰难之时,有成功矜满之意,欲陛下有始有卒於兢兢业业也。今伏望圣慈特委亲信,兼选勋贤,且往北京慰安。密令巡察,问疾苦於黎庶,俾议蠲除。备祭祀於山川,各加虔祷。然後乞陛下鉴前朝得丧之本,采历代圣哲之规,近君子而远小人,任贤无贰。杜迩言而求谠议,择善而从。崇不讳之风,罢不急之务。则景公修德,荧惑退舍以为祥。太戊小心,桑谷生朝而不害。自然妖不胜德,所谓宏之在人。寰瀛永定於无疆,遐迩长归於有道。


  
  ◇ 条奏节度刺史州衙前职员事疏
  臣闻除旧布新,故顺天而设教。惟名与器,不假人以树恩。所以示宇县之至公,所以仰朝廷之大柄。今则既逢英主,未革前踪。是敢聊举一端,轻尘四达。酌其损益,幸补涓埃。伏睹南北两班,内庭诸局,或有不文不武,非旧非勋。论技术则罔有所长,语才行则罕闻其异。但思月限,以冒官常。俾五细以在庭,使四方而何则。有虚华级,仍荫私门。忝荣更及於子孙,禄利徒销於府库。况今方兴戎事,久困生民。因无用之官寮,具员无阙。计有限之财力,帑藏正虚。若不去留,空成耗蠹。伏望略加澄汰,稍辨幽明。则支分或减於殷忧,内外庶成於通济。又睹十年己来,肆赦频降,诸道职掌,一例奖酬。藩方不守於规程,奏荐罔论其高下。仆隶则动逾数百,丝纶则皆示特恩。所以仓场管钥之微人,曹局简札之小吏,至於伶伦贱类,洒扫庸奴,初命便假於贵阶,银章青绶。拜赐遽披於法服,牙笏紫袍。乃致贵贱不分,宠荣滥被。虽雷雨作解,渥泽恐遗於万物。而衣裳在笥,贞规何法於百王。此後或有溥恩,应诸道职员,除主兵将校外,其衙前职列,伏乞明示条章,俾循事体。节度州只许奏都押衙、都虞候、教练、使客将、孔目官,及有朱记大将十人,仍取上名。支郡则只许荐都押衙、都虞候、孔目官。其诸色人,并委本道量转职次。则得之者感恩有异,受之者与众稍殊。寰区仰天子之尊,藩後知王泽之贵。名器之重,治乱是资。伏惟皇帝陛下俯回宸览,略照愚衷。勿谓小善不行,勿谓旧弊难改。失之在渐,谋之在初。倘或因此留神,自可触类而长。


  
  ◇ 弹裴谭文


  异李朝隐一判,破桓敬等五家。附会三思,状验斯在。天下闻者,莫不寒心。刑部尚书从此而得。


  ◎ 刘知新


  知新,晋天福中官考功郎中,尝使契丹。


  
  ◇ 请赐尚书省月粮奏


  尚书省京师会府,辇毂繁司。奏议虽委於官寮,行遣亦资於胥史。六典之制,官史有俸有粮。其尚书省诸司令吏,伏请给赐月粮,俾其奉职。


  ◎ 麻麟


  麟,晋天福中官刑部员外郎。


  
  ◇ 请限年除刺史疏


  臣闻汉朝除吏,苟称其职,不数迁移。自先朝开国己来,牧守多酬勋旧,以宠劳臣。窃见晋朝除刺史,或数月骤替,或一岁即移。不惟送故迎新,转成烦扰。其次廉能者未暇施政,贪浊者转急诛求。以臣愚管,望朝廷立定年限,观其考课,以议转迁。


  ◎ 陈保极


  保极,闽人。後唐天成中进士,累迁礼部仓部员外郎。晋天福中,桑维翰居相位,奏贬卫尉寺丞,寻复为仓部员外郎卒。


  
  ◇ 请置资福道场疏


  元冬告谢,密雪未零。窃虑今夏龙德启图,銮旌赴阙。拥十万众,临九重城。怖龙神,震惊方位。致瘥札为,风雨失时。请在京诸寺观置迎年消灾资福安土地龙神道场。


第09部 卷八百五十一   主目录   第09部 卷八百五十三
上一篇:全晋文 下一篇:敦煌变文集新书

我要评论

道友名

联系我们:vgudao@gmail.com · 沪ICP备15020160号-1
Copyright © 2006 - 2018 【维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