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亭古道:首页 > 四库全书 > 全唐文 > 第10部 卷九百六十九



第10部 卷九百六十八   主目录   第10部 卷九百七十

第10部 卷九百六十九


  
  ◎ 阙名(十)


  
  ◇ 请追封皇兄皇侄奏(开平元年)


  东汉受命,伯升豫其始谋;西周尚亲,叔虞荷其封邑。故皇兄存,凋零霜露,绵历岁时。恩莫逮於陟冈,礼方宏於事日。皇侄故邕州节度使友宁、故容州节度使友伦,顷因缔构,俱习韬钤,并以战功,殁於王事。永言带砺,合议封崇。
  
  ◇ 请修唐史奏(龙德元年二月史馆)


  伏见北齐文士魏收著《後魏书》,於时自魏太武之初至於北齐,书不获就,乃大徵百官家传,刊总斟酌,随条甄举,搜访遗亡。数年之间,勒为一代典籍,编在《北史》,固非虚言。臣今请明下制敕,内外百官,及前资士子,帝戚勋家,并各纳家传,具述父祖事行源流,及才术德业,灼然可考者,并纂述送史馆。如记得前朝会昌已後公私,亦任抄录送官,皆须直书,不用文藻。兼以兵火之後,简牍罕存。应内外臣寮,曾有奏行公事,关涉制置,或讨论沿革,或章疏文词,有可采者,并许编录送纳。候史馆修撰之日,考其所上公事,与中书门下文案事相符会。或格言正辞,询访不谬者,并与编载。所冀忠臣名士,共流家国之耿光;孝子顺孙,获记祖先之丕烈。而且周德见乎殷纪,舜典存乎禹功,非惟十世可知,庶成一朝大典。臣叨庸委任,获领监修。将赎素餐,辄干元览。


  
  ◇ 乞降河南诸方镇制命奏(同光元年十一月)
  河南诸方镇节度刺史,昭洗之後,未有新官。每上表章,只书姓名,未颁涣汗,必负忧疑。望宣付各降制命,以表新恩。


  
  ◇ 请追取本朝法书奏(同光元年十二月御史台)


  本朝法书,自朱温僭逆,删改事条,或重货财,轻入人命,或自徇枉过,滥加刑罚。今见在三司收贮刑书,并是伪廷删改者,兼伪廷先下诸道,追取本朝法书焚毁,或经兵火所遗,皆无旧本节目,只定州敕库有本朝法书具在。请敕定州节度使速写副本进纳,庶刑法令式,并合本朝旧制。
  
  ◇ 论两省官常朝宜拜奏(同光元年十二月中书门下)
  每日常朝,百官皆拜,独两省官不拜。准本朝故事,朝退於廊下赐食,谓之「廊餐」。百官遂有谢食拜,惟两省官本省有厨,不赴廊餐,故不拜伏。自僖宗幸蜀回,以多事之後,遂废廊餐,百官拜仪,至今未改,将四十载,礼恐难停。惟两省官独尚不拜,岂可终日趋朝,曾不一拜,独於班列,有所异同?若言官是近臣,於礼尤宜肃敬。起今後逐日常朝宣不坐,除职事官押班不拜外,其两省官与东西两班并齐拜。


  
  ◇ 中书不得轻给告示奏(同光二年正月中书门下)


  准本朝故事:加封建诸王、内命妇及宰相、翰林学士、中书舍人、诸道节度、观察、团练、防御、留後,郎中书帖官告,索绫纸票轴,下所司书写,印署毕进入宣赐。其文武两班并诸道官员及奏荐将校,敕下後并合是本道进奏院或本官,自於所司送纳。朱胶绫纸价钱各请出给。伏自伪庭皆隳本朝事例,每降文字下中书,不分别重轻,便令官给告示,遂致所司公事,全失规程。自今後如非前件事例,并请官中不给告示。其内司大官并侍卫及赏军功将校转官,即不在此限。所冀受宣赐者倍荣恩渥,非事例者不敢希求。一则致显辨尊卑,一则免无名费耗。
  
  ◇ 定诸道奏除官员额数奏(同光二年三月中书门下)


  纠辖之任,时谓外台;宰字之官,古称列爵。如非朝命,是废国章。近日诸道,多是各列官衔,便指州县,请朝廷之正授,树藩镇之私恩,颇乱规程,宜加条制。自今後大镇节度使管三州已上者,每年许奏管内官三人;如管三州已下者,许奏管内官二人。仍须有课绩尤异,方得上闻。若止於简慎无瑕,徵科及限,是守常道,只得书考旌善,不得特有荐奏。其防御使每年只许奏一人,并无尤异,不得奏荐。刺史无奏荐之例,不得辄乱规程。更有将资官员,请他处除授,谓之「横荐」,最乱格文。其已前事件如敢违,所司不得辄与通进。若奏下中书,亦不在施行之例。


  
  ◇ 定刺史县令赏罚奏(同光二年三月中书门下)
  赏善罚恶,致理之源;选材任能,为政之本。所在刺史县令,有政绩尤异,为众所知;或招复户口,能增加赋税者;或辨雪冤狱,能活人生命者;及法害物之积弊,立利人之新规,有益於州县,为众所推者,即仰本处逐件分明开奏,不得辄加缘饰,以为浮词。据事状不虚,则加奖激,以劝能吏。如在任贪猥,诛剥生灵,公事不治,为政怠惰,具事节闻奏,勘不虚,当加谴罚,以戒慢官。其州县官任三考满,即具阙申送吏部格式,候敕除铨注。本道不得擅差摄官,辄替正授者。


  
  ◇ 请准例徵光台礼钱奏(同光二年三月御史台)
  新除诸道节度、观察、防御、经略等使、刺史、县令,及诸道幕府兼诸司带宪衔兼官,合纳光台钱。谨具本朝元纳及後减落钱数如後。兼御史大夫元纳三十贯,减落外今纳一十五贯;兼御史中丞元纳二十贯,减落外今纳一十贯文;兼侍御史元纳八贯三百,减落外今纳五贯一百五十文;兼殿中侍御史元纳一十一贯三百,减落外今纳五贯六百五十文;兼监察御史元纳一十三贯三百,减落外今纳六贯六百五十文。以前台司准本朝例,及减落外後徵前数,分析如前。应有诸道节度、观察使、刺史、经略、防御等使及诸道幕府上佐官并诸司班行新授兼官者,并合送纳前件光台宪御礼钱。今欲准例勒辞谢驱使官申报牒兵部勒告身案,除准宜取外,准例须候送纳光台礼钱了朱钞到,方可给付转帖。诸道进奏及知後院等,准从前事件申报催徵,无致有隳旧规。


  
  ◇ 量添县官尉簿奏(同光二年四月吏部)


  准本朝故事,州府官员,府置司录参军,外有功、仓、户、法、兵、事六曹,州有录事参军,亦置六曹。县置令丞、主簿各一员,尉三员,分判公事。自後除两京外,都督府及州置户、法二员,馀四员并省。县置令主簿各一员,丞尉并省者。伏以今年除本分合格选人外,有郊行事人数绝多。伏见州官事简,掾曹请依旧两员。县局务繁,佐官请添一员。其间有尉无簿者,请添置主簿一员。其赤畿次畿,并请准此。除两京外,其判司只置司户、司法两员。


  
  ◇ 请令节度等使归本任奏(同光二年四月中书门下)
  诸道节度防御剌史,各著功名,并全忠孝,洎蒙奖,皆荷渥恩。虽萌为治之心,未展分忧之效。况闻藩府不可以久虚,侯伯不可以久阙,藩府虚则兵不辑,侯伯阙则化不行。繇此观之为务甚急,请令归本任。不奉诏旨,不得辄离治所。
  
  ◇ 请重行分察条例奏(同光二年五月御史台)
  准本朝故事:当司六察,合行职事条例如後。吏察,应吏部行内南北两曹磨勘选人,合具驳放判成人,具名衔报分察使,及三铨应锁注官後,具前衔後拟报分察使典简。如有逾滥,即察使举追本行令使推勘。兵察,应兵部司公事,一一合报察使。户察,应户部司诸州户帐贡物,出给蠲符,具事件合报察使。刑察,应刑部司法律赦书德音,流贬量移,断罪重轻,合报察使。礼察,应礼部补转铸印诸祠祭料法物,合报察使。工察,应工部司工役等,合报察使。伏以御史台六员监察,谓之分察使,察访纲举,动静必行。但缘旷废,久不施行,今欲重行条贯。


  
  ◇ 点检前资官告敕奏(同光二年五月中书门下)


  凡有进状乞官,及诸州府初奏请判官,荐举前贤,自诣中书求官等。窃闻所称头衔,多有逾越。中书既无旧案,除授何以为凭?起今後,凡有诸色前资,若命官者,除近曾任朝官及有科第外,清资官为众所知,并须追到前任告敕,中书点检後方进拟。贵绝虚授,以杜侥求。


  
  ◇ 请详定长定格循资格十道图奏(同光二年八月中书门下)
  吏部三铨门下省南曹废置甲库格式流外部铨等司,公事并繁,《长定格循资格十道图》等,前件格文,本朝创立。简制奸滥,伦叙官资,颇谓精详,久同遵守。自乱离之後,巧伪滋多。兼同光元年八月,车驾在东京,权判南曹工部员外郎卢重本司起请一卷,盖以兴复之始,务切怀来。凡有条流,多失根本,以至冬集起选人,并南郊行事官,及陪位宗子,共一千三百馀人。铨曹检勘之时,互相援引,去留之际,不绝争论。若有依违,必长讹滥。望差权判尚书省铨左丞崔沂、吏部侍郎崔贻孙、给事中郑韬光、李光序、吏部员外郎卢损等,同详定旧《长定格循资格十道图》,务令简要,可久施行。


  
  ◇ 任诸藩奏辟军事判官奏(同光二年八月中书门下)


  伪廷之时,诸藩参佐,皆从除授。自今後,诸道除节度副使两使。判官除授外,其馀职员并诸州军事判官,各任本处奏辟,其军事判官仍不在奏官之限。所冀招延之礼,皆合於前规;简辟之间,无闻於滥举。


  
  ◇ 请权停选举奏(同光二年十月中书门下)


  献可效忠,前经之令典;因时建议,有国之明规。道既务於化成,事亦敷於竞劝。敢裨宸听,辄罄刍言。


  伏惟陛下业茂经纶,功成理定。五材七德,威冠於伐谋,百氏三坟,义彰於知教。爰自中兴启运,下武膺期,照临而日月光华,鼓舞而乾坤交泰。英明取士,睿哲崇儒,诚宜便广於搜罗,岂可尚令於淹抑?但以今春贡士,就试不多,即目选人,磨勘未毕。宗伯莫臻於俊,天官难辨於妍媸。况已过秋期,将行公事,侧闻道路,悉是家贫,比及到京,多逾程限,文闱选部,皆碍条流。伏请权停贡举一年,俟迁莺者,更励进修;希干禄者,益加循省。然後精求良干,博采异能,免其遗贤,庶同乐圣。


  
  ◇ 贞简太後升礼毕请行享祀奏(同光二年礼仪使)


  伏准礼:丧三年不祭,惟祭天地社稷为越绋行事,此古制也。爰自汉文,益尊神器,徇至公绝私之义,行以日易月之制,事久相沿,礼从顺变。今园陵已毕,祥练既除,宗庙不可以乏飨,神不可以废祀,宜遵礼意,式展孝思。伏请自贞简太後升礼毕,应宗庙使乐及群祀,并准旧施行。


  
  ◇ 上皇太子婚礼奏(同光二年礼仪使)


  按本朝旧仪,自一品至三品,婚礼得服衮冕剑佩衣九章。今皇太子兴圣宫使继岌,虽未封建,官是检校太尉,合准一品婚礼施行。其妃准礼妇人从夫之爵,亦准一品命妇。至行亲迎之日,太常卤簿鼓吹前导,乘辂车,其妃花钗九枝博鬓プ翟衣九等。其日平明,皇帝差官告亲庙一室,宗正卿摄婚主行礼。其夕亲迎,兴圣宫使乘辂车,卤簿鼓吹前导,至女氏之门,以结彩车御轮交车。
  
  ◇ 请定东都邺都奏(同光三年三月详定院)


  近并魏州为东京,简诸道州县,须先定两府,始可各定官品。未审依故事:京兆河南为两府,太原兴唐为次府。天复以兴王之地,别有进止敕。不惟府额各定於等差,兼亦都名须正於升降,将为经久之制,宜遵固本之文。本朝故事:雍州为西京京兆府,雒州为东都河南府,是谓京都两府。并州旧为北都,太原府在两府之次。近以中兴大业,以魏州为东京兴唐府,权谓东京为雒京。窃以雒京历代帝王之都,四方朝贡所便。爰自汉魏,迄於隋唐,方建都城,是比辰极。宜依旧以雒京为东都,魏州改为邺都兴唐府,与北京太原府并为次府。岂独设官分职,命秩免惑於有司。抑亦画界分疆,取则无违於故事。


  
  ◇ 请定乡贡童子事例奏(同光三年五月礼部)


  当司准流内铨牒,应请定冬集举人内有「前乡贡童子」者。《三铨已前团奏冬集》,皆署「前乡贡童子」。伏准格文只有童子科,此无「乡贡」字。铨司先为请定冬集举人九经张仲宣等,内有「前乡贡明经童子成光诲。」遂检寻六典及苏冕《会要》,又无本朝书。子细检讨,惟有十三年闰十二月敕,诸道应荐万言及童子,起今後不得更有闻荐。据此「童子」两字皆由诸道表荐,固无「乡贡」之名,又无口议帖经,亦不合有「明经」之字。进则止於暗诵,便号神童。此外格文别无「童子」。其成光诲,诠司准格只收署「前童子团奏」去二月十五日具状申留司宰臣取裁奏例准申者。伏缘《三铨见团奏冬集》,右内有「乡贡」及「明经」字,已依成光诲例。准格只署「童子团奏次诸左」。
  伏以院司常年考试,皆凭诸道表荐。降敕下到当司,准格考试,及格者便放及第。其同光二年童子郭忠恕等九人,皆是表荐童子敕内,并纳到家状,并有「乡贡」两字。院司检勘同便榜示。引试及第後,先具白关牒报吏部南曹,续便团奏者。关奏状下到中书省,追当同元下纳家状,检点同覆奏放敕经过诸处。敕下後方始到当司,备录黄关牒,报御史台、尚书省并吏部南曹。今准流内铨牒。伏缘院司承前皆凭敕命施行,童子敕内并有「乡贡」两字。若使下落,恐涉专擅者。


  
  ◇ 皇太後丧服议奏(同光三年七月太常礼院)


  案故事:中书门下翰林学士在朝文武百官内诸司使供奉官已下,从成服三日。每日赴长寿宫朝临,自後不临。其服以日易月,三十日除。至小祥合释服。每至月朔、月望、小祥、大祥释服日,未除服者服临。已除服者则素服不临,并赴长寿宫先拜灵讫,移班近东,进名奉慰。又奏准故事:文武前资官及六品已下未升朝官升士庶等,各於本家素服一临。禁卫诸军使已下,各於本军厅事素服一临。僧尼道士各於本寺观一临。内外命妇各於本家素服朝临三日。诸道节度、观察、防御、团练,刺史及寮佐等,闻哀後当日成服;三日改惨,十三日除。


  
  ◇ 议毁京内南北城奏(同光三年九月中书门下)


  右:补阙杨途先奏毁废京内南北城。臣检到同光二年八月二十七日河南尹张全义奏:臣自僖宗朝叨蒙委寄,节制雒京。临莅之初,须置城垒。臣乃取南市曹界分,兼展一两坊地,修筑两城,以立府衙廨署。今区宇一平,理合毁废。其城濠如一时平治,即计功不少,百姓忙时,难为差使。今欲且平女墙及瓮门,馀候农隙,别取进止者。


  奉敕:京都之内,古无郡城。本朝多事以来,诸侯握兵自保,张全义土功斯毁,李罕之塞地犹存,时既朗清,故宜除划。若差夫役,又恐扰人,宜令河南府先分劈出旧日街巷,其城濠许人占射平填,便任盖造屋宇。其城基内旧有巷道处,便为巷道,不得因循,妄有侵占。仍请限一月,如无力平划,许有力人户占射平填。


  
  ◇ 甄录伪蜀官员奏(同光四年二月中书门下)


  伪蜀官员,先有赦旨黜降。近者员数极多,相次到阙,并是未承前敕,虑抱忧疑。宜令御史台具所到官员出身历任,三代家状,约伪官品秩,准前敕次第,当拟同正官奏复。如是伪蜀将相,家属稍多,即於山东州府安置。如位卑家属少者,或是本朝旧人,有骨肉见在班行,即任便居止。或是三川居人,愿还本土,亦俟三两日放归本处。或有本朝曾登科第,历任班行,材器为众所知,可以甄录,即续具人才,酌量奏拟。


第10部 卷九百六十八   主目录   第10部 卷九百七十
上一篇:全晋文 下一篇:敦煌变文集新书

我要评论

道友名

联系我们:vgudao@gmail.com · 沪ICP备15020160号-1
Copyright © 2006 - 2018 【维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