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亭古道:首页 > 四库全书 > 全唐文 > 第10部 卷九百七十



第10部 卷九百六十九   主目录   第10部 卷九百七十一

第10部 卷九百七十


  
  ◎ 阙名(十一)


  
  ◇ 请停赐庶僚官告及朝对奏(天成元年七月中书门下)


  往例朝廷命官,除将相外,并不赐官告。因伪朝条流,凡准宣授官,即特恩赐令,使府判官,皆许本道奏请。或闻多在京师,至於令录,悉是放敕後,本官自於吏部出给告示,中书不更管系。今若为点检所授官吏器能,欲令亲承圣泽。臣等商量,自两使判官州县令录在京除授者,即望令於内殿谢官,便辞赴任,不便进纳官告。其判司主簿以下,极是卑秩,不合更许朝对。敕下後望准旧例处分。
  
  ◇ 请定新除官及差使辞谢奏(天成元年八月御史台)


  凡新除官及差使者,合於正衙谢辞。每遇正殿起居日,百官不於正衙序班,致差使及新除官辞谢不得,或恐差使者已定发日,除宣催发,以一日无班,便妨辞谢。臣令参详,每内殿起居日,百寮先序班於文明殿庭,候辞谢官退,则班入内殿。冀便於官吏辞谢者。


  
  ◇ 请定台参奏(天成元年十一月诸道进奏官)
  今月四日中丞上事,臣等礼合至台,比期不越前规,依旧传语。忽蒙处分通出,寻则再取指挥,要明审的。又蒙问:「大夫相公上事日如何?」臣等诉云:「大夫曾为宰相,进奏官伏事中书,事体之间,实为旧吏。」若以别官除授,合云传语劳来,又坚令通出。臣等出身藩府,不会朝仪,拒命则恐有奏闻,遵禀则全隳则例。伏恐此後到台参贺,仪则不定者。


  
  ◇ 请复台巡旧例奏(天成元年十二月御史台)


  谨具本朝旧例,合行公事如右:应诸道进奏院,准本朝例,各合置台巡驱使官一人。凡有公事,并合申报台巡,逐日在台候应奉公事。应诸道进奏官,每四孟月初及五月冬至,新除大夫中丞,并合台参。伏自伪朝以来,全坠旧例。今准敕命条流,请准本朝旧例施行。应诸道节度、观察、防御、经略、团练使,及诸州刺史新除赴任,及郎幕上佐官等得替,及准宣进奉到阙及归本道,并合廊参正衙谢见辞。如遇大夫中丞入台,并合台参。兼凡有公事及到发日,并合申报。如遇追勘,进奏官典勘责科罚。又伏以伪朝以来,全隳往制,既未条理,转失绳规。伏乞特降朝敕指挥,免令隳紊。


  
  ◇ 请定检勘非理死亡及丧葬仪制奏(天成元年十二月御史台)


  应在京两街司及坊市士庶人家,及诸道经商客旅,或有投井自缢,及仆婢诸色人等非理殁故。伏据近年以来,凡是死亡之家,并是台司左右巡使举勘,差驱使官与诸司人同行检验指挥。如此施行,相承已久。台司若不差人举勘,即非理幽冤,无由申雪。若一一检验,即事故之家,多称骚扰。况台司亦常忧两巡驱使官与诸司同巡检节级等,於有事人家,妄有所求。今询访故事,准当司京兆按往例:凡京城内应有百姓死亡之家,勒府县差人检验。如是军人,委两军检勘。如是诸道经商客旅,即地界申户部使差人检勘。仍逐司各具事由及同检勘行人等姓名,申台及本巡察。其间或有事涉冤滥,曲直不分,察访得知,及有人论讦,台司并行追勘。如是两班官吏之家,即合是台司检勘。伏请自今以後,并准故事施行,除百司外,台中不更差人诲(疑)例检勘。如是则军人百姓,各有区分,事涉冤诬,即行追勘。合具举明,庶遵故事者。兼得左右巡使状抄录到丧葬格例,所设车仪注物色,为官品高下,无官秩,若陈仪主具供应,故犯典刑。今则凡是葬仪,动逾格物,但官中只行检察,在人情各尽孝思,徇彼称家之心,许便送终之礼。台司又难将孝子,尽决严刑,以供人例行书罚,以添助本司支费。兼缘设此防禁,比为权豪之家,多有违礼从厚。若贫穷下士,尚犹不便送终,必无僭礼可以(阙)罚。两京即是台司举司,诸州府即元无条例者,凡棺椁不计有官品,并不得於棺椁上雕镂画饰,施户窗栏槛楹等。官至四品以上使方相,七品以上使头,四目元衣朱裳,执戈杨如常制,七品以下及无官品者勿用。凡明器等,三品以上不得过九十事,五品以上不得过六十事,九品以上不得过四十事。当广地轴诞驰马及执役人,高不得过一尺。其馀音声队马威仪之属,各准平生品秩所用,仍以木瓦为之,不得过七尺。及别加画饰,诸纛今谓之鹅毛五纛:五品以上竿长七尺,五品以下长五尺,无官品者勿用。诸三品以上引披铎た挽歌鼓六行,每行六人。五品以上二引、二披、四铎、四た,挽歌四行四人。九品以上二た,无者勿用。诸车,三品以上油朱丝、络网施衤巽,两厢画龙虎,竿朱垂六旒苏,今之缨带也。七品以上油衤巽,两厢画€气,垂四旒苏。九品以上无旒苏。车上有结络者:三品以上及将相有凤台,自诸品官及郡守升朝者羚羊山华,馀并平。百姓丧葬,合使鳖甲车,无衤巽昼饰,并无已前仪礼部格物。凡官人百姓送葬,竞为奢僭,不依礼式,宜令所司,切加纠察。如物色等数目大小,有违条式,及辄饰以金银者,杖六十。
  奉敕:今後文武两班及诸司官吏,并诸道经商客旅,凡有丧亡,即准台司所奏故事施行。其街坊百姓及军人之家,每有死丧,兼所使厮儿妮子,因依暝及行投井自缢,非理自致身命者,据台司状委府县及两军军巡差人检勘。窃虑前件事故之家,或所居隘窄,兼阻暑毒之月,尸灵难久停留,若待申报官中检勘,纵无邀难,须经时日。今仰本户可便唤四邻看验,如无他故,便任本主送殡,仍具结罪保明文状报官。若有枉有伤害致死,邻人妄有保明,本户并保人勘责不虚,各量罪科断。


  兼闻诸州官府士庶之家,或有死丧,亦是须候分巡院检勘,颇致淹留,既鼓瑟调,甚伤风教,亦仰约有在京事条例理处分。其庶人丧葬所设车仪注格例状称,近日庶流,多有违越,台司又难将孝子,尽决严刑,以供人例行书罚,添助本司支费。据此惩创名目,且非为政宪纲。自今以後,所有各计品秩之外,及庶人丧葬,宜令御史台委两巡御史点检。假赁行人,须依条例。如有违越,据所犯重轻,临时科断。台司不得妄有搅扰。


  
  ◇ 请增五经考试官奏(天成二年正月礼部)


  五经考试官,先在吏部日长定合诸两员。数年系属贡院,准新定格文,令奏请一员兼充考试官。缘今年科目人数转多,却欲依旧请考试官各一员。如蒙允许,续具所请官名进御申奏。


  
  ◇ 请定选人过格奏(天成二年三月中书门下)


  据南曹驳放选人,累经铨及。经中书门下论接,准堂判具新旧过格年限,分析申上者。伏以选人或有出身,或因除授,各拘上例,方赴调集。多因远地兵戈,兼以私门事故,遂致过格,固非愿为。新条标在七年,旧格容於十载。臣等参详,其选人过格年限,伏请且依旧格,不问被忧停集,除本选数过格十年外,不在选集之限。


  
  ◇ 王蟾应归吏部考试奏(天成二年四月中书门下)


  礼部贡院申当司,奉今月六日敕:吏部流内铨状,据白院状申当司。先准礼部贡院牒称,具成德军解送到前进士王蟾状,请罢摄深州司功参军应宏词举,前件人准格例应重科,合在吏部。其王蟾并解送吏部,请准例指踪者。当司遂具状申堂,奉判送吏部分析近年事例如何者。伏缘近年别无事例,今检登科录内,伪梁开平三年,应宏词登科二人:前进士余渥、承旨舍人李愚,考官二人:司勋郎中崔景、兵部员外郎张贻宪者。再具状申堂,奉判送吏部准例指挥者,其前进士王蟾应宏词,考官试官合在流内铨申请者。前进士王蟾请应宏词。伏自近年以来,无人请应。今详格例,合差考官二人,又缘只有王蟾一人独应,铨司未敢悬便奏请差官者。奉中书门下牒奏敕:宜令礼部贡院就五科举人考试者。伏以举选公事,皆有格条,准新定格敕文。宏词拔萃,准长庆二年格,吏部差考试官二人,与知铨尚书侍郎同考试闻奏。


  又准格节文内,准太和元年十月二十三日敕:应礼部诸色贡举人,及吏部诸色科目选人,凡无出身及未有官,只合於礼部应举。有出身有官,方合於吏部赴科目选。其请应宏词举前进士王蟾,当司当年放及第後,寻已开过吏部讫。若应宏词,例待南曹判成,即是科目选人,事理合归吏部。况缘五科考试官只考学业,难於同考宏词者。
  
  ◇ 请下所司抄录诏书送馆奏(天成二年九月史馆)


  伏奉九月八日敕:国祚中兴,已逾五载。皇基统嗣,爰及两朝。其有纪年之书,行事之纪,未闻编录,实谓旷遗。所司既不举明,史官又无起请,因循斯久,阙漏转多。宜令史臣先修太祖武皇帝、庄宗两朝实录,速具奏呈。新朝日历行事,亦可精专纂录,无使废堕者。伏以简编事重,久阙鉴修。须循广记之规,以备必书之要,馆司或有阙漏公事,尽令提举施行。


  伏自陛下赴难雒京,以副人望,宰臣百辟,诸道藩侯,各贡笺章,请临宝位。群情尤切,三让弥坚,且行教令之规,先进代王之号。既从俞允,寻就缵承,皇泽播於万方,圣功超於千古。伏自大驾临至德宫,宰臣百官,诸道侯伯,各上劝进笺表。及圣旨谦让批答,兼宣谕诸道教令诏书,及宝册文,并自天成元年四月後至今年九月以前,内降诏书。陛下日亲时政,金口所宣。去弊除奸,及近日敷奏省费从宽之事,并请下所司,各检抄录送馆。所冀编修,总无漏略。


  
  ◇ 请添点检朝班御史奏(天成二年九月御史台)
  每遇入阁日,只一员侍御史在龙墀边候,弹奏公事。或有两班参杂失仪,点检不及,难於举奏者。伏以入阁之仪,务在整肃,或少亏於恪敬,则有慢於典经。今欲依常朝例,差殿中御史二员,押钟鼓楼位,仍各缀供奉班出入,所冀共为纠察,免失规程。敢将举职之程,粗益朝天之敬。


  
  ◇ 条覆选人事例奏(天成二年二月中书门下)


  应诸道选人等,其中有过格年深,无门参选者。准天成二年十月二十三日德音,并委吏部南曹磨勘。如实曾阻兵戈者,许令注拟。如或诈称,不在此限者。凡是选人,专思合格,不肯固逾选限,自滞身名,纵限干戈,须在州县,应有过格人,仰吏部南曹子细磨勘。曾阻兵戈州府去处,或曾假摄,即有随处文牒,一一指实,即便送铨司,亦须详先授告身摄牒。及审验年貌,方可注拟。三铨注拟,自有常规。从前或有宰臣占著好州县员阙,不令铨曹注授。今年应是员阙,并送曹铨。候移省之时,若有好阙尚在,必议勘寻。其请托及受嘱人等,当行黜责,选人之内,族类甚多。经任之中,资考备在。应南曹判成人等,仰三铨各据逐人出身入仕文书,一一比验年貌,灼然不谬,方与注官。据长定格,选人中有隐忧者殿五选。伏以人伦之贵,孝道为先。既有负於尊亲,定不公於州县,有伤风教,须峻条章。自今後诸色官员内有隐冒忧劳者,勘责不虚,终身不齿。所有入仕已来告敕,并封付所司焚毁。


  
  ◇ 覆追崇庙号奏(天成二年宰臣)


  臣闻德教重於日新,《礼》经不自天降。故历代之有损有益,随时之可止可行。且华虫象衮之规,三皇未备;云鸟纪官之制,五帝皆殊。考其言而既出旧章,穷其理而便为故实。


  恭惟朝廷之重,宗庙为先,事系承祧,义符致美,将以观盛德於七代,展明祀於十伦,一时而傥坠斯文,千载而永为阙典。且圣朝追尊之日,即引汉氏旧仪。在汉氏封崇之时,复依何代故事。是以理关凝滞,未协圣谟;道合变通,方为民则。且王者功成治定,制礼作乐,正朔服色,尚有改更,尊祖奉先,何妨沿革?若应州必立别庙,即地远上都,定亏孝享之仪,徒有尊崇之称。


  伏据开元中追尊皋陶为德明皇帝,凉武昭王为兴圣皇帝,皆立庙於京都,制度斯在。况陛下入清内难,光阐帝图,德泽广浃於华夷,庙享犹亏於祖祢,若宫庙须成於远塞,则尝虑阙於孝思。今臣等商量,所议追尊四庙,望依御札,并加帝号,兼请於雒京选地立庙。


  
  ◇ 请令宰臣兼判国子祭酒奏(天成三年正月中书门下)
  伏以祭酒之资,历朝所贵,爰从近代,不重此官。经天纬地莫如文,戡定祸乱莫如武,武不可不讲,文不可不修。况属圣朝,方勤庶政,须宏雅道,以振时风,望令宰臣兼判国子祭酒事。如蒙允许,望内赐处分。
  
  ◇ 重给告身事例奏(天成三年正月)


  吏部格式司状申当司,先准敕及堂帖指挥,应焚毁告身勘同人及失坠文书等。臣伏请重给告身,令先与检敕甲,如无敕甲可检,即仰取同即甲人告身,勘验同即与出给。若是本朝授官及同光元年後授,勘检同即重与告身。如是伪朝授官,勘检不虚,即与出给公验,便同告身例处分者。伏以再给文书,实为难重,有司点检,务在周防。当司近曾申堂,请以合准指挥出给告身公验,旋具选人出身历任行止,牒甲库永为应验证明。奉判准申者,其所追取到选人授官敕甲,或同敕甲告身。勘验既同,须准前指挥出给。见有敕甲者,便须注出重给,事繇年月日。若不注破,虑恐选人却将失坠告身参选。刺验敕甲既同,文书浩大,所司难为一一点检。如是引验同敕甲之人告身出给,佗後却将失坠文书选时,甲库又无凭应验。其同敕甲人告身,欲於後面连粘纸,亦须使印批注,仍牒报南曹,要凭将来检勘者。


  
  ◇ 请定奏荐人数奏(天成三年五月中书门下)


  在朝庶官,有托故停官者,时日稍多,即却与前官。百司人吏合格者并从选,未合格者逐司以年劳奏荐,只与勒留官。凡百司长官月限将满,及已有人替,不得奏荐人,使改补职次。诸道荐人,总与不可,全阻又难。今後诸道节度使每年许荐二人,带使相者许荐三人,团练防御使各一人。节度观察判官并留旨授,书记已下即随府。
  
  ◇ 请临轩册命奏(天成三年十一月中书门下)
  旧制:凡降册命,至尊临轩。伏自陛下纂袭,继有封崇,但申持节之仪,尚阙临轩之礼。今後有封册,请御正衙,虽劳万乘之尊,冀重九天之命。如此则行之者礼备,受之者感深,宁惟转耀於皇猷,实亦永标於青史。
  
  ◇ 论宰臣常朝宜拜奏(天成三年十二月中书门下)


  逐日常朝宣奉敕不坐,两省官与东西两班并拜,押班宰相不拜。或闻班行所论,承前日有廊餐,百官谢食;两省即各有常厨,从来不拜。或云「侍臣不拜」。检寻故实,不见明规。百寮拜为有廊餐,即承旨合宣有敕赐食。供奉官不拜,亦恐非仪。且左右前後之臣,日面天颜,岂可不拜?臣等商量,今後常朝押班宰臣亦拜,通事舍人亦拜,ト门外放仗亦拜。


  
  ◇ 朝官升任宜令中谢奏(天成四年正月中书门下)


  准往例:起居补阙拾遗、御史、郎中、员外郎、少卿、监国子司业已下,每加新命,於正衙谢後便常朝。窃见边远令录,尚自对攵;班行臣寮,并宜中谢。今後凡升朝官,望并令中谢。


  
  ◇ 请复置格杖奏(天成四年三月御史台)
  台中旧有格杖,近年不行,每有决遣公事,皆於河南、雒阳两县追取人杖。今缘台中常有囚徒勘责,若一一於两县追取,又缘地理遥远,及後差人往来,交妨指挥公事者。今台请置行人杖,免妨滞公事。


  
  ◇ 群臣乞假觐省请量赐茶药奏(天成四年三月中书门下)


  孔子有言曰:「教以孝,所以敬天下之为人兄者;教以忠,所以敬天下之为人君者;往圣深旨,中古明规。方当孝理之朝,尤重人伦之本。今後群臣内有乞假觐省者,欲请量赐茶药,所贵劝人之善,表主之恩,诚有益於皇猷,且无损於国势。况在班行有父母者甚少,既资风化,动挂宸衷。


  
  ◇ 请准旧式五月一日起居奏(天成四年四月中书门下)


  五月一日入阁起居,准贞元七年四月二十八日敕。昔者圣贤观象,因天地交会之次,为父子相见之仪,沿习成风,古今不易。王者制事,在於因人,酌其情而使中,顺其俗以为礼。咸觌之礼,既行父子之间;资事之情,岂隔君臣之际?自今後每年五月一日御宣政殿,与文武百寮相见,京官九品以上,外官因朝奏在京者,并听就列。宜令所司量定仪注,颁示天下,仍编礼式,永著常规者。


  伏以本朝旧制,近代不行,方当开泰之期,难旷会同之礼,宜兴坠典,以耀明庭。五月一日应在京九品以上官及诸进奉使,并准贞元七年敕就位起居。自此每年,永为常式者。


  
  ◇ 景宗宜合食太庙奏(天成四年五月中书门下)


  先据太常寺定少帝谥昭宣光烈孝皇帝,庙号景宗。伏以本朝基构,垂三百年,昭宗以中否东迁,少帝以沉冤晏驾。始封侯於伪室,新立庙於圣朝,追奕世之尊,雪当年之耻。先皇帝初定中原之後,昭宗少帝寻合一时入庙,所司不举,遂成阙礼。既暌昭穆,难会尝,太庙有合食之仪,外邑无登歌之奏。生曾为帝,享乃承祧,既号景宗,合入太庙,如不入庙,难以言宗,须叶徽章,免贻群议。於理而论,祧以远庙,安少帝神主於太庙,即昭穆序而宗祀正。今或且居别庙,即欲不言景宗,只云昭宣光烈孝皇帝,兼册文内有「基」字,是元宗庙讳,寻常泛行诏敕,皆不回避。少帝是继世之孙,册文内不欲斥列圣之讳,今改「基」为「宗」字。


  
  ◇ 请及第人文书详书履历年月奏(天成四年七月礼部贡院)
  今年诸色及第人中,有曾摄州县官及有御署摄牒,兼或有正授官及曾在宾幕赴举者,诸条格中书奏及第人先曾授职官者。宜令所司於守摄文书内署重任举及第年月日,或改名不改名,分明印押,惧其转赐於人,假资冒进也。其中曾授正官御署并佐幕者,仍约前任资序与除一任官。如自中兴以来诸科及第人曾授职官者,并令所司追给文书到日,准今年及第人例处分,已授官者不在此限。兼勒贡院将来举人纳家状内,各分析曾为官及不曾为官、改名不改名,其曾为职官者,先纳历任文书,及第後准例指挥。


  
  ◇ 请检勘南郊行事官文书奏(天成四年九月中书门下)


  来年二月南郊大礼,应诸司寺监合行事官。伏以明德惟馨,冀神灵之昭鉴;作事谋始,庶王道之和平。前件将来行事官等,既预严,希沾圣泽,先宜条贯,免忤拟伦。应合差行事官,但是前资并及第黄衣,及三司徵科勒留官充任。逐司寺监先引验历任告身分明,则得差补。若失坠文书,则须得本处当时公验,不得凭诸处所给凭繇。如是州县官,须见四道五道以上应摄文牒,皆是节察及直属京防御团练使差署。仍点勘逐任年月远近,曾亲公事,及得替因繇,不是虚牒,则得收补。其逐司合差职员官吏,须是已经附奏者充,不得临时放出虚牒。将来所司磨勘,如不依元指挥,公然颜情,互容谬妄,其逐司官吏并本人,并当勘责,各行严断。
  
  ◇ 条陈贡举事例奏(天成四年十月中书门下)
  应诸道州府解送诸色举人,须准元敕,差有才艺公正官,考试及格,然可给解。仍具所试诗赋义目帖繇送省。如逐州府解内不署出前件指挥事节,所司不在引试之限。礼部贡院考试诸色帖经举人,今後据所业经书对义之时,逐经须将生卷与熟卷中半考试,不得依往例将熟卷试问。今後主司不得受内外官寮书题荐托举人,及安排考试官,如或实讲知有才学精博者,任具奏闻。若受书题嘱托,致有屈人,其主司与发书人并加黜责。其所举人别行朝典,三铨南曹亦不得受诸色官员书题荐托选人,如违并准前指挥,应诸色落第人,此後所司具所落事繇,别张悬文榜,分明晓示。除诸州府解送举人外,馀有於河南府寄应及宗正寺、国子监生等,亦须准上指挥。其中有依托朝臣者,於解内具言在某官某姓名门馆。考试及第後,并据姓名覆试。诸色举人至入试之时,前五日内,据所纳到试纸,本司印署讫,却送中书门下,取中书省印,印过却付司给散,逐人就试贡院。合请考官试官,今後选举业精通、廉慎有守者充。若在朝臣门馆人,不得奏请。


  
  ◇ 重定正冬朝会礼仪奏(天成四年十一月礼官)


  《开元礼》:三品以上升殿,群臣在庭。窃以九品分官,随时有异,或以卑高定分,或以清浊为资,积习是常,造次难议。请沿近礼,依内宴列坐。《开元礼》称贺之後,皇帝戴通天冠,服绛纱袍,百官朝服以侍坐,解剑履於乐县之西北。


  窃以开元旧制,长安广庭,故可以究皇仪而展帝容,陈百辟而赞群後。今京邑亲造,殿庑未更,若用前规,虑为狭隘。议请皇帝冠乌纱巾服赭黄袍,百寮具公服,候朝堂宏厂,即举旧仪。二舞鼓吹熊罴之案,工师乐器等事,繇久废无次颇甚,岁月之间,未可补修。且请设九部之乐,权用教坊伶人。


  
  ◇ 请禁师生称谓奏(长兴元年六月中书门下)


  伏以国设高科,人贪上第,所望不小,其业须精。实以丧乱年多,苦辛人少,半失宣尼之道,倍劳宗伯之心,不望超群,且须合格。今逢圣运,大阐皇猷,设官共革於时讹,选士实期於岁胜。又朝廷较艺,为择贤才,或臣下收恩,岂成公道?时论以贡举官为邱门、恩门,及以登第为门生。门生者门弟子也。颜、闵、游、夏等,并受仲尼之训,即是师门。大朝所命春官,不曾教诲举子。举子是国家贡士,非宗伯门徒,况又斥先圣之名,失为儒之体。今後及第人放榜时,并须据才艺高低从上依次第安排,不得以隽科取鼎岛岳斗之名为贵,冀从敦实,以息浮浇。兼不得呼春官为恩门师门,不得自称门生。除赐宴外,不得辄有率敛,别谋欢会。曾赴举落第人,无故不得改名。将来举人,并依据地理远近,於十月三旬下纳文解。如违不在收受之限。


  
  ◇ 请定铨选事例奏(长兴元年十月中书门下)
  吏部流内铨诸色选人,先条流试判两节,并委本官优劣等第申奏。文优者宜超二资注拟,其次者以同类官注拟。所以励授毫之作,亦不掩历任之劳。其或於理道全疏者,以人户少处州县同类官中比拟,仍准元敕,业文者任徵引古今,不业文者但据公理判断可否。不当,罪在有司。兼诸色选人,或有元通家状,不实乡里名号,将来赴选者并令改正,一一署本贯属乡县,兼无出身,一奏一除官等,宜并不加选限。


  
  ◇ 请依旧格考试进士奏(长兴元年十二月学士院)


  伏以体物缘情,文士各推其工拙;抡材较艺,词场素有其规程。凡务策名,合遵常式,况圣君御宇,奥学盈朝,倘令明示其规模,或虏众贻其臧否。历代作者,垂范相传,将期绝彼微瑕,未若举其旧制。伏乞下所司,依诗格赋枢,考试进士,庶令分职,互展恪勤。


  
  ◇ 请定飨配食奏(长兴元年太常礼院)


  来年四月孟夏,飨於太庙。谨按《礼》经,三年一以孟冬,五年一以孟夏。已毁未毁之主,并合食於太祖之庙,逐庙功臣,配飨於本庙之庭。本朝宝应元年定礼,奉景皇帝为始封之祖。既庙号太祖,百代不迁。每遇袷,位居东向之尊,自代祖元皇帝、高祖、太宗以下,列圣子孙,各序昭穆。南北相向,合食於前。圣朝中兴,重修宗庙,今太庙见飨高祖、太宗、懿宗、昭宗、献祖、太祖、庄宗七庙,太祖景皇帝在祧庙之数,不列庙飨。将来礼,若奉高祖居东向之尊,则飨不及於太祖、代祖;若以祧庙太祖居东向之位,则又违於礼意。今所司修奉祧庙神主,及诸色法物已备,合预请参详,事须具状申奏。


第10部 卷九百六十九   主目录   第10部 卷九百七十一
上一篇:全晋文 下一篇:敦煌变文集新书

我要评论

道友名

联系我们:vgudao@gmail.com · 沪ICP备15020160号-1
Copyright © 2006 - 2018 【维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