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亭古道:首页 > 四库全书 > 全唐文 > 第10部 卷九百七十一



第10部 卷九百七十   主目录   第10部 卷九百七十二

第10部 卷九百七十一


  
  ◎ 阙名(十二)
  
  ◇ 申明土贡奏(长兴二年正月户部)
  当司所管天下合贡方物法,长兴元年三月定,到七十馀州。旧例冬至齐到,正仗前点检,至元日於殿前排列,当司引进。昨点检今年正仗前七十州所贡方物,内六十七州正仗前至,其馀二十州,自正月至三月方到京师。其江陵府所贡胎白鱼,臣勘本道进奏官状称:每年腊月造,至正仗未堪贡进,固难及限,犹虑其馀州未曾严加告谕,不可便议刑名。请行敕命约束,如来年正仗前贡物不齐,其本州录事参军及勾押官典,量定殿罚。又棣州合进萝{艹摩}子,本州称无本色,折进价钱绢一匹。伏以任土作贡,必须产在封疆,本色不供,价钱何取?兼恐顾兹名目,广有科求,其价绢请停。


  
  ◇ 请赐东丹王等姓名奏(长兴二年三月中书门下)


  东丹王突欲,远泛沧波,来归皇化。既服冠带,难无姓名。兼惕隐等顷以力助王都,罪同秃馁,爰从必死,并获再生。每预入朝,各宜授氏,庶使族编姓谱,世荷圣恩,允符前代之规,永慰远人之款。自突欲以下,请别赐姓名,仍准本朝蕃官入朝例安排。
  
  ◇ 请编录奏对公事奏(长兴二年三月史馆)


  当馆应诸处及诸司关送到合编录公事外,伏准旧制:国朝有《时政记》并《起居注》,并合送馆,以备纂修。近代以来,阙行此事,只以每遇入阁,兼内殿起居。朝臣待制,转对公事,逐人抄送当馆。如有显具颁行,逐司关报到者,旋据逐件一一於日历收记。其有直下所司并行之事,当馆无由得知,若只凭本官供到所奏状本,未免简编不备,本末难穷。以後待制转对公事等,除显具颁行关送到馆外,应有直下所司及不行未行之事。伏乞宣付当馆,旋依次第编录。其《时政记》《起居注》,并内庭逐日合书日历,亦乞相次逐旋。
  
  ◇ 朝臣丁忧乞颁赍布帛奏(长兴二年四月中书门下)


  尚书都官员外郎知制诰张昭远丁母忧,伏以大臣枕块,有吊祭之恩;群寮寝苫,无慰问之例。高下之位有间,君臣之事无偏。况卿士甚多,有父母者极少,固於孝道,上轸圣怀。张昭远望量与恩赐,自此朝臣或有丁忧,亦乞颁赍。其状寻已印出,今具官员等第支给数目如後。文班左右常侍、谏议、给事、舍人、诸部尚书、太子宾客、诸寺六卿、监察御史、中丞、国子祭酒、詹事、左右丞、诸部侍郎,绢三十匹、布二十匹、粟麦各二十五石。起居、补阙、拾遗、侍御史、殿中监察御史、左右庶子、诸寺少卿、国子监司业、河南少尹、左右谕德、诸部郎中、员外郎、太常博士,绢二十匹、布一十五匹、粟麦各一十五石。国子博士、五经博士、两县令、著作郎、太常、宗正、殿中丞、诸局奉御、大理寺、太子中允、洗马、左右赞善、太子中舍、司天五官正,绢布各一十五匹,粟麦各一十石。左右诸司大将军、左右诸卫将军,绢二十匹,布一十五匹,粟麦各一十五石。左右率府副帅,绢布各一十五匹,粟麦一十石。
  
  ◇ 议覆收买京城坊户菜园条例奏(长兴二年六月河南府)
  准敕:京城坊市人户菜园,许人收买。窃虑本主占佃年多,以鬻蔬为业,固多贫窭,岂办盖造?恐资有力,转伤贫民。


  
  ◇ 请申定官民丧葬仪制奏(长兴二年十二月御史台)


  先奉敕前守亳州谯县主簿卢茂谦进策内已事。窃见京城内偶遭凶丧者,身不居於爵禄,葬有碍於条流,顷使鳖甲车殡送者。事虽该於往制,敕已著於前文。或值炎郁所拘,偶缘留驻,利便须期於时日,贫穷旋俟於告投。停日既多,茔园又远,伏乞特付所司,别令详定,权免鳖甲车送葬者。奉敕:送葬之仪,虽防越制;令文之设,亦许便时。其或候历炎天,事从远日,停留既久,迁送有期,车中便苦於撼摇,陌上可量於凶秽。人情所病,物议佥同,宜在酌中,应成恻隐。应丧葬自五品已下至庶人,自春夏秋,宜并许第寺置舆,其馀仪式,一切仍旧,兼丧车亦不全废。如要令陈於灵舆之前,其舆大小制度,及结络遮蔽,所使匹帛颜色,并擎舁人数次第,仍令御史台详核,据品秩等级,士庶高低,各定规制施行。兼空城内旧制比无居人,近日许人户逐便居止。或有丧死,旋须迁送,其出时并舁遣次第,亦可稳便制置,务在得宜者。
  今台司准敕,追到两市葬作行人白望李温等四十七人,责得状称:一件,於梁开平年中,应京城海例不以高例,及庶人使锦绣车舆,并是行人自将状於台巡判押。一件,至同光三年中,有敕著断锦绣,使常式素车舆。其舆稍有力百姓之家,十二人至八人,魂车虚丧车小舆子不定人数;或是贫下,四人至两人,回使素紫白绢带额遮帏,舆上使白粉扫木珠节子,上使白丝。其引魂车小舆子,使结麻网幕。後至天成三年中,有敕条流庶人断使舆,令别制造鳖甲车载,亦是紫油素物,至今行内见使者。今台司按葬作行人李温等通到状,并於令内及天成四年六月敕内详稳便丧置定制。五品至八品升朝官、六品至九品不升朝官等,及庶人丧葬仪制,谨具逐件如後。五品至六品升朝官,使二十人舁舆,车竿高七尺,长一丈三尺,阔五尺,以白绢全幅为带额,妇人以紫绢为带额,并画€气,周回遮蔽,上安白粉扫木珠节子二十道。魂车一,小香舆子一,并使结麻网幕。头车一,挽歌八人,练布深衣披引铎た各一,不得着锦绣。明器三十事,四神十二时在内,四神不得过一尺,著不得过七寸。园宅一方三尺,其明器物不得以金银毛发装饰,共置八舆,内许两个纟户罗。已上并不得使结络锦绣装饰,如事力不办,任自取便。七品至八品升朝官,使一十六人舁,车竿高七尺,长一丈三尺,阔五尺,以白绢全幅为带额,妇人以紫绢全幅为带额,周回遮蔽,上安白粉扫木珠节子二十道。魂车香子各一,并使结麻网幕。魉头车一,明器二十事,以木为之,四神十二时在内,四神不得过一尺,馀不得过七寸。不得使金银雕镂帖毛装饰。园宅一方二尺五寸,共置六舆。挽歌一十六人,练布深衣披引铎た各一。已上并不得著锦绣结络装饰,如事力不办,任从所便。六品至九品不升朝官,使一十二人舁,车竿高六尺,长一丈一尺,阔四尺。以白绢全幅为带额,妇人以紫绢为带额,周回遮蔽,上安白粉扫木珠节子一十六道。魂车一,香子一,并使结麻网幕。明器一十五事,并不得过七寸,以木为之,不得使金银雕镂帖毛装饰,共置五挽歌四人,练布深衣铎た各一,不得著锦绣及别有结络装饰,如事力不办,任自取便。检校兼试官并依此例,庶人使八人舁,车竿高五尺五寸,长一丈,阔四尺。男子以白绢半幅为带额,妇人以紫绢半幅为带额,周回遮蔽。魂车一,香子一,使结麻网幕。明器一十四事,以木为之,不得过五寸,共置五。不得使纱笼金银帖毛装饰。除此外,以上不得使结络锦绣等物色,如人户事力不办,八人已下,任自取便。其丧敕车已准敕不全废,任陈灵舆之前者。


  以上每有丧葬,行人具所供行李单状,申知台巡,不使别给判状。如所供赁不依状内,及逾制度,仍委两巡御史勒驱使官与金吾司并门司所由,同加觉察。如有违犯,追勘行人。请依天成二年六月三十日敕文,行人徒二年,丧葬之家即不问罪者。皇城内近已降敕命指挥,每有丧葬,以色服盖身,出城外任自逐便。如回来不得立引魂幡子,却著孝衣入皇城内者。今请再降旨命指挥,皇城内此後每有人户丧葬,令至晚净後取便出门,不得取内外诸色趋朝官右。谨具定到五品至八品朝官、六品至九品不升朝官,及检校兼试官并庶人丧葬仪制如右。


  
  ◇ 定衣服制度奏(长兴三年正月太常礼院)


  衣服制度,准贞观四年八月十四日诏曰:「冠冕制度,已备令文,彝常服饰,未为差节。於是三品已上服紫,四品五品已上服绯,六品七品以绿,八品九品以青。妇人从夫之色,仍通服黄。」至五年七月一日敕:「七品以上服龟甲双巨十花绫,其色绿;九品以上服丝布及杂小绫,其色青。」又咸通五年五月十日敕:「如闻在外军人百姓,有不依令式,遂於袍衫之内,著朱紫青绿等色短衫袄子,或在闾野,公然露服,贵贱莫辨,有蠹彝伦。自今已後,衣服上下,各依品秩,上得通下,下不得僭上。仍令所司,严加禁断。」又武德四年七月十六日制:「三品已上服大料细绫及罗,其色紫;五品已上服小料细绫及罗,其色朱;六品已上服丝布杂小绫交梭,其色黄;七品、八品、九品、流外庶人服细绫纟布,其色黄白者。」又永徽三年八月十四日诏:「鱼袋之制,恩荣所加,本缘品命。带鱼之法,事章要重者。」臣今详酌,本非朝命,不得辄悬鱼袋。内外臣僚所衣朱紫服饰,降於近代,不越时宜。将健衣装,各立军号,当司从来无例检详。其经商百姓等,则不得著色样绫罗及紫皂杂色衣服金色带,亦不载短长制度。


  
  ◇ 定使相班位奏(长兴三年正月中书门下)


  见任宰臣四员外,其馀诸使兼侍中、中书令、平章事,并是使相,向来班序,皆在见任宰臣之下。今缘秦王从荣是亲王,新加兼中书令,与诸使相不同,每遇排班及到中书位次。今特商议,伏以政事之权,虽崇四辅;周行之列,亦长诸王。宜显奉於本枝,固不同於异姓。今後望请亲王官至兼侍中中书令,则与见任宰臣分班定位,宰臣居左,诸王兼侍中中书令居右。如亲王及诸使守侍中中书令,亦并是使相,既不知印、不署敕,亦分行居右。其馀使相,请依旧规。


  
  ◇ 重定三京诸道州府地望次第奏(长兴三年四月中书门下)


  奉敕重定三京、诸道州府地望次第者。据《十道图》旧制,以王者所都之地为上;本朝都长安,遂以关内道为上。今宗庙宫阙现都洛阳,请以河南道为上,关内道第二,河东道第三,馀依旧制。又本朝都长安,以京兆府为上;今都洛阳,请以河南府为上。其五府按《十道图》以关内道为上。遂以凤翔府为首,河中、成都、江陵、兴元为次。中兴初升魏博为兴唐府,镇州为真定府,皆是创业兴王之地,不与诸府雷同。今望以兴唐真定二府升在五府之上,合为七府,馀依旧制。


  
  ◇ 请更定诸州贡人朝拜仪制奏(长兴三年十二月礼部贡院)
  准《会要》:长寿二年七月十日,左拾遗刘承庆上疏曰:「伏见比年以来,天下诸州所贡方物,至元日皆陈在御前,惟贡人独於朝堂列拜。伏请贡人至元日列在方物之前,以备充庭之礼。」制曰:「可。」近年直至临锁院前,赴应天门外朝见。今後请令举人复赴正仗,仍缘今岁已晚,贡士未齐,欲且据见到人点引,牒送四方馆。至元日请令通事舍人一员,引押朝贺,列在贡物之前。或以人数不少,即请令诸科解头一人就列。其馀续到者,候齐日别令朝见。如蒙允许,当司即於都省点别习仪。


  
  ◇ 请下两浙荆湖购募野史奏(长兴三年十二月史馆)


  当馆昨为大中以来迄於天,四朝实录,尚未纂。寻具奏闻,谨行购募。敕命虽颁於数月,图书未贡於一编。盖以北土州城,久罹兵火,遂成灭绝,难可访求。窃恐岁月渐深,耳目不接,长为阙典,过在攸司。伏念江表列藩,湖南奥壤,至於闽、越,方属勋贤。戈自扰於中原,屏翰悉全於外府,固多奇士,富有群书。其两浙、福建、湖广,伏乞诏旨委各於本道采访宣宗、懿宗、僖宗、昭宗以上四朝野史,及逐朝日历、银台事宜、内外制词、百司沿革簿籍,不限卷数,据有者抄录上进。若民间收得,或隐士撰成,即令各列姓名,请议爵赏。


  
  ◇ 新立条件奏(长兴四年二月礼部贡院)
  一、九经、五经,明经呈帖经之时,试官书通不後。有不及格者,唱落後请置笔砚,将所纳由分明却令自看。或是试官错书通不,当与改正。如怀疑者,使许请本经书面前检对。如实是错误,即更於帖上书名而退。


  一、五科常年驳榜出,多称屈塞。今年并明书所对经书墨义,云第几道不,第几道粗,第几道通,任将本经书疏照证。如考试官错书不粗,请别将状陈诉,当再加考较。如实错误,妄陈文状,当行严断。
  一、今年举人有抱屈落第者,许将状披诉贡院,当与重试。如贡院不理,即诣御史台论诉。请自试举人日,令御史台差人受举人诉屈文状,并引本身勘问所论事件。或知贡举官及考试官已下,取受货赂,升擢亲情,屈塞艺能,应副嘱托,及不依格去留,一事有违,请行朝典。


  一、怀挟书策,旧例禁止。请自今年後,入省门搜得文书者,不计多少,准例扶出,殿将来一举。上铺後搜得文书者,准例扶出,殿将来两举。


  一、遥口授人,回授试处,及抄义题帖,书时诸般相救,准例扶出,请殿将来三举。


  一、自是艺业未精,准格落下出外,及见驳榜後,羞见同人,妄扇屈声,拟为将来基址,及别人帖对过场数多者,便生诬玷坠陷,或罗织殴骂者,并当收禁,榜送御史台,请赐勘穷。如知贡举官及考试官事涉徇私,屈塞艺士,请行朝典。若虚妄者,请痛行科断,牒送本道重处色役,仍永不得入举场,同保人亦请连坐。各殿三举。


  
  ◇ 请量减选数奏(长兴四年一月中书门下)


  诸道州府官甚有阙员,前资官皆拘选限。其间有朝廷选择,侯伯荐扬,得者无多,馀难骤进,或病ㄣ於陋巷,或老谢於穷途,宜开振滞之门,雅合推恩之道。今等第减选者,一选者无选可减,亲公事得资考者宜优与处分,不得资考者准格施行。两选、三选者减一选,四选、五选者减两选,六选、七选者减三选,八选、九选者减四选,十选、十一选者减五选,十二选者减六选。千牛、进马、童子、斋郎、挽郎,宜准元和处分。
  
  ◇ 详断卢嵩等奏(长兴四年五月大理寺)


  既关威力之条,合处杀人之罪。但以情非巨蠹,事准格文,爰该免死之科,式表好生之德。卢嵩准格配流天德,曳扑人王光祚配流登州。


  
  ◇ 定私盐科罪奏(长兴四年五月盐铁使)


  应食课盐,州府省司,各置榷粜折博场院,应是乡村,并通私商兴贩。所有折博并每年人户蚕盐,并不许将带一斤一两入城,侵夺榷粜课利。如违犯者,一两已上至一斤,买卖人各决臀杖一十三放。一斤已上至三斤,买卖人各决臀杖十五放。三斤已上至五斤,买卖人各决脊杖十三放。五斤已上至十斤,买卖人各决脊杖十七放。十斤已上不计多少,买卖人各决脊杖二十处死。有犯盐人随行钱物驴畜等,并纳入官。所有元本家业田庄,如是全家逃走者,即行典纳。仍许般载脚户经过店主人脚下人力等纠告,等第支与优给。如知情不告,与买卖人同罪。其犯盐人经过处地分门司厢界巡检节级所繇并诸色关连人等,不专觉察,即据所犯盐数,委本州临,时科断讫报省。如是门司关津口铺捉获私盐,即依下项等第支给一半赏钱。一斤已上至十斤,支赏钱二十贯文,五十斤已上至一百斤,支赏钱三十贯文。一百斤已上,支赏钱五十贯文。应食末盐地界州府县分,并有榷粜场院。久来内外禁法,即未有一概条流,应刮硷煎盐,不计多少斤两,并处极法。兼许四邻及诸色人等陈告,等第支与赏钱。欲指挥此後,犯一两已上至一斤,买卖人各决臀杖十三放。一斤已上至二斤,买卖人各决臀杖十五放。二斤已上至三斤,买卖人各决脊杖十六放。三斤已上至五斤,买卖人各决脊杖十七放。五斤已上,买卖人各决脊杖二十处死。如是收到硷土盐水,即委本处煎炼盐数,准条流科断。或有已曾违犯,不至死刑,经断後公然不惧条流再犯者,不计斤两多少,所犯人并处极法。其有榷粜场院员寮,节级人力,煎盐池各灶户,般盐船纲押纲将军衙官稍工等,具知盐法。如有公然偷盗官盐,或将货卖,其买卖人及窝般主人,知情不告,并依前项刮硷例,五斤已上处死者。其诸色关连人等,并各支赏钱。即准雒京、邢、镇州条流事例指挥。颗末青黄等盐,元不许界分参杂,其颗盐先许通商之时指挥,不得将带入末盐地界,如有违犯,一斤一两,并处极法。所有随行色物,除盐外一半纳官,一半与捉事人充优赏。其馀盐色,未有画一条流。其雒京并镇、定、邢州管内,多有北京末盐入界捉获,并依雒京条流科断。欲指挥此後,但是颗末青白诸色盐,侵界参杂捉获,并准雒京条例施行。庆州青白榷税,元有透税条流。所有随行驴畜物色,一半支与捉事人充优赏,其馀一半并盐并纳入官。欲并且依旧,一斗已上至三斗,决臀杖十五放。三斗已上至五斗,决脊杖十三放。五斗已上处死。安邑、解县两池榷盐院,河府节度使兼判之时,申到画一事件条流等,准敕牒。两池所出盐,旧日若无榜文,如擅将一斤一两,准元制条,并处极法。其犯盐人应有钱物,并与捉事人充优赏者。切以两池禁棘峻阻,不通人行,四面各置场门弓射,分擘盐池地分居住,并在棘围内更不别有遣差,令巡护盐法。如此後有人偷盗官盐一斤一两出池,其犯盐人并准元敕条流处分,应有随行钱物,并纳入官。其捉事人依下项定支优给,若是巡检弓射池场门子,自不专切巡察,致有透漏到棘围外,被别人捉获,及有纠告,兼同行反告,官中更不坐罪,陈告人亦以捉事人支赏。应知情偷盗官盐之人,亦依犯盐人一例处断。其不知情关连人,临时酌情定罪。所有透漏地分弓射及池场门子,如是透漏出盐十斤已下,决脊杖十五放。一十斤已上,与犯盐人同罪科断。一斤已上至十斤,支赏钱一十贯文。十斤已上至五十斤,支赏钱二十贯文。五十斤已上至一百斤,支赏钱三十贯文。一百斤已上,支赏钱五十贯文。前项所定夺到盐法条流,其应属州府捉获抵犯之人,便委本州府检条流科断讫申奏,别报省司。其属省院捉到犯盐之人,干死刑者即勘情申上,候省司指挥。不至极刑者,便委务司准条流决放讫申报奏。


  
  ◇ 核定雪冤超资条例奏(长兴四年五月中书门下)


  准长兴元年二月二十一日南郊赦书节文,州县官在任日雪得冤狱,许非时参选,超资注官,仍赐章服。今详敕命,凡云冤狱者,所司推鞫,定罪不平,回曲作直,已成案牍;或经长吏虑问,或是家人诉冤,重结推讯,始见情实,回死为生,始名雪冤。仍须元推官典,招伏情罪。本处检案牍事节,给与公凭,更於考牒内署出,候本官满日,便准近敕非时参选。若活得一人,超一资注官,二人已上加章服。已有章服加检较官,如在任除雪冤狱外,限内徵科了绝。减得一选已上,或招添户口至一分已上,并许酬奖,如加官至五品已上,许奏听敕旨。如虽雪得冤狱,徵科违限不了,合殿选者,亦待殿选满日,与叙雪冤之赏。或逃却户口,亦据降等叙官。如本司小小刑狱,未经别司,纵能处断,不得援例。


第10部 卷九百七十   主目录   第10部 卷九百七十二
上一篇:全晋文 下一篇:敦煌变文集新书

我要评论

道友名

联系我们:vgudao@gmail.com · 沪ICP备15020160号-1
Copyright © 2006 - 2018 【维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