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亭古道:首页 > 四库全书 > 全唐文 > 第10部 卷九百七十二



第10部 卷九百七十一   主目录   第10部 卷九百七十三

第10部 卷九百七十二


  
  ◎ 阙名(十三)


  
  ◇ 请优经学出身选任奏(应顺元年闰正月中书门下)
  准天成二年十二月诏曰:「长定格应文学出身人,一任三考,许入下县令、下州县录事参军,亦入中下州录事参军。两任四考,许入中下县令、中州录事参军。两任五考,许入中县令、上州录事参军。两任六考,许入上县令及繁州录事参军。」凡为进取,皆有因依,或少年便授好官,或暮齿不离卑任。况孤贫举士,才年四十,始得经学及第,八年合选,方受一官。於初任之中,多不成三考,第二选渐向蹉跎,有一生终不至令录者。若无改革,何以发扬?自此经学出身,请一任两考,许入中下县令、下州录事参军。


  
  ◇ 准敕修凌烟阁奏(应顺元年闰正月集贤院)


  准敕书修创凌烟阁,寻奉诏问阁高下等级。谨按凌烟阁,都长安时,在西内三清殿侧,画像皆北面。阁有中隔,隔内北面写功高宰辅,南面写功高诸侯王,隔外面次第图画功臣题赞。自西京板荡,四十馀年,旧日主掌宫吏及书像工人,并已沦丧。集贤院所管写真官、画真官,人数不少,都洛後废职。今将起阁,望先定佐命功臣人数,请下翰林院豫令写真本,及下将作监兴功,次序间架修建。
  
  ◇ 谏亲送葬奏(应顺元年二月山陵使)


  大行山陵四月二十七日掩元宫,以御札皇帝亲奉灵驾至园陵,有司量事供备。臣等伏见累朝故事,人君无亲送葬之仪,盖承继事大,非薄於送终。


  
  ◇ 请定刺史选举军州判官条例奏(清泰元年七月中书门下)


  自今年二月後,诸州奏军州判官九人行之。拟新详定敕文,虑在外未知诏,军事判官宜令本州刺史自选择举奏。初且除本职,未得与官,或与刺史连任相随,显有劳能,许本刺史以闻,量与奖赏,仍不许横有奏荐。其三月後九人,且与施行。
  
  ◇ 请修奉列圣陵寝奏(清泰元年十一月宗正寺)
  御史台转报:百司各抄六典令式内本司事,举行职典。宗庙陵园,列圣陵寝,多在关西,梁季为贼臣盗发。同光初,曾差供奉官李说、工部郎中李途往关西巡陵祭告,属朝廷有故不行。明宗天成初,差丞李郁检较。又长兴四年诏,掩闭无主坟墓。况列圣陵寝,伏遇中兴,虽有修奉之言,而无掩闭之实。乞差官检讨修奉,置陵令一员,应属陵之四封,各乞寺司管系。


  
  ◇ 请加吴山封号奏(清泰元年)


  天宝十载正月,封吴山为成德公,与沂山会稽医无闾同制封公。至德二年十二月,改吴山为岳,祠享官属视五岳。今国家以灵应告祥,宜示殊等。
  
  ◇ 覆奏程逊等陈时务奏(清泰元年中书门下)


  翰林学士程逊、学士和凝、张砺等上十三事:其一,前代帝王,亲观风俗,讯民利病。其後不暇亲行,亦遣使巡行风俗。唐朝於十道置采访使一员。请如旧制,亦冀民病苏舒。其二,天成已来,久不括田。自水旱累年,民户疾苦不均。今岁夏秋,或稔於常岁。请行检括,庶获均输。其三,中原边上,率多闲田,可令近下军都,兴起屯田。旧时铜冶、铁冶,亦令军人兴置,不费於民。其四,人君求理,欲广视听,须群臣上言。然则人才有短长,智略有能否,其於听用之间,乞留睿鉴,伏恐失人。其五,朝野官吏,人数众多,若不行黜陟之科,何以察其能否望准考课令?凡中外官岁终较考,以行进退。其六,古人得位相让,所冀不掩贤能,得其髦俊。请依建中故事,群官受命後,举人自代。其七,治道既知损益,务实去华。伏见自中兴以来,或於边境权立州县名目,户口不多,虚张吏员,枉费禄食。其权置名目,望一切停省,以赈边军。臣伏见徐宿州管内,有泗滨院、徐山院、市邱院、白土务,所管人户共数千家。请罢废名额,其户税请还州县。其八,请止游惰,劝农桑,减冗食之员,停不急之务。其九,君上置谏诤之官,此期闻过。况闻官给谏纸,虚伫谠言。时政有所不便,请谏官陈论;诏书有所依违,请给事中封驳。其十,国朝承平时,诸监铸钱不辍,尚不能给。今国家所铸绝少,而市人销钱,贵卖铜器。累行止绝,尚未知禁,伏乞严下条法,其铜除镜、鞍辔、腰带外,不许市卖铜器,犯者以赃论。其十一,沿边镇戍,请明斥堠,习载阵,谨烽候。令夷狄知惧,战必有功。其十二,每年给散蚕盐不敷斤两,杂之以硝土。请给散之时,命清强官止绝。其十三,伏闻关西、河东,人民饥馑,殍者多。其城市乡村积粟之家,望令官司通指姓名,俾令出粜,以济饥民。


  中书门下覆奏程逊等十三事,其置采访使,难择公清之吏,却生侥幸之门,问疾苦则未能,劳供须则转费。况刺史廉使,自合访求,不劳别置。其累年水旱,欲与检田,以均劳逸。今年夏苗已多灾旱,秋稼今未及时,请下三司,可否闻奏。其屯田治务,兴造之初,所费不少。今国力未办,可俟佗时。其受官举代,刘鼎近已上闻。其馀九件,并可施行。择良善为心腹,群官书考,并省州县,止游惰,劝耕桑,谏官论事,给事封奏,断用铜器,边城习武备,差官散蚕盐,均粜以济饥民等事。
  
  ◇ 请改庙讳偏旁奏(清泰二年五月中书门下)


  准天成元年正月十六日敕:本朝列圣及四庙讳,近日中外表疏,偏旁文字,皆阙点画。凡当出讳,止避正呼。傥回避於偏旁,则亏阙於文字,宜从朴素,庶便公私。凡庙讳但回避正文,其偏旁文字不在减少点画。今定州节度使杨坛、檀州、金坛县等名,酌情制义,并请改之。
  
  ◇ 请改定枉法赃罪奏(清泰二年五月中书门下)


  刺史位列公侯,县令为人父母,合倍加乳哺,岂合自致疮痍?一昨张宗裔胥吏讼论,合当极典,法司据律,罪止徒流。向来此法极严,才可存其躯命,即一二十年不复还乡。却缘近日赦宥稍频,迁易颇数,致其凶物,不顾严刑。臣窃惟立法稍严,则人不敢犯。其见行法律,望下所司,再加详酌。


  
  ◇ 请定朝官除任月限奏(清泰二年八月中书门下)


  前大卿监五品升朝官西班将军,皆在任许满二十五月,如冲替已经二十月,即别任用。少卿监旧例三任、四任方入大卿监,五品三任、四任方入少卿监。今後并三任,逐任须月限满无殿责者,便入此官。西班将军罢任一年许求官。旧例三任、四任方入大将军,今无殿责,或曾任金吾将街使、藩镇刺史,特敕并不拘此例。诸道除两使判官外,书记以下,任自辟请,应朝官除外任。罢任後一年,方许陈乞。诸道宾席未曾升朝者,若官兼三院御史,即除中下县令,兼大夫中丞、秘书少监、郎中、员外郎,与清资初任升朝官。检校官至尚书常侍、秘书监庶子,升朝便与少卿监。诸州防御、团练、判推官,并请本州奏辟,中书不更除授。应出选门官带三院御史供奉里行及省衔,罢任後周年许陈乞。诸州别驾不除令录,仍守本官月限,得替後一年许陈乞。长史、司马因摄奏正,未有官者送名。
  
  ◇ 议臣寮居丧终制除授奏(清泰二年十月中书门下)
  奉长兴二年四月五日敕:朝臣居丧终制,委御史台具名申奏。诸道幕府职事,除丧後宜行恩命。州县官才授官及到任一考前丁忧,服阕并与除授,依长定格自有节文。应州县官新授及到任一考前丁忧服痊准格取文解南曹磨勘,申中书门下,当与除授,不得经堂陈状。


  
  ◇ 请更定朝班奏(清泰二年十一月御史台)


  今月二日,班入遇雨,移班廊下。知班台吏董瑾引仆射在中丞三院御史以下。仆射诘问,董瑾称准常例。台司刺都省请简讨旧仪,都省称国朝以端揆之重,师长百僚,虽在列司,皆为统属。且左右仆射常朝不在中丞之下,赴宴廊飧,并在中丞之上。况中丞有公参之理,避路之仪,详其道理,自有等降。台司又坚称李琪、卢质任仆射日,班亦如此。又引通事舍人在一品班上,寻申中书门下,奉宰臣判;令廊下使重定班位。廊下使言今後遇雨移班廊下,欲请依殿前砖位次第。二品在三品前一品後。若中丞大夫俱置,即大夫在中丞前,其西班准此。谨闻。


  
  ◇ 请定内外官吏对见条例奏(清泰三年三月)


  内外官吏对见例,应诸州差判官、军将贡奉到阙,无例朝见,以名衔奏,放门见赐酒食。得回诏进榜子,放门辞。臣今後欲令朝见,馀依旧规。应诸道两使判官、推官、巡官无例中谢,奏过放谢辞。如得替归京,无例朝见。臣欲今後除两使判官许中谢门辞,其书记已下新除授及得替,并依旧规。应文武朝官除授,文五品、武四品以上并中谢,以下无例对谢。以天成四年正月敕:凡升朝官新授并中谢。欲准此例,应诸道节度使差判官、军将进奉到阙朝见,得回诏下榜子,奏过令门辞。应诸道都押衙、马步都虞侯、镇将得替到京,无例见。或在京授任,无例中谢,进榜子放谢辞。应诸道商税盐曲诸色务官在京差补,亦放谢辞,得替归京,亦无例见。在京商税盐曲两军巡使即许中谢。应新除令录并中谢,次日放门辞,兼有只宣诫励。应文武两班差吊祭使及告庙祠祭,於正衙辞见,不赴内殿。诸道差进奏官到阙得见後请假得替,进榜子放门辞。已前六件,望准旧例施行。
  
  ◇ 覆册四庙奏(天福二年三月尚书省)


  臣等今月十三日再於尚书省集百官详议,夫王者祖武宗文,郊天祀地,故有追崇之典,以申配飨之仪。窃详太常礼院议状,准立七庙四庙,即并通其理。其他所论,并皆勿取。七庙者,按《礼记·王制》云:天子七庙,三昭三穆,与太祖之庙而七。郑元注云:「此周制也。」详其《礼》经,即是周家七庙之定数。四庙者,谓高、曾、祖、祢四世也。按《周本纪》及《礼记·大传》,皆云武王即位,追王太王、王季、文王,以後稷为尧稷官,故追尊为太祖。此即周武王初有天下,追尊四庙之明文也。


  故自汉、魏以降,迄於周、隋,创业之君,追谥不过四世,约周制也。此礼行之已久,事在不疑。今参详都省前议状,请立四庙外,别引始祖取裁,未为定议。续准敕:据御史中丞张昭远奏,请创立四庙之外,无别封始祖之文。备引古今,细详沿革,合前王之茂典,是历代之通规。况国家礼乐刑名,皆约唐典宗庙之制,须据旧章。请依唐朝追尊献祖宣皇帝、懿祖光皇帝、太祖景皇帝、代祖元皇帝故事,追尊四庙为定。臣等考详典礼,上奉圣明,虽共竭於恳诚,实倍惭於浅近。


  
  ◇ 请准旧式赐食仪制奏(天福二年三月御史台)


  唐朝今式:南衙常参官文武百寮,每日朝退,於廊下赐食,谓之「堂食」。自唐末乱离,堂食渐废。仍於入阁起居日赐食。每入阁礼毕,阁门宣放仗,群臣俱拜,谓之「谢食」。至伪主清泰元年中,入阁礼毕,更差中使至正衙门口宣赐食,百官立班重谢,此则交失唐朝赐食之意,於礼实为太烦。臣恐因循渐失根本,起今後入阁赐食,望不差中使口宣,准唐明宗朝事例处分。


  
  ◇ 行朝起居依在京事体奏(天福二年四月御史台)
  文武百寮,每五日一度内殿起居。在京城时,百官於朝堂幕次,自文明殿门入,穿文明殿庭入东上阁门,至天福殿序班。今随驾百官,自到行朝,每遇起居日,於幕次东出升龙门,与诸色人排肩杂进。自外缭绕,方入内门。臣窃见升龙门外庭宇不宽,人徒大集,或是诸司掌事,或是诸道使臣,方集贡输,不可止约。若令与衣冠杂进,朝士并趋,则恐有坏天官,见轻朝序。权时之义,事理难安。起今後每遇百官赴内殿起居日,请依在京事体,百官於幕次自正衙门入东出横门,既协京国常仪,兼在行朝便稳。


  
  ◇ 请复旧制廊下赐食奏(天福二年四月御史台)


  文武百寮,每月朔望入阁礼毕,赐廊下食。在京时於朝堂幕次两廊下,今在行朝於正衙门外权为幕次,房廊湫隘,间架绝少。伏恐五月一日朝会礼毕,准例赐食,即於幕次难为排比。伏见唐明宗时,两省官於文明殿前廊下赐食。今未审每遇入阁日,权於正衙门两廊下排比赐食,为复别有处分者。


  
  ◇ 进苑恕策奏(天福二年十月详定院)


  前州鸡泽县主簿苑恕进策五件,可行者有二。其一云:「伏见诸道行遣公事,皆有前後通规,定知後所繇置递符脚力,每遇缓急,尝遣往来。既有严程,孰取慢事?近日州使多差牵拢散从承符步探官等下县追督公事,始发一替专人,又致续催使者。事则一件、两件、使乃五人、七人,非唯剥削蒸黎,实为挠烦县邑。及官吏无暇区分庶事,唯当奉专人,如此弊讹,特望条贯。若令佐稍亏职分,或後公期,显有宪章,请行法典。」其二曰:「自前两税徵赋,已立三限条流,官员惧殿罚之威,节级畏科惩之罪,苟非水旱,敢怠区分?未尝有不了之州,何处是不前之县?臣今睹诸道省限未满,州使先追,仍勒官员,部领胥徒,云与仓库会探,务行诛剥,因作疮痍,全无轸恤之心,但恣贪求之意。」外邑所繇等,不免牵费。非理盘缠,例总破家,皆闻逃役。自今之後,伏乞只凭仓库纳数点算,便即委知,仍取县司申闻勘会。以明同异。若实违省司期限,请依常典指挥,会探之名,特乞停寝者。


  臣等参详苑恕所陈事件,要绝烦苛,当务息民,以裨求理,诚为允当。望赐施行。


  
  ◇ 进窦温颜策奏(天福二年十月详定院)


  前隰州蒲县令窦温颜进策一十一件,可行者有二。其一曰:「伏见所在县令,有差配百姓纸笔及课钱户者。朝廷付以宰字,贵要抚绥,支给料钱,合专慎守。逐日纸笔之用,所费不多;随处等力之名,皆有定数,多是擅放,甚为贪污。特望降以严条,除其宿弊。伏虑州县官逐月所给正俸,皆无见钱,使府给配之时,皆是虚头计算。伏请州县官所给料钱杂物准折一依逐处时估者。」
  臣等参详,凡关课户,皆是强名。县宰将治凋疲,不合别生差配。据兹条件,请赐改更,所给料钱,难议条理。


  
  ◇ 分别常参官奏(天福二年十一月中书门下)


  准唐贞元二年九月五日敕,文官充翰林学士及皇太子诸王侍读,武官充禁军职事,并不常朝参,其在三馆等诸职事者,并朝参讫,各归所务者。自累朝以来,文武在内廷充职兼判三司,或带职额及六军判官等,例不赴常朝,原无正敕。准近敕,文武职事官未升朝者,按旧制并赴朔望朝参。其翰林学士、侍读、三馆诸职事,望准原敕处分。其在内廷诸司使等,每受正官之时,来赴正衙谢後,不赴常朝。大朝会不离禁廷位次。三司职官免常朝,唯赴大朝会。其京司未升朝官员,赴朔望朝参,带诸司职事者不在此例。文官除端明殿翰林学士、枢密院学士、中书省知制诰外,有兼官兼职者,仍各发遣本司供事。


  
  ◇ 请改正漏刻奏(天福三年二月司天台)


  《漏刻经》云:「漏刻之制,起自轩辕。所以上揆天时,下著人事。」是故日行有南北,晷漏有长短,以黄道去极之度,而求漏刻日移之变。夫中星昼夜一百刻,分为十二时,每时有八刻三分之一。假令符天以六十分为一刻,一时有八刻二十分,四刻十分为正前,四刻十分为正後,二十分中必为时正。上古以来,皆依此法。自唐室将季,黄巢犯京,既失旧经,漏刻无准。
  伏以见行漏刻,自午初四刻,原称已时,已入未时,犹打午正,若不改更,终成错误。今欲每时初打一刻,至四刻後正时正牌,打八刻终一时,後一时却从初起,即上同往古,下验将来。


  遵敕改定漏刻奏(天福三年二月司天台)


  臣等据诸家历数,及《太霄论》《漏刻》等经,皆以昼夜百刻,分为十二时,每时有八刻三分之一。凡一时以打一刻起於时初,八刻终於时正。近取到水秤较验,方知见行漏刻差误。假令以午时为例,从午时五刻上行作午时一刻,侵至未时四刻始满八刻,方终午时。此则午未两时中,各取半合为一时也。自日出後至日入以来,时刻皆如此例相侵,伏乞改正。从时初打一刻,至四刻後进正牌,八刻终为一时,後时却从初起。时辰自正,略漏无差。


  
  ◇ 进卢灿策奏(天福三年三月详定院)


  前守洪洞县主簿卢灿进策云:「伏以刑狱至重,朝廷所难。尚书,省分职六司,天下谓之会府。且诸道决狱,若关人命,即刑部不合不知。欲请州府凡决大辟罪人,请逐季具有无申报刑部,仍具录案款事节,并本判官马部都虞候、司法参军、法直官、马部司判官名衔申闻。所贵或有案内情由不圆,刑部可行覆勘。如此则天下遵守法律,不敢轻议刑书,非唯免有衔冤,抑亦劝其立政者。」臣等参详,伏以人命至重,而国法须精。虽载旧章,更宜条理,诚为允当,望赐施行。
  
  ◇ 进李祥疏奏(天福三年三月宰臣)


  李祥才光凤阁,志奉龙图,聪明有作诰之方,名器无假人之理。以兹留意,爰具上章,乃是大纲,且非小善,既叶圣人之教,可嘉君子之言。所奏节度刺史、州衙前职员等事,望赐施行。
  
  ◇ 请准段禺修斋坛屋宇奏(天福三年四月详定院)


  太常博士段禺进封事云:「臣窃见雒京四面所有祠祭诸坛等,自近年以来,相次官员祭告,不住芟扫除,渐似低平,久亏增饰。今乞下太常寺,牒河南、雒阳两县,应有管系坛所,方以农务未兴之时,各勒逐近量差三十人功,添补修泥,须及原格尺丈高阔。其斋宫虑有经费,据难修营,稍候秋登,亦望条理。自然百灵允集,万福攸归。」臣等参详,大凡祀祭,事在敬恭,惟於斋坛,最宜崇饰。


  
  ◇ 请详定明宗朝敕制奏(天福三年六月中书门下)


  伏睹天福元年十月敕节文,唐明宗朝敕命法制,仰所在遵行,不得更易。今诸司每有公事,见执清泰元年十月十四日编敕施行,称唐明宗朝敕,除编集外,尽已封锁不行。臣等商量,望差官将编集及封锁前後敕文,并再详定,其经文可行条件,别录闻奏施行。


  
  ◇ 请建庆昌宫奏(天福四年二月中书门下)


  陛下应天顺人,握图御宇。电绕虹流之地,既焕祯符;出潜离隐之乡,宜光称谓。其太原潜龙庄,望建为「庆昌宫」;使相望乡,改为「龙飞乡」;都尉里望改为「神光里」。


  
  ◇ 乞御史照旧例分判事宜奏(天福四年三月御史台)


  按六典侍御史,掌纠举百僚,推鞫狱讼。居上者判台知公廨杂事,次知西推赃赎三司受事,次知东推理匦。伏乞今後准故事施行。


  
  ◇ 日食救护奏(天福四年六月司天台)


  七月一日,太阳有亏,缺於北,极於东,复於南,未盈而没。太常礼官详旧制,日有变,天子素服避殿。太史以所司救日於社,陈五兵五鼓,麾东戟南矛,西弩北盾。中央置鼓,服从其位。百职废务,素服守司,重列於庭,每等异位,向日而立,明复而罢。今所司法物,咸不能具,去岁正旦日有食之,唯谨藏兵仗,皇帝避正殿,尚素食,百官守司而已。


  
  ◇ 请定公主出降仪奏(天福四年八月中书省)


  太常礼院定来岁长安公主出降仪,太仆寺供厌翟二马车,殿中省备圆方偏扇各十六、行障三、坐障二、伞一、大扇一、团大扇二。今车障伞扇,是同光年皇後法物。欲雅饰牙使厌翟之车,後以四马,权去二马用之。
  
  ◇ 请定唐庙制度奏(天福四年十一月太常礼院)


  唐庙制度,请以至德宫正殿隔为五室。室三分之南,去地四尺,以石为坎,中容二主。庙之南一屋三门,门戟二十四。东西一屋一门,门无戟。四仲之祭,一羊一豕。如其中祠,币帛牲牢之类,光禄主之。祠祝之文,不进不署。神厨之具。鸿胪督之。五帝、五後凡十主,未迁者六,未立者四,未谥者三。高祖、太宗与其後暨庄宗凡六主,在清化里之寝宫。祭前一日,以殿中伞扇二十,迎置新庙,以行飨礼。闵帝、庄宗、明宗二後及鲁国孔夫人神主四座,请修制庙,及三後请定谥法。


  
  ◇ 请定官品奏(天福七年五月中书门下)
  有司检寻长兴四年八月二十一日敕,准官品令。侍中中书令正三品,按《会要》:大历二年十一月升为正二品。左右常侍从三品。按《会要》:广德二年五月升为正三品。门下中书侍郎正四品,大历二年十一月升为正三品。谏议大夫正五品,按《续会要》:会昌二年十二月升为正四品,以备中书门下四品之阙。御史大夫从三品,会昌二年十二月升为正三品。御史中丞正五品,亦与大夫同时升为正四品。


  
  ◇ 点检起居官奏(天福七年五月中书门下)


  时属炎蒸,事宜简省。应五日百官起居,即令押班宰臣一员押百官班,其转对官两员封事付阁门使引进。本官起居後,随百寮退,不用别出谢恩。其文武内外官寮,乞假、宁亲、搬家,及婚葬、病损,并门见门辞。诸道进奉物等,不用殿前排列,引进使引至殿前,奏云:「某等进奉」,奏讫,其进奉物便出。其进奉专使朝见日,班首一人致词,都附起居。州刺史并行军副使、诸道马步军都指挥使以下差人到阙,并门见门辞。州县官谢恩日,甲头一人都致词,不用逐人告官。其供奉官、殿直等,如是当直,及於合殿前排列者,即入起居;如不当直排列者,不用每日起居。委宣徽院专切点检,常须整齐。


  
  ◇ 据乞赐院额奏(开运二年六月定州)
  据郎山招收指挥使孙方简状:当山有僧院,地居山谷,道扼乡闾。自蕃戎骚动以来,边界惊移之後,多聚强壮,自办戈矛,每遇贼军,皆获胜捷。其郎山为易州之中路,满县之邻封,通此往来,最为要害。乞赐院额者。


  
  ◇ 请定仆射入朝仪注奏(开运二年八月御史台)
  宰相和凝。新除右仆射入朝就列仪注:责得台吏乔得威状称,新除仆射正衙朝谢後,次日中丞率三院御史到仆射厅公参,相次文武百官公参。趋朝时不序班,入在中丞之前。兼旧例除,拜御史大夫趋朝,退出在两省之前。仆射出在大夫之前,近年以来,入朝在中丞之前,朝退仆射出却在两省之後。银台司遂检唐朝旧仪,伏见元和七年二月七日敕,所定仆射趋朝出入仪注甚重。今後欲请常朝序班,候御史中丞群官先入,以次东宫保傅入,次两省入,次仆射入。及朝退,仆射先出,以次两省官出,东宫保傅出,次御史中丞百官出。


第10部 卷九百七十一   主目录   第10部 卷九百七十三
上一篇:全晋文 下一篇:敦煌变文集新书

我要评论

道友名

联系我们:vgudao@gmail.com · 沪ICP备15020160号-1
Copyright © 2006 - 2018 【维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