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亭古道:首页 > 四库全书 > 全唐文 > 第10部 卷九百七十三



第10部 卷九百七十二   主目录   第10部 卷九百七十四

第10部 卷九百七十三


  
  ◎ 阙名(十四)
  
  ◇ 请修制配享献享礼奏(乾元年六月太常礼院)


  准天福十二年六月中敕,追尊六庙。当司寻各牒所司,请排比法物,修制册宝,并衮龙服、通天冠、绛纱袍、镇等。所司修制,并无次第者。伏缘当司勘造逐年四季祠祭昼日内,正月上辛祈谷,四月孟夏雩祭,及夏至九月季秋大享明堂,十一月冬至祀昊天上帝,夏至祀皇地,十月孟冬神州地。皆以祀前二日,准礼例奏告太庙一室配座,并四孟月及腊飨於太庙。伏以国之大事,在祀与戎,昼日无配座之仪,宗庙阙荐飨之礼。今详典坟,有亏礼敬。伏乞再下所司,申请修制。


  
  ◇ 条陈减选奏(乾二年十二月中书门下)
  准天福八年四月一日敕,条举前後敕文。内一件,准天福五年十月二十七日敕:应州县官书得十六考叙阶至朝散大夫者,并历任内曾升朝及两使判官者,准元敕一选集。选期既近,理减尤难,不得援常选人例,妄乞减选。每一任无遗阙者,候再除官,别与加恩。其曾任节度观察、推官、巡官、防御、团练、军事判官井诸出选门官等,如授令录者,并依见任官选数赴集。若在任有考课准格合减选者,并与理减。除此外今任合七选集者,特与减一选,八选已上与减两选,仍并合格日取解,赴新司磨勘。无违碍者,即录名送中书。


  
  ◇ 请朝拜睿陵奏(广顺元年正月宗正寺)


  汉朝诸陵,二仲差官朝拜,今鼎命归周,不合管系。伏准赦书,睿陵宫人职员,时日荐享如旧,二仲合差官朝拜。
  
  ◇ 请降阶迎四庙册案奏(广顺元年四月中书六门下)


  太常礼院申,七月一日,皇帝御崇元殿,命使奉册四庙,以旧仪服衮冕即座。太尉引册案入。皇帝降座,引立於御座前南向,中书令奉册案进。皇帝捧授册使,使跪受转授舁册官,其进宝授宝仪如册案。恭以兴王之始,稽古为先,四方见尊祖之心,万代传敬亲之道。臣等参详,至时请皇帝降阶。


  
  ◇ 请勘寻选人失坠告牒事理奏(广顺元年六月中书门下)


  得司勋郎中许逊申,权主判吏部格式选人皆称,值去年十一月内,失坠告牒。虽寻旧式,有例检行,窃缘官员上任之日,只凭告敕签符。罢秩之後,即藉解繇历子。既失官牒,得以检其敕甲,若无解繇,难知真伪。欲请今後若无解繇历子考牒者,候牒本道州县勘寻,有何殿最。候回文与陈状官员事理同,即依牒申铨取保,再给凭繇,贵无逾滥之人,免有徼求之幸。


  
  ◇ 请禁业主牙人陵弱商贾奏(广顺二年十二月开封府)


  商贾及诸色人等诉称:被牙人店主人引领百姓,赊买财货,违限不还其价。亦有将物去,便与牙人设计,公然隐没。又庄宅牙人,亦多与有物业人通情,重叠将店宅立契典当,或虚指别人产业,或浮造屋舍,伪称祖父所置。更有卑幼骨肉,不问家长,衷私典卖,及将倚当取债,或是骨肉物业,自己不合有分,倚强凌弱,公行典卖。牙人钱主,通同蒙昧,致有争讼。


  起今後欲乞明降指挥,应有诸色牙人店主,引致买卖,并须钱物交相分付,或还钱未足,仰牙人店主明立期限,勒定文字,递相委保。如数内有人前,及违限别无抵当,便仰连署契人同力填还;如诸色牙行人内有贫穷无信行者,恐已後误业,即许众状集出;如是客旅自与人商量交易,其店主牙行人,并不得邀难遮占,称须依行店事例引致。如有此色人,亦加深罪,其有典质倚当物业,仰官牙人业主及四邻人同署文契,委不是曾将物业已经别处重叠倚当,及虚指他人物业。印税之时,於税务内纳契日,一本务司点检,须有官牙人邻人押署处,及委不是重叠倚当钱物,方得与印。如违犯,应关连人并行科断,仍徵还钱物。如业主别无抵当,只仰同署契牙保邻人均分代纳。如是卑幼不问家长,便将物业典卖倚当,或虽是骨肉物业,自己不合有,辄敢典卖倚当者,所犯人重行科断,其牙人钱主并当深罪。所有物业,请准格律指挥。如有典卖庄宅,准例房亲邻人合得承当。若是亲邻不要,及著价不及,方得别处商量,和合交易,只不得虚抬价例,蒙昧公私,如有发觉,一任亲邻论理,勘责不虚。业主牙保人并富科断,仍改正物业,或亲戚实自不便承买,妄有遮吝阻滞交易者,亦当深罪。


  
  ◇ 请孟冬祭奏(广顺三年七月太常礼院)


  祭礼:宗庙之祀,三年一以孟冬,五年一以孟夏,所以别尊卑审昭穆也。四时之祭,荐其常事,故之月,则不行时飨。恭惟追尊四庙,经今三年,准礼合改十月孟冬荐享为。


  
  ◇ 迎太庙神主仪注奏(广顺三年九月礼仪使)


  太庙神主将至,前一日,仪仗出城,掌次於西御庄。东北设神主行庙幄幕,面南。其日放朝,群臣早出西门。皇帝常服出城诣行宫,群臣起居毕,就次。神主将至,群臣班定,皇帝立於班前。神主至,太常卿请皇帝再拜,群臣俱拜。神主就行庙幄幕,坐设常馔,群臣班於神幄前。侍中就次,请皇帝谒神主。既至,群臣再拜,皇帝进酒毕再拜,群臣俱拜。皇帝还幄,群臣先赴太庙门外立班,俟皇帝至起居。俟神主至,群臣班於庙门外,皇帝立於班前,太常卿请皇帝再拜,群臣俱拜。皇帝还幄,群臣就次,宫闱令安神主於本室讫,群臣班於庙庭。太常卿请皇帝於四室奠飨,逐室皇帝再拜,群臣俱拜。四室飨毕,皇帝还宫。前件仪注,望付中书门下宣下。


  
  ◇ 量定郊祀璧币制度奏(广顺三年九月礼仪使)


  郊祀璧制度,准礼:祀上帝以苍璧,祀地以黄琮,祀五帝以、璋、琥、璜,其玉各依本方正色。祀日月以、璋,祀神州以两有邸。其用币,天以苍色,地以黄色,配帝以白色,日月五帝各从本方之色,皆长一丈八尺。其璧之状,璧圆而琮八方,上锐而下方,半曰璋,琥为虎形,半璧曰璜。其、璧、琮、璜皆长一尺二寸四。有邸,邸,本也。著於璧而四出也。日月星辰以璧五寸,前件璧,虽有图样,而长短之说或殊。按唐开元中元宗诏曰:「礼神以玉,取其精洁。比来用珉,不可行也。如或以玉难办,宁小其制度,以取其真。」今郊庙所修璧,量玉大小,不必皆从古制。伏请下所司修制。


  
  ◇ 请祀郊庙用祝版奏(广顺三年九月礼仪使)
  古者文字皆书於册,而有长短之差。魏、晋郊庙祝文书於册。唐初悉用祝版,惟陵庙用玉为册。元宗亲祭郊庙,用玉为册。德宗朝,博士陆淳议,准礼用祝版,祭已燔之,可其议。贞元六年亲祭,又用竹册。当司准《开元礼》,并用祝版。梁朝依礼行之,至明宗郊天,又用竹册。今详酌礼例,祝版为宜。


  请定起居舍人朝班先後奏(广顺三年十一月中书省)


  新除起居舍人边、任彻,其边已谢,任彻奉使未回。任彻自左补阙除授,边自右补阙除授,任彻旧官已在边之上。今任彻自敕头,近日同制授官,多以先谢为上。伏虑任彻使回,行立班次难定。


  
  ◇ 请删定法书奏(显德四年五月中书门下)
  准宣法书,行用多时,文意古质,条目繁细,使人难会。兼前後敕格,互换重叠,亦难详定,宜令中书门下并重删定。务从节要,所贵天下易为详究者。伏以刑法者,御人之衔勒,救弊之斧斤,故鞭扑不可一日弛之於家,刑法不可一日废之於国,虽尧、舜淳古之代,亦不能舍此而致理矣!今奉制旨,删定律令,有以见圣君钦恤明罚敕法之意也。
  窃以律令之书,政理之本。经圣贤之损益,为古今之章程。历代以来,谓之「彝典」。今朝廷之所行用者一十二卷、律疏三十卷、式二十卷、令三十卷、《开成格》一十卷、《大中统类》一十二卷、後唐以来至汉末编敕三十二卷,及皇朝制敕等,折狱定刑,无出於此。律令则文辞古质,看览者难以详明,格敕则条目繁多,检阅者或有疑误。加以边远之地,贪猾之徒,缘此为奸,浸以成弊。方属盛明之运,宜伸画一之规,所冀民不陷刑,吏知所守。臣等商量,望准圣旨施行,仍差侍御史知杂事张、太子右庶子剧可久、殿中侍御史帅汀、职方郎中邓守中、仓部郎中王莹、司封员外郎贾比、太常博士赵砺、国子博士李光赞、大理正苏晓、太子中允上伸等一十人,编集新格,勒成部帙。律令之有难解者,就文训释;格敕之有繁杂者,随事删除,止要谐理省文,兼且直书易会。其中有轻重未当,便於古而不便於今,矛盾相违,可於此而不可於彼,尽宜改正,无或牵拘。候编集毕日,委御史台、尚书省四品以上及两省五品以上官参详可否,送中书门下议定,奏取进止。


  
  ◇ 条陈考课事例奏(显德五年闰七月考功)


  奏新敕起今年正月一日後,授官并以三周年为月限,闰月不在其内者,当司所书较内外六品下赴选官员考第。今後以一周年较成一考,如欠日不在计限。满三周年较成三考,如考满後未有替人,在任更一周年,与成第四考,如欠日不在计限,兼逐年须具到任年月日,自上以来,课绩功过。第二考须具经考後课绩,不得重叠计功。其未考须具得替年月日,比类升降。自今年正月一日以前授官到任者,欲准格例三十个月书较三考。今年正月一日後来授官到任者,准新敕三周年为月限,每一周年书较一考,闰月不在其内。所有诸道州府较考申发考帐及当司较奏,各依前後格敕施行。应诸司诸色流内出身人等,准格并须待附申考。


  近年不经奏考,便至参选,颇启幸门。应在司见役人等,自今後逐年起六月初一日後,正身於所司投状,请申较劳考。省司据状,却牒本司勘会,补奏年月日敕、甲头、姓名、见掌案分公事,牒报省司。将元状检勘同,即与准例申较。仍自此後须逐年九月以前较奏了毕,不在更与隔年并书之限。其考牒本无绫纸书写敕例,今後每年奏下,逐人给省牒一纸,使大张纸书,不在使绫纸及并年都给限。据省较敕之日,有公事在外差出不虚,即本司杂事,须具在职功过,及出外事繇,牒报考功,不得有妨逐年书较。如不与申牒,其杂事令史量情科决,仍殿一选。如无故自不经省投状请奏较,不在论诉之限者,当司缘新敕促期限。虑恐较考迟违,今後应合较考人,请起自五月一日,正身投状,限十日毕,至七月三十日以前较奏了毕,馀依元格施行。


  
  ◇ 请定文武官朝参不到罚例奏(显德五年闰七月御史台)


  文武百官每日赴朝参不到,如是常朝不到,於本官料钱上每贯罚钱十五文。如是内殿起居,入ト行香,出城众集,及非时庆贺,御殿(阙)行参不到,并是倍罚。台司先榜幕次,晓示本官,限三日外即牒三司克折。如有故曾陈牒,即将领由呈验。又十六愆条,准元和二年十二月内御史台奏,文武常参官准乾元元年三月敕,如有朝堂相吊慰、相跪拜,待漏行立失序,谈笑喧哗,入衙内执笏不端,行立迟慢,至班列行立不正、趋拜失仪、拜跪不俯伏、舒脚穿班仗、出门不即就班、无故离位、廊下食行坐失仪、拜起无度、抵夜退朝不从正衙门出、非公事入中书,每犯者夺一月俸。今商量比旧条各减一半;如所由指挥,尚或抵拒,即准旧例录奏贬降。


第10部 卷九百七十二   主目录   第10部 卷九百七十四
上一篇:全晋文 下一篇:敦煌变文集新书

我要评论

道友名

联系我们:vgudao@gmail.com · 沪ICP备15020160号-1
Copyright © 2006 - 2018 【维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