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亭古道:首页 > 四库全书 > 全唐文 > 第10部 卷九百七十七



第10部 卷九百七十六   主目录   第10部 卷九百七十八

第10部 卷九百七十七


  
  ◎ 阙名(十八)


  
  ◇ 对搏兽判


  〈山有徒搏杀兽者请赏,州之所不与。使科州违式,不伏。〉


  赋受不同,勇怯殊迹,瞻彼徒搏,罕能为之!眷乎伤生,吾所不与。何者?启足贻训,尝不爱於遗躯;履尾有言,翻见矜於扼猛。抚毒虽殊爱己,除横诚则利人。州司执文,切同胶柱;使科违式,所谓合宜。


  
  ◇ 对捕兽判
  〈设获取兽,而误陷人。有司按罪。不伏。〉
  山有猛兽,林木不伐。择肉而食,已假喻於秦君;在物为患,实有同於周处。所以冥氏张弧,设其获。冀(疑)蹊在足,李陵无忧於垂饵;槛摇尾,张衡绝言於搏翼。人之误陷,罪亦何加?且启塞从时,古今明准。若鹰隼未击,设者诚则匪彝;如鸿雁已飞,陷人岂可有讼?两端斯按,一言可蔽。


  
  ◇ 对捕鸟鼠获豹判


  〈甲捕鸟鼠获豹,以为有异,送官求赏。所由科罪。〉
  网罟结绳,见彼取禽之道;雄雌共穴,闻於导渭之山。甲雅志平生,盘於是习。利有攸往,每怀驰骋之娱;适我愿兮,仍持采捕之术。既寻峦而讨谷,遂乘幽而历险。罗未亘,傍掩西岭之岩;雾雨潜栖,并获南山之兽。然体君子之变,虽符彖象;入虞人之羁,盖无奇异。瞻言赏典,或恐难从;乃眷刑科,宁宜滥罚
  
   蟆《圆刹杜


  〈甲采捕为业,断溪路之木。不殊夜行者过,乃推蹶。科故为罪。诉云:「暗中不审。」〉


  为利殊途,生人各业,或豺已祭兽,罗方设;或獭未祭鱼,津梁仍禁。惟甲情闲采捕,志乐畋游。即鹿於林,涉崎岖之险道;将禽伐木,横诘屈之荒途。所以尽巢穴之羽毛,穷栖宿之飞走。竟岁趋末,弥年弃本。相彼夜行,不遑宵处。河倾左界,扪暗树以求溪;月映前峰,度幽蹊而失路。倚衡招谴,推蹶贻灾,断之者虽则不殊,触之者有同非意。不利攸往,是妨行迈。欲罪故为,良难与夺。览薄言之诉,援不审之词,法贵在宽,庶从非滥。
  
  ◇ 对观鱼判


  〈同州刺史矢鱼而观之。御史纠弹。辞曰:「农隙以讲,事仰处分。」〉


  爰整车徒,用陈狩,辨其贵贱,习以威仪。将七德而聿修,在三时而无害。眷言刺史,殊昧《礼经》。在施政以庇人,无闻去兽;苟徇情而略地,空见观鱼。且鲁隐如棠,僖伯称谏;有穷游洛,虞人献箴。从皂隶之贱司,诚当失位;轻公侯之重任,实曰「旷官」。理合缄言,岂宜文过?请从绣衣之纠,勿听彤之辞。
  
  ◇ 对取鱼判


  〈有人取鱼,轻车重马。或告非法,诉有古义。〉
  彼何人斯?渔以为事。结庐逃境,吟泽畔之风烟;垂竿振缗,尽河边之岁月。坐严陵之矶石,芳饵长悬;入尚父之溪,游鳞或跃。始虚徐以在藻,亦沈净以绕莲,临川之羡不忘,入肆之求何远?殊野客之来献,匪曰犹贤;类诗人之逝梁,方闻起讼。或告非法,未见其宜。采川徒山,实庶人之攸往,轻车重马,合古义其何伤?


  
  ◇ 对不知名物判


  〈得乙是甲吏之贱者,问所掌名物而不知。被科。诉云:「莅事日近。」〉


  陈力以位,任才居守。列王者之职,百度惟贞;在有司之能,庶官奚旷?惟乙绩乖干蛊,名非靖恭。等《韦军》人之从吏,周行是处;均倚相之言诗,祈招以感。何则?躬为下士,秩等上农。莫究端倪,孰云主守?未闻数马而对,如何尸禄以言?匪课月成,徒称日近,请抑无稽之诉,以从司寇之罚。
  
  ◇ 对不知名物判
  〈得乙是甲吏之贱者,问所掌名物而不知。被科。诉云:「莅事日近。」〉


  执技事上,各有司存;学古入官,固非失职。将守其业,用不易方;必也正名,无敢反侧。惟乙贱吏,实曰「函人」,忘其下旋上旋之权,失其犀甲兕甲之属。诉云「近莅」,岂晓筹年?比农功之越思,同美锦而学制。懵其名物,主者不利於操刀;正以刑书,所按乃得其资斧。


  
  ◇ 对不知名物判


  〈得乙是甲吏之贱者,问所掌名物而不知。被科。诉云:「莅事日近。」〉


  国有等威,秩分贵贱,必恭尔职,乃罔後艰。乙何人斯?吏之贱者。匪懈於位,无闻干蛊之美;不思厥职,遽招尸素之刺。且龟玉见毁,谁之过欤?名物不分,信为罪者!贻旷官之罚,自己包羞;以日近为词,是亦文过。必若德同周勃,才异啬夫,当宽呐呐之人,无求喋喋之口。待穷阅实,然後丕蔽。
  
  ◇ 对小吏陵上判


  〈得丁为小吏,好陵上。为人操下如束湿薪。议者称酷吏曰:「其理有所效。」〉


  为官择才,以政化物,先甲申令,著於《易·象》。惟丁者何?效兹酷吏。循墙之敬,已殊於考父;束湿之理,将类於甯成。陵长而六逆在兹,灭德而九功失序。且仁以为宝,尝闻得国。犯而聚怨,焉可定居?既紊彝伦之经,莫知哀矜之道。国之蠹也,刑其念哉。


  
  ◇ 对衣狸制判


  〈或人衣狸制。有司纠云:「不称其服。」〉


  车服以庸,威仪有节,各得其所,无相夺伦。战者先登,昔尝闻於狸制;或人匪服,今颇同於鹬冠。苟慢经以背常,固速尤以贻咎。身之灾也,妖实人兴,刑其恤哉!理在无舍。


  
  ◇ 对执铙失位次判


  〈公司马执铙,或告失位。诉云:「不爽疾徐之节也。」〉


  分命庶官,各供所职,有厥居守,无相夺伦。师贞丈人,或曜威而振旅;政成司马,将作气而利用。则击鼓其镗,执铙以节,苟表盈竭,无乖疾徐。类援袍而可嘉,何动而能拟。或其失位,讼匪有孚;我则辩明,诉乃无咎。


  
  ◇ 对挈壶挈辔不供判
  〈律挈壶氏合挈辔以令之。云:「官有守,不供其事。」〉


  甲兵用严,班位在守,惨不畏法,是乃官。挈辔挈壶,随力同道;军井军舍,从事殊观。匪恪居於戎律,遽ㄈ扰於侯度。使介胄之夫,云思拜井;熊罴之将,方解佩刀。系所掌而有失,故流毒而灾众。出晋侯於淖,大夫且谓侵官;加韩昭以衣,典冠乃为越事。尔不还忌,咎从自及。


  
  ◇ 对载稻判


  〈甲为侯,邑邻於虏。每载稻与脂於车行孺子之游者无不也,无不ヱ也,必问其名居。廉使奏饰诈邀誉。诉云:「候其壮以威虏。」〉
  介狄荐居,缘边镇国。有备无患,则为邦之大同;使勇知方,乃训人之善者。惟彼甲也,膺兹利建,食兼县邑,位列通侯。密迩寇仇,每惕不虞之至;不忘戒惧,空思诱掖之仁。载稻与脂,惠虽存於孺子;式且ヱ,吾浅之为丈夫。何则?政贵有恒,弗惟好异;仁称兼爱,无独孩提。徒必问其名居,亦奚俟於丁壮。绝甘分苦,事虽均於越王;小信未孚,曾不酌於曹刿。廉其邀誉,法则伤深,方乎诈善,理难罚。


  
  ◇ 对誓戒判


  〈甲掌誓戒,铺敦大防。人告其绐游,云:「不可测度。」〉


  国章有节,军政必戒,兹不率典,诚为旷官。甲属当戎行,谨敕乃事,凿门而誓,伐鼓以律。戎狄孔棘,惧边尘之是侵;咨谋有方,遂铺敦而外御。式遏寇虐,载孚备预。观衅以动,在《春秋》而则书;匪绐而言,於雅、颂而何失?彼人所告,不亦厚诬,勿得孤虚之奇,无乖测度之道。


  
  ◇ 对请侯降者判


  〈浙江西防御使请侯降者。御史台守约而争,云非功臣。〉


  褒德禄贤,建封列爵,以劝能者,且旌善人。惟彼轩,是职防御,敷其七德,耀以五兵。故戎狄之人,重译来朝北阙;蛮夷之类,稽颡愿沐南薰。使司欲以德招携,请封茅土;宪台以旧非心膂,未许繁缨。得失可知,与夺斯在。且官不必备,器无假人,愿取则於《周书》,无贻诮於汉法。


  
  ◇ 对不受敌判


  〈安西使路中遇贼,命其改所受辞,不尔致官甲以死。王事论赏,所司以为非因战阵不合。诉者不伏。〉


  刑典有常,君命无贰,临危不挠,视死如归。瞻彼皇华,职思其任,眷言青史,惟其嗣之。况西蕃小寇,乱我边境。忠臣效节,绝其奸诈。使国之军威,得存乎信;人之质直,以成其名。事有类於解扬,见称晋代;节无亏於苏武,不遗汉策。斯乃一言可以兴邦,独行可以振古。宜申厚赏,以劝不能。何所司之见疑,昧将军之雅意。讼端不息,诚合其宜。
  
  ◇ 对先登判
  〈甲先登,死於ニ下,司马三オ之,与之犀轩直盖。御史劾其专命。〉
  委质策名,惟忠与敬,苟失兹道,未之前闻。甲实鲰生,情深义勇,常思报效,愿纳忠贞。且预公徒,宁怀於倒戟;忝膺介士,遂自於先登。嗟尔徇名,何期死政?任患有同於丑父,见薨(疑)则类於纷如。难不越官,我其怀矣;死而利国,尔实为之。何直盖之光华,俾懦夫之增气。生涯已谢,魂魄焉依?昔日求尸,则闻五家之免;今承宠命,遽申三衤遂之仪。优则未乖,论且未当。徵诸鲁史,亲推见赏於无存;考以国章,衤遂服岂闻於祈父?劾为专命,对将何辞?御史颇得於弹毫,司马宜惩於出位。


第10部 卷九百七十六   主目录   第10部 卷九百七十八
上一篇:全晋文 下一篇:敦煌变文集新书

我要评论

道友名

联系我们:vgudao@gmail.com · 沪ICP备15020160号-1
Copyright © 2006 - 2018 【维古道】